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遺忘山陳家自古以來就是修真家族,而我正是陳家家主陳嶺南的兒子,在雲城,所有家族之中,我們陳家排行第三。」

陳坤冷哼一聲說道。神色之中多了一抹傲氣。

「然後呢?」喬君眯著眼睛繼續問道。

「然後?哼,你得罪了陳家,我們陳家不出三日讓你灰飛煙滅!」

陳坤滿臉鄙視的說道,你大難臨頭了,你還然後呢?你是逗比嗎?

「我就不信你們陳家能把我怎麼樣!南宮家我都不怕,何況是一個排在第三的陳家。

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一個秘密,之前南宮默得罪了我,我就把他的一身修為全部廢除,後來他們竟然派來了金丹境的虛子道長,結果依然被我打成了重傷,最後逃之夭夭!

可是我依然活的好好的,你們陳家有本事來找我啊!」喬君眯著眼睛,滿臉不屑的說道。

「你你!」陳坤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滿臉驚恐加顫抖,「你竟然是打傷我師父的那個人!你!你是!」

「虛子道長是你師父?」喬君瞪大了眼睛,「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你你想怎麼樣?」陳坤滿臉驚恐的問道。他陳家現在依仗的可全是他師父虛子道長一個人。如果他師父都不是這個人的對手,他陳家拿什麼跟他斗?

虛子道長告訴過他,讓他千萬要小心眼前的這個人,這個人的陣法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而他師父就是敗在了對方隨手布置出來的恐怖劍陣上。

南宮家之所以忍氣吞聲,遲遲不敢動手,就是忌憚於喬君極其精湛的陣法水平。

「我想怎麼樣?當然讓你變成凡人,什麼壞事都做不了啊!」喬君理所當然的說著,突然迅速出手,暗中早已經凝聚好的九根冰魄針,直接飛進來陳坤的體內,他以同樣的手法封印了陳坤的修為。

他的動作非常迅速,陳坤就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給。

陳坤在感受到自己修為被封印的第一瞬間,就感應到了他丹田的真元無法調動出來。

這讓他臉色一沉,恐懼與膽寒瞬間充斥了他的全身。

「你你竟然封印了我的修為!你你……」陳坤怒不可遏的站了起來,全然不顧自己的疼痛。

「同樣的,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三天時間一過,你的丹田就會自爆!到時候,你跟南宮默一樣,同樣淪為廢人一個。」喬君嘴角上揚,淡淡的道。

「閣下……」陳坤聽完喬君的話,收斂身上的所有傲氣,直接不顧及自己的臉面,咚!一聲直接雙膝跪地,面容誠懇,他求饒道:「閣下,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我!我今天可以在此立誓,永遠都不再糾纏蘭蘭,同時向你保證,我與木家斷絕一切關係!」

喬君直接傻眼了,他還以為這傢伙還有點骨氣呢,結果比南宮默還要慫!他竟然直接跪了,還揚言不再糾纏木蘭蘭,與木家斷絕一切關係!

這一點他確實始料未及!

不過想了想后,他直接不顧及木天華與東方美蘭卡白的臉色,冷聲道:「我與你們陳家確實沒有什麼恩怨。

這樣吧,帶你父親來見我!如果他的為人還像那個南宮雄飛,為人陰險狡詐,暗中搞小動作!那麼不好意思!打死我,我都我不會解除你身上的法陣!我會看著你變成一個廢物!」

陳坤聞言,頓時大喜,他恭敬的說道:「我這就去遺忘山,找我父親!過來見您!」

「嗯,起來吧!」喬君淡淡的道。

「是!閣下。」陳坤起來后,抱了抱拳,「閣下,我這就連夜去見父親。差不多明日下午兩點的時候就會返回雲城!」

「來了直接聯繫這個號碼!」喬君說著報出了自己的手機號,「177……」

「好,我記下了。閣下,告辭!」陳坤說完,理都沒理木天華他們,轉身直接離開了。他現在最怕的就是喬君不見他。

陳坤走後,喬君扭頭看向了人群之中的林傾城,「傾城,回去了!」

林傾城走過來,柔聲道:「我跟他們打個招呼,馬上就走!」

喬君知道林傾城這是在給自己找足面子,她很清楚林傾城看到自己受了委屈,這才站出來加把火。

喬君笑了笑,算是默認了。

林傾城笑了笑,「等我!」

林傾城看到喬君點頭,這才款款走到坐在病號車上的東方美蘭面前,笑著道:「東方女士,見到你康復,真是可喜可賀呀!」

東方美蘭在看清林傾城的面容后,臉色一變,「你是傾城星際集團的林傾城,林董事長?」

但是她沒有聽明白林傾城話里隱藏的譏諷意思。

寵婚一星期 「不錯,好久不見!」林傾城淡淡的道,不過她的眸低深處一抹鄙夷一閃而逝。

「你跟他是??」東方美蘭獃獃的問。

「他是我林傾城看上的男人,不過人家還沒有答應呢!倒是看上了你家蘭蘭。你們卻不答應。那我可就有機會了。」林傾城款款說道,眼神之中帶著一抹幽怨,不過她的臉上卻是一直帶著淡淡的微笑。

話罷,所有人頓時聽呆了,眼神獃滯狀。

林傾城可是堂堂商界女皇,既傾城傾國,又如仙子般有著無可挑剔的絕世容顏。她看上的男人,竟然還有人拒絕了她!

她可是讓雲城任何男子都為之傾倒的星際跨國公司的美女老總,要錢有錢,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就有臉蛋,竟然被拒絕了!

這簡直就是商界的頭等特大新聞啊!他們聞所未聞。

東方美蘭直接閉口不說話話了,她的臉色變化不定,最後變得無比的懊惱與悔恨。

像喬君這樣的男人缺錢花嗎?給他五千萬,在打發叫花子么?堂堂商界女皇陪伴他左右,五千萬恐怕是他的零花錢吧?

而且那陳坤在他面前,就好像是一條狗一樣,被他揍了,侮辱了人格,他還不敢反抗!竟然給跪了!她東方美蘭丟不起這張臉! 木天華此時此刻臉色陰沉無比,他的臉上彷彿披上了一層烏雲。

他自力更生到做大天華星際集團,都快三十多年了,見過有身份的幾乎是無數。可他從來都沒看走過眼,可是今天他竟然看走了眼!

這個年輕人,竟然是連南宮家陳家都忌憚的角色,而他竟然看走眼了!

這讓他無比的後悔!腸子都快悔青了。

可是現在去討好對方,跟他道歉,無異於在打自己的臉!而且還是自己打自己的臉,打的啪啪響!

他木天華丟不起這張臉,更放不下自己的尊嚴和地位!

「林董,你有事?」木天華臉色難看的,冷冷問道。他現在根本沒有心情說客套話。

「木董!咋們兩家公司井水不犯河水,也沒有什麼生意上的糾紛,因此你沒必要跟我拔劍弩張!我剛才之所以站出來,只是覺得不公!

喬先生的為人我很清楚,他一心一意救活你夫人,完全是因為他喜歡木總,而你們卻如此對待他,拿錢買一條人命!你們太自以為是了!

我可以告訴你木董,只要他一句話,我會毫不猶豫的將傾城星際集團拱手送給他!

但是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不會接受!金錢對他而言,如同一張白紙,毫無誘惑力!他追求的人生完全與我們不同!

我們追求的無盡的財富,可他不是,他追求的是一種永恆,對,就是永恆,怎麼說呢!你的一生或許只有短短的一百年。

但是他的人生卻是永恆的!他的心不局限於一百年,也許是兩百年,也許是一千年!或者更久!

剛剛他說他幫東方女士增加了兩百年的壽命,你們或許不相信他,認為他是胡說八道。但我相信他,他從來都不會信口開河!

東方女士得的是腦癌晚期!這是世界公認的絕症!她能活到只剩下一口氣,簡直就是她的一個奇迹!

可是喬先生竟然在半個小時內,讓她活了過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你們以為她真的是暫時性的活過來了?

木董,難道你不想知道她的腦癌徹底被治癒了呢,還是暫時性的清醒了!」

木天華聞言,腦袋頓時清醒了不少,他剛才之所以沖昏頭腦,完全是因為陳坤,他不想讓陳坤看到木蘭蘭和喬君在一起的一幕。

那樣陳家就會徹底跟他翻臉,會毫不猶豫的跟他斷絕一切關係。

所以他極力排斥喬君,他覺得拿錢解決的問題,根本不是問題。

悍妻來襲 木天華非常清楚,商場如戰場的道理!這些修真家族暗低下做的那些危害商場利益的事情還少嗎?

如果不是國家昌盛,國力雄厚,培養的高手不計其數,這些修真家族還真鬧翻天了。

木天華還知道神級特戰隊建立在雲城,就是專門整治這些修真家族的。只要修真家族的人敢惹是生非,觸犯國法,他們會毫不猶豫的站出來,將他們繩之以法。

「張醫生,快帶夫人去檢查!一定要檢查仔細了!」木天華想了想后,立即對張醫生催促道。

「是!是!董事長。我就去帶夫人去檢查!」張醫生神色一肅,立即說道。

張醫生讓護士推著病號車,跟著走了后,木天華突然對文院長他們說道:「文院長,大家辛苦了,都回去休息吧!」

「好吧!」文院長覺得留在這裡,已經沒什麼意思了,他年紀大了,站了一會,身體受不了,確實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好的,文院長!」

「董事長,文院長,你們也早點休息!」

……

「天華兄,既然您夫人的病好轉了,我們也該回去休息了。」

「是啊,天華兄!家裡人也等著我回去呢。我們這就告辭了!」

……

木天華看著只剩下木蘭蘭和他兩個人的樓道,直接走到木蘭蘭面前,目光深沉的看著她,「為什麼沒有跟他走?」

「我跟他走?我有什麼臉面跟他走?你來告訴我,我以什麼樣的身份跟他走?」木蘭蘭語氣生冷的說道。

「對不起,是爸爸糊塗了!從今天起,我不再干涉你的自由,包括你的婚姻!唉!」木天華說著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是爸爸看走了眼!被利益沖昏了頭腦!」

「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我和他的關係本來就只是一個開始,可是被你和媽媽無情的毀了。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再見我!我也不知道他會怎麼想我們之間的關係,我認為是我喜歡她,他也喜歡我,把我當他的女朋友。

可是我卻一點都不了解他!他傷心了,受了委屈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哄他開心!這次他走後,根本沒有看我一眼,那眼神告訴我,我對愛情的立場,站的不夠堅定!沒有說一句公道話!

可是他呢?不僅救活了媽媽,還為我出氣!你知道嗎?自他知道媽媽生病後,他就開著車,連續闖了十來幾個紅燈!才到的醫院!

如果不是我找律師去交通大隊進行交涉,他現在恐怕已經在交通大隊做筆錄,交罰款了!根本沒有機會給媽媽治病!」木蘭蘭道。

醜女悍妻:撿個夫君是暴君 木天華聽完后,很是愧疚的說:「是爸爸不對!」

「不說這些了,還是說說今晚參加宴會的事情!」木蘭蘭道:「我已經從葉耀華他們手中爭取到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傾城星際集團也是!」

「什麼?百分之二十?這麼多?」 我的重返人生 木天華震驚了,隨機他問道:「需要多少資金?爸爸全力支持你!」

「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需要投一分錢!你知道是為什麼?」木蘭蘭看向木天華的眼睛,淡淡的問道。

「為什麼?」木天華皺著眉問道。

「因為這不是我爭取來的,如果是我爭取來的,最少要投資二十億!」

木蘭蘭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是他爭取來的!」

「誰?」木天華立即問道。

「剛剛被你趕走的人!我的男朋友!」木蘭蘭道:「他現在是娛樂星際集團公司的真正大股東,也是首席執行董事!這個公司完全屬於他了!」

「什麼?這這怎麼回事?」木天華滿臉吃驚的問道。娛樂星際集團雖然還沒正式成立,但一些內幕消息,他早就有所耳目,它起初的發展規模遠比英豪星際集團強,僅此於傾城星際集團。

「怎麼回事?呵呵,你還問我怎麼回事?魔都城來的人全成了他的左膀右臂!你說怎麼回事?」木蘭蘭冷笑一聲說道。

Ps:推薦一本書,書名《抗日之不敗戰神》。簡介:現代人孫斌穿越到了1932年,親歷一二八事變的淞滬抗戰,成為令侵華日軍指揮官聞風喪膽的不敗戰神。 「……!」木天華被木蘭蘭直接反問的啞口無言了。他現在很後悔剛才那樣對待喬君。

那麼優秀的一個女婿被他硬生生的逼走了,木天華心裡已經把自己罵了無數遍。

「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他嗎?」木蘭蘭冷冷的看了一眼沉著臉的木天華,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說道:「之前,我跟你說過,我被一群亡命之徒綁架了,後來就是他挺身而出,把我從那幫亡命之徒手中救下的!也因為他有著過人的膽識和敢於跟惡勢力做鬥爭的那份執著和勇氣,我才徹底的愛上了他!」

「什麼?是他救了你?」木天華聽了自己女兒的話,不可思議的驚聲問道。

「不是他,難道是陳坤?你覺得你挑選的女婿靠譜?爸爸,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為了公司的利益,你竟然把我往火坑裡推!你覺得我嫁給陳坤,會幸福?

他在關鍵時刻拋棄你和媽媽,也會在關鍵時刻拋棄我!

可是我看上的男人,他不會,相反他會拿命來守護我,更加會拿命來守護你和媽媽!

這就是他和陳坤之間的差距!一個心懷天下,敢擔當,有勇有謀!一個卻是欺男霸***險狡詐,唯利是圖!你覺得他們兩個誰適合做我木蘭蘭的丈夫?」

木蘭蘭滿臉鄙視的說道,如果木天華不是她的父親,她早就甩手走人了,還用得著說這麼多廢話?

曾經,她是那麼的敬愛自己的父親,他叱吒商界,威風八面,敢作敢當,敢打敢拼!

可是如今,他卻變得膽小如鼠,前怕狼后怕虎的,這就定是為什麼?

難道財富和地位,對他就那麼重要?重要到連自己親生女兒的幸福都不管了?

「蘭蘭,是爸爸錯了。爸爸不該強迫你跟陳坤來往!唉!」

木天華說著嘆了一口氣,「公司開的越大,責任就越大!雲城這個地方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你在大街上見到的一個乞丐,很可能就是一個千萬富翁。

要想在這裡穩住腳跟,就必須要有卓越的眼光和運籌帷幄的能力!要把每一筆生意,看的透透徹徹,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否則那一天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爸爸之所以把你嫁到陳家,就是想找一個依靠!否則我們就算坐穩了雲城首富的頭銜,遲早有一天會摔下來的。到那時候,我們將一無所有!」

木蘭蘭聞言,想了想說道:「爸,我知道你很辛苦!我也在盡量的幫你打點公司!可是你這樣做,毀掉的是你女兒的幸福阿!」木蘭蘭道。

「蘭蘭,爸爸以後不再這樣了,你和他和好吧!我能看得出,他很大度!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你能嫁給他那樣的人,爸爸感到很是自豪。

即便他以後不忍我這個老丈人,老岳母,爸爸和媽媽都不怪你,這都是爸爸和媽媽自找的!」

木天華溺愛的看著木蘭蘭,抹了抹她那柔順的秀髮,沉聲說道。

「爸!你真的不反對我?還是你另有目的?」木蘭蘭冷聲問道。

「不!蘭蘭你錯了!爸爸沒有目的!這次爸爸發自內心的願意把你的終身託付給他照顧!爸爸真的老了,現在該是你這隻鳳凰飛出去的時候了。爸爸希望你能幸福!」木天華搖了搖頭說道。

就在木蘭蘭正準備說話時,張醫生帶著一名護士向他這邊,小跑著走了過來。

張醫生剛停下腳步,就對著木天華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董事長,醫學奇迹!簡直醫學奇迹啊!您夫人的腦癌完全被治好了,她現在的各項指標都非常正常,比正常人還要正常!!」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木天華滿臉震驚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