王幸宜狠狠甩開他的手,「關你什麼事?我告訴你,你別想再挑撥離間了,我跟他之間的感情不是你這種人可以拆散的。」

「哈哈哈。」葉靖遠忽然笑了起來,「那個人,你以為我不了解他嗎?他得知那種事之後還能敞開心扉的去愛你?別告訴我,他什麼都沒對你做,我根本就不信!」

「哼!」王幸宜冷漠道,「無論怎麼樣,他都比你好,還有,別以我不知道,你讓人傷害他。」

「你說什麼?」葉靖遠的臉色有些疑惑。

王幸宜彷彿沒聽到他的問題,接著說,「你是葉家的人,沒人能動得了你,但是如果你下次再做這樣的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大不了我們同歸於盡,總之,你想用手段破壞我跟蔣舜,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葉靖遠眉頭緊皺,「你在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讓人傷害他了?」

「你別不承認,你們葉家的人沒一個好東西,你父親你母親還有你,你們三個人都傷害了他,還真是一個不差,記住你們的所作所為,總有一天你們會受到報應的!」

王幸宜轉身要上車,可是卻被葉靖遠拽了回來,按在車上,「葉家的人沒有一個好東西,你說的沒錯,可是蔣舜呢?他難道就沒有流著葉建明的血?他本質上也是葉家的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你繼續跟他在一起,簡直是自取滅亡,現在立刻離開他,要不然的話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放開她。」童阮阮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

葉靖遠轉過頭,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後又看了一眼王幸宜,「你的老闆?」

「葉靖遠,你發什麼瘋?」王幸宜掙扎了起來。

「我讓你放開她,要不然我就報警了。」童阮阮出聲警告道。

「跟你沒關係,你閉嘴!」葉靖遠不耐煩的說。

童阮阮眉頭一緊,「她是我的員工,你要是敢動她一根汗毛,我向你保證,你絕對不會全身而退。葉靖遠,我知道你葉家的少爺,我可不怕你。」

葉靖遠冷冷的瞥了一眼她,他知道這個女人跟慕淵臨有一定的關係,之前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的,不光慕淵臨,還有顧寒琛,所以她的後台很硬。

不過葉靖遠也沒有打算在這裡對王幸宜做什麼。

他鬆開了王幸宜。

一得到自由,王幸宜立刻來到童阮阮的身邊。 在她旁邊,王幸宜有安全感多了,要不然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原來凱伊小姐怎麼關心你的員工,只是這是我和她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據我所知,王助理早就已經跟你分開了,你最好不要糾纏不休,葉家的少爺應該不缺女人,何必對一個對你沒興趣的女人死纏爛打。」

「死纏爛打?」葉靖遠冷哼了一聲,「你知道什麼?我只是在提醒她。」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做什麼事情需要你提醒嗎?再說了,你要是真的為她好,那你當年為什麼要那麼對她?現在又在這裡裝什麼好人!」童阮阮的每句話都非常的不客氣。

她最恨這種狗男人,擁有的時候不珍惜,肆意傷害,失去之後又開始後悔,不要臉的想挽回!

葉靖遠臉色一沉,目光落在王幸宜身上,「你全都告訴了她?」

「怎麼?不敢讓別人知道?你對我做過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王幸宜冷漠道。

「我說了我不是故意的。」當時他錯手推了她一把,雖然他嘴上沒有說,可是畢竟她肚子里懷的是他的親生骨肉,他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

他承認對王幸宜,他可能沒有耐心,以至於和她分開,但是不代表他沒有心。

「呵呵。」王幸宜冷冷一笑,諷刺道,「逼我把孩子打掉,你也不是故意的嗎?大腦不是你自己的,所以是別人替你思考,說出那樣的話。」

「你就那麼想生我的孩子嗎?好,我答應就是了。」葉靖遠幾乎要失去理智。

聽到這話,童阮阮有些吃驚。

這男人是不是瘋了?

「你簡直有病!」王幸宜這裡一陣作嘔,「誰想再懷上你的孩子?我現在跟蔣舜的感情很好。」

「王幸宜,你簡直是太蠢了。」葉靖遠朝她靠近。

童阮阮立刻站在王幸宜面前,「行了,葉先生,你還是回去吧。你真的要想挽回幸宜,可不是用這種激烈的方式,只會引起反感而已,曾經是你自己不珍惜,錯過了就別想再回頭。」

說完,她對旁邊的女人說,「你坐我的車吧,我送你回去。」

王幸宜擔心葉靖遠再糾纏她,於是答應了童阮阮,和她一起走了,上了她的車。

……

車內,童阮阮開口道,「看來,他似乎對你移情未了,想挽回你。」

「呵呵。」王幸宜不屑,「誰稀罕他?我是不可能再和他在一起了,他簡直就是一個混蛋,當年是我自己蠢,愛上他了,同樣的錯誤我絕對不會再犯了。」

「可是他看起來好像勢在必得,一定要拆散你們。」

「他簡直是瘋了,做出那種無恥的事情,居然還讓人毆打蔣舜,差點把他打死,我真是恨死了他。他越是這樣越不會得逞。」零一讀書網www.01dsw.cc

童阮阮微微皺了皺眉頭,眼底閃過一絲疑惑,「幸宜,葉靖遠去找蔣舜,說出你們曾經的事情挑撥離間,這一點倒是沒什麼好說的,他肯定是這麼做了,至於他找人毆打蔣舜,你確定嗎?」

「當然了。」王幸宜說,「當時警察跟我說了,有目擊者說,那兩個打人的人還說什麼葉先生,肯定是葉靖遠。總跟他脫不了關係。」

童阮阮笑了笑,「不是我疑心重,也不是別有用心,只是你仔細想一想,目擊者當時在哪裡?他如果離的很近,能夠聽到對方說話,難道對方還會堂而皇之的說出收買他們的人是誰嗎?如果目擊者離他們很遠,那麼只能看到畫面,又怎麼能聽到他們說什麼,還那麼清楚的說葉先生。其他的沒聽清,偏偏聽了葉先生這三個字,你不覺得實在是太值得懷疑了嗎?」

王幸宜微微皺了皺眉頭,「或許是對方毆打了蔣舜之後,離開的時候說的,目擊者躲在那裡,正好他們經過,然後目擊者聽到了葉先生這三個字。」

「你說的沒錯。」童阮阮說,「也有這種可能,但是葉靖遠去找蔣舜,說出你們的事情,甚至把你威脅你出去跟他見面,讓蔣舜跟過去,這一系列的手段都是為了讓蔣舜對你起疑心誤會,甚至對你動粗。而你當時都已經離開了蔣舜,葉靖遠既然想拆散你們,手段都使出來了,肯定也會持續關注,知道你搬走了,他基本上都已經成功的拆散你們了,他為什麼還要去毆打蔣舜?這個節骨眼兒上蔣舜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的,難道葉靖遠猜不到,蔣舜會借著自己受傷的事情,祈求你的原諒,你要是一心軟原諒他了,那葉靖遠不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聽到童阮阮這麼說,王幸宜的心臟有些顫抖,「你的意思是,不是葉靖遠找人打他,是有別人,又或者……」

王幸宜不敢再猜測下去,她擔心是自己猜的那樣。

童阮阮說,「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說出我的意見。只是蔣舜受傷的實在是太巧了,似乎算定了你會心軟,畢竟誰會對一個受傷的人還能狠下心。」

「……」

王幸宜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開始,她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童阮阮這麼一說,她倒是開始懷疑了,他受傷的確挺巧的。

看到王幸宜沉默,童阮阮笑了笑,「你不用有太大的心理負擔,既然現在你跟蔣舜複合了,那就順其自然吧,以後你不要再聽蔣舜說什麼,你要看他怎麼對你做。如果他真的可以悔改,以後絕對不會再犯錯了,也好,希望這件事情快點過去。」

王幸宜輕輕嘆了一口氣,「其實,原諒他之後,我的心情一直都沒有很輕鬆,因為在那種情況下原諒他,我覺得我好像是逼著自己原諒的。或許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吧。」

童阮阮說,「算是你跟他之間的一道坎,要是能過去了,或許就真的過去了,如果過不去那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你的確是要考慮清楚,不過目前看來他的確很愛你,離不開你。還是那句話,你要看他怎麼做。」

王幸宜點點頭,「我知道了。對了幸宜,你的車還在停車場,那你明天怎麼上班?要不我來接你吧。」

「哦,不用了,我現在住的地方離地鐵很近,我可以坐地鐵來,或者讓阿舜送我。」

「那也行。」童阮阮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她一路開著車,將王幸宜送回了家。

將王幸宜送回去之後,童阮阮並沒有進去坐坐,而是直接開車離開,王幸宜也沒有多挽留,她領著包走進了家門。

大廳里空蕩蕩的,她將包包扔在沙發上,「阿舜,你在家嗎?」

沒有人回應她。

王幸宜吐了一口氣,她在沙發上坐著休息了一會兒,思考一些問題,然後又拎著包,回到了房間。

剛一進去,忽然,她的身體落入一個懷抱之中,被人從後面抱住。

她嚇得尖叫起來,下一秒,耳邊是一道炙熱溫柔的聲音,「別怕,是我。」 一聽到蔣舜的聲音,她鬆了一口氣,轉過頭,「你幹什麼呀?嚇死我了,我等你很久了。」

「等我很久,什麼意思?」

蔣舜在她臉上親了一口,「你跟我來。」

蔣舜帶著她,來到了他們的卧房裡,映入眼帘的,是一屋子漂亮的鮮花,整個房間被布置的非常浪漫,歐式的大床上灑滿了玫瑰花瓣,還放了兩個小熊,小熊的中間有一顆心,看起來浪漫又可愛。

屋子裡還放了很多五顏六色的彩燈,一個小小的燈泡閃爍著漂亮的光澤,整個屋子被布置得美輪美奐。

「這是……」

「我布置一天了,就在等你回來,想給你一個驚喜,你喜歡嗎?」蔣舜握著她的手,抬了起來,輕輕吻著她的手心。

王幸宜看了一眼四周,沒想到他會做這樣的事情,她點點頭,「喜歡,謝謝你,你身上的傷還沒有好透,做這些事肯定很辛苦,下次別這樣了。」

「沒關係,沒有費多少力,我慢慢來還是能做完的。」

「只要你喜歡,我做什麼都行。」蔣舜很溫柔,眼中充滿了愛意,一瞬間讓王幸宜覺得他們兩個似乎真的可以有美好的未來,之前的那件事情真的過去了。

「阿舜,之前的事情,你……」

「噓,不要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情。」蔣舜修長的手指堵住她的唇,「我的世界里只有你,其他的我可以毫不在意,都已經過去了。肚子餓了嗎?你跟我來。」

蔣舜牽著王幸宜的手,又帶她離開了卧房,他們兩個人來到了餐廳,餐桌上面是滿滿的一桌美食,上面擺了蠟燭,擺了鮮花。

她有些詫異,「這……」

「這是我親手做的,趁你不在家的時候,我會偷偷的練習廚藝,就想做給你吃,這是我的成品。」蔣舜為她拉了椅子,「寶貝,坐下來。」

他扶著王幸宜坐在了椅子上,然後坐在她的對面。

桌上的紅酒都已經倒好了,王幸宜盤子里的食物也得切好了,她可以直接吃,不用自己切了,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細心。

「幸宜,之前的事情,我知道我惹你不開心了,不過你放心,從今以後,我會好好愛你,沒有人可以拆散我們,曾經過去的一切都讓它過去,我們不要再提未來的幸福,是掌握在我們手裡的,我愛你。」

王幸宜心裡一陣感動,眼眶濕潤了了,她咬著唇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別哭。」蔣舜站了起來,又來到她旁邊,彎下身子將她摟在懷裡,「你一哭我心都碎了,是我不好,惹你不高興了,我真是笨。」蔣舜十分自責。

王幸宜笑了,「好了別這麼說,謝謝你為我做的,我很開心。阿舜,之前的事情也是我不好,我應該一開始就告訴你真相的,是我瞞著你,因為我害怕會失去你。」

「其實仔細想想,我應該覺得開心你瞞著我,我更應該慶幸。」

「什麼?」她詫異他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之所以瞞著我是因為你愛我,你不敢讓我知道這些,因為你怕失去我,我難道不覺得慶幸嗎?你是那麼的愛我,怕失去我,小心翼翼的守著心裡的秘密,承受的壓力,現在想想,我真的是個幸運的男人,可以得到你的愛,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愛上你了,只想把你捧在手心裡,疼你愛你,不讓你受到一點傷害。」他俯下身在她額頭落下一吻,「我太傻了,當時沒有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傷害了你,我每天都在自責,我真希望你報復我,讓我也承受一次那樣的傷害。要不然就今晚怎麼樣,你想怎麼樣都行,讓我好好的疼一場。」二五萬小說網www.e5w.net

「你在胡說什麼呢?」王幸宜牽著他的手,讓他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我沒想到你會給我準備這些,我很驚喜,謝謝你,我從來都不曾體會過這樣的浪漫。」

蔣舜緊緊握著她的手,「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我會讓你明白,我對你的愛沒有任何男人可以超越。」

王幸宜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然後說,「吃吧,要不然燭光晚餐都涼了,吃完飯之後我們出去走走,然後回來洗澡睡覺,玫瑰大床在等著我們呢,你說的,今天晚上我可以對你做任何事情。」她輕輕點了點男人的鼻子,「可不知道反悔哦。」

蔣舜還帶著一些傷的臉依然英俊得不像話,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能讓人心都化了,他此刻就在微笑眼中充滿了對她的愛意,「好。」

他們兩個人,吃完了浪漫的燭光晚餐,然後又去附近風景好的地方走了走,消化一下。

他們手牽著手,儼然是一對甜蜜幸福的情侶。

逛完之後,他們回到家,兩個人一起在浴室里洗了澡。

洗完澡之後,蔣舜為她擦乾了身子,然後抱著她回到床上,他們躺在鋪滿花瓣的床上,一開始在聊天,說一些甜甜蜜蜜的事情,沒有任何的不開心,彷彿所有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然後,漸漸的吻在了一起,玫瑰花瓣灑落一地。

……

童阮阮回到了家,兩個小傢伙立刻上前來迎接她,「媽咪,你回來了。」

他們兩個人一人抱住童阮阮的一隻腿,黏著她。

童阮阮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是呀,媽咪回來了。」

她回到家裡,突然覺得好冷清,雖然兩個孩子還在,沒什麼變化,但是伯尼卻不在了。

她忽然很想念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和伯尼生活在一起,已經成為了她的習慣,他們就像家人一樣,可是現在自己卻把家人趕走了。

後來,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對那件事情反應過激了?伯尼那樣做,也許是希望她幸福。

很多次,她拿出手機翻出了伯尼的號碼,想要撥給他,可是不知怎麼了,每一次頭像蔫了的花朵一樣,垂下腦袋,放下手機。

也不知道伯尼怎麼樣了。

像往常一樣,童阮阮和兩個小傢伙吃完了晚餐,然後她陪兩個孩子玩了一會兒,又幫兩個孩子洗完了澡,將他們送到床上,陪著他們看了一會兒動畫片。

到了睡覺的時候,童阮阮又抱著童蘇喬餵了奶,最後給兩個孩子講故事,哄他們入睡。

哄兩個小傢伙睡著之後,童阮阮也有些疲憊了,她關了燈,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然而童阮阮剛走沒多久,兩個小傢伙同時睜開眼睛,他們並沒有睡著。

「哥哥。」童蘇喬轉過身子,「人家睡不著怎麼辦?還想要媽咪抱抱,要不然再去找媽咪講一個故事好嗎?」

童嘯卿說,「媽咪工作很累,我們就不要打擾她了,哥哥給你講故事吧,你想聽什麼故事?」

童蘇喬想了想說的,「嗯,我也不知道,故事媽咪都講了好多了。對了,也不知道大壞蛋怎麼樣了。」

「大壞蛋……」童嘯卿咬了咬唇瓣,小聲的說道,「喬喬,你覺得大壞蛋和媽咪兩個人還會見面嗎?」 童蘇喬搖頭,「不知道呢,媽咪很討厭他,你會和討厭的人生活在一起嗎?不過大壞蛋好像也沒有那麼壞呢。」童蘇喬軟糯糯的說,「為什麼媽咪那麼討厭他呢?真的好奇怪哦,好想知道。」

童嘯卿說,「或許等我們長大了,媽咪就會告訴我們。」

「哎呀,好煩呀,怎麼還沒有長大呢?」童蘇喬不耐煩的說,「我好希望明天起來,喬喬就長大了,然後去問媽咪發生了什麼。」

兩個小傢伙努力了很久還是睡不著,或許是因為白天睡夠了。

童蘇喬睡不著,心情變得超級糟糕,平時童阮阮都是寵著她,所以小丫頭耍起了小性子,硬是要纏著童嘯卿給她講故事,童嘯卿正好也睡不著,再加上他寵著妹妹,於是坐了起來,給她講故事。

可是他知道的故事也跟喬喬差不多,說每一個都是童蘇喬聽過的,然後她又纏著他講新的。

童蘇喬把童嘯卿纏得頭昏腦脹,最後他沒辦法了,只能編故事給她聽,傾盡了自己四年的智慧,凝結成的故事精華。

「從前有一個長得非常美麗的公主,就像媽咪一樣,然後有一個像慕淵臨一樣的大壞蛋王子,喜歡上了公主,可是公主很討厭王子……」

說著說著,兩個小傢伙,忽然有了一點困意,不過還是躺在床上沒有入睡。

「哥哥,這個故事聽起來好熟悉哦。」

童嘯卿撇撇嘴,他說,「沒有啊,這是新故事。」

當然是新故事,他編的,是根據媽咪跟大壞蛋之間的事情編的,喬喬怎麼這麼傻?居然沒聽出來。

「哥哥,你說故事裡的大壞蛋王子,會不會像現實里的大壞蛋一樣,最後和公主結婚了,然後他們生了一對可愛的寶寶?」童蘇喬真的眼睛,望著童嘯卿。

童嘯卿說,「不知道,故事是故事,現實是現實哦。」

在童嘯卿編的故事裡,壞蛋王子跟媽咪公主最後歷經千辛萬苦,終於結婚了。

或許這個故事,帶著一點點的憧憬。

「哥哥,感覺大壞蛋王子和媽咪公主有點熟悉……」童蘇喬兩隻小手合攏,小腦袋枕著兩隻手,然後盯著童嘯卿,軟萌萌的說道,「媽咪公主好高冷啊,不過我喜歡她,好像媽咪一樣。」

童嘯卿笑了笑,「是嗎?這是一個故事哦,根本沒有關係呢。」

兄妹兩個人就這樣無聊的聊天,說一些有的沒的。

「哥哥,你想不想要一個爹地,可以天天陪在我們身邊的那種?」童蘇喬忽然這麼問。

童嘯卿愣了愣,轉過頭,「為什麼要這樣問呢?」

「人家也不知道,是覺得好奇,如果有爹地在身邊會是什麼感覺呢?」

「大壞蛋不就是爹地嗎?難道你希望他天天陪在你身邊嗎?」

童蘇喬撇了撇嘴,「人家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大壞蛋想不想呆在我們身邊。」

「那如果他願意待在我們身邊,你覺得你可以接受他嗎?」

「那要看媽咪接不接受了,媽咪要我就要,媽咪不要我就不要,人家是媽咪的小公主,可不能背叛媽咪呢。哥哥,那你呢?你會接受大壞蛋嗎?」

童嘯卿仰躺著,兩隻小手放在小肚子上,眨了眨眼睛,茫然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呢。」

不知怎麼了,他的眼底忽然閃過一絲失落,不過一想有媽咪和妹妹,他又笑了,做人不可以貪心。

童蘇喬打了個哈欠,準備睡了,「哥哥,人家困了,要睡覺嘍。」

童嘯卿轉身為她蓋好了小被子。

……

深更半夜。

一道黑色的身影,再一次來到兩個小傢伙的房間里。

床頭燈被打開,戴迪輕輕拍了拍童嘯卿的臉蛋,「小東西快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