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啟經過最初的恐懼,在閱讀了血紅字樣的規則之後,漸漸平復了自己的情緒。

「原來小說的的情節真的存在!」與其說是自我安慰,不如說是勉強找個讓自己平靜的理由。

看到猙獰的倒計時,周啟嘴角抽了抽,狠狠地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

現實中很多事情就像強X,儘管自己去儘力的反抗和掙扎,等來的卻是只能默默的承受。並不是反抗不夠激烈,而是反抗中的情非得已。讓自己一次次無奈的接受,妥協。

至少目前,對回到原來的世界,他仍未死心,還萌生著希望。這也歸入情非得已當中。周啟說服著自己。

「接受!我他媽的接受!」當倒計時還有8秒的時候,他用近乎歇斯底里的聲音,怒吼著。

「契約者5106接受任務,數據化模版載入!人物數據化中……數據化后,人物無致命要害,原人體要害部位受到攻擊傷害,引發暴擊。雙倍扣除生命值。生命值清零,契約者死亡。對傷害造成的肢體殘損,可通過特殊技能、藥物進行恢復,或任務結束后回歸修補並扣除相應的血腥點!」

「遠古時期,世界還未分化,籠罩在大霧之中!

四方皆是灰色的岩石,高聳的古樹,不朽的古龍!

直到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團火!

所有的差異因此而誕生!

冷與熱,生與死!光與暗!

然後,從黑暗中誕生了他們!

在火的誘惑中,獲取了王的靈魂!

最初的死者尼特!

混沌的女兒伊扎里斯的混沌魔女!

太陽之王葛溫和他的黑騎士!

以及從未有人見過的矮人們…………..

他們憑藉火的力量,挑戰古龍!

葛溫的雷霆貫穿了龍的翅膀!

魔女燃燒著火焰風暴!

尼特盡情揮灑著死亡的瘴氣!

沒有鱗片的白龍西斯背叛了他的種族!

隨著古龍的消亡!

火的時代就此開始!

火終有熄滅的時候,黑暗就此降臨!

惡魔羽翼下的天使 受詛咒的的黑暗之環,出現在世間!

而你!被詛咒者,將背負尋火的命運。

一切的一切,從腳下開始………….

周啟的腦海中,突然多了一段信息,更像是故事背景的介紹。

既然接受了任務,他首先必須打開牢門。他環顧著牢房一周,最後,目光牢牢定在了牆角的腐屍。

醫不小心:帝少的天價寵兒 不知何時,腐屍的右手垂在了地上,烏黑的指骨虛握成拳,食指指著灰黑色的地面。彷彿在書寫著什麼!

周啟咽了咽口水,艱難的抬起頭,和他目光相對的,正是腐屍破敗的顱骨上,那一雙漆黑的眼洞!那詭異的笑容,說不出的嘲諷!

一股從尾椎冒起的寒氣,直衝他的頭頂。

周啟僵直著身子,小心的用眼睛的餘光,看向它的右手。赫然看見,他四根滿是膿液的嶙峋手骨中正握著一把銹跡斑斑的鑰匙!而他的食指處,彷彿用鮮血寫就了一行潦草的字跡!

周啟覺得自己的脖子變得越來越僵硬,輕顫的牙齒,彷彿在為自己的心跳打著節拍。他下意識的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慢慢彎下腰,眼睛死死盯著腐屍的幽黑的眼洞,一面小心的伸出手慢慢接近鑰匙。

「砰通砰通…….」寂靜的牢房裡,只有他急促的心跳,他甚至不敢大聲呼吸。

當他的手指握住鑰匙的時候。

他也終於看清了地上的字跡!

「死亡只是剛剛開始!」

(「註:力量屬性每增加1點,可增加契約者近戰能力所造成的傷害2點(近戰傷害包括拳腳,近戰冷兵器」)。自身攀舉能力提升。」

「註:敏捷屬性每增加1點,可增加契約者遠戰能力所造成的傷害2點(遠戰傷害包括投擲,弓弩,槍炮)。自身移動速度,躲避攻擊幾率能力提升。」

「註:體質屬性每增加1點,可增加契約者生命值10點,自身近戰,遠程防禦力1點。防禦力每增加1點可降低近戰和遠程物理傷害造成的生命值扣減0.5%。生命值低於0,契約者死亡!體質屬性每增加1點,可提高自身生命值總量自然回復0.1%/分鐘。」

「註:適性屬性每增加1點,可增加契約者對負面狀態的抵抗能力(負面狀態包括詛咒,中毒,石化,流血),降低負面狀態持續時間或有幾率豁免該次負面狀態。適性屬性增加,可提高契約者複雜地貌穿行能力,游泳速度,水下持續時間。負面狀態優先度每高於契約者適性1點,持續時間增加1分鐘,並根據負面狀態初始傷害扣減生命值,不疊加扣減。低於契約者適性1點,減少負面狀態初始持續時間1分鐘,並根據負面狀態初始傷害扣減生命值。有幾率豁免該次負面狀態。數值相差越大,則豁免幾率增加越大,最高不得超過50%。

「註:精神屬性每增加1點,可增加契約者能量(能量包括法力,異能)上限總值10點,能量總量自然回復率0.2%/分鐘。精神屬性每增加1點可增加契約者對精神控制,靈魂類攻擊抵抗能力,降低控制時間或靈魂傷害,並有幾率豁免本次精神控制或靈魂傷害。精神控制或靈魂類攻擊優先度每高於契約者精神屬性1點,持續時間增加1分鐘,並根據初始傷害扣減生命值,不疊加扣減。低於契約者精神屬性1點,減少初始持續時間1分鐘,並根據初始傷害扣減生命值。有幾率豁免該次控制或靈魂攻擊。數值相差越大,則豁免幾率增加越大。最高不得超過50%」

「註:智力屬性每增加1點,可增加契約者對元素傷害抵抗能力,(元素傷害包括烈火,雷電,冰霜,光明,黑暗)降低元素傷害造成的生命值扣減0.5%,智力屬性每增加1點,根據契約者所使用元素技能或元素武器附著元素屬性增加2點元素傷害。」) 「啊….哈,死人而已,你,你嚇不倒我……以為這是生化危機嗎?不不,這都是幻覺,你特么就是個幻覺,你騙不了我……」

周啟手指抖動的頻率,超過了他的牙齒。鑰匙入手的瞬間,他發狂似的沖向牢門,嘴裡一面含混不清的胡言亂語,彷彿只有這樣,才能活動他近乎僵直的舌頭。

這是一把典型中世紀風格的鑰匙,冰冷,厚重。握著鑰匙的手透過牢門鐵柵間的空隙,第一次接觸到門外的黑暗和幽邃。他的手慌張的摸索著。鑰匙在鐵柵上不停的磕碰著,叮叮作響。隔著牢門,他只能憑藉自己之前些許的經驗,判斷著鎖孔的位置。當然,這其實很簡單,鎖孔如果不是在左邊,那它一定是在右邊。

「找到了!找到了!」些許神經質般的嘟噥之後,他哆嗦著把鑰匙插進門鎖中,手指用力地握住鑰匙柄,眼睛里滿是期待的緊張,向著一方扭轉。

「卡塔…….」猶如天籟,在嘶啞的執拗聲里,傳來鎖芯開合的聲音。

「吱呀」一聲,周啟奮力拉開了沉重的牢門,在邁步跨出的一瞬間,他扭頭看向了身後的牆角!

在那裡,除了地上一灘散發惡臭的液體,空空如也!

周啟本能的發出一聲野獸臨死前般的嚎叫,扭頭就跑,瞬間啟動的結果是,他的右腳絆在了半尺高的門檻上。他整個人在踉蹌中摔了出去,一頭摔進了門外無邊的黑暗中。

此刻,他模糊的記得,在他扭頭的瞬間,他的鼻子似乎傳遞給他一個消息,一股濃烈的惡臭迅速地從他的身側掠過。

地面似乎是不規則的麻石鋪就的,粗糙,潮濕,冰冷。

周啟手腳並用,顧不得手掌和膝蓋上傳來的刺痛,落荒而逃。他隱約聽到,在牆角滴水的叮咚聲里,後方的通道處,傳來一陣陣彷彿舊輪胎拖曳的聲音。

是它!它活了!它追上來了!

彷彿永無盡頭的通道,四周是永無止盡的黑暗。周啟不知到自己究竟跑了多遠,如果是在那該死的數據化之前,估計此刻自己早已癱軟在地上了。他只能跑,因為他的耳中,那道彷彿舊輪胎拖曳的腳步聲始終縈繞。它,就在身後不遠。

周啟奮力撕開自己的領口,大口大口貪婪的喘息著,儘管他感覺呼吸並不那麼的糟糕,可是,他就是需要這樣的呼吸。似乎只有自己的呼吸聲,才能證明,他此刻依然活著。雖然這無形中放大了他的恐懼。

突然,腳下一輕,接著「撲通」一聲,他整個人摔進了水裡。周啟四肢拚命的掙扎,滿是咸腥,帶著腐敗泥土味的水,大口的灌進他的嘴裡。

在以為自己即將淹死的時候,他拚命的站了起來。

是的,站了起來,分不清是恐懼,還是自嘲的淚水,奪眶而出。水似乎剛沒過他的膝蓋。

周啟惱怒的踢了兩腳,弄的水面嘩嘩作響。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漬。下一刻,他呆住了。

一抹微弱的天光,就在身前不遠處的隧道里。

他奮力的在水裡奔跑著,在膝蓋碰到冰冷的牆壁時,他估計出,身後的水池大約十米見方。

周啟渾身發軟,濕漉漉的爬上池邊。再一次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他掙扎著跑向那抹光的所在。從接到的任務來看,他本能的意識到,那抹光,代表著希望,代表著生。

光是從一個類似下水道陰井的缺口透入的,從他所在的地面,到入口,大約20米左右。萬幸的是,在通往入口的牆壁上,他看到了一架緊貼牆壁的鐵梯。

此刻的周啟無疑是痛並快樂著。他第一次因為希望帶來的快樂,超過了黑暗滋生的恐懼。

身後的水池的嘩嘩聲突然停止了。

不!身後水池的嘩嘩聲!該死!

哪怕出去就是刀山火海。周啟毫不猶豫的攀上鐵梯,用力的向上攀爬。

近了!終於近了,光線變得刺眼!他彷彿已經觸摸到梯子盡頭那鉛灰色的天空。

就在這時,一隻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腳踝!彷彿一道鐵箍,牢牢鑲嵌進他的皮肉里!

「不!你這該死的,放開!」周啟拚命的向上攀爬,他的手已經搭在了井沿,感受到了寒冷的風,他抬頭的瞬間,就可以呼吸到那濕冷的空氣。

「吭,吭」下方的通道里,骨骼摩擦鐵梯帶來的回聲離他是那樣的近。

「不!去死啊!」他周啟嘴裡大聲的嘶吼著,被抓住的左腿,掙扎著用力踏上了一道樓梯,右腳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拚命的向下猛踹!「咔咔」的骨裂聲一聲聲響起,同時響起的還有沙啞含混的嘶吼聲。

終於,身體一輕,手臂用力之下,他整個人從狹窄的通道中鑽出了地面!下方的下水道里,傳來撲的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響。

「編號5106殺死遊魂,獲得血腥點20。」

周啟大口的喘著粗氣,耳中一道機械的女聲響起。

「原來這傢伙叫做遊魂。」但是,在想到任務中獲得血腥點2000的提示。死裡逃生的喜悅,瞬間離他遠去。

這時,他才猛然直起身子,在刺眼的天光下,緊張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蒼涼的天空下,他正身處在一處中世紀城堡風格的庭院中。眼前面對的是兩扇約10米高的巨門。大門半開,剛好可容納一個人通過,周圍攪渾著淤泥的黑冰上,散亂的堆砌著建築物的殘骸,殘骸上附著著一灘灘枯褐色的痕迹,周啟幾乎可以肯定,那是血跡乾枯后的顏色。

儘管有痛覺的削弱,刺骨的寒風仍然無情的掠過他潮濕的衣褲,帶給他深刻的寒冷。

這是下雪前的天空。讓整個空間都充滿了壓抑。

周啟一面厭惡的踢走腳踝上依舊牢牢抓住自己的半截手臂。嘴裡略帶文雅的吐出一句國罵。

寒風中,他打了個冷顫,感覺自己似乎精神了不少,漸漸平復的情緒,也讓他對周圍的環境,多了一分仔細。

大門是唯一的出口,在圍著庭院繞了兩圈之後,周啟小心翼翼的向著門間開合的縫隙摸了過去。

大門的另一邊,是一個更大的庭院,約有半個足球場大小。城堡式的建築,把走廊和屋舍都連接在一起,溝通著無數個暗道和地下室。在廊舍間自然形成了大片的空地。

顯然,眼前的地方,自然不是古代宮廷的花園和演武場。從地面上每隔不遠處就的一個個帶鐵柵的天窗,以及周圍樓頂高大尖銳的牆沿來看,這更像是一所關押犯人的監獄!天知道,自己是關在第幾層來著。

周啟小心的向前走著,腳下的黑冰並沒有完全覆蓋著地面,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由一方方粗糙的麻石鋪就的地面。他抬頭看了看四周,正前方和身後一樣,是兩道巨大的鐵門,大門緊鎖。四周的迴廊處,一左一右有兩道3米多高布滿鐵鏽的閘門。一道閘門半閉,下口滿是槍頭一般的尖銳突刺。閘門下方留下了剛好一人通過的縫隙。這似乎又是另一個唯一的出口。

周啟慢慢的接近著閘門,看到閘門內的幽暗,他打了個冷顫,半小時前那一幕讓他印象深刻的記憶,再次在他身體里湧起一股寒意。

猛的!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彷彿有一輛坦克,從500米的高空墜落在了地上。整個地面似乎都發出了無法承受的呻吟。

強烈的震顫,把周啟整個人從地面彈起。接著他的下頜狠狠的磕在的冰冷的地面上。猛烈的撞擊,讓他產生了片刻的暈眩。

儼然有了驚弓之鳥潛質的周啟,在短暫的暈眩過後,本能的使用了經典的躲避技能,就地一滾,或許若干年後,他都會對當時的這一滾,唏噓不已。

接下來又是「呯」的一聲,沉重的金屬和地面產生的撞擊聲,震耳欲聾。讓他才回復些許的聽力,再一次被蹂躪。幾片濺裂出的碎石,刀鋒一般飛過,在他的臉上割開了幾道血口。

在滿地的塵煙中,一柄巨斧,帶著紛亂的火星,狠狠的劈在了他剛才站立的地方!斧柄盡頭,依稀矗立著一道山嶽般的身影。

「哦!不,這又是什麼鬼東西!」周啟近乎呻吟的吼道。

「吼!」伴隨著雷鳴般的嘶吼,沉重而緩慢的腳步聲響起。走出迷霧!他終於看清楚了眼前的高山是何物!

額頭尖銳的犄角下,血紅的雙眸映照著布滿犬牙的巨口。足有10米高的身軀,呈現著畸形的臃腫,死灰色的皮膚上生滿了和瘡包和尖刺。粗壯的四肢勉強支撐著它肉山一般的身軀,在尾部,龍一般的蛇尾,鞭子一般不停抽打著地面。而他的手裡,正握著一把門扇一般大小的奇形戰斧。儘管隔得很遠,周啟已經聞到他身體,和巨口裡散發出的一股發霉的硫磺味道。

「見鬼!是惡魔,惡魔!」周啟驚聲尖叫起來!儘管有任務的提示,他還是一眼就認出,眼前的巨大生物,是一頭活生生的惡魔!

惡魔血紅的雙眸,戲弄的看著眼前的獵物,透著與生俱來的混亂和兇殘,他巨大的尾巴往身後一甩,已然關緊了周啟來時的大門。同時,伴隨著刺耳的摩擦聲。周啟看到,那道半閉的閘門,正在關閉!

如果在閘門落下之前,他沒有逃走的話。惡魔亂石般的犬齒縫隙見,留下的口涎已經昭示了他不久之後的命運。

「我他媽這是進了惡魔的廚房!」

幾乎沒有任何的思考,周啟轉身沖向了正在關閉的閘門。也許是驚嚇過度,此刻的他異常的冷靜,專註。他所有的力量似乎都灌注在了自己的雙腳上,20米的距離,彷彿在霎那間從他的腳底飛逝。他從未感覺到,死亡距離自己如此之近。

衝刺,飛身躍出。

閘門落下,激蕩起一片煙塵。閘門之外,惡魔的怒吼從遠到近。惡魔的巨斧,狠狠的劈在閘門上,一聲鋼鐵碰撞發出的巨響讓一尺厚的鐵閘,發出不堪負重的呻吟。

「警告,契約者編號5106生命值低於50%,進入中等傷勢」

黑暗中,周啟,無力的躺在地上,失神的雙目,注視著眼前的無盡幽暗。身後不時傳來的陣陣惡魔的怒吼聲,告訴他,他依然活著,然而在前方等待他的又是什麼? 「汪紫靈?」

「你是周啟?」

「你認得我?」

「是啊,就像你也認得我一樣呀。」

………………………………………

「紫靈,我愛你。」

「你為什麼愛我呀?」

「我不知道,愛你需要理由嗎?」

……………………………………..

「小啟,我怕。」

「怕什麼?傻丫頭,一切有我呢。」

豪門梟寵:帝少撩上癮 「我就是怕。怕有一天,你會離開我。」

「其實,我也怕。怕有一天,你會離開我。」

……………………………………..

「小啟,我們分手吧。」

「是因為我窮?你說呀,不就是因為我窮嗎?你要追求好的生活,我不攔著你!你走呀!你走了就別回來!」

「畢業之後,我等了你三年。可是,你知道你帶給我的是什麼?放棄了公務員考試,放棄了去面試工作,放棄了你當初的理想。你知道嗎?你把時間都給了電腦!給了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