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林逸的話,櫻子的心中流過了一抹暖流,更加的有些不好意思,她還和林逸鬧彆扭,可林逸現在還想著她的事情呢。

林若煙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櫻子則是趕忙道:「我不走了,我跟著你一起,就算出了事情,我幫不上什麼大忙,可小忙還是沒問題的,你說呢?」

「那我也不走了,」美姬子道:「主人,我要和你在一起!」

看著這倆人,林逸也是有些無奈,當下只好道:「這樣吧,櫻子留下,美姬子你保護林若煙,大月氏那邊不管怎麼說還是不安全,你們說呢?」

「我聽主人的!」美姬子的表情有些黯然,很顯然,她是想要跟在林逸身邊的,不過林逸的命令她還是要聽的,她可不想在林逸的心中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留下櫻子,林逸也是有自己的考量,論身手,櫻子比美姬子要高出一些,而且面對武藏武藏這種層次的人物,就算美姬子在自己的身邊,那也是一個累贅,還是離開的好,再者說了,林若煙也需要保護。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第二天中午,林若煙和美姬子二人就踏上了回大月氏的飛機,林逸和櫻子兩個人親自到機場來送。

林若煙一步三回頭的走了,林逸只是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

待到林若煙和美姬子兩個人消失在了眼線之中,林逸才望向了身旁的櫻子:「櫻子,這裡的情況有些複雜,你也要注意一些,沒事不要惹麻煩。」

「嗯,我知道了!」櫻子使勁的點了點頭。

林逸這才應了一聲,帶著櫻子往回走。

……

京城。

又是一年春天,春天是萬物復甦的季節,氣候不涼也不熱,正是最好的時候。

郊區的一處獨門小院,裡面並沒有別墅的奢華,更沒有什麼昂貴的東西,院中打掃的乾乾淨淨,而且還栽種了一些鮮花和樹木,一切都透露著簡樸。

而在小院之中,此時站著一位女子,這女子穿著白色素衣,素衣隨風飄蕩,再配著那些即將盛開的鮮花,是那樣的美好。

只是女子的小腹有些隆起,很顯然,她壞了身孕,而且時間不短了。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袁靜嫻,袁靜嫻堅持生下這個孩子,而且和他父親已經分開了,獨自一人來到了這裡,雖然生活沒有以前那樣好了,可袁靜嫻的表情當中仍舊透露著幸福,因為內心當中的那份母愛,她的關注點已經不是外面的紛爭,而是腹中這個即將出生的小生命。

「咯吱」一聲,院門打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了兩個女人,是沐家姐妹。

現在的沐家姐妹,穿著也不似以前那般,就如同一個普通的小女人一般。

沐婧瑤走過來攙扶住了袁靜嫻,袁靜嫻望著這倆人,笑著道:「你們來了!」

「嗯!」沐婧瑤點了點頭:「袁師姐,我們來看看你,看你有什麼需要的。」

「沒什麼需要的,」袁靜嫻擺了擺手:「我感覺這裡的一切都很好,還有,你們以後也不要來了,我不想讓人知道我與中華閣的關係。」

沐婧瑤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袁師姐,你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要堅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可也沒有必要這樣虧待自己吧!」

「我沒有虧待自己,我覺得這樣挺好啊,」袁靜嫻笑著道:「再者說了,廣大老百姓都是這麼生活的,難道他們都是在虧待自己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只是……」沐婧瑤欲言又止。

「好了,師妹,我知道你的意思,什麼都不要再說了,我心意已決!」沐婧瑤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

倒是沐婧琪,輕哼一聲道:「真是太便宜林逸那小子了,我覺得不管怎麼樣,都要讓他知道這件事情,這可是他做的孽!」

「這不關他的事情,是我們自己做的孽,」袁靜嫻苦笑一聲道:「再者,就算他知道了又能如何呢?我又不可能去他的身邊,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傢伙是個花花公子,有那麼多的女人。」

袁靜嫻現在提起林逸,語氣當中儘是平淡,沒有了一開始的憤怒激動,也沒有後來的落寞悲涼,時間會沖淡一切。

「哎!」沐婧瑤搖了搖頭,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沐婧瑤和沐婧琪兩個人待了一會兒,袁靜嫻帶著她們兩個人來看自己養的一些花草,以前袁靜嫻喜歡做這些,可是後來接觸到了傳統武學,就拋棄了這些,現在又把這些重新給撿起來了,可以修身養性,不再想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

沐家姐妹二人看到袁雪嫻的生活雖然有些堅信,不過並沒有受到什麼委屈,也算是放下心來,不一會兒就離開了。

望著沐家姐妹二人離開的背影,袁雪嫻則是苦笑一聲,轉身回了屋子。

出了門,沐婧琪憤憤道:「雖然當初有我們的錯,可也不能就這樣委屈了袁師姐啊,袁師姐可是個黃花大閨女呢,現在懷上了孩子,讓她的以後怎麼辦?」

「這是袁師姐自己的意思,我們又能怎麼辦呢?」沐婧瑤無奈道。

「還是那句話,我覺得要讓林逸知道這件事情,不為了誰,就為了袁師姐。」沐婧琪冷聲道。

沐婧瑤的黛眉輕蹙了起來,那天晚上的事情,到現在都還一直出現在她的腦海裡面,任誰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了別人都不能無動於衷,更何況一直自視甚高的沐婧瑤呢。

「你的意思是我們去大月氏找林逸?」沐婧瑤問道。

「不行,大月氏那個地方太亂了,而且我們兩個女人過去,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沐婧琪搖了搖頭。

「他不是在大月氏呢,不去大月氏我們去哪裡找?」沐婧瑤道。

「我聯繫了以前的眼線,林逸現在在洛杉磯,」沐婧琪深吸一口氣道:「我們可以去洛杉磯找他!」

「洛杉磯?」沐婧瑤皺眉道:「他去那個地方幹什麼?」

洛杉磯對沐家姐妹二人來說是一個傷心的地方,林逸大發神威,毀掉了她們生存的地方。

「不知道,我就知道林逸和岡薩羅鬧了起來,而且還非常的厲害,聽說岡薩羅為了抓這傢伙,甚至都派出了武直。」沐婧琪道。

「嗯?」沐婧瑤愣了一下:「那他現在怎麼樣了?」

「沒怎麼樣,他給岡薩羅兒子的身上綁上了炸彈,岡薩羅沒把他怎麼樣,現在這件事情都在洛杉磯的街頭流傳開了,」沐婧瑤有些憤憤不平道:「你說這林逸,怎麼就沒人能收拾得了他呢?」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沐婧瑤擺了擺手道。

「嗯!」沐婧琪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 「全部?」凌驚雲皺了眉。

「對呀,全部,要不要給呀?」

「你有什麼要買嗎?」

一品廚娘:吃定君心 葉靈斂眸看人,還不算沒得救,至少不是沒有理智的天女散花般散錢。

「有急用。不然要那麼多錢幹嗎?」

「這樣呀……」

「別告訴我你還真打算給啊?」

「錢沒了可以去賺就是。」

「你…你…你是豬呀!」自己跟他是什麼關係呀,頂多這幾天有了點友誼,單憑這點友誼就能騙到他全部家產呀?夠蠢的啊!

「我不是豬……」凌驚雲皺眉,他可不是野獸,而且豬還不愛乾淨!

「你就是豬!豬豬豬豬豬豬豬豬豬豬豬……」沒見過這麼蠢的人!

「為什麼?」他突然不生氣了,反而有點好笑的看著她。

「你知道豬是怎麼死的嗎?蠢死的!」不理他了,竟然還能笑出來!

「施小小,你在生什麼氣?」

「我哪有……」生氣?她好像是生氣了,她氣什麼?

「你要是真缺錢,我答應給你就是了。」

葉靈一聽就爆了!

「生氣!我就是生氣呀!這世上怎麼有這麼蠢的人,別人要錢,你就全部給她!要是個個都找個理由問你要,你沒得給還要拼死拼活給別人賺是不是?!」

「我沒有給過別人,就給你。」就你敢問我要錢。

看著仍笑吟吟的凌驚雲,葉靈氣得咬牙切齒!

用力甩他的手沒有甩開,她蹭蹭的往前走!

凌驚雲跟上!

「蠢!」

葉靈回頭瞪他!

「豬!」

每次回頭就送他一個字!

凌驚雲終於忍不住,一把摟住她不讓她前進,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甚至笑得趴了她的肩,好像笑彎了腰直不起來的樣子。

「你還笑!」

葉靈用手掐了他腰間的軟肉!

凌驚雲一個反應,直接抱住了她,然後轄制了她亂動的手!

葉靈本來還空著一隻手,可是他胸膛的氣息過於強烈,讓她的貼著的臉都感覺到了,然後還有他的心跳聲……

這人對女孩子這麼隨便的嗎?牽手,擁抱,摸頭……

葉靈使出全力掙扎,才不要讓這樣的人對她做這樣的事!

她的動作過於劇烈,凌驚雲放開了她。

「小小……」

聲音有些低沉。

「我要回去了。」

轉身,背對。

「哦。」

好一會才聽到他的回答。

葉靈呶呶嘴,她還真是不太適合這樣的朋友呀。

怪不得原主喜歡一個人。

她自己連交個朋友都能找到別人那麼多自己「容」不下的缺點,那還是不做朋友了吧。

一一一

葉靈乖乖的學習,乖乖的上課。

凌驚雲想教她,發現她都會了。

有一次攔住她說要給她錢,葉靈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我喜歡自己賺的錢。」

眼目清冷。

凌驚雲看著她離開。

隨便給人錢的「好人」,她還真是不喜歡呀。

葉靈變得像原主一樣勤奮,但她的勤奮效果比較明顯,以致她都不敢在宿舍修鍊,只能偷偷跑到學校的後山沒人的地方。

「練得不錯呀。」

葉靈抿嘴,這人是盯上自己了不成,這麼偏僻都能找到她。

「學長,你也在?」

「最近學的都掌握了?」凌驚雲自然的走到她身邊。

葉靈歪頭看了看居高臨下的他,一轉眼,整個人站了起來,雖然是站在石頭上,也不過比人高了半個頭。

但居高臨下的變成她,感覺也還好。

凌驚雲以為她會走下來,誰知道她就站在上面說話,因為身高的緣故,他還真很少有這樣抬頭跟人說話的時候。

「謝謝學長關心,都會了!」

她不想理的人,出於禮貌還是要回話的。

「沒有不懂的嗎?」

「沒有!」

「這樣啊?」那他就沒什麼好教的了?

「嗯。」葉靈等著結束對話對方離開!

「那你繼續修鍊吧。」

說完,就邁開了步子。

葉靈以後他要離開,可是高興還沒一秒,他竟然在旁邊找了個位置還坐了下去:「我不妨礙你,我就看看你修鍊的效果怎樣。」

葉靈翻了個白眼!

這就是差生的待遇嗎?他對其她同學也是這樣關心的?還真是有空呀!

「你自己不用修鍊的嗎?」葉靈閉目調息,讓自己不要浮躁。

「我一般是晚上修鍊。」語氣溫柔和藹。

葉靈用眼角掃瞄了一下,閉眼做了個深呼吸,說服自己把他當一個正常人,對誰都好的人,是大家的暖男,是所有人都喜歡的溫柔導助,他所做的無可非議。不能因為自己的不習慣而去否定人家,有很多人喜歡他的這種「好」吧?在學院不是經常聽到許多人誇他嗎?受大家擁擠愛戴,那他做的應該沒錯才是。

而且,他也真的幫了自己不少啊,如果不是因為那樣的他,自己又怎會被他幫助到呢?

把刺拿掉,平常對待吧。

謀凰之天下為棋 她默默的修鍊,讓他看到了該看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