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你是誰?」

「你或許聽過我的名字,我叫做周同。」

「周同?凌波城周家那個周同?」

「對。」

徐真有些驚訝的同時,也有些興奮起來。

「你是一級戰魂?」

周同淡淡笑道:「沒錯。」

徐真想要完成戰魂任務,需要擊殺一千零一名戰魂強者。只不過目前為止,他晉級狂戰師,還未真正了解自己的戰力如何,面對戰魂強者有沒有對戰之力,這周同出現的時機極好。

「你身上是不是有一塊星辰圖?」

周同聽着徐真的問話,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徐真的神色,似乎還想對自己動手。

「你想從我這裏搶星辰圖?」

徐真點了點頭,非常認真的模樣。

「哈哈哈!徐真,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徐天雖然狂妄,但是他的實力允許他狂妄。而你,一個狂戰師,是如何有着膽量對我這個戰魂強者產生這等年頭的?」

「戰魂強者?在這獸魂山中你能發揮出幾成力量?」

「即便我只能發揮出三成力量,也不是你能抵抗的。徐真,周家與你並沒有什麼仇怨。而我,也只是想讓你為我周家打造一批戰師出來。不管是靈石還是靈丹,只要你開口,我儘力滿足你。」

「不不不!那些東西我沒興趣,我只想要你身上那塊星辰圖。順便拿你來磨磨刀,檢驗一下我的戰力。」

徐真說着,周身靈氣已經滾動起來。霸世無雙施展出來,他的修為立即增加了四成。周同身為戰魂強者,徐真不知道周同還能發揮出幾成修為,但為了保險起見,徐真還是拿出戰力丹以及真爆氣丹拍入口中。

【宿主修為超出戰力丹生效範圍,無法使用戰力丹。】

「不是吧?」

。 一時間,顧綰綰只覺得血液從腳底一直躥上天靈蓋。

一種巨大的羞辱感遍布她全身,臉瞬間紅到了脖子根。

慕夏!

又是慕夏!

為什麼全天下的優質男人,都被慕夏吸引去了?!

大家都眼瞎了嗎?!

顧綰綰氣得手腳發抖,同時也慶幸自己給自己留了一道餘地,在教室裡面沒有跟著那個同學說,宋璨可能的確是來找她的。

不然她可真是丟臉丟大發了。

只聽宋璨開口道:「有一部電影,我想邀請慕夏當我參演那部電影的女主角。這位老師,你能把她叫出來一下嗎?」

顧綰綰的雙眸瞪得更大了。

跟宋璨演男女主,慕夏何德何能,她一個鄉下長大的村姑,配嗎?!

只見歐陽墨面無表情地說:「她不在,已經兩天沒來上課了。」

「這樣啊……」宋璨一臉遺憾地問:「那您知道,她什麼時候會來上課嗎?」

「我不知道。」

「那好吧,如果她回來上課,麻煩您告知我一聲。」宋璨說著,遞出一張名片道:「這是我的名片。」

歐陽墨沒接,只道:「她的事我不管,你找別人吧。」

宋璨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忽視過?他臉色黑沉,正想直接甩手離開,只聽一道女聲響起:「宋璨。」

宋璨腳步一頓,看到了歐陽墨身後的顧綰綰。

顧綰綰長得漂亮,但放眼娛樂圈,哪個女明星不長得漂亮?

顧綰綰的長相,在女明星里,不過是中規中矩不出錯。

宋璨只掃了一眼就別開了視線,問:「有事?」

對方態度這麼冷淡,顧綰綰心底微有些不悅,但她隨即調整好情緒,微笑著說:「不如把名片給我吧,什麼時候慕夏同學來上課了,我打您電話。」

宋璨眼睛一亮,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折,直接把名片放到顧綰綰手裡,笑著說:「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顧綰綰微微一笑,眼底卻有冷光略過。

她可不想把跟宋璨演電影的機會,讓慕夏真的得到。

就慕夏那張臉,如果進娛樂圈,豈不是如魚得水?

她絕不能給慕夏這個機會!

宋璨給了名片之後又道謝了一次,而後才轉身離開。

歐陽墨略有些不悅地看向顧綰綰道:「娛樂圈的人少接觸。」

顧綰綰回過神,看到了歐陽墨眼底有明顯的不悅。

她剛才心裡著急,一時間忘記歐陽墨也在場了。

顧綰綰連忙急中生智,抱歉地對歐陽墨一笑,解釋道:「老師你不知道,宋璨是新晉的頂流,他的粉絲可瘋狂了。您剛才對他態度那麼冷淡,萬一他在網上跟粉絲一講,那些瘋狂的粉絲找上您的麻煩怎麼辦?我那麼做,也只是擔心您。」

歐陽墨愣了下,他想到上次負面新聞對自己的影響,臉上冰冷的表情微松。

他的確是不能再鬧出什麼負面新聞了。

歐陽墨點點頭,對顧綰綰那點不悅很快消散了去,岔開話題問:「你剛才找我什麼事?」

顧綰綰正要說話,忽然聽到了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

聲音越來越大,狂風迎面而來。

顧綰綰下意識抬頭,就看到一架直升機正往教學樓前面的空地上緩緩著陸。 柳昱風的回答並沒有讓秦舒感到意外。

那位燕老爺可不是個簡單角色,笑裡藏刀、綿裡帶針……她見得太多了。

暗中對她下手,不過是常規操作。

秦舒面色淡然地對柳昱風說道:「燕老爺這麼做,倒是讓我更加確定,褚老夫人的車禍跟他脫不開關係。只不過……」

她停頓了下,眼裡劃過一絲不解,「我從沒聽說褚氏跟燕家有任何仇怨,那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柳昱風接過了她的話,緩緩說道:「或許,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嗯,好在已經確定潘中裕跟燕老爺有不可告人的聯繫,順著這個線索查下去,早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

秦舒說完,臉上露出了一抹釋然之色。

她看了下時間,似是想起什麼,連忙下床。

「怎麼了?」柳昱風問道。

「今天褚臨沉會派人來接奶奶回去,不知道他們走了沒,我要回醫院看看。」

記住網址et

秦舒一邊說著,邊彎身將鞋子船上。

穿好之後,她看了眼柳昱風,心頭一動,說道:「柳昱風,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醫院和奶奶道個別?」

柳昱風臉上明顯動容了下,卻有些遲疑。

見狀,秦舒抿唇一笑,「你明明就很關心奶奶的情況,要不是為了躲我,之前也不至於悄悄去醫院看望她老人家。現在咱們倆既然已經把話說開,那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柳昱風動了動唇想說什麼,但看到秦舒臉上坦誠的神色,最終是點了點頭,跟她一起去醫院。

兩人抵達第三人民醫院,徑直前往褚老夫人的病房。

路上碰見一個護士,秦舒便隨口問道:「褚老夫人他們離開了沒?」

「還沒呢。」

聽到護士的回答,秦舒不由得一喜,對柳昱風說道:「還好我們趕上了。」

柳昱風微微點頭。

秦舒跟護士道了句「謝謝」,便和柳昱風進入電梯,直上六樓病房。

病房門開著。

兩人還沒進去,便見病床邊立著一抹頎長挺拔的身影。

不是褚洲。

但秦舒和褚洲都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柳昱風劍眉微皺,下意識地就要轉身離開。

秦舒拉住了他,疑惑地說道:「都到這兒了,你走什麼啊?進去。」

說完,拉著柳昱風便邁進了病房。

病床邊,聽到響動的男人早已轉過身來,見到秦舒時,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但當瞥見跟在她身旁的柳昱風,以及,秦舒拉著他的手……男人目光頓時凌厲起來,透出一絲不悅的警惕。

好在秦舒很快鬆開了柳昱風的手,來到他面前,「褚臨沉,你不是說派人來接奶奶回去么,怎麼親自來了?」

褚臨沉朝眼前的秦舒看去,眼角餘光仍舊帶著一絲防備盯向柳昱風。

他突然長臂一攬,將秦舒摟進了懷裡。

秦舒毫無防備地低呼了一聲,抬頭朝他看,卻見他滿臉深情地低下頭來,緩緩說道:「想見你,我就來了。」

說完,作勢要吻下來。

秦舒訝異他的主動和熱情,懵了一秒,反應過來之後趕緊抬手推他,紅著耳根低聲提醒:「別,別這樣。」 為了建築內的配合作戰訓練,神龍城在海螺港交易場多休整了兩天,然後開始繼續南下,前往死亡島所在地區。

當然,在路上,訓練仍然要繼續。

為了避開有大量飛行類能源巨獸的山脈,神龍城繞了一個大圈。

還沒到達湖邊,他們就發現了死亡島上的一些狀況。

「居然有這麼多高層建築?」

前面的湖很大,佔地幾萬平方千米肯定是有的,從南部沼澤地過,距離湖心島南岸還很遠。

但今天的天氣很好,即便不用瞭望者,單憑肉眼,也可以隱隱約約看到遠處的建築,儼然是一座類似大都會那樣的地面城市。

雖然島嶼面積不大,但滿眼所見,島上都是幾十米,甚至上百米高的建築,至少他們這邊看過去的沿岸上都是。

如果經濟繁榮,說是佔地面積少點的大都會,一點都不過分。

這明顯不像是單純用來做實驗用的地方。

「這個島被開發成了一個繁榮的城市,所以出現意外事故的時候,才有如此多的人被轉化成了喪屍。」

「搞不好,是用來掩藏實驗研究的。」

「最終生活在這個島上的人,卻成了犧牲品。」

其他人也紛紛猜測道。

「這樣看來,我們可以改變一下戰術了。」

項楊說道:「既然這麼多高層建築,那麼神龍城可以騰空飛到三四十米高的空中,從空中穿過第三和第二環形島,直接進入中心島。」

本來他一直以為這個死亡島都是低矮建築,還有大量地下室之類的設施。

十來層樓算是比較高的那種了,多半還只有一兩棟中心辦公大樓之類的有這麼高,其他大概都是幾層高的建築而已。

畢竟只是一個用來做基因和生化研究的實驗場,誰會想到有這麼多高樓大廈。

那樣的話,城市不管騰空到多少高,都會成為一個很明顯的目標。

事實上,從地面過,以第二階段城市的高度,也會比較顯眼了,這是在開闊地帶的特性。

這種情況下,任何讓自己上升的行為都是不明智的選擇。

現在他也終於理解了,為什麼前世聽到的情報里,都沒有提從空中過了,這可不僅僅是怕被山脈里的能源巨獸盯上。

陸上城市騰空五十來米高,並非以海拔來算,是以當前地面為大致參考標準,也就是當前所在附近的地面騰空五十來米的樣子。

而不是那些建築,或出現的大樹,前面的山嶺之類。

因為這個島上動不動就是超過五十米的高層建築,不管是在地面過,還是騰空后,撞上幾棟大樓都是會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