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全場再次點燃,扎西的道路就在前頭,海默茨一步一個腳印。

「導師,他太強了。」瑪扎哈眼中氤氳起些許沮喪,這一場比賽的實力也讓他感到不甘心。

「今年,不,是這幾年的新人都太強了。」格策眼中既有欣喜,又有擔憂。

傳言中的大世降臨,一些天才如雨後竹筍般冒出,然而埃爾洛的前方又在何處。

往年,以瑪扎哈的實力絕對能在所有學員中排名前五!乃至前三!

但是現在?那三個學院就像是大山似的壓在其他學院的前路上,他們的天才更加可怖!往年難以捉摸的五階壁壘輕鬆被跨越!聽說在帝都還有六階學員的存在!

這些人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未來的霸王主宰!

「讓我上吧!導師!」代表隊中一高大英武的漢子撥開了人群道。

「真的嗎? 航海與征服 里奇?」格策眼神閃爍著,似有不舍之意。

「至少我要贏一場!」名為里奇的漢子堅定道,他相信海默茨不會是昂吉克最強之人,由此可見昂吉克等學院的強大實力。

里奇把自己的位子擺的很正,他要贏!

「我知道了。」格策松出一口氣,望著靜若湖水的昂吉克代表心中滿是苦澀。

曾經距離只有半步的對手現在忽然提起了速度,將他們遠遠甩在了後頭,這種心情真當是打翻了五味瓶。

「好了,人員選定完畢!昂吉克學院派出的仍然是海默茨·弗萊克,而霍夫茲格學院學院派出的是里奇·布加法。」賓托確認道。

「派拉斯要贏了,格策看來是打算孤注一擲了。」海格力嘆了口氣。

格策以前亦是萊爾瑪吉斯的對手,海格力與他交情還不錯。

比賽看到這裡海格力已然心中有數,除卻昂吉克、山貓與萊爾瑪吉斯之外,其他的學院即便有進步,也只是一點點,並沒有抓住這個時代最好的機遇。

或者這麼說,這是個天才井噴的時代,然而天才不屬於他們這些學院。

啪!

站在比斗台上,里奇十分鄭重的對海默茨行禮道,「多多指教!」

海默茨禮貌回禮,眉宇間不由浮起絲絲凝重。

派拉斯曾經給他們分析過各大學院對手的狀況,在講到霍夫茲格學院之時,對里奇十分推崇。

這是一枚風浪中的磐石,亦是霍夫茲格的靈魂!

里奇·布加法,四階四十級土系盾戰士!

咚!

里奇很快將大盾裝備在粗壯的右臂上,這一扇橢圓形的大盾表面附著著某種特殊岩石,呈現出厚重的棕褐色,凹凸不平,卻給人心安之感。

海默茨一如既往,率先進攻。

三星·火影步!

咻!咻!

海默茨的鞋底劇烈摩擦著金屬檯面,一溜火花閃爍大作,留下道道殘影。

火影步除卻躲閃技巧之外還有增幅火系體術的能力,海默茨醞釀著一擊,足有證明其對里奇的重視。

體術雖然沒有魔法繁多古怪,可他並不需要公式恢復,可以無限制釋放。當然,真正的無限制是不可能的,施展體術依舊需要消耗麥基克,還有大量的體力。

里奇深諳盾戰士精髓,若磐石駐紮在原地,默默積攢著自己的力量。

盾戰士防禦無雙,可最怕的還是遇上那些動作靈活,速度迅捷的對手,毫無疑問,海默茨就是屬於此類。

「厲害!」

踏著火影步,海默茨周旋於力氣身旁,試圖尋找出一處破綻。然而令他感到驚訝的是里奇的防守滴水不漏,絲毫不給他一點機會!

一個不動如山,一個其疾如風,兩人忽然就僵持在了比斗台上,也讓某些不明就裡的觀眾鬱悶起來。

「這才是真正的戰鬥嘛。」貝塔道了一句。

「現在得看是里奇的盾硬,還是海默茨的矛利!」弗瑠西基尼呵呵笑著,上午的高潮如期而至。

呼啦!

忽然在某個瞬間,海默茨毫無預兆的出手了,右手握拳,唯獨中指指節突起。

二星體術·炎角擊!

里奇於無聲中微笑,手中的大盾隆隆開啟!

沒錯,剛才他賣了個破綻,吸引海默茨上鉤。

二星兵術·岩盾!

卡拉拉!

土元素律動,一層堅硬的岩石覆蓋在了大盾之上,里奇化為一輛坦克,狠狠沖向海默茨的位置。

海默茨面無表情,心中不知是否悔恨懊惱。

咚!

炎角擊一點突入,打在岩盾之上濺起碎石片片,叮叮咚咚敲打於金屬檯面之上。

「不攻不破!」

海默茨低喝一聲,那個破綻也算明顯,他能猜出里奇的用意,可他一往無前!

這就是屬於體術師的勢,也是自己的道路!

「嘗嘗這個!」

海默茨右腿甩來,一層黃金似的光覆蓋其上,閃爍光華陣陣。

三星體術·碎金鞭!

這是他為數不多掌握的除火系之外的體術,主要也是用來對付類似盾戰士的職業,屬於攻堅體術。

里奇心中叫好一聲,身體興奮起來,一層層岩石貼在了他服飾的表面。

古代魔法·大地鎧甲!

啪!

才接觸這個世界不足三秒的鎧甲轟然炸裂,一股巨大的強壓力如同蠻牛,在里奇的體內橫衝直撞。

「嗯!」里奇悶哼一下,眼中閃過狠戾。

身為一名盾戰士,他們的第一課永遠是學會挨打!因為他們的職責就是替夥伴們的承擔可怕的攻擊力!

「以吾軀幹之傷,換汝仇恨之血!」

里奇低沉道,屬於魔法的光輝大作,一種可怕的力量從里奇的體內發芽生長。

海默茨身形凝滯,胸口氣悶,仿若被人砸了幾拳似的。

巨岩魔法·公平天秤!

巨岩魔法是小種類的前綴魔法,擁有抗光特性————減傷光環!

阿拉貢的岩石肌膚與魔隕體質就屬於巨岩魔法。

然而里奇施展的公平天秤魔法卻是十分奇特,他可以將遭受的傷害分享給進攻對手!

而由於減傷光環的存在,實際上進攻對手反而落了下乘。

「吼!」

里奇反攻的時機到了,他高高躍起,手中的大盾表面竟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尖刺,足以讓密集恐懼症患者昏死過去。

大地魔法·地動山搖!

轟隆隆!

金屬台劇烈震動起來,隨後擴散至競技場內,觀眾席由於有魔法陣的保護,這才幸免於難。

海默茨踉踉蹌蹌的左右搖擺,試圖穩住身形,多年來的體術師鍛煉也讓他成功的站住了,可真正的危機從天而降!

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里奇如同一枚炮彈,更要命的是炮彈頂部還扎滿了鋼針!

「危險了!海默茨選手危險了!難道他要落敗了嗎?」海東的話語似是一連串的彈珠瘋狂噴出,他雙眸死死盯住場地中央,眾人屏住了呼吸。

海默茨再次閉上雙眼,冥魂心眼出動!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停下了自己急促的腳步,欣賞起沿途的風景來。

海默茨於變動中體會著氣流流向變化,他甚至能感受到里奇粗重的呼吸。

咻!

他動了,順著風兒吹刮的方向,但這樣的躲閃並不足以讓他躲過里奇精心準備的一擊。

傳世體術·御火琉璃!

找准了心目中的位置,海默茨半蹲下,雙手張開,鬥氣如開閘的洪水噴涌翻騰,自下而上,形成了一半圓形的琉璃護罩。

倒流的火焰舔舐著四周的氣體,也沖著里奇而去!

轟!

里奇終於落下!

兩者碰撞在一塊,翻騰其的氣浪泛起圈圈漣漪,蕩漾的波紋擴散開來,撞擊著魔法保護陣。

里奇緊咬牙關,身形停在了半空中,雙手秉持大盾,棕黃色的大地鬥氣持續消耗。

海默茨則閉目堅持,兩人開始相互對抗。

滴答!滴答!

全場靜的可怕,人們的心底彷彿有一座始終在打著擺子。

「這樣下去可不行!」貝塔皺起眉頭。

海默茨全盛時期或許不會遜色於里奇,可關鍵是他之前已經打過兩場,鬥氣的恢復根本滿足不了消耗,更別提耗費的體力了。

假如這樣的僵持繼續下去,貝塔可以斷定,勝利者將會是里奇!

可想要打破這種僵持方式,海默茨有需要耗費大量的力量掙脫,之後的比賽對他不利。

這簡直就是兩難的選擇題。

可海默茨並沒有考慮太久,決絕的切斷了與里奇之間的鬥氣比拼,體內的鬥氣亦是所剩無幾了。

「難了。」比爾薩迪搖搖頭。

「我倒是越發欣賞這小子了。」貝塔摸著下巴嘿嘿笑道。

兩害相權取其輕,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果斷。

「再來!」

里奇得勢不饒人,沒給海默茨喘息機會,一落地便發動進攻。

三星兵術·大盾重擊!

只見他咆哮一聲,手中的大盾如同一柄鐵鎚,狠狠砸向海默茨的位置。

「快一點!再快一點!」

海默茨的冥魂心眼持續發動,體力迅速消耗,肌肉中的酸痛正在不停警告他!

啪!轟!

金屬檯面微微凹陷,皸裂的痕迹觸目驚心,海默茨堪堪躲過。

「啊!!」

里奇猶如發瘋一般,一連串的進攻瘋狂來襲!

海默茨穿梭於刀光劍影中,似是一葉扁舟,行駛於驚濤駭浪的風雨夜海。

見過之人無一不替其捏一把汗,真是舉步維艱。

「加油! 惡少滾開霸道總裁欺負純情初戀 海默茨!你可以的!」

台下一側的派拉斯捏緊雙拳,他是最有發言權的人,多少個日夜,望著少年為了夢想而努力訓練,幾欲癲狂。

勝利,才是對他最好的嘉賞!

「為什麼不用呢?」

派拉斯身旁的肖恩皺起眉頭,據他所知,海默茨手中可還捏著一種體術,足以扭轉現在的局面,為什麼他不用呢?

難道是為了保存實力?這倒也不是不可能,假若海默茨敗了,里奇的力量也被消耗了大半,昂吉克甚至不用派他出場就能輕鬆獲勝。

「還差一點!一點點了!」

比斗台上的海默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壓榨著體內的每一絲力量,以求突破那壓制了他大半年的瓶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