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三十多人又大吼著道。

「金清石!這些人都交給你了!你儘管大膽的安排!同時也要跟他們講一講先天高手事情!讓他們心裡也好有個準備!」胡德彬向著站在隊伍中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金清石馬上大聲的回答著道。

金清石走到隊伍前向著大家先是敬了一軍禮然後大聲的道:「我叫金清石!由於時間緊迫我就不說客套話了!現在這裡一共有一千二名武警官兵,而目標卻有十個!所以你們要分成十支隊伍!每個隊伍一百二十人!你們要挑選一些槍法好的人和機槍手埋伏在山峰四周的大樹上,因為先天高手速度飛常快,你們很難鎖定目標!所以一旦發現目標,所有人必須同時射擊!如果目標逃過火力網,大家一定要先集合再追擊,絕對不能程個人英雄主義!我會安排十個人配合你們的行動!大家聽明白沒有?」

「明白!」三十多人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大家去準備吧!要記得多帶彈藥!解散!」金清石大聲的喊道。 第二早上六點鐘,蘭州軍區的西部尖刀特種大隊,一百名特戰隊員首先向著大白山指點地點沖了過去,緊接著是金清石帶領的武警部隊和蔡昌達帶領的公安幹警。

浩浩蕩蕩的隊伍一個小時候才全部進到了太白山中,金清石帶著小虎和高艷娜,跟著第一支隊伍向著最險峻的峻極峰走去。

二十分鐘后,走在前面的金清石突然發現在左前方一道亮光閃過,他立即舉起右拳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

隊伍立即停了下來,同時舉起95式突擊步槍警惕的看著四周。

「總教官!什麼情況?」跟在金清石身後的高艷娜小聲的問道。

「前方二點鐘的方向有亮光閃過!我懷疑有人在監視我們!你帶著十人個人從右側包抄過去!」金清石小聲的道。

「是!」高艷娜說完立即帶著十個人向著右邊跑了過去。

「趙國強!你們注意警戒,我過去看看!」金清石向著咸陽市武警支隊支隊長趙國強上校命令道。

「是!」趙國強立即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雙腳輕輕一用力,身體「嗖」的一聲跳到了一棵十多米高的大樹上,緊接著身體閃了一下后,立即消失在了茂密的樹葉中。

「我靠!這還是人嗎?」趙國強目瞪口呆的道。

「我哥哥當然是人了!」小虎瞪著眼睛道。

「我不是說首長不是人!而是沒想到他的武功竟然這麼高!」趙國強連忙解釋道。

「山裡面的先天高手至少有幾十個!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小虎微笑著道。

「山裡面的那些疑犯都是這樣的身手?」趙國強吃驚的道。

「當然了!要不然你們怎麼會死那麼多人!」小虎點了點頭道。

「我的乖乖!這樣的人還怎麼抓啊?」趙國強苦笑著道。

金清石在大樹的頂上快速的閃了幾下后,來到了剛剛閃光的地方,當他剛剛從樹尖上鑽到大樹中,突然發現了一個人身上披著偽裝網,隱藏在樹枝當中。

「什麼意思?這個人的臂章不是西部尖刀的人嗎?他們怎麼埋伏在這裡?」金清石看到那個人臂章,心中好奇的道。

「隊長!那些菜鳥全停下來了,是不是發現我們了?」這個時候趴在大樹上的那個人小聲的向著耳麥道。

「菜鳥?你也不看看是誰帶著這些菜鳥!那可是一隻兇猛的金雕!」耳麥中傳來了西部尖刀特種大隊大隊長毛奇傑的聲音。

「隊長!他有那麼神嗎?」趴在大樹上的那個人不相信的道。

「我沒那麼神!不過你在偽裝網上再加上點新鮮的樹枝就更好了!」一個聲音突然從那個人的背後傳了過來。

「啊?」那個人先是叫一聲,緊接著迅速拔出腰間的匕首,向著身後軋了過去。

「當」的一聲輕響!一根中指輕輕的彈在了匕首的刀身上,那個人先是感覺到虎口一麻,然後手中的匕首立即飛了出去。

「別在拔槍了!要不然我可還手了!」這個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首…首長好!」那個人左手抓著腰上手槍,然後慢慢轉過身來,當他看到金清石肩膀上的金色的松枝和一顆五角星時,馬上瞪著眼睛道。

「你們不趕路,埋伏在這裡幹什麼?」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報告首長!我們是在保護你們!」那個人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保護我們?是誰下的命令?」金清石馬上想到了小舅鄧國強,他微笑著問道。

「是我們毛隊長命令的!」那個人連忙回答道。

「你通知毛隊長趕緊出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我們要加快前進速度!」金清石說完馬上向著耳麥里喊道:「我是龍刀!我是龍刀!這裡的蘭州軍區的人,大家馬上出發!」

「是!是!」耳麥里立即響起了高麗娜和趙國強的聲音。

這個時候一個個披著偽裝網的人,從草叢裡鑽了出來,然後向著金清石的方向跑了過來。

「報告首長!蘭州軍區西部尖刀特種大隊大隊長毛奇傑奉命前來報道!」一個臉上畫著迷彩,肩上扛著二杠三星的上校跑到金清石的身邊,一邊敬著軍禮一邊大聲的道。

「毛隊長!你這是唱的那一出啊?」金清石還了一個軍禮然後微笑著道。

「首長!是我們鄧司令命令我們保護你的安全!」毛奇傑小聲的道。

「嗯!如果這樣,那我們就把第一防線和第二道防線合併在一起!我們在離峻極峰三十米的地方組成火力網,你帶著手下全陪埋伏在大樹上!」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毛奇傑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這個時候高麗娜和趙國強帶著隊伍趕了過來,大家雖然好奇軍區的人為什麼不去完成自已的任務,反而跟著他們混在了一起,可是大家都沒有問為什麼,因為有了特戰隊的加入,大家的壓力就小了好多。

一百三十多人隊伍在金清石和特種兵的帶領下,迅速的向前移動著。

三個小時后,金清石他們來到了海拔2010米的峻極峰前,峻極峰東面是深不見底山谷,南面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石林,西面連著一座海拔1550米三鶴峰,北面是一片平緩的茂密森林。

「總教官!我們人太少了!根本無法將峻極峰團團圍住,你說這些人會從那個方向突圍呢?」高艷娜看著陡峭的峻極峰苦笑著道。

「毛隊長!你認為我們埋伏在什麼地方才合適呢?」金清石向站在身邊的毛奇傑微笑著問道。

「首長!南面的石林容易暴露,北面雖然地勢平緩可是也容易藏人,我想他們很有可能會從東西兩個方向突圍!」毛奇傑想了想道。

「嗯!峻極峰雖然只藏著四個人,可是個個都是高手!他們很有可能會選擇從我們無法埋伏的山谷或最近的三鶴峰衝出去,毛隊長!你帶著手下埋伏在西面,趙國強你將120人分成三支隊伍,埋伏在南、西、北三個方向!高艷娜、小虎跟著我埋伏在東面的山谷附近!」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四個立即回答道。 在峻極峰的峰頂上,凌雲閣先天中階的三長老程聖道、四長老高獅勇分別帶著自已兩個小先天頂峰的徒弟方巨成、杜勇華隱藏在峻極峰上。

當東方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了峻極峰的峰頂上,兩個穿著一身迷彩服,背著一個大大綠色的背包和一支95式突擊步槍的年輕人,從兩顆大樹上跳了來,其中一個年輕人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小聲的道:「方師兄!昨天死了那麼多警察和當兵的,今天恐怕不能平靜了!」

「杜師弟!你就放心吧!他們來再多的人也沒用!就是有人能爬上峰頂,有我師父和你師父兩個先天中階的高手在這裡守著,來了也是死路一條!」方巨成冷笑著道。

「師兄!你說靈雲山莊的齊成文怎麼還沒有找到白啟的寶藏啊?再過兩天我們的食物可就不多了!」杜勇華苦笑著道。

「齊成文老奸巨猾!就是找到了也不會這麼快打開寶藏的!在玉鏡峰的四周可是圍著好多個勢力!只要他們一有行動,大家馬上就會知道!」方巨成搖了搖頭道。

「這個該死的齊成文!沒事去殺什麼警察啊!讓大家跟著一起受罪!」杜勇華鬱悶的道。

「齊成文殺警察無非就是兩個目的!一是把這些警察趕跑,好打開寶藏,二是把這件事情鬧大,讓警察來拖住我們這些人!要不然他們綁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盜墓賊,還能讓警察知道?這也太假了吧?」方巨成微笑著道。

「可是我們殺了那麼的警察,這個禍可是闖大了!」杜勇華苦笑著道。

「只有普通老百姓才會怕他們!像我們這些修鍊之人,完全不用理會他們!他們如果想報仇儘管放馬過來!」方巨成冷笑著道。

就個時侯突然兩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山峰上,方巨成和杜勇華連忙跑到兩個頭髮花白、穿著一身黒色唐裝、背著一把長劍,大約有七十多歲的老頭身前,方巨成躬身微笑著道:「師父!靈雲山莊那邊怎麼樣了?」

「不知道!我和你師叔剛剛下山沒多久,就遇到了大批的警察!那些警察直接來到了峻極峰,然後將這裡團團包圍了!」方巨成的師父、凌雲閣三長老程聖道皺著眉頭道。

「哦?難道他們知道我們隱藏在峻極峰上嗎?」方巨成吃驚的道。

「這還用問嗎?如果不知道怎麼會包圍這裡?一定是有人向警察通風報信了!」四長老高獅勇冷冷的道。

「師叔!昨天大家可都出手殺警察了!能向警察告密的人只有靈雲山莊,看來他們是想借刀殺人,然後自已偷偷的去尋寶吧?」方巨成急著道。

「師父!我覺得方師兄說得有道理!看來我們要早一點衝出去才行!而且靈雲山莊跟政府和軍方的關係都很密切,我們不得不防啊!」杜勇華點了點頭道。

「嗯!深夜我們就從東面下去!」程聖道點了點頭道。

「三師兄!東邊的山谷深不見底,我們兩個如果帶著他們下去,恐怕會有危險啊!」高獅勇皺著眉頭道。

「我們不用到谷底!落到谷口后,我們就往西走,然後從三鶴峰轉到遇聖峰去!」程聖道微笑著道。

「聲東擊西嗎?可是西邊的警察怎麼辦?我可還沒練到刀槍不入的境界!」高獅勇冷笑著道。

「那些警察又不可能全部埋伏在西邊!如果他們敢開槍,我們就直接殺了他們!」程聖道冷冷的道。

「警察昨天吃了一次虧,今天再次過來,恐怕就沒那麼簡單了!」高獅勇搖了搖頭道。

「憑我們兩個人的速度跟本不用擔心這些事情!巨成、勇華!你們兩個留意周圍的動靜,我下山再去探探路!」程聖道微笑著道。

「是!師父!是師伯!」兩個同時躬身道。

在峻極峰下,大家埋伏在指定的地點拿著望遠鏡死死的盯著山頂,毛奇傑帶著十名特戰隊員靜靜的埋伏在大樹上,而小虎這個時候背著電台、拿著班用輕機槍爬在高艷娜的身邊,向著高艷娜乞求著道:「娜姐姐!你還有巧克力嗎?我又餓了!」

「忍著點!我們還不知道在那裡守幾天呢!你把巧克力都吃完了,那我吃什麼?」高艷娜瞪一眼小虎道。

「我哥哥那裡有很多好吃的!等他回來我就還給你!」小虎可憐巴巴的道。

「就你這身板,一個星期不吃飯都餓不死!」高艷娜冷冷的道。

「可是會餓瘦的!如果瘦了就沒有力氣來保護你了!」小虎急著道。

「我不用你保護!那涼快那呆著去!」高艷娜鬱悶的道。

「我那也不去!哥哥讓我寸步不讓的保護你!」小虎認真的道。

「呵!呵!呵!是寸步不離!連個成語都不會說!也不知道總教官是怎麼教你的!」高艷娜笑著道。

「娜姐姐笑起來真好看!娜姐姐! 豪門溺寵之萌寶甜妻 你的微信號是多少?我加你啊!」小虎高興的道。

「小屁孩!等你長大了再泡妹妹吧!」高艷娜笑著道。

就在兩個人爬在地上聊著天的時候,金清石從峻極峰的東南邊向著山峰上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當金清石爬到一千米的時候,突然天空中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咻…咻…」聲!他馬上將身體緊緊貼在了峭壁上。

沒多久,一道人影在離金清石十米遠的地方一閃而過,向著山下急速落去。

「靠!這個人最少也是先天中階的高手!這可是一塊大鐵板啊!」 一嫁三夫 金清石心中暗暗吃驚的道。

一隻金體形巨大的金雕在空中鳴叫了幾聲后,立即盤旋著向著山峰上衝去。

金清石馬上從東南方向轉移到了西南方,然後從山峰上快速跳了下來。

埋伏在西面的毛奇傑拿著望遠鏡看到一道人影從山上快速的飛了下來,他連忙向著耳麥道:「大家注意!有人從山頂上下來了!準備射擊!」

「別開槍!是我從西面下來的!」金清石聽到耳麥里傳來毛奇傑的聲音,他連忙回答道。 「啊?別開槍!別開槍!是首長!」毛奇傑連忙呼叫著道。

「隊長!我們都聽到了!看來你要戴老花鏡了!」一個聲音笑著道。

「閉嘴!如果你能看清早就告訴我是首長了!等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毛奇傑咬牙切齒的道。

「你敢收拾我,我就告訴我姐!」那個聲音馬上回答道。

「你……」毛奇傑連續說了幾個你,然後沒有生息。

「呵!呵!呵!…..」耳麥里頓時響起了一陣笑聲。

「別說話!有人從東南方向下來了!大家一定要隱蔽好!」這個時候金清聲音傳了過來。

「是!」所有人立即進入到了戰備狀態,守在東面和南面的人立即將槍口轉向了東南方。

程聖道在降落到離山底還有500米的時候,右腳輕輕向著突出來的岩石輕輕一點,身體的速度立即減了下來,緊接著向著茂密的樹林里沖了過去。

五分鐘后,程聖道來到了離山腳五十米遠的一顆大樹上,在小心翼翼的觀察完四周沒有什麼動靜后,他雙腳輕輕一用邊,身體立即閃到了另外一顆大樹上,當他的雙腳剛剛踩到大樹上,突然一道聲音從不遠的地方傳了過來!

「石哥!你說這個山峰這麼高,怎麼可能有人在上面呢?我們守在這裡這不是浪費時間嗎?」一個男人道。

「沒辦法啊!我們軍人就是要無條件的服從命令!等直升機將那些高手運過來,我們就解放了!」別一個男人的聲音回答道。

「也不知道那些高手什麼時候侯過來!萬一晚上那些恐怖分子衝過來怎麼辦?」那個男人苦笑著道。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有多快跑多快啊!我們可不想死在這裡!」

「小點聲!萬一讓隊長聽到就麻煩了!我們趕緊繼續向前巡邏!然後回去好吃飯!」

「好吧!」

腳步聲向著程聖道藏身的地方走了過來,程聖道連忙飛身跳回到原來的那棵大樹上,緊接著身體快速向著山峰上飛去。

「咻…咻…」一隻體形較小的金雕從空中叫了幾聲后,向著遠處飛去。

金清石聽到金雕的叫聲,向著不斷冒著冷汗的毛奇傑小聲的道:「那個人已經走了!通知大家趕緊吃點東西!」

「可嚇死我了!萬一這個先天中階高手發起瘋來,我們兩個可就危險了!」毛奇傑一邊擦著冷汗一邊小聲的道。

「你緊張什麼啊?我不是跟你說過把放心放在肚子里嗎?虧你還是特戰大隊的大隊長呢!」金清石笑著道。

「首長!我是不怕死!而是怕你有危險!這可是鄧司令交給我的任務!」毛奇傑急著道。

「我好歹也是先天高手!想要我的命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些人有金雕監視著,你趕緊讓大家吃點東西休息一下!我估計他們晚上就會下山了!」金清石道。

「是!」毛奇傑說完立即轉身向著西邊跑去。

金清石回到高艷娜和小虎埋伏的地方,然後跳到大樹的最頂上,將一塊紅布掛在了上面。

「總教官!你在上面掛紅布,那不是告訴別人我們埋伏在這裡嗎?」高艷娜疑惑的問道。

「我這是告訴金雕我在這裡!現在上面有金雕監視著,只要他們一下山,金雕就會立即飛過來通知我們!」金清石微笑著道。

「總教官!這兩隻金雕你是怎麼養的?竟然能聽得懂你的話!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高艷娜羨慕的道。

「它們從出生就跟我在一起!而且我用靈藥開了它們的靈智,所以它們能簡單的明白我的意思!」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算什麼?我哥哥還養了四隻狼和兩隻藏獒呢!它們比兩隻金雕更聰明!」小虎得意的道。

「小虎!哥哥忘了跟你說,大金在緬甸抓捕糯康的時候犧牲了!」金清石搖了搖頭,痛苦的道。

「啊?我要殺了那個糯康!為大金報仇!」小虎立即瞪著眼睛大聲的道。

「小點聲!大金的仇我和你馮哥他們已經報了! 大明從慎重開始 你要好好照顧好金獅和銀獅,它們都是我們最親的朋友!」金清石拍了拍小虎的肩膀道。

「哥哥!金獅和銀獅就是我的生死兄弟!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它們的!」小虎用力點了點頭道。

「總教官!什麼時候帶我去你家看看那三隻狼和兩隻藏獒呢?我特別喜歡藏獒!」高艷娜小聲的道。

「你什麼時候去都行啊!到時候讓小虎去接你!」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完成這次任務我就去!」高艷娜高興的道。

「我不讓娜姐姐去看金獅和銀獅!」小虎不高興的道。

「為什麼啊?」高艷娜急著道。

「因不你不給我巧克力吃!」小虎小聲的道。

「我暈!都給你!甜死你!」高艷娜說完,將身上的十幾塊巧克力全部掏出來放在了小虎的大手中。

「呵!呵!呵!我就知道娜姐姐藏了好多!被我一詐全拿出來了!」小虎高興的道。

「總教官!你弟弟是不是在扮豬吃虎啊?」高艷娜苦笑著道。

「他能向你要糖吃,說明他喜歡你!要不然你就是給他龍蝦、鮑魚,他都不會理你!」金清石笑著道。

「我喜歡娜姐姐!因為她像雅姐姐!」小虎一邊吃著巧克力一邊高興的道。

「你…..」高艷娜紅著臉指著小虎道。

太陽慢慢的落到了太白山的西邊,天色一點一點的黒了下來,在峻極峰的山頂上,程聖道、高獅勇、方巨成、杜勇華坐在地上一邊吃著饅頭一邊聊著。

「政府已經派了高手過來,今天我們衝出去后,馬上找個地方躲起來! 嬌女毒妃 萬一來了大乘期的高手,我們可就麻煩了!」程聖道嚴肅的道。

「嗯!單單一個少林寺就有很多高手!萬一那些高僧來了,我們只能逃命了!」高獅勇點了點頭道。

「師父!下面的那些人既然不是軍隊精英,那我們就不用從東邊撤退了吧?」方巨成高興的道。

「嗯!我們就從西邊下山!」程聖道點了點頭道 凌晨,月亮好像知道暴風雨就要來臨,早早的隱藏了起來!在身手不見五指的峻極峰上,程聖道帶著徒弟方巨成,高獅勇帶著徒弟杜勇華從峻極峰的西面飛身跳了下去。

四道身影踏著從峭壁上長出來的小樹,快速的向下移動著。

而在西面的樹林里,毛奇傑帶著特戰隊員隱藏四周的大樹上,拿著熱紅掃描儀正向著峻極峰上掃描著,在他們的周圍,四十個武警官兵拿著97式突擊步槍一動不動的埋伏在草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