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小妹子有這榮幸,其他人,求我都懶得看呢。」蘇尚軒狹長的眼睛里滿是傲嬌,「快點,姜別,我等著看小妹子氣你表弟呢。」然後他又想笑了。

姜別怕他們鬧得太過,只能跟上。

宋明睿看到樂果橙的時候,腦子嗡的一下就蒙了。

她穿著黃色的連衣裙,膝蓋上十公分,裸露在外的玉腿又長又直。長發挽起,梳成可愛的丸子頭。臉上沒有化妝,只嘴唇用了粉色的口紅。在人群中卻突顯出來。

她的腳上穿了一雙細高跟的涼鞋,走起路來搖曳生姿。

她在向他走來。

宋明睿看著這樣的樂果橙,心中升起陌生的情愫。

當他看到樂果橙身旁的秦宇澤時,眼底醞釀起風暴,身側的拳頭也緊緊握起。

秦宇澤!

他怎麼和樂果橙這般熟悉?他都沒有把握把她喊出來,而秦宇澤只打了一個電話,她就真的過來了。

該死的,他非要和他作對嗎?

對,他是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的。他根本就不喜歡樂果橙,他是為了氣他!

這個混蛋,他怎麼能這樣對樂果橙呢?那是他想捧在手心的女孩呀!

這一刻,宋明睿死死瞪著秦宇澤,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哎,老宋。」張一鳴擔心的推推他。

其實不用張一鳴提醒,樂果橙到他跟前的時候,他眼底的暴虐已經收斂的一乾二淨。

「樂果橙,好久不見。」宋明睿打招呼,至於旁邊的秦宇澤,他連個眼風都沒給。

樂果橙撲哧笑了出來,「宋明睿,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十年八年沒見了,前幾天咱們才見過的吧。」她對他眨了下眼睛。然後和其他人也打了招呼。

宋明睿立刻就明白她說的是在警察局,也笑了,「看我,居然給忘了。」看著樂果橙狡黠的雙眼,他的心情居然好了。

「前幾天?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秦宇澤警惕起來。

樂果橙居然還和宋明睿私底下見面,呵,他動作挺快的。

樂果橙斜他,半是嬌嗔半是抱怨,「你天天這麼忙,哪能注意到我做什麼?還有,我都沒有查你的崗,你憑什麼管我呀!是不是我一天三頓飯都要跟你彙報嗎?」

她歪著頭,嘟著嘴,又嬌俏又好看。

可是在秦宇澤看來她的意思就仨字:你少管。

落在宋明睿眼裡卻無比刺眼。 「你們訂的包房在哪?就準備在這站著了?拜託,你們看清楚了,我穿的是高跟鞋。」樂果橙見秦宇澤和宋明睿目光絞戰,半天也沒分出個勝負,忍不住提醒。

她的手抓住秦宇澤的胳膊,借力,順便使勁掐,以示不滿。

秦宇澤順勢就把樂果橙摟住了,「乖橙累了?怎麼不早說?我的錯,走,咱去包房歇著去。」

樂果橙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乖橙?太他媽的肉麻了。

「不許叫乖橙,這是你叫的嗎?」樂果橙低聲抗議,「還有,把你的爪子拿開!」

秦宇澤使勁把樂果橙禁錮在自己身邊,「你能別鬧嗎?咱倆現在是男女朋友,不親密點像嗎?宋明睿會懷疑的,樂果橙你敬業點。」

樂果橙氣壞了,照著他的腳狠狠踩去。親密?親密你個大頭鬼。想占她便宜,門都沒有。

秦宇澤疼得齜牙咧嘴,卻還得忍著不能表現出來,「你可真笨,穿個高跟鞋也能摔倒,還踩我腳上了,很疼的你知不知道?」他抓著樂果橙的胳膊大聲說著,趁機低聲控訴,「樂果橙,你別過分啊!你收了我的錢了。」

「怎麼不疼死你呢,誰讓你壓著我的,你這麼大個,不知道自己很重嗎?壓得我都不能走路了,我摔了全怨你,踩你腳活該。」樂果橙也大聲說,活脫脫一個刁蠻女友。

隨後也壓低聲音,「不就三千塊錢嗎?不用你一再提醒。把你爪子鬆開,否則姐不幹了。」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樂果橙一點都不受威脅。

「那你要退錢。」秦宇澤威脅。

樂果橙哼了一聲,錢到了她手裡還想要回去?「那我就去和宋明睿說你花錢雇我當女朋友氣他,看他笑話你不?封口費,明白不?」

「你!」秦宇澤氣得牙痒痒,「算你狠!你到底想怎樣?」他收回以前對樂果橙的好評,就這態度,必須得給差評。

樂果橙勾勾手指頭,在他耳邊說:「想要我幫忙那就按我的劇本走,不許隨意給自己加戲,不然你就自己和宋明睿玩去。」

心裡可鄙夷了,都多大了還跟個幼兒園的小孩似的,幼稚。

「行!」秦宇澤只能忍氣吞聲,哼,等著,回頭再找你算賬,還沒有人敢這麼威脅小爺的呢。「不過你得扶著我。」

「憑什麼?」

「因為你把我的腳踩腫了。」秦宇澤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

樂果橙翻了個白眼,「行吧,行吧。這麼不抗造還成天耀武揚威的。」咋就沒碰上個厲害的主兒收拾他一頓呢。

樂果橙和秦宇澤私底下的過招,落在宋明睿的眼裡,就是打情罵俏,他的眼神暗了暗。繼而又勾了勾嘴角,那一腳踩的可真狠啊,怎麼就沒踩死他呢?

幾個人進了包房,樂果橙自然挨著秦宇澤坐,宋明睿頓了一下,繞到她左邊坐下了,「要喝點什麼?來杯檸檬果汁怎麼樣?這兒的檸檬果汁味道不錯,美容養顏。」

樂果橙點頭,宋明睿立刻就喊齊遠,「去給她要一杯檸檬果汁。」

「謝謝你!」樂果橙對宋明睿笑了一下。

秦宇澤有意見了,「宋明睿,你誰呀?她喝什麼我不會點,要你獻殷勤?有你什麼事?還有,你坐到那邊去,我不喜歡你離我太近,聞著味就頭疼。」

樂果橙直接就給秦宇澤一下子,不滿的說:「有你這麼說話的嗎?會不會說話呀?都是一個學校的,人家幫我點杯果汁怎麼了?你吃醋呀?那就細心點,學著點。還聞著味頭疼,你狗呀!」

頂樓房間里的蘇尚軒樂得拍桌子,「這句毒!姜別,看不出來啊,你小女友殺傷力挺大的。」

趙奕辰也笑得噴水,擦乾淨之後卻又疑惑,「不是要氣宋明睿的嗎?她怎麼埋汰起秦宇澤了?」

「嘿,哥們,這你就不懂了。」陳遠方搭上他的肩膀,「人家這叫秀恩愛。」

姜別的眼裡也有淡淡的笑意,那丫頭渾身都是戲,他親身領教過的。不過看到她被兩個男生夾在中間,他怎麼覺得有些礙眼呢?

果橙手指點著秦宇澤的胸口,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呀,長點心吧!也就我,誰受得了你?」

心裡飛快的吐舌頭,要不是看在你出錢的份上,姐也不忍你。

秦宇澤被她懟得火起,剛要發作,就見她嘴巴張了張:劇本。立刻泄氣了,行,我忍。他哼了一聲把頭扭向一邊。

樂果橙對著宋明睿,「呵呵,你別和他一般見識,他這人就是這樣,脾氣不好,有點幼稚。但心腸很好。」她為秦宇澤說話。

宋明睿笑了笑,「沒事,我和他一起長大的,還能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

「你算哪根蔥?誰和你一起長大的?別往自己臉上貼金。」秦宇澤找茬,「你跟他道什麼歉,哥就是這暴脾氣,愛誰誰,看不慣可以走,小爺也沒請他,走了我還清靜呢。」斜睨著宋明睿,一臉挑釁。

宋明睿卻沒生氣,反而朝他笑笑,「你覺得我想認識你嗎?若我記得沒錯的話,這間包房是我訂的。不過我不是你,不會趕你走。 都市最強戰神 你看我不順眼就別看,我也不想和你說話,難得遇到你,咱們好好聊聊。」最好這句話他是對樂果橙說的。

秦宇澤霍然起身,一拉樂果橙,「走,咱們走!」

樂果橙翻了個白眼,這人怎麼一遇上宋明睿就炸呢?「坐下,別鬧。」

「有他沒我,有我沒他,你走不走?」秦宇澤氣哼哼的。

包房裡的其他人一見火藥味這麼重,紛紛勸,「都是一個學校的,鬧得太過不好看。」

可秦宇澤誰的話都不聽。

「不走!」樂果橙打開他的手,「再鬧我五天不理你,一,二——」

三個數還沒數完,秦宇澤立刻就坐下了,「小爺要是走了豈不趁了你的心,小爺還不走了。」一副看你能拿我怎麼辦的欠揍樣。

「德行,慣的你!」樂果橙在他胳膊上狠狠擰了一下,疼得秦宇澤哎呦哎呦大叫,那表演可浮誇了,簡直辣眼睛。

樂果橙沒好氣的瞪他,「你鬼叫個什麼?我沒用勁。」

秦宇澤慢慢坐直身子,嘴裡嘟囔著,「狠心的女人,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我。」

樂果橙瞪了他一眼,扔了一瓶冰水給他。秦宇澤欣喜,「怎麼,良心發現了?」抖著腿,傲嬌的不要不要的。

「我是讓你冷靜一下。」樂果橙頭也不轉的說,繼續和宋明睿說話,心裡卻道:不錯,總算是知道配合她了。

她的劇本一點難度都沒有,壞脾氣的霸道男友,秦宇澤只要本色出演就好了。這是她為他量身定做的。

瞧,她多有職業操守! 「姜別,瞧你表弟那憂傷的小眼神,我能感覺到他心上插著一把刀,還得強顏歡笑,太可憐了。」蘇尚軒邊說邊點評。

陳遠方介面,「秦宇澤那小子也很聰明,你看他開始是真生氣,不過到後面就能看出來是演戲了,反應挺快。照他這表現假以時日接管秦家妥妥的,沒外頭那倆什麼事嘍。」他幸災樂禍。

像他們這些人的家族,有幾個私生子和私生女都是正常的,身為婚生子的他們,跟私生子的對立那是天然的。就算這個秦宇澤再討人厭,他們也是不會幫著私生子的。

趙奕辰緊盯著畫面,對姜別說:「還是你的小女友厲害,說的跟真的似的,要不是提前聽尚軒說了,我一定以為他們就是一對。」

蘇尚軒看了姜別一眼,拍趙奕辰,「哎哎,什麼一對?那是姜別的小女友,咱們的小弟妹,她跟姜別才是一對。」丟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哥們,我可提醒你了,回頭姜別揍你可別怪我沒提醒哈。

趙奕辰一怔,反應過來,忙補救,「對,對,叫啥?樂果橙是吧?」他看向蘇尚軒,「果橙小妹子跟咱姜別真配,簡直是天生一對。」他毫不吝嗇的誇讚著。

不誇不行呀!他們四個好友,姜別年紀最小,但武力值最高,頭腦也最好,他可得罪不起呦!

姜別把他們的小動作看在眼裡,卻什麼也沒說。他就是說他和樂果橙沒關係,他們也不會相信。既然不信,他又何必浪費唇舌呢?

包房裡的聊天仍在進行。

「宋明睿,都考了一天的試了,你不累?還有精力跑酒吧來嗨皮。」樂果橙很好奇。反正她是想癱在沙發上睡覺,要不是為了掙點辛苦錢,她才不出來呢。

「還好吧,適當放鬆一下還是不錯的。」宋明睿瞥了一眼裝作不在乎,卻支著耳朵注意聽的秦宇澤,「他不也一樣嗎?」

樂果橙看了一眼裝睡的秦宇澤,「他不一樣。」

秦宇澤不樂意了,猛地做起來,剛想懟,我怎麼不一樣了?

就聽樂果橙說:「考不考試對你來說有區別嗎?你的試卷都做完了嗎?被我發現有一道空著的,別說你認識我哈。」那眼神嫌棄地不要不要的。

秦宇澤被噎得說不出話來,身子往後一倒,給了樂果橙一個後腦勺。

宋明睿的眼神又是一暗,他非常清楚秦宇澤的脾氣,若是換個人這樣說,他早就暴起了,現在卻只自己生悶氣,可見樂果橙在他心裡是十分重要的,至少他願意為她收斂脾氣。

「宋明睿,今天的數學試卷你做得怎麼樣?我覺得題量太大了,我做完就檢查了一遍,而且最後一道大題挺難的,我讀了三遍題目才理出了點頭緒,我是這樣做的——」樂果橙簡單的說了自己的解題思路和最後的得數,「也不知道對不對,這一題十五分呢。」

宋明睿說:「我的方法和你不一樣,但得數是一樣的。你的思路也是對的。」

「呀,太好了,十五分拿到了。」樂果橙握著拳頭歡呼,笑得特別開心。

宋明睿看著她臉上的笑容,也忍不住嘴角上翹。

樂果橙笑起來真好看!比他見過的任何女生都好看!

然後樂果橙就抱怨,「你不知道我們班主任有多狠,她要求我這一次還得考第一,有你在,我哪能次次考第一?她就認準第一了,還威脅我,要是我考不了第一,她之前答應過請我們旅遊的事就取消。全班同學一起盯著我,我壓力可大了。」樂果橙苦惱。

宋明睿安慰她,「你成績那麼好,肯定還能考第一的。」

樂果橙擺手,「要是沒你在,我肯定考第一,可是有你在呀,我能考第幾就不好說了。你說我們班主任也是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不都行嗎?怎麼這麼軸就認準第一了?」

「你上次不就第一嗎?還超我整整十分。」

「我那是超常發揮,我哪能跟你比呀,我才考了一次第一,之前我沒轉學來的時候你次次都是第一,我肯定不是你的對手。我這次要是考不了第一,班上的同學能把我給吃了。」

宋明睿看著樂果橙的臉,試圖想看出些什麼,可除了懊惱他什麼也沒看出來,好像她就是隨口抱怨。

秦宇澤心裡偷笑,給樂果橙點了個大大的贊。

就是齊遠他們也聽出了不對,樂果橙這一口一個第一第一的,這不是揭宋明睿傷疤嗎?口口聲聲說自己比不上宋明睿,可他們聽著怎麼這麼彆扭呢。

蘇尚軒已經笑得拍桌子,「漂亮,這一刀插得給力!原來還有這茬,姜別,你的學霸表弟居然輸給樂果橙了,你聽聽人家說的多好,『我沒轉學來的時候你次次都是第一』,那不就是說我來了你就不行了嗎?哈哈哈,笑死我了。」

「還有,還有,你看她那個無辜的表情,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插刀於無形?」

「你們提醒了我,以後千萬不要得罪姜別,他可是有人護著的,小女友的戰鬥力太強了,我家的小綿羊不是對手。」

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調侃著,姜別連眼皮子都不撩一下,就盯著畫面中的樂果橙。眉頭微皺,這都幾點了,還在外面浪,不是說明天要考試的嗎?真不乖!

樂果橙和宋明睿還在繼續考試的話題,說完了數學試卷說英語試卷,說完了英語試卷說化學試卷,說的可投機了。

這樣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話題,其他人都不敢輕易插話。這倆是學校現在的第一和曾經的第一,和他們聊成績太有壓力了。

秦宇澤不樂意了,「能不能換個話題?宋明睿,怎麼哪都有你呢?一晚上就聽著你嘚啵嘚啵了,我聽的腦袋都大了。」

宋明睿的嘴角勾了一下,「換什麼話題?打架?」十分輕蔑。

「既然你想打架,那我成全你。」秦宇澤說著隔著樂果橙就揪住了宋明睿的衣領,眼神惡狠狠的。

大家都嚇了一跳,趕忙過來拉架。

樂果橙氣壞了,「秦宇澤,你給我鬆手,聽見沒有。」

「我不鬆手,他欠揍,我早想揍他了。」秦宇澤梗著脖子。

「你有病啊,我看你還欠揍呢。」樂果橙去掰他的手,沒掰開,「我讓你放手,我數一二三,你放不放?一——」

一字才出口,秦宇澤就鬆手了,囂張的轉著脖子,「看在果橙的面子上今兒就放你一馬。」

宋明睿並不示弱,「除了用拳頭解決問題你還會幹什麼?暴虐分子!」

「你還斯文敗類呢。」秦宇澤回懟。

眼看著兩個人又要鬥起來,大家都特別擔心。

樂果橙站了起來,「出來好長時間了,我也該回去了,我家有門禁,不好意思哈。」那意思很明白:你們要打就打吧,我不管了

宋明睿立刻就換了表情,「的確不早了,明天還要考試呢,都散了回家吧。」

宋明睿都說要散了,其他人更是巴不得散,再呆下去,這兩人打起來怎麼辦?

「果橙,我送你回去。」秦宇澤殷勤的跟在樂果橙身後,果橙沒有理他。他一點都不在意,他現在心情很好,因為他終於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別看宋明睿表面上雲淡風輕的,內心還不定怎麼傷心呢。他瞧得清清楚楚的,今晚的宋明睿不在狀態,以往他從沒被他激怒過,今晚他卻失態了好幾回,居然還要跟他打架。

哈哈,宋明睿傷心,他就開心了。

「樂果橙!」出了包房,樂果橙就聽到宋明睿喊她,她回頭,「什麼事?」

「我不信!」宋明睿看著樂果橙的眼睛。

「嗯?」樂果橙挑眉。

宋明睿一字一頓說:「我不信你是他的女朋友。」

樂果橙笑了。 「你不信就對了。」樂果橙笑著聳肩,「我和他的確有關係——」

宋明睿的心幾乎都沉到了谷底,而秦宇澤則洋洋得意。

就聽樂果橙說:「我們的關係是老闆和僱工的關係,再明白點就是他出錢雇我扮他的女朋友氣你——」

「樂果橙!你太過分了。」秦宇澤氣急敗壞,大聲指責,「你收了我的錢了的。」怎麼能直接說出來呢?這不是讓他丟臉嗎?

他殺氣騰騰的瞪著樂果橙,都不敢去看宋明睿的表情,他現在一定很得意,一定在心裡笑話他。

宋明睿沉到谷底的心一下子飄到雲端,雖然沒有仰天大笑,可眼底眉梢都是醉人的笑意,他望著樂果橙的眼神可溫柔了,又瞥了秦宇澤一眼,說:「他從小就聰明,就是不愛走尋常路。」

其他人也都特別意外,杜小胖攀著發小的肩膀,「哥們,你讓我刮目相看。」居然能想到僱人來氣宋明睿。

齊遠一拍掌,「老天,還能這樣騷操作。」哎呦,秦宇澤終於知道用腦子了,而且還真讓他得逞了。要是樂果橙不說,誰能猜到?

「你才不愛走尋常路,想打架是吧?」秦宇澤對著宋明睿揮了揮拳頭,惡狠狠的望著樂果橙,「樂果橙,你他媽的還有沒有點信用。」

宋明睿一把把樂果橙拉到他身後,目光凜冽,「秦宇澤,欺負個女生算什麼本事。」

「管你什麼事?我他媽的就欺負了怎麼了,樂果橙,你他媽的給老子滾出來。」秦宇澤惱羞成怒。

其他人一見不好,立刻上前勸架,「多大點事呀,至於嗎? 福運寵妻 散了,散了,回家了。」沒人敢說秦宇澤不對,就怕火上澆油,他不依不饒。

秦宇澤甩開杜小胖,梗著脖子喊:「樂果橙你別躲,你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