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牧幽蘭大眼睛緊緊地盯著蘇豪,原來她今天看到的蘇豪才是真正的蘇豪。

牧幽蘭突然很想摸蘇豪的臉,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然後她就真的這樣做了,氣氛當即陷入靜止。 這一刻,蘇豪和牧幽蘭的臉相距不過十厘米,兩人都可以互相清晰地看到對方的表情變化。

從蘇豪的角度看去,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兩抹紅暈從牧幽蘭的臉頰升起,尤其是那溫潤的小手,讓他的內心彷彿掠過一道閃電,這是令人無比驚艷的嬌羞。

手心觸摸到蘇豪的臉剎那,牧幽蘭可以清晰地看到蘇豪眼中的驚艷,猶如刀削一般的臉龐不算帥氣卻很顯堅毅,有一種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滄桑氣質,再配以他現在呆愣的神色,讓人覺得可愛又心疼,一時間竟然不捨得放手。

或許是一瞬間,或許是一輩子,時間對於此刻的蘇豪和牧幽蘭來說彷彿已經失去意義。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咳嗽在兩人耳邊響起,兩人臉色一驚后同時錯開並快速拉開距離。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易松眼神奇怪道,「你們兩剛才在幹什麼?」

蘇豪面不改色道,「剛才師姐說她眼睛有些不適,所以我就幫她看看。」

牧幽蘭也早已恢復常態,只是臉上的兩團紅暈更加明顯了,「蘇豪說的沒錯,剛才我的眼睛確實有些不適,可能是沙子進了眼睛。」

易松狐疑的眼光在兩人身上停留了一會才問道,「我一回來就聞到了那些臭蛟龍的氣息,古青那小混蛋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時候來過?」

牧幽蘭點頭道,「是的,師傅。後來我把他打發走了。」

易松臉上閃過怒色道,「狡猾的小東西,下回見到他我不打斷他的三條腿。」

「好啦,師傅沒有必要跟這種人生氣,徒兒為你泡杯靈茶去。」牧幽蘭說著就拉著易松回了大松。

待兩人離開后,蘇豪繃緊的臉才松下來,剛才的一刻居然讓他有一種汗流浹背的強烈反應,真是見鬼了。

……

深夜,小涼,三松樹洞。

平時這個時候,蘇豪都是呆在寒潭修鍊的,倒不是他今天偷懶,而是經過數月的醞釀,他之前所種下的真種終於要破土而出了。

蘇豪雙目緊閉打坐在豪華木床上,意識早已沉入識海之中。

識海中,蘇豪看到一直毫無動靜的橢圓形金蛋正在不斷震動,似乎東西即將破殼而出。

蘇豪耐心等待,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震動的金蛋表面突然出現無數道裂紋,當金蛋停止震動的那一刻,它的蛋殼終於徹底破碎,一輛長著一對金屬翅膀的金色蘭博基尼頂著一顆白色的樹苗出現了。

金色蘭博基尼把樹苗甩落之後就自己撒歡起來,彷彿一個貪玩的孩子。

蘇豪也先不管蘭博基尼,而是首先把注意力放在白色樹苗上,這顆樹苗不過三寸高,擁有五片白色的葉子,看起來平淡無奇。

當蘇豪的意念接觸到樹苗的剎那,一股龐大信息瘋狂湧入他意念中,整整持續了半個時辰。

「我種下的道種境武法真的成功了!」蘇豪心裡無比激動道。

過了良久蘇豪才壓制住內心的興奮,開始梳理自己自創的新武法。

蘇豪給這門武法取名《仗劍訣》,前世作為金庸武俠迷,仗劍走天涯一直是他的少時夢想。

細分來說,樹苗的主幹代表了《仗劍訣》的修鍊主線,而葉子代表的是《仗劍訣》中包含的戰技,因為現在只有五片葉子,所以只有五門戰技,不過以後隨著樹苗的長大,戰技肯定會越來越多。

極品怨婦 《仗劍訣》的核心是狂風絕息斬,這五片葉子恰恰囊括了劍豪的所有戰技。

第一門戰技蘇豪依然命名為浪客劍道,但是與之前浪客劍道已經有了極大差別。

浪客劍道:當蘇豪受到攻擊的時候,被動創造一個獨立空間保護蘇豪,免疫所有傷害,持續時間十秒。

「我把陰影咆哮和虛空藏身術加入《仗劍訣》中果然沒錯。」蘇豪總結道。

總裁大人,別玩我 第二門戰技蘇豪依然命名為斬鋼閃,也與原來的斬鋼閃有了很大差別。

斬鋼閃:蓄力刺出一劍,可長距離跨越空間,擊中敵方獲得旋風效果,旋風可造成傷害,可長距離跨越空間,擊飛效果不可免疫。

第三門戰技蘇豪依然命名為風之障壁。風之障壁:全方位風盾,免疫所有非指向傷害,持續十秒。

第四門戰技蘇豪依然命名為踏前斬。踏前斬:目標突進效果和傷害,可短距離穿梭空間,不可打斷和鎖定。

第五門戰技蘇豪還是命名狂風絕息斬。狂風絕息斬:瞬移效果,對被旋風擊飛的敵方造成巨額傷害,持續十秒。

「這五門戰技可以說都是劍豪技能的改進版,正如當時我所規劃的一樣,不過威力如何,還需要進一步測試。」蘇豪思索道。

對於蘇豪來說,雖然他已經擁有新的武法《仗劍訣》,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無法使用先前的技能,因為《仗劍訣》包含了他之前的所有的技能,所以依靠《仗劍訣》他依然可以施展,這樣會讓他在對敵的過程中擁有更多的選擇。

目前《仗劍訣》只有煉脈、洗丹、化晶以及道種四個境界,後續的武法還需要蘇豪自己不斷完善,不過無論怎麼說,蘇豪已經依靠自己解決了道種境的武法修鍊問題。

蘇豪沒有立即突破到道種境,因為他還需要進行一次重修,徹徹底底把《大風訣》改為《仗劍訣》。

天闌州的武者常常會面臨更換功法的事,絕大數人更換功法之後是不會選擇重修之前的境界的,因為代價太高。

攻略小社會 而蘇豪之所以敢選擇重修,是因為《仗劍訣》的前身就是大風訣,兩種武法在本質上是一致的,所以對他來說,重修《仗劍訣》就等於把《大風訣》補全,壓力不大。

蘇豪開始重修《仗劍訣》,只見他身上的化晶境巔峰氣息突然一落千丈,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就跌落到毫無修為的狀態,可謂是乾脆利落至極。

半刻鐘之後,蘇豪身上突然出現修為波動,他重新成為煉脈境武者,而且一突破就是煉脈境巔峰。

一個時辰后,蘇豪從煉脈境巔峰突破至洗丹境巔峰。

兩個時辰后,蘇豪從洗丹境巔峰突破至化晶境巔峰,再度成為化晶境巔峰武者。

重回化晶巔峰后,蘇豪可以強烈地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比重修之前更強大了,可以說是已經走到了這個境界的極致,突破道種境就在一念之間。 一日不入道種終為凡,這句話是天闌州武者中流傳最廣的一句話,不知激勵了多少天闌州武者的朝著道種境的境界前進。

而今日,蘇豪修鍊三載,也即將步入到這個不再屬於凡人的境界中。

蘇豪昨夜把修為重修一遍后,又花了整整一個晚上調整自己的狀態,他即將在易松和牧幽蘭的見證下晉陞道種境。

蘇豪靜靜地漂浮在半空中,他在感應天地波動,感應那個與他的精氣神最契合的波動點,以此來引動天劫的降臨。

大約一個時辰后,原本平靜的三松山突然風雲翻卷,蘇豪的頭頂上空有烏雲漸漸聚集,下方觀望的易松和牧幽蘭突然感覺到一絲難以名狀的壓抑出現。

「天威!」易松心裡說道。

「就是現在!」

原本一動不動的蘇豪突然猛地抬頭,強悍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出來,不過呼吸間就達到了頂峰。

彷彿受到蘇豪的氣息刺激一般,原本緩慢凝聚的烏雲突然飛速擴大,不過數息的時間就在蘇豪的頭頂上空形成了一片濃厚的烏雲,天威也在這一刻達到最強。

烏雲形成后,它的籠罩範圍內突然憑空颳起了黑風,這些黑風彷彿受到無形的牽引一般,全部直奔蘇豪而去。

「風劫!」蘇豪輕聲道。

蘇豪沒有絲毫閃躲也沒有絲毫防禦,任憑第一道黑風打在身上,他的背上頓時多了一道彷彿利刃造成的傷口。

蘇豪臉色平靜地看著這一幕,完了才說道,「此風可傷肉體,馭風意境可破!」

下一秒又有無數黑風向他襲來,這回蘇豪終於有所動作,只見他突然伸出手掌輕吐道,「風來!」

蘇豪的話彷彿王者是發號施令一般,原本襲向他的黑風居然不再攻擊他,而是似如燕歸巢一般擠落在他的掌心之上,不過一會時間,一道黑色的巨型風刃出現在他的掌心。

黑色風刃像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圍著蘇豪上下翻飛,哪有之前的半分惡風模樣。

「好小子!」易松笑道。

「真厲害!」牧幽蘭讚歎道。

蘇豪的行為似乎更加觸怒劫雲了,一時間這片天地黑風咆哮不斷,甚至幻化成各種猙獰的惡獸向蘇豪襲來!

蘇豪微微搖頭道,「沒用的!」

接下來的一幕正如蘇豪所說,所有黑風幻化成的猙獰巨獸到了他的面前都變得乖巧無比,根本傷不得蘇豪半分。

黑風消失后,天空中暫時陷入平靜,天威造成的壓抑感卻更加強烈了,這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烏雲的面積整整擴大了一倍,如同一個擇人而噬的恐怖怪獸。

烏雲下方又開始颳起了風,不過這次刮的白風,這白風一出現蘇豪就感覺到神魂即將受傷一般。

「此風可傷神魂!」蘇豪忽然笑道。

蘇豪神色依然平靜,給人的感覺似乎不是在渡劫,要知道天闌州不知多少武者晉陞道種境的時候是栽在三災九劫這道坎上的。

白風如針,一道道白風毫不留情地扎入蘇豪的眉心消失不見。

一卡在手 蘇豪的神魂和別人有些不一樣,並非只是金色蘭博基尼,如果不注意的話,還真的有些難以發現一個身材樣貌和蘇豪一模一樣的小人坐在金色蘭博基尼的駕駛位上,這才是蘇豪的第一神魂,準確來說金色蘭博基尼是他的第二神魂。

蘇豪的神魂突然打開車門走出金色蘭博基尼,其實他躲在金色蘭博基尼內完全不用擔心白風會對他造成傷害,但是這三災九劫既是劫難也是機緣,他不可能憑白放過這場機緣。

本來細如毛髮的白風針進入蘇豪的識海之中就彷彿變成了巨槍一般,沒有任何憐憫地刺在蘇豪的神魂上。

下一剎那,蘇豪就看到自己的神魂被白風針狠狠穿透,深入靈魂的痛楚讓他的靈魂顫抖不已。

不過蘇豪的識海上空懸挂的潤魂珠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海量的精神力不斷湧入他的神魂中,被白風針刺穿的槍口瞬間就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很好,再來!」蘇豪強忍痛楚道。

蘇豪的神魂一次有一次地被白風針刺穿,然後又被潤魂珠釋放的精神力恢復,依此反覆無數次,蘇豪的神魂在一次又一次的受傷中迅速成長。

白風針無窮無盡,待蘇豪的神魂結實到再也不能被白風針刺穿之後,蘇豪控制金色蘭博基尼也就是他的第二神魂開始接受白風針的洗禮。

外界,易松和牧幽蘭可以清晰地看到面目痛楚到猙獰的蘇豪,易松倒是一副穩坐釣魚台的悠然模樣,反觀牧幽蘭快要沉不住氣了,但是又不敢進入天劫範圍,只能暗裡著急。

整整半個時辰,半空中的白風針才完全消失,而蘇豪的臉色也經歷從猙獰到淡然的過程,毫無疑問,他最大限度地把握了這次機緣,把神魂鍛煉到一個他自己不知道的程度。

「應該還有一次!」蘇豪抬頭看向烏雲道。

烏雲再一次陷入平靜之中,它正在進行第二次擴張,半個時辰后它的體積變成了方才的兩倍。

「這一次又是什麼呢!」蘇豪期待道。

一團紅風突然從厚重的烏雲中落了下來,並且很快就變成了一個蘇豪從未見過的異獸。

此異獸下有鋒利雙爪,上有六對遮天翅膀,頸長如天鵝脖子,頭似天鵬之首,烏黑的雙眼猶如兩團黑風。

「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不過要打過才知道!」這一次蘇豪不再被動,而是神色冷峻地沖向異獸。

異獸彷彿天道化身,眼中毫無情感地看著蘇豪,十二隻大翅膀突然同時一扇,無盡的紅風凌然吹向蘇豪。

被紅風沾到身體的蘇豪立即發現體內的真元突然瘋狂燃燒,以這樣的燃燒速度,不消半刻鐘,估計他的真元就會被燃燒完畢。

蘇豪毫不在意地沖向異獸,很快就與異獸戰在一起,他的真元在燃燒,他的肉體彷彿被刀割,他的神魂不斷被衝擊,但是依然面不改色地戰鬥。

真元方面,擁有九道本源風靈力的蘇豪絲毫不懼對方燃燒自己的真元,因為他的真元恢復速度已經變態到比對方的燃燒速度還要快的境界。

肉身方面,蘇豪更有血脈之力幫助恢復,傷勢可以不斷地復原,這就是血脈之力帶來的肉身優勢。

神魂方面,蘇豪有潤魂珠幫助,受到再大的傷害也可以快速恢復,這一點他同樣不懼。

蘇豪和異獸的戰鬥不足半刻鐘便已結束,無法奈何蘇豪的紅色異獸最終不甘消失,劫雲也再也沒有降下風災,而是很快消失在天空中,天空再次恢復之前的湛藍。 風劫消失之後,蘇豪的修為氣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易松倒不是很驚訝,只是對於牧幽蘭來說,此刻的蘇豪在她眼中彷彿融入了天地一般,讓她有一種凡人仰視天人的感覺。

「一日不入道種終為凡,我開始有點明白蘇豪這句話的意思了!」牧幽蘭第一次對道種境產生渴望,這是她在靈蛻境武者身上感受不到的。

蘇豪正在細心感受身體的變化,「真元經過反覆燃燒之後變得更加精粹了,丹田更像是開了一個口子一樣,時刻與天地連接,隨時可以借用天地靈氣。」

「肉體也得到天翻地覆的變化,居然可以讓我感受到天地的呼吸頻率,與天地呼吸產生共振,彷彿隨時要乘風歸去一般,不知不覺我的神武系修為竟然從煉魄五層直接竄到了煉魄巔峰,真是令人震撼。」

「神魂不僅變得非常凝實,而且還彷彿在識海中開闢出了一道連接外界的口子一樣,竟然可以自主吞吐天地精力了。」

「這就是道種境么,果然沒有令我失望!」蘇豪心裡滿意道。

「不過對比飛羽師兄當年渡劫的時候,我少了兩種現象,一是天降靈露,二是天魔顯像。」

「靈露是給受劫者恢復真元的,我現在真元充足無比,有沒有倒是無所謂,但是這天魔顯像為什麼沒有,難道沒有天魔隱藏在我的神魂中嗎?如果沒有,那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蘇豪思索了一會便把這兩個無關緊要的問題拋之腦後,因為晉陞道種境他還有一個重要的步驟需要完成。

「那麼,開始種道吧!」蘇豪輕聲道。

蘇豪閉上眼睛,沒過一會就有一個與蘇豪長得一模一樣的小人開著一輛金色的蘭博基尼從他的頭頂處飛了出來。

天地為陽,神魂為陰,武者成功渡劫之後,原本脆弱的神魂會沾染天威,這天威可以保護武者的神魂暫時出現在天地之中,但是即便如此還是十分脆弱,而且神魂離開肉體之後消耗會十分的大,所以除了種道的時候,絕大部分武者都不會讓自己的神魂輕易離開識海。

蘇豪的神魂出到外界之後並沒有感到多少不適,反而像撒歡一樣開著金色蘭博基尼左瞧瞧右瞧瞧,而且對於自帶鋪路的它來說,玩起什麼漂移來簡直不要太爽。

「這小子的神魂很結實啊,這外界對他的影響基本可以忽略不計!」易松嘖嘖道,「也是我見過裝扮最豪華的神魂,看看我們這些人的神魂,簡直不要太寒酸。」

一旁的牧幽蘭也是看的目眩神迷,她從未見到像蘭博基尼這麼酷炫的東西,如果蘇豪知道她的想法,以金色蘭博基尼這貨的賣相,在前世地球就是撩妹神器。

蘇豪的神魂只是撒歡了一會就開始尋找契合自身的道,在這神武大世界廣闊的天地中,道有萬千,以前他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直到現在神魂出竅他才發現這天地中的道就像蜘蛛網一般整齊而又密集。

如何在這無數絲線中尋找到與自己契合的絲線是一項累活,天闌州無數武者總結出來的經驗就是頻率共振。

任何物體都擁有區別於其它事物的波動,有的事物波動相近,有的事物波動迥然不同,而種道所需要種的就是與自己波動最為相近的道。

蘇豪的神魂很快就找到了第一條道,只見金色蘭博基尼在半空完成一個酷炫的漂移后停止在某個地方,車門打開,蘇豪的神魂一腳踏了出來。

只見蘇豪的手在虛空中狠狠一扯,一條乳白色的絲線出現在他手中,彷彿一道繃緊的弓弦。

蘇豪神魂張嘴就吐出一口霧氣落在乳白色絲線上,伴隨著一股驚人的天威,一把彷彿與天齊的巨劍身影出現在蘇豪的頭頂。

「是傳說中的蒼瀾劍,很不錯!」蘇豪心裡滿意道。

種下第一條道后,蘇豪神魂的臉色顯得有些疲憊,因為把道從虛無中牽扯出來會消耗神魂的大量精力,所以天闌州的絕大分武者種道的時候,由於神魂不夠結實的原因,神魂的精力往往種下第一條道的時候就無以為繼了,唯有結束這次種道,等下一次神魂恢復足夠的精力再種。

「所有武者在晉陞道種境的時候,都可以暫時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尋道的效率是最高的,一旦放棄這次天人合一的狀態,以後想要再次進入就千難萬難了,以後種道的難度會一次比一次高,所以我必須把握好現在的天人合一狀態。」蘇豪內心快速閃過這些念頭。

蘇豪的神魂開始第二次感應,在天人合一的狀態幫助下,很快他就找到了第二條道。

一根若隱若現的絲線被蘇豪的神魂從虛無中牽扯出來,蘇豪的神魂沒有任何猶豫吐出霧氣落在絲線上,同時一個身著黑袍的模糊人影出現在蘇豪的頭頂上空,如果不是仔細觀察,蘇豪都沒有發現此人手中拿著一把時隱時現的長劍。

「這是什麼道?」蘇豪內心驚訝道,他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此道似乎最契合他。

下方觀看的易松和牧幽蘭內心卻是同時掀起了萬丈波瀾,兩人下意識對望了一眼,都互相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驚駭和震撼,這個黑袍人影竟然和當日蘇豪進行血脈測試時出現的黑袍人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