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有點難受。

「夏雲澈!我餓了!」陸婉婉過去扯他。

他被拉走了。

葉靈回到孫麗雅身邊。

孫麗雅吃了幾個果子。

「有點無聊啊。」

「要不要去走走?」葉靈做著準備工夫,聽她這樣說,就建議道。

「我大概是腦抽了才會來這樣的地方~你說這麼無聊的事,為什麼還有人做?」

葉靈聽著笑了笑:「或許只是你覺得無聊,有的人……」

葉靈停頓,孫麗雅卻聽到了八卦的味道。

「有有趣的事?」

葉靈看了別處一眼,倒是把遇見的事說了出來。

「錢總?」孫麗雅一聽,倒是把人的資料普了一點給她。

葉靈聽得點頭。

「不止他,這次來的雖然不是一把手,但也是一些不可小覷的人物,有幾個可是炙手可熱的~」

或許是閑著也是閑著,孫麗雅隨意的把這次參加的人都說了個大概。

然後看了遠處一眼,「那位說帶著任務來的,怕也有些關係……」

說著,注視著葉靈。

「哦。」葉靈只是聽著。

「出去這麼久,沒打聽打聽?」孫麗雅似笑非笑,滿有意味。

「我們只是……」葉靈一時不知如何說的好。

「人長得還算蠻帥的,就是腦子……」

「聰明,身手也好。」葉靈聽著像不說什麼好話的樣子,就自己補充了。

呵呵,孫麗雅輕笑,一臉戲謔。

葉靈臉熱了一下,解釋道:「這是大家對他的印象……」

「哦~」孫麗雅也沒有要怎樣,只是說,「看來跟那位也不是那種關係。」

葉靈看了一眼,嗯了一聲。

孫麗雅看她:「沒反應?」

「什麼反應?」葉靈愣愣看著人。

孫麗雅看看遠處又看看她,突然呵呵的笑問:「你說你們出去的時候遇到錢總在辦事?然後呢?」

「什麼然後?」

「之後你們是馬上走還是看了全場?」

葉靈看著那副看好戲的臉,撇開頭去,「你飽不飽?我再給你找點吃的去……」

「是想撇開我去幽會么?哎呀呀,我被人嫌棄了呢~」

孫麗雅托腮看著她,仍然是似笑非笑的臉。 「對了,還有陣紋!」

秦毅忽然眼睛一亮。

他此番將燭天筆帶出來,除了找到七葉靈花這種罕見的藥材后迫不及待想要煉製築基丹外,另外一個目的便是要嘗試在身體之上繪製陣紋這種逆天的操作。

當然,想要完成這種操作,成就築基境界乃是基礎。

因為築基境才能引動天地間元氣,才能最完美的刻畫陣紋,以身體為陣基。

只是……

握著燭天筆,秦毅有些發愁,這麼大的一隻筆用來當武器還差不多,在身體上刻畫陣紋,有些不現實啊?

秦毅手中淡淡的紅色光芒流轉,那些恐怖的真元朝著燭天筆中流去,燭天筆表面上面密密麻麻的紋路一點一點被點亮,不到一會功夫那些陣紋全部亮了起來,整個五尺長的大筆如同一根熠熠閃光的紅色光柱。

忽然秦毅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荒海有龍女 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這燭天筆變小。

下一刻,後者渾身光芒一閃,竟然真的變小了一寸。

這種發現讓秦毅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小,再小!」

不過數秒時間,燭天筆竟然成倍縮小,成了一根普通毛筆的尺寸,被秦毅握在手中,精緻的狼毫在風中飄蕩。

「墨來。」

秦毅豪氣萬丈,以虛空天地元氣為墨汁,以身體為紙,刻畫陣圖。

這第一幅陣圖,他準備刻畫的並非是聚火陣。

他對於火焰的控制幾乎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不需要利用聚火陣來強化火焰威力。

通過上次在齊雲山的戰鬥,秦毅意識到了自己攻擊手段的單一。

在法術的運用上,他只能施展火系手段,面對那些火屬性抗性十分強大的存在,他根本是束手無策,除非是用上本命真元,或者是利用內勁與對方肉搏。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這種情況束縛性太大了。

而既然他主走攻擊路線,那麼精通另一門屬性,對於秦毅來說十分必要。

想了想,秦毅決定在身體上刻下陣典中介紹到的雷法陣圖。

「引雷陣!」

這種陣法只要用真元催動,可以立刻感知天地之間的雷電元素,並且在頃刻間聚集起來,引動天雷,形成強大的攻勢。

而這種陣法刻在身體上,無疑是會讓這個人雷元素的感知能力暴漲。

當然,缺點也是異常明顯。

數不清的雷元素匯聚在身體上,若是承受不住,幾乎整個人都會在瞬間崩裂開,或者是被電成焦炭、飛灰,下場凄慘無比。

如若不是秦毅突破築基境,完成洗筋伐髓,身體狀態空靈,可容萬法,秦毅也不會輕易嘗試。

「凝!」

秦毅意念一動,揮動燭天筆,在虛空一蘸,那靈逸的狼毫被天地真元包裹住,如同蘸了墨汁的毛筆。

秦毅脫去上衣,露出他精壯的身體。

因為洗筋伐髓的緣故,秦毅身體上的疤痕已經盡數消失,毒素全部排了出來,皮膚變得異常白皙滑嫩,看起來如同新生的嬰兒一般。

不過秦毅這個時候明顯沒有心情去欣賞自己,他屏氣凝神,聯繫陣紋的一幕幕浮現在他的腦海。

幾乎是下意識的,秦毅一筆點在自己胸口,一股刺痛感頓時傳來,如同有人拿著刀戳進了他的心窩。

這蘸了天地元氣的燭天筆,鋒銳程度堪比法器,即便是用來對敵都強過無數武器。

秦毅忍著痛苦,一筆一劃將陣紋勾勒出來,皮膚因為忍受不了陣紋力量的刺激而變得痙攣,上面遍布著血痕,看起來無比嚇人。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秦毅額頭被縝密的汗珠布滿,整個人都開始慢慢顫抖,數不清的青筋爬上了他的身體,如同一道道扭曲的蚯蚓,讓人望而生畏。

「成!」

秦毅點出最後一筆,彷彿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他癱軟的躺在了地上,足足用了三分鐘才稍微恢復了一些精氣。

恢復之後秦毅迫不及待的望著胸前精緻的陣圖,仿若紋身一般。

只是不同的是,他這紋身乃是用天地元氣紋的,並且如同圖騰一般,可以揮灑無窮的力量。

當前然提是他身體真元足夠,並且身體具備足夠的耐性。

「雷來!」

秦毅丹田之中湧出一抹真元,匯聚到了胸口位置,那一抹圓形陣圖紋身頓時亮了起來,藍色光芒熠熠生輝。

「咔!」

一道閃光從上空掠過,秦毅全神貫注,精神緊繃。

「咔!」第二道閃電直接劈在秦毅身上,濃烈的電光在地上散開,附近山石頓時碎裂,成了一片碎末,電光在地面遊走,隨即流逝不見。

秦毅感覺身體有些難受,麻麻地,刺痛感隨即傳來,他看了看焦黑的手掌心,暗暗咋舌。

這只是一道最簡單的引雷,威力便這般強大,要是催動全身真元,該是何等恐怖?

但是秦毅明顯也知道,催動全部真元去引雷,他自己也別想活了。

恐怖的雷暴會瞬間將他連帶敵人一起撕碎。

盤膝打坐了三分鐘,秦毅站起身來,穿好了衣服,望著天空皎潔的明月,滿意一笑,「這回真該回去了。」

現在已經夜裡八九點鐘,要是再遲一點或者乾脆不回去了,還不知道第二天小小跟夢雪兩個丫頭會怎麼擠兌自己呢,指不定又覺得自己是去鬼混去了。

想到這些秦毅莞爾一笑,身形浮光掠影般掠下山去,落在平坦森林小路上,一路飛馳。

幾十里路對於現在的秦毅來說根本不叫距離,他很快就看到了花園小區的輪廓。

不過這個時候,秦毅微微高興地臉色卻是一瞬間陰沉了下來。

因為以他的視力,竟然看不到一號別墅樓的存在了?

一號別墅樓就是鄭小小跟吳夢雪住著的地方,在花園別墅區中極為顯眼,往往第一眼就能被關注到。

秦毅在那裡待了這麼多天,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又發生了什麼?大帥不是在嗎?」秦毅心中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了起。

之前在東郊修鍊的時候,就有過這種心緒不寧的感覺,只是那個時候秦毅並未在意,只是覺得是不是最近修鍊太忙沒有休息好?

直到現在這種感覺再度襲來,秦毅才覺察到事情真的不對勁。

幾乎是用最快的速度狂奔到了花園別墅小區,但是映入秦毅眼帘的並沒有漂亮夢幻的小別墅,反而是一堆斷壁殘垣,還是白色的火焰隱晦的燃燒。

秦毅知道,這是大帥的火。

警察還沒有離開。

最近乃是多事之秋,宋欣玉也是忙得不可開交,特別是今天這樁案子出來,簡直是讓她頭皮發麻。

據說鄭家千金死了,救護車過來的時候就確定了死亡,但是鄭老爺子含淚求送到醫院,想最後再盡一次努力,雖然明白這都是無用功,但是老爺子的願望,那些醫生肯定會滿足,畢竟鄭雲傅怎麼說都是第一人民醫院的名譽院長。

而且實際權力比院長還要大。

而吳家千金,到現在仍舊是下落不明,被奸人擄了去,生死不知。

以那個奸人的手段,只怕是吳夢雪也凶多吉少……

發生這些事,他們警察能不著急嗎?怕是處理的不好全體都得下崗。

「嗯?秦毅?」

正在現場勘查的宋欣玉看到秦毅后眉頭一皺。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她的消息渠道比較豐富,這幾天已經知道秦毅是跟鄭小小、吳夢雪是住在一起的,只是對於他們的關係,還不甚了解罷了。

不過這個小子還真是艷福不淺,居然同時跟兩大美女同居,只是可惜現在……兩大美女香消玉殞……怕是非常難過吧?

但是為了案件取得進展,宋欣玉還是捧著本子朝著秦毅那裡走去,她必須要了解一切消息。

「秦毅,又見面了,這件事我們警方很抱歉,不過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有幾件事還請你配合我們警察一下,我們……」

「滾!」秦毅面色平靜,緩步走在廢墟之上,只是平靜的面容之下,他整個人都在顫抖,渾身上下醞釀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因為水源,一半的人聚集在附近。

陸婉婉那邊,大概是兩人談崩了,因為陸婉婉那大吵的樣子即使隔上百米仍然讓人猜出情景來。

葉靈沒有看,帶著孫麗雅像秋遊一樣隨意在周圍閑逛。

不得不說,她們又遇見了讓孫麗雅覺得「有趣」的事,這回是完全不走全程在場。

葉靈想到某人,心顫了一下。

還好不是他。

「你們也是這樣聽完的?」孫麗雅似乎還沒放過消遣她的機會。

葉靈看著人離開,沒搭理她。

孫麗雅哈哈大笑.

「我們晚上還回去溪邊?」 葉天帝傳奇 葉靈看著孫麗雅走的方向問。

「回。人多熱鬧。」

葉靈默默的跟著。

夜晚,總有活躍的人,即使是這樣的環境,沒有酒,但有美女與帥哥,還有人不知哪裡弄來的肉,倒也豪爽的分給了大家。

一時間,倒像是派對一樣玩在了一起。

葉靈和幾個人坐在外圍,看樣子身份都是保鏢類的。沒有上前,也沒有靠近,各自散開守護著人。

「纖纖,要不要吃水果?」

夏雲澈給她送來食物。

葉靈接下。

夏雲澈並沒有掩飾與她們相識,葉靈心想大概不會妨礙他的任務,也沒有拒絕些什麼。

眾人面前,三三兩兩打著招呼,玩在一起的不少,只是其中兩人,有些格格不入,從初見到現在,面無表情,冷峻睥睨,看著眾人眉角抬高,顯得與眾不同。

「他們是高家和吳家的人」夏雲澈順著葉靈的目光介紹道。

葉靈動了動眼眸,她有聽孫麗雅說過一些,但是也沒有阻止夏雲澈的告知。

夏雲澈左右望了望,還是湊近她說道:「不要靠近他們」

葉靈對這樣的提醒自然知道其中必有深意,她沒事也不會去找事。

看著葉靈點頭,夏雲澈鬆了一口氣。

葉靈看了看那兩人,又望了望兩人的同伴,還是說了句:「你自己小心些。」

夏雲澈一愣一喜,眉開眼笑:「嗯。不會有事的,別擔心」

他還想細說,又覺得不適合。

卻見陸婉婉走向了其中一人。

夏雲澈眉一皺,不由得凝了神。

陸婉婉並沒有被趕走,反而跟高家的聊了一會。

看來來歷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