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嚴格探查入境的人流,各個機場派軍隊把控,絕對不要放地獄喪鐘進入美利堅的腹地!」

「第二,和法蘭西進行情報共享,派出情報人員已協助的身份進入巴黎!」

「第三,秘密派出頂級特工人員潛入巴黎,最好是活捉地獄喪鐘將其引入美利堅,我們需要他的身份,有利於在非洲進行布置……」

「第四,就算不能得到地獄喪鐘,我們也不允許他加入其它國家勢力,若有機會,可以直接射殺……」

一條條隱秘的消息傳遞開來,整個中情局瞬間就運轉開來。

海洋被我承包了 ……

華夏,中海市。

一處簡單的房屋內,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熏香。

只見一名俏麗的小蘿莉,正趴在沙發上看電視,嘴巴里塞滿了食物,甩著光滑的美腿,很是俏麗可愛。

「姐姐,好無聊哦,你給我下發點任務怎麼樣?這一次我一定保證成功,不會失敗的。」

竹青青嘟噥著小嘴巴說道。

在她對面,穿著優雅旗袍,整個人宛如古畫里走出的古典美女,正凝聲看著手中的電腦,玉指飛舞,在鍵盤上噼里啪啦的敲打。

「姐姐,你在幹嘛啊。」

見到自己被冷落,竹青青委屈的鼓起小嘴巴,尤其是見到竹曼青不理自己,那粉嘟嘟的俏臉蛋更是充滿了委屈。

可是——

呯!

竹曼青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美眸中閃爍著難言的震驚,死死盯著電腦屏幕上的情報。

「地獄喪鐘,再度出山,攪動腥風血雨!」 「青青……地獄喪鐘,又出現了!」

竹曼青激動的說道,胸前更是激動的顫抖起來。,

竹青青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姐姐這麼激動,不過在聽到她說出來的話語后,也是驚訝的捂住了小嘴巴,很是可愛!

「哇!地獄喪鐘,那可是我的偶像!」

竹青青漂亮的大眼睛內,滿是小星星。

對於她們兩姐妹來說,找到殺手之王「地獄喪鐘」,就是他們的使命,只有得到地獄喪鐘的幫助,興許「天煞門」才能夠重振輝煌!

而只有重振天煞門,爺爺才能夠解救出來……

想到這裡,兩個姐妹的美眸,都是激動不已。

攻妻不備 Hold不住總裁 「姐姐,地獄喪鐘現在在哪?我們能夠去找他嗎?」

竹青青翹著小腦袋說道。

「情報顯示,他現在在……巴黎,等等……」

竹曼青專註的看著電腦,可是臉色卻是愈加凝重起來,手指敲打鍵盤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地獄喪鐘重出江湖,黑榜震動,排名前二十的超級殺手,都開始悄然潛入巴黎……

而且!

各國特工也是行動起來,世界上那些古老勢力,也是準備參與其中……

「這麼多人都要去找地獄喪鐘的麻煩,巴黎很快就會變成漩渦的中心,我們不能去……」

竹曼青呢喃自語道。

他們姐妹倆雖然是「天煞門」暗殺者的嫡傳,可是實力卻不夠強大,要是這麼貿然去找地獄喪鐘,指不定會遇到什麼危險。

名門紳士1,新寵 想到爺爺失蹤前,把妹妹交給自己……竹曼青的美眸里閃過一抹黯淡。

「青青,我們現在不能過去,太危險了。」

竹曼青輕聲開口道。

「啊?可是地獄喪鐘好不容易出現,要是錯過這個機會,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知道他的消息,姐姐,我們需要他的力量來救爺爺呀!」

竹青青蹙眉說道。

「我知道這些,可是……實在是太危險了,再說,這麼多敵對勢力潛入巴黎,等我嗎過去,地獄喪鐘早就消失了。」

竹曼青柔聲安慰道,旋即轉移話題:「對了,楊浩呢?他不是和地獄喪鐘的徒弟嗎?找他問問看!」

「額……姐姐,楊浩那個新成員太不靠譜了,我前幾天讓他帶我出去吃好吃……哦不,前幾天讓他來報答,可是聯繫不上他,說什麼撥叫用戶不在服務區!」

竹青青鼓著小嘴巴,心虛的說道。

「聯繫不上?」

竹曼青瞥了眼屏幕上的情報,美眸中閃過一道思慮:「他是地獄喪鐘的徒弟,現在那人出現了,莫非楊浩……」

「行了,估計楊浩有事情要處理,等他回來在問問看。」

竹曼青淡淡說道。

……

……

整個巴黎城已經全部戒嚴了,尤其是入境的他國遊客,更是嚴格審批。

就算是這樣,也有很多來歷不明的人潛入了進來,這些人若是放在外界,起碼都是殺手界的超級殺手,亦或者是精英特工。

他們這次來,全部都是為了同一個目的——

地獄喪鐘!

……

雅典娜廣場大酒店。

夜色深沉,楊浩的眉頭微微聳動,聞著那股熟悉的清香,他緩緩睜開眼眸——

第一眼,就看到美輪美奐宛如仙女般的秦洛,此時的秦洛,披著酒店浴袍,精緻玉頸在燈光照耀下更顯得光滑誘人。

「師姐,你今天真好看。」

楊浩的腦袋枕在秦洛腿上,咧嘴笑道。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精神雖然有些恢復,可是臉色還是蒼白,畢竟精神力耗損過度,恢復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油嘴滑舌,難道師姐我以前就不好看嗎?」

秦洛白了他一眼,嗔道。

「嘿嘿,一直都好看,誰要是敢說師姐不好看,我第一個就揍他!」

楊浩擠眉弄眼的說道,同時腦袋也是有意無意的蹭動,感受著那怡人的觸感。

可是還沒動幾下,他嘴角的壞笑就噶然而至——

因為,包裹在被窩裡的他,竟然沒有穿衣服!

「昨晚你暈倒,渾身都是汗漬和血漬,我就幫你擦拭了身體……」

秦洛俏臉上浮現羞澀,解釋道。

擦拭身體……

那便免不了的脫衣服,楊浩感覺自己渾身都涼嗖嗖的,估計大褲衩子也被脫了個乾淨!

「額……咳咳,那個師姐啊,我的衣服呢……有點冷,我想穿衣服。」

楊浩心虛說道,同時不自覺的扭動身體,卻是在被窩裡觸到了一雙圓潤修長的美腿。

額!

楊浩滿臉尷尬,可是雙手卻絲毫沒有放下來的意思。

「你這冤家,真不愧是名副其實的小色狼啊。」

秦洛滿臉紅潤,瞪了一眼楊浩:「衣服我拿去清洗了,還沒晾乾。」

「嘿嘿,既然是小色狼,那我總要做些對得起色狼這個稱呼的事情吧!」

楊浩滿臉壞笑,內心的狂熱席捲,一個翻身就將秦洛壓在身下,滿香盈懷!

「呼呼……」

楊浩的鼻息濃厚起來。

不只是他!

秦洛雙手捧著楊浩的臉龐,眼眸中也充滿了柔柔的情意。

昨晚上,她是真的依舊絕望到了極致,異國他鄉無依無靠,整個巴黎地下世界都在圍剿她,不敢上街吃飯買葯,更不能居住酒店旅館……

在貧民窟隱蔽了好幾天,還是被地下世界的人發現蹤跡,生死垂危!

可就是在她最最絕望無助的時候,是他!

是她心目中最柔軟的那個男子,殺戮萬千,踏著屍山血海,帶著狂暴的殺意,就這麼如同神魔般抱起她,柔聲道:師姐,我來了!

「冤家……」

秦洛胳膊搭上楊浩脖子,紅唇微啟,欲語還休。

楊浩再也控制不住,順勢垂下腦袋,同時大手一揮,秦洛身上的浴袍散開,再無絲毫遮擋……

「師姐!」

楊浩喉嚨里發出低吼,寬厚手掌探進被窩不安分起來。

經歷過昨晚的滔天殺戮,其實楊浩的內心,早就已經充斥著一股壓抑,再加上秦洛早已經妾心暗許,他還怎麼控制得住?

「冤家,我交給你了。」

秦洛美眸中蒙上一層水霧,風光無限。

吼!

腦海中似乎被一股奇特的氣息感染,楊浩的動作更加狂暴起來。 殺戮需要釋放,壓抑同樣需要釋放。

楊浩此時陷入了一種怪異的情景當中,雙目微微赤紅,可赤紅中又帶著絲絲縷縷的詭異青芒。

殺道意境,同噬魂戒齊齊運轉……

而此時秦洛的情況也是大同小異,媚眼如絲,肌膚紅潤,體內《血凰功》自動運轉,氣息狂涌,一股旖旎的氣息,逐漸瀰漫出來。

床榻上兩人交織在一起,翻雲覆雨,魅色無邊……

……

當第一縷陽光灑入窗帘的時候,楊浩覺得有些刺眼,微微皺眉,可是很快,一截溫軟的玉手搭在額前,替他擋住了刺眼的光芒。

「師姐……」

楊浩握住玉手,緊緊抱住懷裡的嬌軀。

「死樣,終於是把師姐給吃了,以後是不是準備始亂終棄,喜新厭舊啊!」

秦洛面色紅潤,經過滋潤的女人,散發出無窮的魅力,勾人心魄!

「不會,師姐這麼好,我疼愛還來不及,怎麼會拋棄你,那簡直就不是人乾的事情。」

楊浩齜牙咧嘴說道,一雙咸豬手卻是伸進被窩,放縱起來。

「冤家,師姐覺得這樣就很滿足了,我不需要什麼名分,只需要你心中有我就可以,山水依舊,妾心永恆。」

秦洛親啟紅唇,依偎在楊浩懷裡呢喃道。

山水依舊,妾心永恆!

楊浩渾身一顫,手上的動作也是停滯下來。

聞著秀髮傳來的清香,他的心緒也是逐漸拉遠……

當年,他幼時被大師兄抱上山,就是這個扎著馬尾的小姑娘,笑嘻嘻的揉著自己腦袋說:快叫師姐,小耗子快叫師姐……

當年,他每次修鍊得渾身疲倦的時候,也是這個馬尾小姑娘,偷偷溜進房間給他按摩筋骨,緩解疼痛……

還記得第一次執行宗門任務,因為大意輕敵深受險地,也是這個女子,擋在自己前方,替自己收拾殘局……

這個女子,就是他的二師姐,秦洛!

雖然外表潑辣嫵媚,可是暗地裡,卻是楊浩內心最最柔軟的身影!

「師姐,我楊浩發誓,絕不會辜負你!若有異心,則魔由心生,永墜修羅……」

楊浩申請鎖定,可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濕熱的紅唇堵住。

「冤家,不要說這些,師姐相信你!」

「你只需要記住,師姐我不需要什麼名分,只要你心中有我便成,你的前路還很遙遠,就算在遙遠,師姐也可以站在你前方,替你披荊斬棘!」

秦洛柔聲說道,美眸中閃爍著難言的異色。

在蒼梧山上,她是除師尊以及唐天朝外,最為了解楊浩身世的人,比楊浩自己都要了解!

這個師弟,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出生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更不知道,他以後將會承受多大的責任,以及壓力……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