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緊接著,大伙兒響起的聲音卻讓人覺得奇怪,這內容和語氣怎麼聽著那麼不對勁呢?

有人好奇地睜開一絲眼皮,結果瞧見眼前這一幕,忍不住詫異出聲,就差沒拍掌歡呼出聲了——

「厲害了我的哥!」

就在十幾米開外。

被山魈當做目標的安暖這會兒正完完整整地站在那兒。

而那隻兇惡、無法無天的山魈卻第一次吃癟,被晉雲凜狠狠地打退了回去!

哇哇哇!

瞧見這一幕,大伙兒忍不住興奮起來……剛才他們被山魈壓得有多憋屈,這會兒看見他被晉雲凜打,就有多刺激多爽!

兩人交手之間,你來我往,法力碰撞震蕩,竟然四散形成了漣漪狀。

即便是這餘威,也不是一般小妖和人修能夠抵抗得了的。

於是,大伙兒紛紛往後退,給他們留出了一大片空白地帶,只是那一雙雙眸子卻根本捨不得從他們身上移開。

要知道,雖然山魈殘忍兇惡,但法力高強也是事實,普天之下,能夠和他有一拼之力的人估計不超過十個!

而他們就遇上了其中一個,何其有幸! ……

「老烏龜,你說我偶像和山魈到底誰更厲害?」

眼看兩人纏鬥得越發緊迫,連身影都成了兩道模糊的殘影,大伙兒不禁不明覺厲,一雙雙眼珠子亮得跟燈泡有得一比。

果然,大佬還是大佬啊!

瞧瞧這一出手,就知道厲害了。

豪門首席的麻辣嬌妻 「這……」

老烏龜更善於防禦,在打鬥一道並不十分精通,這會兒也有些拿不準,畢竟晉雲凜現在面對的可是傳說中的凶獸山魈啊!「不過就眼前的局勢來看,兩人應該是勢均力敵吧。」

「不……」話音剛落,旁邊的孟婆卻是微搖了搖頭,糾正了這個說法,「看樣子,晉雲凜這會兒應該還留有餘力……」

要知道,妖族最厲害的就是本體狀態。

因為只有在化身本體的時候,他們的力量才可以發揮到最大,而且還不用受到人類化形的抑制。

想當年,妖族盛行的時候,大妖們靠本體鬥爭、搶奪地盤,往往都會造成山崩海嘯、地動山搖,也就是現在,大伙兒都文明了,不然還不定會引起多大的恐慌呢!

但眼下,晉雲凜光是靠人形狀態就能和本體狀態的山魈打成平手,甚至還隱隱佔了上風,就能推測出晉雲凜的實際能力應該是要高出山魈一籌的。

山魈顯然也是明白這一點,再和晉雲凜又交手了幾個回合后,驀地抽身回來,審視般地盯了他片刻,才沉聲開口,「你……到底是什麼妖?」

山魈自己心裡也很清楚,別看他在地心岩漿被關押了這麼多年,狀態不如當年全盛時期。但放眼當下,在妖族能力普遍衰弱的同時,能抗住他攻擊的絕不可能是個泛泛之輩。

而且他隱約能感覺得出來,晉雲凜身上也帶著一股濃厚的肅殺之氣。

論能力,怕是不下於當年全盛時期的他!

甚至在晉雲凜身上,山魈還難得地感受到了幾分威壓和危險!

……

晉大佬的真身?

一聽這話,眾人一下子就來精神了……這個問題問得好啊!

說起來,最近一段時間,晉雲凜在妖界也是頗有名氣,但他的原型是什麼,還真沒人知道。

這不,眼瞧著山魈先問了出來,大伙兒一個個都忍不住伸長了耳朵,生怕漏了半點訊息。

其中以妖管局這群迷弟迷妹的表現最為突出。

要不是他們還顧及著自己公職人員的身份,這會兒怕是直接擠開眾人,站在最前頭了!

「你想知道?」

晉雲凜挑了挑眉,嘴角突然勾勒出幾分笑意,眉眼間也透出幾分頑皮,話峰陡然一轉,「要不……你猜猜啊? 重生大牌千金 給你三次機會,猜對了有獎哦。」

原本還一臉凝重的山魈,一聽這話,表情瞬間獃滯:「……」

其他人也忍不住傻眼了……在這個大伙兒屏息以待、翹首以盼的時刻,你竟然來上這麼一手,未免也太皮了!難不成你的真身是皮皮蝦?

瞧見山魈一臉獃滯的傻樣,晉雲凜忍不住搖了搖頭,憐憫地看著他,開口就直戳人心眼子,「果然,在地府被關押了這麼多年,都和社會脫節了,連最起碼的幽默感都不懂,真可憐!」

莫名其妙就被同情了一波的山魈忍不住怒了……說好的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呢?

被地府關押了這麼多年,就是山魈妖生中最大的恥辱,偏偏晉雲凜這會兒還拿這事取笑他,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吼——」

山魈仰起頭,憤怒地狂嘯了一聲!

威力之大,震得周圍的山石都跟著晃蕩了起來。

大伙兒也跟著搖了兩下。

緊接著,雙眸發紅、怒不可遏的山魈就迅速朝著晉雲凜撲了過去。這回他完全沒惜力,招招出手都是直搗命門,而且全都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

漫天法力散開,連空氣都被帶出了一股隱隱的氣流聲,看得大伙兒一陣心驚!

就連剛才還抱著幾分看熱鬧心態的幾殿閻王這會兒也忍不住凝眉皺眉了。

在這樣不要命的打法下,很快,山魈身上就出現了處處傷口,血跡斑駁,瞧著很是狼藉。

不過,晉雲凜也沒好到哪兒,之前為了和安暖假串心有靈犀,這傢伙還特別騷包地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閑裝,看起來但是格外俊朗帥氣,但這會兒血跡一沁出來,效果就頗為嚇人了。

眼看兩人打得這麼熱烈,地府的人也不能眼瞅著不幹活啊。這不,等待了好一會兒,終於瞅准了其中的缺口,幾殿閻王立刻化作一道厲光,迅速插入了兩人的戰鬥,想要配合著晉雲凜一塊兒把山魈給拿下。

有了幾殿閻王的助陣,山魈身上的壓力陡然增加了幾分,面色也不禁難看了幾分,本來對付晉雲凜一個對他來說就頗為吃力了,這會兒竟然又多添了幾個難纏的傢伙!

山魈忍不住咬了咬牙。

雖說他這妖虛榮、好面子又兇殘強大,但同樣,能迅速認清形勢、惜命保命也是他身上的特點之一。

這不,眼瞅著都要打不過了,山魈自然不會傻傻地奮戰到底,然後耗盡精力,再被地府的人給關押到地心岩漿里……這種傻事,他當年做過一次就足夠了!

想到這兒,山魈黑黢黢的眼珠子忍不住一轉,面上神色不變,還是保持著一幅怒髮衝冠的樣子,接連做出幾個假動作,擺出一幅準備和他們同歸於盡的莽夫樣,結果這邊一個轉身,就直衝安暖而去……

沒錯!

他的目標就是安暖這個丫頭!

畢竟在這麼多的圍堵下,他能順利逃出地府的可能性非常小,但一旦把持住安暖,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無論是吃了這丫頭,還是暫時拿她當個擋箭牌,迫使晉雲凜他們停手,都是一個非常划算的主意!

誰都沒想到,幾個人打得正熱火朝天,一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架勢,結果山魈竟然虛晃一招,朝著安暖奔去了?

這操作,簡直出人意料!

晉雲凜是最快察覺出山魈狀態不對的,卻還是晚了一步,驚怒之下,忍不住沖著安暖喊了一聲,「安暖,快……」

剩下的話還沒說完,山魈已經被飛到安暖面前了,看著眼前觸手可及的聖太歲,聞著這越發醇厚的香味,山魈眼底的得意之色越發濃郁……

「砰——」

一聲巨響,突兀地響在了眾人耳邊。

原本以為安暖這迴避無可避的眾人瞧見眼前這一幕,忍不住瞪大了眼,震驚出聲——

「卧槽……這是什麼情況?」 此時,被巨石壓住的山魈也忍不住控訴出聲……

我去!

怎麼就那麼巧!

眼看著他都要抓住安暖了,結果突然從天而降幾塊巨石,愣是將他牢牢實實地壓在了地下,措手不及間,他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這麼活生生被埋在了下面。

見狀,後面緊追不捨的晉雲凜立刻撿了這個時間差,成功將安暖和小吞暘拉到了自己身後。

至此,山魈原本打得叮噹響的如意算盤,就此宣布告終。

不用懷疑,在功敗垂成的那一刻,他整個妖幾乎都是崩潰的,一臉的生無可戀。

誰能想到,他沒有輸在幾殿閻王的手下,也沒有敗在晉雲凜的手裡,反而是被一個小小的意外給阻斷了節奏,打亂了全局!

「這巨石……好像就是你之前怒吼才造成的震動搖晃。」估計還嫌山魈打擊不夠大,安暖又低聲地添了一句。

一聽這話,山魈就覺得自己更不好了。

所以……最後反而是他自己坑了自己一把?

反倒是掌管生死的輪迴殿閻王忍不住道出了真相,「其實你也不冤,要知道,太歲本來就自帶祥瑞之氣,更別說聖太歲了。」

「這丫頭周身環繞的祥瑞氣息簡直都快閃耀成光圈了,就這樣,你還敢對她動壞心思,也不怕先把自己給坑死嘍。」

所以說,這山石墜落除了他自己做孽之外,安暖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也正是因為太歲具有這個特性,人類才會將「運氣差、倒霉」說成是「撞太歲」,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知識儲備明顯缺乏的山魈恨不得捶地控訴:……那特么也沒人告訴我,這聖太歲這麼邪門的啊!

也是到了這會兒,明珠和妖管局一行人才回想起安暖之前遇到的那些事。這麼一想,好像這丫頭真有些避邪呈祥的福氣,再聯想到輪迴殿閻王的解釋,不禁瞭然了。

這下子,眾人瞅向安暖的眼神那是一個比一個炙熱……難不成,這位就是傳說中自帶福氣背景的妖?

……

哎呀呀!

一時間,好些妖都眸光大作,暗搓搓地就朝安暖身邊靠了靠,甚至還有幾個膽大的,裝成不小心崴了腳的樣子,非常浮誇地「哎喲」一聲,然後再在安暖身上輕輕蹭了一下,得逞之後的表情,那是藏不住的興奮激動啊!

要知道,這可是得到官方認證的福氣妖啊,他們這麼一蹭,指不定也能添上幾分好運呢!

晉雲凜一臉冷漠地盯著他們:「……」

然後長手一伸,就把寶貝安暖給團吧團吧,藏到自己背後了。

動作慢上一步的其他妖,瞧見這一幕,忍不住扼腕嘆息……可惜了,就這麼眼睜睜地錯失了一個可能發家致富的大好機會啊!

而此時,幾殿閻王已經動作迅速地用束靈鎖扣下了山魈,山魈還想最後掙扎一盤,結果就被晉雲凜他們給聯手鎮壓了。

於是,原本還想出來日天日地、為所欲為的山魈才剛露了短短不到兩個小時的面,就又被壓到了地心岩漿,重新關押! ……

山魈的危機一解除,地府工作人員立刻就行動了起來,恢復現場的就地施法,送受傷顧客療傷的爭分奪秒……所有人都各就各位,行動迅速。

沒過多久,之前所有被破壞的東西都一一回歸原位,地府「雙十一盛典」也再度恢復了剛才的繁華整齊。

要不是大伙兒四目相對,眼底還充斥著幾分驚惶未定,光看眼前的場景,他們甚至還以為剛才那生死一線的場面只是他們的錯覺。

就在這個時候,孟婆站了出來。

「對於剛才的突發事件,我們地府表示十分抱歉,這都是我們的疏漏造成的。」

作為地府對外形象公關,孟婆不僅膚白貌美大長腿,情商也頗高,這會兒乾脆利落就表了態,「請大家放心,這次你們的財產損失以及身體損傷,我們地府都會一力負責到底,同時,我們也會給今天到場的每位顧客贈送一枚六級凝神丹,作為大家的精神補償。」

孟婆這麼處置,大伙兒誰也挑不出毛病來,只是心頭卻忍不住為地府的財大氣粗而咋舌。

要知道,他們今天在場的人可不下萬人,每人一粒六級凝神丹……嘖嘖,這可真是大手筆!

「當然,如果大家還有其他什麼意見,可以隨時提出來,我們會儘力達成……」

說到這兒,孟婆停頓了片刻,眼見大伙兒都沒表態,這才繼續道,「既然這樣,那就不打擾大家參加活動了,祝各位玩得愉快。」

說完這話,孟婆利落轉身,其他地府工作人員也悄無聲息地退開了,只剩下幾組巡邏小隊,還在堅守崗位。

大伙兒互相看了眼,眼底都洋溢著劫後餘生的興奮和激動,這會兒,誰的心思還會放在這些買賣上啊?

買賣什麼時候不能做?!

但像剛才那樣高潮迭起的事,可是千百年難得一遇啊!

尤其是晉雲凜和安暖這兩個當事人,簡直是給了大家無數的話題,這不,大伙兒光是用眼神都組織出一部年度大戲……

人修A雙眸發光:啊啊啊!今天這場經歷簡直夠我吹牛逼一輩子的,標題我都想好了,就叫「我與山魈不得不說的故事」。

妖精B側頭癟嘴:哎喲,人修的臉皮果然厚!這種話都說得出口,還什麼你與山魈不得不說的故事,不就是差點被吃了的事嘛!人家安暖可都還沒開口吶!

人修C:別亂開地圖炮啊,人修A說話騷氣,不代表我們所有人都是這個調門,也有像我這種正直帥氣風流倜儻根正苗紅的。

妖精D一臉激蕩:其他的不說,我要先給晉雲凜晉大佬瘋狂打Call啊!實在是太帥了,妥妥的實力和能力並存,不愧是我偶像!

人修E面色略帶害羞:不好意思,我只想知道我剛才在安暖小姐姐身上蹭了一下,應該怎麼保持住這股福氣不散啊?各位道友有什麼好方法嗎?

妖精F:嗯……不如再蹭一下?

「呵呵!」

一聲冷笑突兀響起。

大伙兒忍不住挑眉,心頭不忿……哎喲,這誰啊?

還呵呵,呵你妹啊!

等他們順聲扭頭一看,正好撞上晉雲凜微寒的眼神,大伙兒的神色一下子就僵住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剛才我們不小心脫口而出的話,大佬……您看能不能當做沒聽見? 晉雲凜沉眸不語,神色微凜。

原本還眉飛色舞的眾人,瞧見他這幅樣子,忍不住神色微斂,面面相覷……難不成他們哪句話不小心惹到大佬了?

想到之前那麼厲害的山魈都被晉雲凜給搞定了,換成他們,還不就是分分鐘碾死的事嘛!

一時間,大伙兒不由得心有顫顫……

……

「那邊!」

「晉雲凜,那邊有糖畫!我想吃!」

安暖清脆的嗓音突然響了起來。

就在幾分鐘前,這裡所有的攤位都已經恢復了原樣,不少生意買賣人也都開始了正常營業。

這不,安暖的餘光正好瞅見了不遠處的一個小吃攤,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你想吃?」

原本對著大伙兒還冷漠驕矜的晉雲凜一看向安暖就瞬間變臉,神情一下子就溫柔了不少,大手一揮,一幅霸道總裁的口吻,「沒問題,買買買!」

……

瞧見晉雲凜和安暖他們往糖畫攤子走去的背影,大伙兒忍不住輕呼了一口氣——

果然,這兩人間,還是安暖更厲害啊!

沒瞧見人家小姑娘一句話,晉雲凜立刻就跟了上去嗎?

難怪人類都說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這話也不是沒道理的……

雙十一盛典上,地府的吃食大多摻雜了些地方特色,什麼炸眼珠、煮心肺,一些膽子小的還真不敢嘗試。

這糖畫生意倒是很新鮮。

要知道,人類的糖畫大多就是用高溫將糖融化,趁著糖漿呈液體狀的時候,用勺子盛一些糖漿,藉此勾勒出各種各樣的圖案,這妙處就全在糖畫師傅的技巧上。

更有意思的,一般糖畫師傅都會在攤子上擺上個板子,上面畫著好些不同的圖案,最簡單的就是個圓圓的糖餅,這沒什麼技巧難度,最難的就是鳳凰、龍這一類的動物。

一般都是花上幾塊錢,轉一下板子上的針,最後針落在哪個圖案上,糖畫師傅就給你做哪個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