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比如?」

秦風打開任務捲軸,仔細研究后一一念出來:「金剛石、定魂珠、避水珠、龍鱗、夜光珠……」(人人都玩,不玩才怪!)

「等等!」黎夜一把按住秦風的胳膊。

她震驚了!

她有蹲交易行,也有逛暗曜城的攤位,然而秦風報出來的這些材料別說看到,就算是聽也是一樣都沒聽說過!

市面上沒有的材料,要搜集起來也不那麼簡單。

她的預判發生了錯誤,這絕對是個隱藏的S級任務!

秦風瞥了眼搭在他手臂上那隻細白的手,語氣依舊如常:「怎麼了?」

「這些材料……咳……你知道哪裡可以得到?」但願秦風來找她的時候已經對這些材料的出處有所了解。

「不清楚。」秦風停頓了下,好似在回答一個無關痛癢的問題,轉而繼續說道,「任務上說,這些……嗯……這些高級材料統統都不需要,真正需要收集的是一件青銅武器、一塊紅寶石、三種種類不同的動物的皮毛各兩份以及爬行生物的血液。」

黎夜很是無語:「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當然,她也不會給秦風任何拒絕的機會。

「就算不當講我也會講,你可要考慮清楚再回答。」

這樣看來他哪裡還有什麼選擇的餘地。

秦風斂去唇邊不知何時綻開的笑意,肅容后裝作一副聆聽教誨的模樣。

「嗯,你說。」

黎夜頓了頓,彷彿在平息心中涌動的情緒。

「說話這麼大喘氣,你的良心不會痛么?」

對此,秦風不置可否。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你的’等等’導致我多’喘’了那麼一口氣。」

當你凝視深坑的時候,深坑也在凝視著你。黎夜感覺自己落入了秦風的圈套,因為從一開始秦風給出的錯誤信息就是一種誤導。

「呵……這還真是………」

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呢!

心塞歸心塞,這至多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黎夜也不會真的矯情到去生秦風的悶氣。

秦風所說的那些任務材料,其中的動物皮毛,黎夜模糊記得她的倉庫里有一些。

青銅武器、紅寶石這些在玩家的攤位上就有。但要在茫茫攤位里找尋,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她準備通過交易行,在貨架上那麼一搜,該有的就都在那兒了。

但眼下他們正往城外走,有點南轅北轍背道而馳的意思。

黎夜頓下腳步,見秦風看了過來,解釋道:「我覺得我們可以去交易行看看,沒準你說的那些材料交易行都有。」

之前黎夜緘口不言,秦風以為她還在糾結剛才事情,不禁開始沉思他不是逗過了火。

眼下見她說著任務材料的事,平靜的臉上透著就事論事的認真,才發現自己真的多慮。

他深深看了眼黎夜,才點點頭道:「好。」

意見達成一致,兩人來到交易行。

交易行內人頭攢動,從櫃檯到門口延伸了幾條長龍。

秦風對交易行的印象還停留在暗曜城對玩家開放之初,沉默了幾秒問黎夜:「交易行里最近都是這麼擁擠的么?」

「嗯,差不多,玩家多了以後就這樣了。」

黎夜想找個看起來人少一些的隊伍排隊,走了幾步回頭看到秦風仍一聲不吭地站在原地,下顎線條緊繃看起來似乎有些不悅。

結合秦風「奇迹」內部人員的身份,黎夜猜想應該是他發現了交易行的設定里存在一些問題。

不過目前她應該是「不知情」的狀態,所以該問秦風的還是得問出來。

「怎麼了?」

「沒事。」秦風最後看了眼黑壓壓的人堆,「我們進去。」

排隊半小時,搜索僅花了一分多鐘,青銅武器、紅寶石便一一展現在黎夜眼前。確認了物品,選擇購買,在身上的遊戲幣被扣除的同時,兩樣物品也落入了黎夜的包裹空間。

和秦風走出交易行,黎夜把那些材料遞了過去。

「除了血液和動物皮毛,剩下的都在這裡了。動物皮毛跟我去倉庫取。」

秦風接過材料,也未多看一眼,向黎夜發起交易請求。

眼前突然彈出一個交易界面,黎夜愣了下,疑惑地看向秦風。

「這是?」

「材料費。」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交易界面上20個金幣已被鎖定,只等黎夜這邊確認。

青銅武器加紅寶石,最多也不過10個金幣,20金幣都快趕上黑鐵武器的價格。

「這是不是多了點?」

黎夜用眼神確認,但見秦風目光平靜沒有絲毫更改的意思,也不再多說。

「好吧,那我收下了。」

話雖這麼說,她還是放了些物品上去,多出的部分用雙手弩和特效烹飪相抵,她也算沒占人家便宜。

大部分的材料已經獲得,還缺少爬行類生物的血液。「血液」本身在交易行里沒有任何的記錄,任務捲軸上也沒有相應提示。

黎夜把各種可能性想了一遍。

「你說這最後一種材料會不會是某種特殊物品?」

秦風沉吟道「你是指通過打怪掉落?」

「對。」

秦風點點頭:「有這個可能。」

答案準確與否,只需要找些爬行類的野怪驗證即可。

正好,黎夜知道暗曜城附近有這麼一塊區域刷這種類型的野怪。

離城之前,兩人去了趟倉庫管理人那裡。

「陳年」的猛虎、灰狐再加野鹿的皮,剛好湊夠3種,黎夜深覺自己的記憶力不錯。

話說回來,她為什麼會在倉庫里存這些沒什麼用處的「垃圾」? 順手又清理了一遍自家的倉庫,然後黎夜才清清爽爽地跟秦風一起上路。

黑鱷沼澤,鞋踩在濕潤的泥土上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隨著腳步聲漸近,躲在水窪處的「爬行生物們」悄悄打開眼瞼。水面之上浮現出一雙雙窺伺的眼睛。

有虛空行者在前方窺探「草叢」,黎夜再也不用擔心從水下一下子蹦出五條黑大漢。

秦風也輕鬆不少,本來跟黎夜組隊,他兼任坦克,現在虛空行者接過抗怪的重任,頂在了戰鬥第一線。

這是黎夜召喚出的第二隻虛空行者。第一隻因為「遵循」黎夜的意思,在來的路上跟在秦風身後,並且還惡作劇式地搭了秦風的肩膀,然後被秦風條件反射地用長劍抹了脖子。

跟沼澤里皮糙肉厚的黑鱷一樣,下場很不美好。

秦風是引得無數女玩家盡折腰的存在,然而他自己不善此道。

黎夜習慣了有三隻喵這個摸獎勵的「小紅手」,也習慣性地等待。

兩人眼神互對了幾個來回,才發現大家都沒有去屍體里摸任務品的意思。

黎夜按了按額頭。

算了,好像以前跟秦風組隊的時候,摸獎勵的事都是她來。

在黑鱷屍體旁蹲下身,黎夜探手去摸。

「奇怪……」

見秦風望過來,黎夜解釋:「沒摸到任務品。」

手抽回,果然掌心裡只有幾十個銅板。

秦風看著那些銅板,忽然想到了什麼,對黎夜道:「下個我來試試。」

「嗯。」

兩人換了一塊「高地」,依舊是虛空行者負責「釣魚」,

幾十秒后,偷襲不成的第二隻黑鱷應聲而倒。

「怎麼樣?」黎夜看著秦風的手在屍體的光圈裡攪啊攪,攪啊攪,一臉期待。

秦風皺起眉,但因敷著半臉面具黎夜看不到。

許久,他才應了一聲:「還是沒有。」

還是沒有么?

黎夜陷入沉思。

一般來說,特定的物品只有接了任務的玩家才可以獲得。秦風的任務結合了搜集和尋人,她是秦風尋人任務的目標,但她本身不是任務獲得者。

而且秦風的這個任務是種族任務,不同種族之間無法獲得共享。

所以說,她摸不到血液屬於正常現象。

但連背負著種族任務的秦風都沒摸著,這就很詭異了。

「可能是概率問題。」秦風給出一種解答。

如果任務品本身就存在一個爆率問題,出現任務品miss的情況似乎也說得通。

有方向總比沒頭緒的好。

黎夜當即提議:「爆率不夠,數量來湊,我們多再打幾隻看看。」

「嗯。」

為了提升那個「量」,黎夜和秦風食用了特效烹飪。黑鱷沼澤每隻怪的經驗都挺不錯,邊刷任務品邊收割經驗也是不錯的選擇。

話雖如此,但連續刷了兩小時,以至於秦風身上的經驗條終於到達滿溢狀態,因而渾身金光一閃,在黎夜羨慕的目光中升了一級,也仍未爆到傳說中的「爬行類生物的血液」。

「難道是我們打開的方式不對?」黎夜對著滿地的黑鱷掏出了庖丁小刀。

想了想,遞給身旁的秦風。

「你來。」

「不用。」

秦風長腿一跨,在她身邊蹲了下來。

一柄通體漆黑的短刃出現在秦風的右掌,迎著黎夜詫異的目光,以一種巧妙的角度刺入黑鱷相對背脊更為柔軟的腹部。

「這是?」

「白若把捲軸給我的時候,這把短刀就裹在裡面。」

解釋歸解釋,秦風手也不停,從容自若的模樣彷彿正在處理的是新鮮肥美的食材而非一條面目猙獰,裂著巨口的黑鱷。

有點庖丁解牛的既視感。

特殊的物品只有通過特殊道具獲取,也是遊戲任務歷來的套路。

黎夜感覺他們已經找到了正解。

白洞,白色的明天正在等著他們。

隨著黎夜期待值不斷攀高,秦風的動作漸漸放緩,最後他終於停了下來。

「怎麼樣了?」黎夜挑挑眉。

「嗯,應該沒問題。」秦風把手連同短刀一併抽出,然後把手裡的物品發到隊伍頻道,想同黎夜一起分享勝利的喜悅。

然而出現在隊伍頻道的[黑鱷的心臟]讓兩人再次陷入深深的思考。

「其實……也算有了新發現不是?」黎夜斟酌著自己的語句,努力讓它聽起來顯得不那麼地勉強又蒼白,「這回是心臟,沒準下回就是血液了呢!」

秦風看了她一眼,歸納道:「你的意思是,各種器官可能都會輪一圈?」

怎麼聽起來那麼地重口呢?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奇迹」里的任務一直都在詮釋「探索」二字。

簡而言之就是花樣作死,不坑死玩家不償命。

「屍體那麼多,反正再試試唄,又不虧。」

黎夜再次取出她的庖丁小刀。她跟在秦風身後,秦風負責收割各種器官,她負責收穫黑鱷的肉塊。

完完全全的物盡其用。

因為黎夜等在秦風之後,庖丁的動作又比秦風稍快些,在等待秦風進行下一輪收割的空隙,她的思緒又回到祭壇本身。

想了想還是沒什麼頭緒。

不過白若為什麼在發布任務的同時給了秦風這樣一把短刃?

短刃除了切割物體還能用來幹什麼呢?

莫不是讓秦風自傷、自殺、自宮?

想到自宮,黎夜目光一下子變得深沉,並且不受控制地開始在秦風身上上下徘徊。

彷彿感受到什麼,秦風滿含疑惑的眼風跟著掃了過來。

不知為何,黎夜想起在困難秘境里秦風半人半蛇,面具之下,青黑紋路在裸露的臉頰蔓延開來的模樣。

那妖異的顏色,充斥著蛇族的殺戮和冰冷。

黎夜凝視在秦風側臉的目光不動了,她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怎麼了?」秦風發現了黎夜的不對勁,手裡的動作也跟著停了下來。

「你說……」黎夜的眼裡盛滿了連她自己都不確定的疑惑,「玩家身上存在’血液’這種材料么?」

秦風眸光一動:「為什麼這麼問?」

「我在想——」黎夜指了指秦風手裡的短刀,「既然要使用祭壇,肯定有祭祀的意思在裡面。」

所謂祭祀,就是要有所犧牲。 這犧牲可以是祭祀者給的供奉,當然也可以是祭祀者本身。

「蛇本來就是爬行類生物,這麼來看,你也算符合任務要求。」

秦風仔細分析了黎夜說的這種可能性,最後點點頭:「確實。」

即便這麼說,但以任務者的犧牲為代價……

黎夜秀眉微蹙。

感覺怎麼像是必死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