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嬌橫的瞪著穆夜池,在警告他,唾棄他臟。

「你在意嗎?」

「在意什麼?」江緋色惡狠狠對他拋個鄙視的眼光,眨了眨眼。

穆夜池把她壁咚到門板上。

江緋色一動,他就把她抱在懷裡,姿勢讓人緊張,心跳有些不規律。

「既然你什麼都知道,那不如你親自體驗一下。」穆夜池勾著嘴角微笑,把懷裡的江緋色狠狠甩到床上。

被摔得頭暈腦痛,江緋色生氣瞪向罪魁禍首,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摸向自己的後腦后,確定有沒有受傷,

「別擔心,床很軟,適合做劇烈運動。」

江緋色用手肘撐著上半身,貼在腦子後面的手都忘記了要收回來,就這麼定定的睜開雙眼,與穆夜池不知道是嘲笑還是諷刺的眼在一次四目相對。

「真是不乖!」俯下身子,穆夜池只是輕柔一吻,然後放開了她,並沒有更進一步索取。

愣了愣,江緋色望著穆夜池,很不自然。

靜下來的空間,讓兩人都有濃烈的壓抑感。

江緋色把身子往後移了移,但這些並沒有讓強烈的壓迫感煙消雲散。

「我想,你應該答應我要求了吧?」她輕柔的聲音,有些虛無的飄渺。

「放了你?」

穆夜池沒有轉頭,雙手環胸,似乎沒有生氣,只是站在那裡望著一片漆黑的窗外。

「既然都帶了回來,何不放了我,你也可以開心的做任何事,這樣不好?」先不管那些破事,她現在只想能離開了。

她倚在窗邊,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縈繞在心間,如這發涼的夜。

「如果你介意,我會考慮,既然過不下去,你想離開也可以。」穆夜池墨眉微蹙,淡淡應話。

說得真輕巧,好像一切都只有她江緋色付出了真心。

「那請你儘快考慮,帶她回來,我也在,都尷尬。我累了,你該去陪你的那位可人兒了,作為一個男人,這樣拋下一個女人,是非常可恥的一件事情。」

江緋色把身子從窗邊移離,轉過身子往床上走去。

輕輕淺淺的話飄在空氣里,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卻淡淡的莫名失落。

她移動的身子,被他有力的雙手扯進他安穩的胸膛。

「你這是把我往別人身邊推嗎?我喜歡在你身邊多一些。」他低醇的聲音,像是天籟之音,捫響在江緋色心頭。

埋在他胸膛的小臉定格成驚愕的形狀。

喜歡她?喜歡看她痛苦在他手裡,身下,痛苦掙扎嗎?

這笑話,一點抖不好笑……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都帶人回來了,你還有臉跟我說這句話,說你還是喜歡我?剛才在人家身上耕耘的時候你怎麼不這麼覺得,你們男人簡直太卑鄙無恥了!」

江緋色掙扎,想要離開穆夜池懷抱,他抱得很用力,不讓她掙脫。

「放手,你這樣算什麼!早上給我暗示給我做的,不都是你為醞釀我們分手做的嗎。我現在明白了,要分就分,不用帶著別的女人回來,當著我的面上了人家,結束后可笑的來跟我說還是喜歡我多一點,你不覺得自己很渣!」

穆夜池埋首,汲取江緋色身上好聞的清香,「我就是喜歡你啊,沒辦法,愛之深切。」

「呵呵,喜歡我,哪種的喜歡?」江緋色冷笑,心裡蔓延著更多的涼意。

她在嘲笑嗎?她的表情是不屑嗎?

她是不是走了,就去找穆思年?去找夙夜?找沈生?

穆夜池緊環著她的手,鬆開,壞笑:「你真聰明,竟然猜測到我是哪種喜歡你。對,你想得沒錯,我只是喜歡看你痛苦而已,就這麼多!」

乾脆放手,他的身子和如他的話一樣從柔情到絕情,轉身便走,不留一絲痕迹。

「如果你想看看我們的現場版,你可以跟著來。」

甩上門的剎那,穆夜池冷冷的話傳來,夾雜搖晃響動的門聲,震在江緋色發緊的腦弦上。

繃緊,在繃緊,然後鏘一聲斷掉,散了一地……

身子無力轟然崩潰,對穆夜池的無情,她早已經領教過無數次了,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反應!真是該死的——

江緋色覺得心力憔悴,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也無法入睡。

她不知道他是無意的還是故意的,那一聲聲的喘息隔著門,讓她跟著痛苦,失眠一整夜

原來不愛了,想結束了,就能這麼絕情冷血,就能這麼迅速投入另一段感情。

在戀愛上她就是新司機,出了事情緒崩潰,天昏地暗需要自己舔傷口,而穆夜池是老司機,換了備胎繼續上路,真可悲。

*……

冷戰,從那天夜裡開始出現。

穆夜池也不在每個發涼的午夜爬上她的床,擁她入懷。

已經幾天,他消失了。

江緋色的身體越來越差,脾氣莫名的開始變大,焦躁不安,甚至開始對著冷眼看她的僕人直接給予不耐煩的低喝。

好幾次林叔都以為她病了,非要帶她去醫院看病,都被她選擇了漠視。

她很清楚,知道她沒有生病,她絕對沒有病。

可對自己的反映,她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了。

就如現在,她看著不時拿白眼偷偷望她的僕人,手裡一沉,上等的瓷碗被她狠狠摔在水晶桌子上,碎得四分五裂。

過大的響聲,讓那些僕人心虛垂下頭。

「怎麼?對我有意見?垂著頭做什麼,不是不把我這個少夫人放眼裡嗎?這麼怕做什麼?有意見你們就說出來,去跟你們主子投訴我,不要背地裡對我議論紛紛偷偷翻白眼,這樣做完全沒有任何意義,我還是會比你們高高在上。」

江緋色冰著臉站在他們面前,微笑著諷刺,眉宇間透漏出來的是無法控制的怒氣。

她想她是忍了太久了才會衝動,他們在說什麼她又不是沒有耳聞,當她傻當她聾當她卑微低賤,她為什麼要好聲好氣隱忍自己的脾氣。

該死的,穆夜池還不讓她離開。

那天晚上……

想起那天他帶女人回來的晚上,江緋色更是生氣。

顧瀾隔天就說了他沒帶女人回來,堅決沒帶,還給她看了監控,穆夜池晚上回來,第二天出去,整個過程全都沒見過什麼女人的身影。

見鬼的,誰知道他憑空哪裡弄出來的女人……聲音,喘息?她現在才知道,她根本就沒有看到那時候穆夜池身邊有女人。

穆夜池不跟她解釋,也沒有回來,那天晚上搞了這麼一出就消失,江緋色快要瘋了。

下人更是囂張,說她不過是個快被少爺遺棄的深閨怨婦,說她是剋星,說她跟很多男人有染,搶走人家的未婚夫,她才不認!

心裡的氣憋得太久,在怎麼不甘心的認命,她也不會把自己給憋出病來。

「少夫人,林叔陪您去後花園散步吧。」林叔從他們中踏出來,小聲的開口。

那些低垂著頭的女僕冷哼出聲。微抬的頭泄露了他們的不屑。

「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丫頭,還學人家當什麼當家少夫人,真是不害躁,沒看見少爺現在跟沈小姐出雙入對,形影不離嗎。論身價,姿色,資歷,交際能力,樣樣低人幾等,還也好意思在這裡顯擺你過氣的位置,丟不丟人呀。」

不知道是哪個下人頂了一句,眾人竟然隨聲附和。

一時間各種不屑冷哼,各種鄙視的眼光,接踵而來。

江緋色臉色白了白。

對於他們的話,她啞口無言,身子有輕微的顫抖。

「吵什麼吵,都給我閉嘴!」冰冷低沉的聲音從樓上傳來,皮鞋敲擊地板的聲音,伴隨嘲笑聲音,諷刺的襯托得江緋色更狼狽。

下人們雖然閉上了嘴巴,但那幸災樂禍的神情,卻更為明顯。

他們好像都在看好戲。

江緋色知道穆夜池下樓了。

她艱難咽下梗在喉嚨的唾沫,轉身便走。

「停下!」穆夜池大手伸出來,拉住離開的江緋色。

江緋色用力拽,沒拽出來,怒火網上高漲。

這算什麼呀!這到底算什麼呀!

「剛才誰說的話。」把江緋色摟入懷,穆夜池眉眼沉沉,臉色冰冷,周身都冒出寒氣。

掌心的觸摸,讓她摸出了江緋色身上的骨頭,越是摸得清晰,他眼底的殺氣越是濃重,藏都藏不住,讓大廳里的人全都嚇得臉色慘白,噗通的跪了下來。

「站出來!」穆夜池冷意徒然加高,眼神緩緩掃過那些嚇人。

林叔和梅姨管不住這些人的嘴巴,頂多當著面不敢亂來。

也不知道誰在背後撒播了話,讓這些人如此明目張胆,膽大包天欺負江緋色。

「是……是她!是她羞辱的少夫人!」

被眾人背叛的女僕嚇得手腳發抖,跪在穆夜池面前饒命,頭磕得地板作響。

「你,你,你你你……每個人上去,給我賞一巴掌!別髒了我老婆的手。」

房間都是穆夜池身上濃烈的戾氣。沒有人敢反抗。

穆夜池摟著江緋色,眼裡臉上全都看不到活人氣息。

那個挑撥離間的女人慘叫連連,直到結束,穆夜池一個一個點名,把這些敢說江緋色一句不是的人都挑了出來。

這麼一調查,發現這些人不是有人介紹就是託人帶入穆家。

而且還真都是今年裡新來的,舊的那些比如梅姨等人,全都不會對江緋色如此。

趁他不在,開始搞事。

連江緋色都覺得事有蹊蹺。

而穆夜池昨天半夜回來的,別墅里,就是林叔都不知道,所以才被穆夜池抓個正著。

「顧瀾,帶下去給我調查清楚,敢動到我女人頭上,看來蓄謀已久。」

看都不看那些相互打自己大得滿臉血的人,穆夜池帶著乾乾淨淨的江緋色上樓。

一到房間,她摸上江緋色,兇狠的吻落下來,咬住江緋色,卻變成了思念的溫柔。

江緋色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被吃干啃凈,軟綿綿的癱在他懷裡,一聲不吭。

「我離開這麼多天,一句話都沒有,真狠心。」穆夜池摟著瘦了一圈的小女人,低低的怨她。

江緋色忍了忍,因為剛才大廳發生的事情,讓她勉強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就是不願意跟穆夜池說話。

「我出去搞大事了,把卿家那一窩子踹了一般。」

江緋色抬頭,握緊了手。

「不信啊,我也正想讓你幫我看看。」穆夜池放開江緋色,轉過身子。

剛才激情時江緋色根本沒有時間去觀察他,這時候穆夜池一轉身,她才看到他後背上新添了大大小小十幾刀傷口,雖然已經開始結痂,可是看著還是觸目驚心。

「卿家那幾個狐狸,不用武力以暴制暴還以為我怕了他們,先是把他們暗中搞小動作的點舉報讓他們被調查,接著就只能用武力讓他們知道老子不只有智商,拳頭也夠硬!」

穆夜池嘮嘮叨叨的,也不管江緋色聽不聽。

江緋色大概猜得出來他為什麼去搞事之前故意冷落她,還用小~黃~片來忽悠她,帶女人回來過夜了。

他就是怕她擔心他,怕她不放心跟著她,怕把她牽扯進來,怕別人把注意力轉到她身上,傷害她,所以故意放出跟她已經鬧掰完蛋的消息。

她也知道,在穆夜池出院那天,網上黑她的帖子,很快就被新冒出來為她打抱不平,並且有圖有真相證據為她洗白。

她心裡都知道,但她就是有氣。

在他做了那種事還玩消失,她真忍不了。

看著他背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江緋色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反正很難受。

「幫我摸摸,疼死了。」穆夜池拉住江緋色小手,輕輕的捏了捏。

江緋色別開視線,眼眶一點一點的紅了起來。

「老婆。」

江緋色站起身,跳下床。

穆夜池趕緊爬起來,想去追她,卻看到她拉開箱子,拿出了全套武裝。

「給我躺下!」江緋色口氣很差,兇巴巴的。

穆夜池乖乖躺下來,「媳婦兒,來吧,你在上我在下。」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好葯,江緋色雖然很想虐她,不過觸及大大小小傷口,她下不了手。

蠢也罷,裝也罷,她真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