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秋軒狗腿的聲音顯得有些輕浮,但是向禕辰似乎很受用,尤其是哪句向太太,格外的好聽,比任何一個名字都好聽。

「我們只是互相關注了而已。」向禕辰心裡已經很得意了,但是嘴上卻依舊顯得矜持和清冷…

「嗯嗯嗯…不過我打電話過來是想提醒一下你…」倪秋軒收起了之前狗腿的態度,便的有些鄭重其事。

「什麼事?」向禕辰也聽得出倪秋軒的改變,便沒有繼續爭辯。

「你去看看你太太下面的微博評論,大抵快被你的老婆粉攻陷了,你要宣示主權,我理解你的心情,不過七葵…不是,田小姐…」

「向太太…」向禕辰糾正道。

暖婚撩人,顧少寵妻上癮 「嗯…」倪秋軒扶額,都這種時候了,還計較稱呼…

「向太太只是普通人,她對這些事情還一無所知,卻要讓她承受這些網路暴力,我怕她吃不消…」

倪秋軒點到為止,沒有再往更深的危害說。

他了解向禕辰的能力和心思,他愛一個就不會讓她受到傷害…但是網路暴力常常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爆發,讓人措手不及…這些傷害雖然不是身體上的,但是卻是致命的。

向禕辰聽到倪秋軒的話,沒有再說什麼便掛斷了電話。

此刻的他拿著田七葵的手機,而掛斷電話后出現的頁面,正好便是之前的微博頁面。

不停的私信和留言的謾罵,一字不落的掉進了向禕辰的眼眸里。

他握緊了田七葵的手機,整個人似乎來自凜冬,周身散發著寒氣。

田七葵以為是倪秋軒過來興師問罪,看著向禕辰發怒的樣子,也不敢言語。

向禕辰沒有說話,拿著手機,看了幾條私信…

對於那些罵他老婆的人,他毫不留情的點了舉報,並且默默的記下了那些人的id。

之後,他便很自然的把田七葵的手機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裡,一言不發的回去了房間。

剩下站在客廳的田七葵一臉的懵逼。

這傢伙把她的手機拿走了?

….

田七葵想追上去,把手機要回來,但是想到剛剛那種如同墜入冰窖的感覺,已經伸出去敲門的手,又縮了回來。

算了吧!活著挺好的… 田七葵這樣自我安慰著,便挪著步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向禕辰回到房間后,便打電話給了秦哲,讓他處理那些發私信給田七葵的人。

太可惡了,竟然敢辱罵向太太…

秦哲應聲后,向禕辰便拿出自己的手機,關注了倪秋軒,然後發了第一條微博。

池魚愛吃魚:「正式加入N.X大家庭,期待新書。@N.X大當家-倪秋軒@葵葵每天向太陽」

向禕辰的微博一出,整個微博再次進入了崩潰的邊緣。

網友們紛紛來到了池魚愛吃魚的微博底下留言。

一朵野花:「哇,池魚大神真的要出新書了!激動ing.」

路人甲:「擦,竟然是和N.X雜誌社合作,大神寫啥?準備在期刊上連載鬼故事了嗎?」

池魚的小可愛:「魚神竟然發微博了,求大神眼熟我id!」

坐等池魚發書:「新書什麼時候發表…終於等到魚神了,有生之年系列。」

一根辣條:「求魚神爆照!」

今天池魚發書了嗎?:「只有我關心魚神@的兩個人嗎?一男一女,好奇那個才是魚神的天選CP」

路人乙:「哇,樓上,你不是一個人,我挺秋刀魚CP」

路人甲乙丙:「哈哈,秋刀魚CP,樂死我了,那我挺吃虧(吃葵)CP….哈哈哈」

機智男孩:「吃虧+1」

「吃虧+2」

……

「吃虧+10086」

秋刀魚CP大旗不倒:「吃虧CP?這是什麼神仙組合?我秋刀魚便是不服!」

就這樣吃虧CP和秋刀魚CP兩個詞條又再次占上了微博的熱搜。

向禕辰雖然不經常上微博,但是熱搜這麼好上的嗎?

幾個小時的時間,和他有關的熱搜就快10條了…

不過向禕辰也發現,微博留言和私信罵田七葵的人少了很多,並且粉絲也開始自發的刪除不好的言論,私信無法刪的,也選擇了道歉。

向禕辰看到眼前的這種情況,還算滿意。

之前,的確是他思慮不周,他只是想到了向全世界宣告他們的關係,卻忘了這後面可能帶來的隱患。

向禕辰想到這裡,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想不到他想要和小妮子在一起的阻礙竟然還包括了這些素未謀面的網友。

田七葵洗好澡,換上了一件比較保守的睡衣,然後戰戰兢兢的來到了向禕辰的門口。

她在門口猶豫了片刻,才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細小的敲門聲,打斷了向禕辰的思路。

房間里沒有其他人,敲門的必定是田七葵。

他起身打開房門,便看到香噴噴的小妮子站在了門口。

「那個魚…禕辰…」田七葵好像還行很難改變這個稱呼…

「嗯?」向禕辰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的模樣充滿了調戲的意味。

田七葵看著眼前的男人…一顆小心臟控制不住的砰砰的跳動著。

不知道是因為洗澡的時候水溫太熱,還是房間的溫度過高,田七葵覺得自己的臉熱的有些發燙。

「你的臉紅了。」向禕辰看著小妮子白皙的臉蛋以可見的速度變得粉撲撲,不覺起了玩心。

說話間,他抬起手,裝作不經意的用指尖的劃過她粉嘟嘟的薄唇…手指移到耳邊,將她額間的碎發掠到耳後。

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好似真的只是為了幫她處理碎發,不帶著絲毫的個人情感,但是觸及到的餘溫卻停留在了她的嘴角,久久未散。

「我…我…洗澡…水溫…太高了…」向禕辰吐出的每一個字,似乎都帶著魔咒,讓田七葵一時間忘了言語。

「小傻瓜…」向禕辰笑笑,將手收回,然後順勢的撫了撫她的頭髮,動作輕柔。 「那個,禕辰,我的手機可以還給我了嗎?」田七葵不自覺的側過眼眸,不想和眼前的男人對視。

「嗯…」向禕辰收回了手,他知道小妮子還要慢慢的養熟…現在不能急…

向禕辰心思著,轉身從書桌上拿過了手機,丟到了田七葵的手裡,眼眸間剛剛的曖昧情緒不著痕迹的轉換成了嫌棄,仿似剛剛的那個柔情繾綣的男人,都是她的幻覺一樣。

田七葵搖了搖頭…對,剛剛那些一定都是幻覺。

「禕辰,早點休息。」

「早點休息。」向禕辰說完,便關上了房門。

此刻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多麼希望在這樣的夜裡,將他的新婚妻子擁在懷裡,但是現在卻不是最好的時機….

田七葵回到房間,本想把手機關機的,但是卻還是忍不住看了看微博上面的情況。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之前的那些謾罵留言少了很多,並且私信里湧進來的是魚神粉絲們的道歉。

田七葵有些摸不到頭腦,直到點開了向禕辰的微博,發現了他發的動態…才明白過來。

本來只是短短的幾個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田七葵的心裡卻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填滿,無法裝下其餘的半分。

她點開那條微博的回復,猶豫了片刻,回復並轉發的池魚愛吃魚的微博。

葵葵每天向太陽:魚神,請多指教@池魚愛吃魚:「正式加入N.X大家庭,期待新書。@N.X大當家-倪秋軒@葵葵每天向太陽」

她看著不停攀升的微博點贊數字,然後將手機放到了一旁,便漸漸的睡下。

豪門替罪小新娘 向禕辰將田七葵的微博設為了特別關注,轉發的這條也理所應當的看到…

魚神,請多指教。

餘生…請多指教!

清早,天色才剛漸晴,田七葵便被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

她朦朦朧朧中用摸到了手機,沒有看清來電號碼,便接了起來。

「喂,您好…」田七葵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回應著。

「不好意思,田小姐,這麼早打擾你。」對面的人聲音有些激動,但是顯然沒有想到打擾到對面人的休息。

「您好,哪位…」田七葵聽著來人的聲音,好像有些熟悉,但是又有點想不起來。

「田小姐,我是貓三千,毛深深….」

毛深深說出的幾個字,讓田七葵徹底的清醒。

她從床上坐了起來,認真的聽著對面男人接下來說的話。

毛深深的話語簡明扼要,主要是為了表達對田七葵的感謝,因為貓三的情況的確如田七葵所說,皮膚髮炎導致的脫毛和輕度的抑鬱症…

不過好在發現的比較及時,獸醫對貓三的情況進行的處理,毛深深也專門找了動物心理輔導醫生,對貓三的心裡情況進行治療。

「不用客氣的,毛先生。」田七葵的話的確出於真心,對於她來說能否和作家達成合作固然重要,但是小喵咪的健康也不容忽視。

「田小姐,貓三的事情我處理的差不多了,看您什麼時候有方便,我們約個時間談一下合作的事情吧!」毛深深直接說出了合作的事情,讓田七葵激動的差點從床上掉下來。 N.X的樂陽給懸疑靈異編輯組定的目標是簽約兩位大神級作家,昨天向禕辰發微博的舉動幾乎是確認了合作意向,現在又有了毛深深的加入,她們組兩個大神,就這樣輕鬆的拿下了!

管他什麼刀把,什麼刀把老婆,和她們都沒有關係了呢。

田七葵想到這些,心裡不自覺的美滋滋起來。

「田小姐?」毛深深沒有聽到對面的回應,以為她又睡著了,便輕聲的確認了一次。

「在的,在的,我今天就有時間!」田七葵馬上和毛深深回應道。

「好,那我們時間就定在下午一點,還在上次的咖啡廳?」

「好的,沒問題。」

確認好了時間之後,田七葵便掛了電話。

田七葵收拾好自己,便準備到廚房去準備早飯,卻發現向禕辰已經做好了早餐放到了桌上。

油條,小籠包,白粥,燒麥和雞蛋…品種要不要這麼豐富?

她看著穿著一身家居服的向禕辰,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早上去晨跑的時候,看到早餐店裡的賣的東西還不錯,便隨手買回來了幾樣嘗嘗…」

向禕辰才不會說,他是特意跑了兩公里,到一家很出名的早餐店裡排了半個多小時才買到的。

「我們兩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啊…」田七葵看著豐富多樣的早餐,表情從之前的驚訝,轉變成了為難。

承歡天下:鬼精公主惹不起 「挑你喜歡的吃…」向禕辰嘴角揚了揚,繼續說道,「我早上消耗了很多熱量,會吃的多一些。」

聽到向禕辰的話,田七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兩個一同坐在了餐桌上,田七葵吃了兩個小籠包喝了一小碗粥…便匆匆忙忙和向禕辰打了招呼離開了家。

向禕辰看到田七葵離開,也放下了筷子。

他的食量並不大,只不過不知道小妮子喜歡吃什麼,所以每樣都買了一些。

他將剩餘的沒有動過的食物打包好之後,便給秦哲打了電話。

田七葵忘了小綿羊放在公司,慌慌張張的從家裡出來,坐地鐵到了雜誌社。

陸庭歡已經在座位上,看到田七葵過來,表情管理似乎陷入了僵局。

昨天晚上她和陸庭瑄聊了很久。

大概知道哥哥對於這件事情好像並不是很難過,而且也希望自己可以釋懷…

陸庭歡自己也想了很多,她和田七葵才剛剛認識…

雖然很喜歡她的性格,但是把她作為大嫂的人選,也只是自己一廂情願和一時衝動…

陸庭歡想到這裡,看向田七葵的眼光變得有些奇怪…又好像一個犯錯的孩子,只想逃避,不想面對。

而陸庭歡這樣複雜的眼神,在田七葵的眼裡,就解讀成了…無視…

她以為陸庭歡還在氣自己隱瞞結婚的事情,便也識趣的坐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沒有主動上前招呼。

田七葵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

毛深深同意和N.X合作,那麼田七葵便需要將合作的意向書準備好,下午見面沒有異議,便可以先將意向書籤訂。

雖然說她們組的指標已經達到,但是田七葵還是想爭取一下剩餘的兩個作家,鬼哭子和哇哇音… 田七葵想到這裡,便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幹勁十足。

陸庭歡看到田七葵坐在工位上很忙碌的樣子,心裡感覺有些異樣。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捨得我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