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啊,列夫侯,上次你幫本尊煉丹,可是一下子收取了三百萬的費用,就這賺錢能力,你不應該缺錢的吧?」

「別慫啊,繼續加價!」

「就是就是,這要是被後輩小兒給打敗了,以後可就沒臉做人了!」

都是一群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主兒,一個個極盡諷刺,挑釁著列夫侯的神經。

喬拉丹算是看出來了,這列夫侯就是只過街老鼠,估計是給人煉丹的時候要價太狠了,得罪的人太多。

只是。

被這群人一搞,自己的這三千萬想拿下神龍遺骨,怕是不可能了。

還真讓喬拉丹給猜對了。

相隔幾個包間外的列夫侯,氣的鼻子都歪了。

本來,堂堂元嬰境尊者,被一個無知小兒給罵做老不死的就很窩火了,妹子又被問候了,你想想,元嬰境的尊者,年齡都是數百歲了,那妹子得老成啥樣?這都會被問候,忒沒人性了。

再加上眾修士一諷刺,列夫侯更是怒火攻心,張口便要提價。

不過。

到底是元嬰境的修士,心境在那擺著呢,這是瞬間,便冷靜了下來。

「哼哼,敢跟元嬰境叫板,老夫今兒個就讓你長長記性!」

起身。

列夫侯一聲暴喝:「小子,敢跟老夫血戰到底么!」

血戰到底?

喬拉丹愣了。

啥意思?

難不成要打上一場?

這老不死的也真敢想!

不對!

這可是七寶玲瓏閣的拍賣會,怎麼會允許修士私鬥,難不成,這血戰到底還另有解釋?

按響鈴鐺。

侍女進來了。

「這血戰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血戰沙場,還真是另有其意。

「稟少俠,這血戰到底是拍賣會的一種競價方式,競價雙方達成血戰到底的約定后,每次加價,雙方都需得將靈石或寶物亮出,最終,若一方獲勝,輸的一方,其競價所付出的靈石寶物,除了兩成作為拍賣行的手續費外,剩下的,盡數歸獲勝方所有!」

「血戰到底進行過程中,競價雙方不得跟外人藉資,其中也包括拍賣行,雙方只能以身上的資金進行競價。」

「少俠,那列夫侯乃是宗師級的煉丹師,錢財無數,他提出這血戰到底的要求,明顯是不懷好意,還望少俠三思。」

原來如此。

喬拉丹心底一個咯噔。

看樣子,這列夫侯是來者不善啊。

若真是血戰到底的話,對方肯定會拼上身家性命競價,自己雖然有點兒錢,卻也夠嗆招架得住。

可是。

放棄?

那可是神龍遺骨,能讓化神境修士瘋狂競價,可見其珍貴,這次若是錯過了,以後可就不一定有機會了。

絕對不能放棄!

那麼。

「謝了!」

侍女好心提醒,當得起這聲感謝,畢竟,這種血戰到底的競價模式,拍賣會是兩邊兒都吃手續費,侍女這提醒,可是有點兒背叛東家的風險。

謝過了侍女。

喬拉丹一聲大喝:「不就是血戰到底么,老不死的,小爺我接了!」 張北羽就像個血人,衣服全都破了,身上刀口皮肉向外翻卷。他累了,累得就想這樣躺著休息,不願起來。可是,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萬里和藍馨。

一個是自己的女人,一個是許下承諾照顧的人。

如果自己不站起來,這兩個人一定會遭殃。僅僅一秒,張北羽在地上躺了僅僅一秒,突然大吼一聲:「啊!!」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起來!

人的潛能是無限的,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傷成這樣,竟然還能做出如此動作。生死危機的邊緣,彷彿所有疼痛和虛弱都消失殆盡。

此時,一個人的半個身子已經跟了進來,他身後的人也都紛紛向裡面涌。張北羽起身便沖了過去,抬手一刀,Shuaa…

隨後即是一聲嘶吼,「啊!!!」這一刀張北羽使出全力,天縱斬過這人的手腕,幾乎要把他的一隻手斬斷。手和手腕之間,只有那麼一絲筋肉相連,差一點就掉下來。

「滾出去!!」張北羽大吼一聲,一腳把他踹了出去。 我不愛術士 他向外一退,其他人也都跟不上來。張北羽反手把門關上,用後背死死頂住門,沖兩個女孩大喊:「去陽台!把門關上,如果他們進…」

Kuu!一聲輕響。話還沒說完,張北羽突然停下,臉上的表情定格,肌肉不斷抽搐。 神祕戀人:首席的週末情人 他感覺背後一涼,左手反撐著門,向前頓了一下,轉頭一看,一柄尖刀穿過木門,扎進了他的后腰。

「呃啊!!老子就不信今天自己會死在這!!!」張北羽忽然一陣如同野獸的咆哮,臉上已經充血。冰冷天縱在手中轉動,反手一提,順勢從門上捅了出去。Kuu!鋒利的刀刃輕易穿透木門,外面傳來一陣嚎叫,也不知是捅在誰的身上。

張北羽順手抽回天縱,轉身過來,抬腳踩著門板,反提天縱,再次捅了出去。接連幾刀下去,門板已經被捅出好幾個窟窿,幾乎已經透明了。

外面的衝擊力並沒有因為他的反擊而減輕,相反的是,衝擊力越來越大,門板幾乎要被撞掉。張北羽回頭掃了一眼,拉過來一張桌子頂在門后,緊接著又把離門最近的一張上下鋪的鐵床拽倒。

轟隆一聲,鐵床砸在地上,感覺地面都在顫抖。他把床也推了過去,最起碼能抵擋一下。此時的宿舍里一片狼藉,就像剛剛遭受了洗劫一樣。

又是搬桌子,又是拉床推床,因為用力太猛,身上的幾處傷口立即崩血。張北羽有氣無力的躺在地上,萬里和藍馨都蹲在他身邊。

藍馨直接嚇哭了,不停的哭,再加上門外一群凶神惡煞砰砰的砸門,甚至怕的渾身發抖。萬里比她強了很多,一邊拉著藍馨的手安慰她,一邊緊緊握著張北羽的手。

張北羽的呼吸十分急促,輕輕閉著眼。

萬里心中自然是著急,但卻沒有表現在臉上。她輕聲道:「北哥…再堅持一下,南哥他們馬上就會到。」張北羽咬了咬牙,睜開眼向門口看了一眼,木門眼看著就要被撞開,他輕聲道:「你們倆去陽台,把門關上。如果他們真的衝進來,就從窗子爬出去,爬到四樓。」

在如此緊急的的情況下,萬里聽到這話,突然笑了出來,「北哥,你是想說自己就這麼干過是吧?」

張北羽輕輕笑了笑,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手上的血跡染紅了半張臉。「是啊…那次差點摔死…不過,能夠重來一次的話,我還是會這樣做。因為…能看到一些不該看的…呵呵…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了…」

聽他這麼說,萬里終於忍不住,一下哭了出來,捧著張北羽的手緊緊貼在自己的臉上,「北哥…你別這麼說!我是你的,你一定能看到!求求你,堅持住好么…」

Hoon!!一聲巨響傳來,整個門板被撞下來。三四個混混一馬當先衝進來,踹開桌子,開始拉床。

張北羽閉上嘴,緩緩吐出一口氣,噌一下站了起來。他心裡很清楚,這一次,是今晚最後一次站起來,如果再倒下,恐怕就真的站不起來了。他回手推了萬里一把,「去!!」

萬里的視線早已模糊,只剩下張北羽光芒四射的背影。作為一個混混頭子的女人,她沒有那麼多時間兒女情長,拉起藍馨轉身跑進陽台。砰一聲把門關上,趴在窗戶上注視外面的情況。

……

看著前仆後繼的敵人,張北羽心中有點後悔。

如果不是因為藍馨在這,想必光頭俊也不會下此毒手。雖說自己跟如龍有點那麼惺惺相惜的意思,但畢竟非親非故。為了他,竟然把自己就這麼活生生拖死在這?

「不!絕對不能!我還有好多事沒做,我才他嗎二十歲,就這麼死了?!」張北羽心中如是想著。可惜,眼下的險峻似乎不允許奇迹發生。除非江南及時趕來救援。

想憑自己殺出去是不可能的,面對十多個手持鋼刀利刃的混混,就算是立冬也不敢說全身而退,何況是自己。都說擒賊先擒王,張北羽已經把老四放倒,腸子都他嗎捅出來了,可這幫人還是沒命的衝鋒。

張北羽心中暗嘆一聲,如今之計,只能多撐一秒是一秒…

雙眸凝神,他提上一口氣,手中擺起天縱向前躍沖,揮刀斬擊。

刀刀迅如雷,猛如火。對面的三個混混與他一床之隔,利用鐵床的結構,張北羽靈活閃動,抓穩每次出刀時機,瞬間重創三人。一人的左肩直接被長刀貫穿,另一人大腿被斬出極深的傷口,骨頭的露出來了。

還有一個直接被嚇退,可這鐵床倒下來之後,周圍都是欄杆,也不好跑。張北羽一手抓著床上的一根欄杆,從中間空隙貓腰穿過去,抬手一刀刺穿他的小腿。抽刀回來,這人還想繼續往外跑,他跟上橫斬一刀,直接撂倒。

但是,外面的人很快就補上來。因為失血過多,張北羽的體力已經耗盡,剛剛那幾下算是最後爆發出的能量了,任他鬥志再高,信念再強,可身體已經跟不上了。

在勉強擋住了一輪猛攻之後,張北羽徹底失去抵抗能力,也不知腳下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摔在了地上。他一手撐地想要站起來,剛一用力,就衝過來一人舉起砍刀落下。

張北羽趕緊揮刀擋住。Dang!兩刀相撞,緊緊貼在一起。若是全盛狀態,他絕對能把對方壓回去,或者以最快的速度抽刀,做下一步動作。可是現在,只能拼盡全力與對方僵持。

「我草泥馬!!!」張北羽突然大吼一聲,罵道:「江南!!老子今天要是掛了,做鬼也不放過你!!」

「來了!!」

張北羽一愣,腦子裡嗡一下,心想自己不會已經死了吧?出現了幻覺。或者是馬上就要死了,竟然出現了幻聽。這麼一想,手上松力,眼前的砍刀就壓下,還差那麼兩三公分就要砍到他的臉上。

嗖嗖嗖!一陣破空旋轉的聲音傳來。Puu!

張北羽眼前的混混突然一頓,向前一個踉蹌。他趁機回手甩出一刀,這人中刀之後連退幾步,走到了旁邊。

此時,張北羽的視線中出現了滿臉緊張的趙雨橋。 喬拉丹這一應戰,頓時引來了一片鬼哭狼嚎。

「血戰到底,卧槽,血戰到底!」

「今兒個運氣也太好了吧,竟然能見到這種大場面!」

「我勒個去,樓上那哥們兒是哪個門派的啊,也太牛逼了吧!」

「是啊,跟元嬰境尊者叫板,嘖嘖,膽兒真肥!」

「怕個屌,我要是有錢,我也敢跟元嬰境的叫板!」

「切,無知無畏,元嬰境修士身上隨便掏出一件寶貝來,就價值不菲,豈是區區一個低級修士所能抗衡的,要我看,這小子肯定輸!」

「就是就是,肯定輸的傾家蕩產!」

錯位的相親 都力挺喬拉丹。

卻也都不看好喬拉丹。

正如眾人議論所言,元嬰境修士隨便掏出一件寶貝來,就能砸死一群人,一把元嬰境的飛劍,最普通的,也價值數百萬靈石,極品的,上千萬都不止,這就是實力!

跟列夫侯相比,喬拉丹,毫無勝算。

這不。

「老夫前幾日剛剛煉出了一爐地級的九元聚神丹,乃是元嬰境晉陞化神的靈丹聖葯,今天就讓列為開開眼界,讓這無知小兒長長見識!」

言畢,有侍女捧著一托盤走出包間,盤內,擺著一粒龍眼大小的丹藥,褶褶生輝。

只見這侍女憑空一躍,便翩然降落於拍賣台前,將丹藥向眾修士展示了一番之後,便將之放在左側數盤靈石旁邊兒。

早在列夫侯介紹丹藥的時候,七寶玲瓏閣的夥計已經將雙方之前競價所用的靈石擺到了台上,列夫侯那邊兒是齊刷刷的上品靈石,一枚可抵十萬普通靈石,290枚上品靈石便是兩千九百萬,往那一擺,晃的人都睜不開眼。

再瞅瞅喬拉丹,可就略遜一籌了,地上,堆了一大堆,雖然從數量上比列夫侯的多了很多,可是,論質量,差遠了,都是些中品靈石,六千枚才抵六百萬;再就沒有了,那兩千四百萬,還沒有跟七寶玲瓏閣結算呢,可以抵賬,卻擺不到台上來。

如此一來,血拚還沒開始呢,喬拉丹就落了下風。

此刻。

列夫侯驟然掏出一顆地級靈丹,更是先聲奪人、出盡風頭。

瞅瞅那鑒定師就知道了。

一聽是地級的九元聚神丹,鑒定師那叫一個激動,急急的走上前來,連聞帶嗅,一臉的滿足。

「不愧是地級的九元聚神丹!」

「此丹可抵二百萬靈石!」

好傢夥,就這麼一顆丹藥,列夫侯輕鬆反超了喬拉丹。

「三千一百萬!列夫侯出價三千一百萬!」拍賣師就跟打了雞血般的嚎叫著。

伴隨著拍賣師的嚎叫,大廳眾修士齊齊將目光移向了喬拉丹所在的包間。

那意思很明顯,宗師級煉丹師的列夫侯掏出地級丹藥來了,已經領先了,小哥哥,看你的了,可千萬別掉鏈子啊!

掉鏈子肯定是不會滴。

比丹藥?

誰怕誰!

嚇死你們!

喬拉丹一揮手,一枚丹藥掏了出來,交給侍女。

「巧了,小爺我也有一顆地級丹藥,也不知道能不能比得上這老不死的九元聚神丹。」

嘴也是夠損的,一口一句老不死的,差點兒沒把列夫侯給氣死。

倒是下面那些個看熱鬧的修士,瘋狂叫好,力挺喬拉丹。

一躍,翩然降落,侍女飛至拍賣台前,將丹藥,向眾修士展示了一番。

只見這顆丹藥,通體嫣紅,異香撲鼻,隱隱有虎嘯龍吟之聲傳出。

這是?

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丹藥,眾修士一臉不解。

鑒定師忙走上前來,開始鑒定。

「咦?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