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身影嘆了口氣,退下去了

……

周圍的燈火漸漸熄滅,夜色也深了幾分

陳鐸等人睡下了

賀翎卻還在那裡坐著,似乎在等待什麼

「你來了?」

突然,賀翎一抬頭,一道凌厲的氣息便飛奔而來

「小子,你居然發現我了?」

王越努力的剋制自己想要一劍誅殺賀翎的衝動,強忍著問道。

「呵,從我把木蘭調開,你就一直跟著我了,以為我沒發現嗎?」

賀翎輕笑一聲,手掌一翻,翻出一個酒袋,扔給了王越:

「洛陽上好的酒釀,我屬下今天剛帶回來的,特意留給你嘗嘗鮮!」

「哼!」

王越一把接過,卻是沒有喝下去,將信將疑的看了看酒袋

「怎麼,怕我下毒啊?」

賀翎見狀,頗為不屑的問道。

「老夫縱橫江湖數年,朝野江湖多少人暗害過老夫,毫不客氣的說,老夫嘗過的毒,比你吃過的飯還多,還怕你這一個酒袋?」

王越冷笑一聲,也是十分不屑的回擊道,小眼神瞥了手中的酒袋一眼,既然賀翎都這麼說話了,想來應該不會有毒,當下就要扒開酒袋的塞子,卻是發現難以扒開,正準備用力扯開之時,賀翎連忙攔住了他:

「別激動,這不是塞子,這是蓋子,扭一下就開了,別給我扯壞了!」

「蓋子?什麼玩意?」

王越一愣,怎麼沒聽說過這個詞語?

看看手中的酒袋

試著扭了一下,嘿,真扭開了,不由得一笑,神奇了嘿

「嘶~」

剛一打開,一股濃烈的酒香就從中一衝而出,濃烈醇香的酒氣瞬間點燃了王越的味蕾,就好這一口,可惜一直跟蹤賀翎,還沒顧得上去洛陽提這一壺酒~

「dundundun~」

當下仰天大口連喝幾大口,暢快不已

「嗨!!嗨!!!,說你呢,別給我都喝了,給我留一口!」

賀翎一臉不舍的喊住了要一飲而盡的王越,總算奪來了剩下的少半袋,不留痕迹的在酒袋中間的位置輕扭一下,這才仰天也悶了一口

「噗!什麼酒,難喝!」

現代人可能還真喝不慣這古代的酒,說是濁酒,還真是童叟無欺~差勁的很

賀翎一口又吐了出來,罵罵咧咧的。

「你這小子懂什麼,好酒都糟蹋了!」

王越看到賀翎自己都喝了一口,總算是放下了所有防備,搶過酒袋,將剩下的酒一飲而盡!

「好酒,好酒啊!」

王越美滋滋的拿著空酒袋,搖了搖,看到一滴也搖不下來了,只能有些可惜的喊道。

「是好酒,華佗先生可是在裡面下了一整包麻沸散呢,足以讓你好好舒服舒服了!」

電音時代 賀翎看著王越臉色微醺的樣子,冷笑一聲說道。 地震訣,是楊嘯突破皇級中級境界之後獲得的魂技,威力非常恐怖,可以在一瞬間給五公里範圍內的一切對手施加皇級初級境界的戰力傷害。

這楊嘯目前所擁有的最強大規模殺傷性魂技。

楊嘯剛才出手,只不過給一千米範圍的地方施展了地震訣,一掌拍下,將一千多人拍成了肉餅,黑暗森林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掌印凹坑。

唯一沒有死的就是沙飛天。

沙飛天是皇級初級境界,被楊嘯的地震訣一掌拍到了泥土中。

沙飛天驚恐地從泥土中掙扎著爬了出來,全身瑟瑟發抖,他實在無法相信,楊嘯的戰力如此強大,即便是聯軍的領頭人於海,也相差太遠,就算是霸天虎,恐怕也沒有如此強大的群殺魂技。

楊嘯看著沙飛天,冷笑一聲,右手一指,一道凌厲的殺氣瞬間穿透虛空,殺到了沙飛天的面前。

這是楊嘯使用的少林拈花指。

楊嘯發現,將華夏古武技能和基因進化能量結合起來,能夠擁有更多超越魂技的攻擊技能,尤其在單獨對決上,使用古武技能可以變化無窮,神出鬼沒。

沙飛天本能地一個瞬移,想要避開楊嘯的拈花指攻擊。

「嗤!」

一道強勁的殺氣貼著沙飛天的左肩穿過,

緊接著,兩道凌厲的殺氣穿透虛空,一左一右,一前一後殺到。

沙飛天又是一個瞬移,

不過,這次他已經無法避開了。

「嗤!」

一聲輕響,兩道凌厲的殺氣幾乎同時穿透了沙飛天的身體,一道穿透了他的心臟,一道穿透了他的腹部。

沙飛天瞬間石化一般,驚恐地看著遠處的楊嘯,鮮血從兩道穿透血洞中噴射而出。

「撲通」一聲,沙飛天倒在了地上。

楊嘯出手殺沙飛天沒有超過1秒,一秒內連續打出了三招拈花指,瞬間擊斃了沙飛天。

飛虎等人曾經見識過楊嘯的厲害,但是像今天這樣一掌拍死一千多人,一秒內殺死皇級初級境界的沙飛天,還是令他們震撼不已。

邢哲和楊嘯形影不移地在地下坑道中修鍊了大半年,雖然也知道楊嘯的戰力恐怖,但是今天這樣的場面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內心對楊嘯的欽佩也是愈加濃厚。

飛虎等人懵逼了數秒鐘之後,終於激動地歡呼起來。

「耶,老大牛逼啊!」

「老大萬歲!」

「我們希望之城有救了,我們有救了!」

.

二十多個人,圍著楊嘯歡呼跳躍,淚流滿面。

自從楊嘯失蹤的消息傳開之後,左右人一直處於不安和憋屈中,現在,他們終於可以放心了,對於未來又充滿了希望。

他們甚至相信,即便自己戰死了,楊嘯也會照顧好自己的父母妻兒和族人,自己的後代也能在楊嘯的照顧下,過上美好的生活。

楊嘯,一直給他們信心和希望。

許久之後,飛虎等人才慢慢平靜下來。

楊嘯拍拍飛虎的肩膀,說道:

「飛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都還好嗎?」

楊嘯這一問,又勾起了飛虎的傷心,立即哽咽道:

「老大,冷風谷,火鳥城,水澤城,還有泰坦城都被別人佔領,我們現在只剩下希望之城了,我們死了將近十萬兄弟,幾十萬民眾,所有的一切都毀了,您再不回來,我們就全完了,嗚嗚」

飛虎身高兩米多,痛哭起來的樣子,真是令楊嘯心痛。

楊嘯和飛虎很熟,感情也很好,他知道,如果不是真的痛心,飛虎不會如此傷心。

楊嘯長吁一口氣,說道:

「先回去,路上你給我講講發生了什麼事情,放心,一切有我,

無論是誰,殺了我的兄弟姐妹,我要他十倍償還,拿了我的東西,我要他雙手奉還,還要斬斷他的雙手。」

楊嘯說著話的時候,咬牙切齒,面容猙獰。

就連邢哲看,都是內心一驚。

他從來沒有見過楊嘯如此動怒,即便楚天和赤隆要謀殺楊嘯的時候,他也沒有如此這般動怒過。

一個侍衛對飛虎說道:

「飛虎哥,別哭了,老大不是回來了,還哭個球,回去整頓隊伍,去報仇!」

「對,去報仇!」

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寵 大家齊聲喊道。

飛虎笑了,一巴掌拍在侍衛的屁股上,

「好,沒錯,去報仇!」

楊嘯又把邢哲介紹給飛虎,一行人飛向希望之城。

我的女王–偶像製造 「老大,琦老、黑木等人可是愁死了,您現在回去,保證把他們高興壞了,哈哈」

片刻之後,楊嘯等人飛到了希望之城。

現在的希望之城人口達到了將近兩百,比楊嘯離開的時候增加了近百萬人口,城市規模也擴大了許多。

因為處於戰時狀態,希望之城的防禦光幕24小時開著,城牆上站滿了全副武裝的侍衛。

四大城門口的外面,也都各自駐紮著一支五千人的戰隊。

整個城市處於一股詭異的壓抑氣氛中,非常安靜。

楊嘯和飛虎降落到了正門外的廣場,這裡駐紮著樂町的一支五千人戰隊。

楊嘯等人剛一降落,就被數百名侍衛圍了上來,領頭的侍衛遠遠地喊著:

「誰?」

飛虎大叫道:

「小趙隊長,他娘的,你瞎眼了,老大回來了,你都認不出來?」

那個叫小趙隊長的人,自然非常熟悉飛虎的聲音,只是飛虎現在全身鮮血的模樣,他一下子沒有認出來,現在聽到了飛虎開口,立即就認出來了。

小趙隊長以前是樂町手下的貼身侍衛,跟著樂町見過楊嘯許多次,聽了飛虎的話,腦海一震,懵逼地看著楊嘯,獃獃地說不出來。

飛虎大笑,走上一掌拍在小趙隊長的屁股上,大聲說道:

「怎樣?他娘的,是不是高興壞了,連話都不會說了?」

楊嘯走上前,握著小趙隊長的手,說道:

「小趙,你辛苦了。」

「老大!嗚嗚.」

小趙隊長終於醒過神來,喊了一聲老大后,竟然放聲痛哭起來,淚流滿面。

他這一哭,看得楊嘯一陣心酸。

在楊嘯心中,所有的侍衛都是他的兄弟,他們受苦,被人欺辱,就等同自己被欺辱一般。

飛虎被小趙哭得心酸,眼睛濕潤,一巴掌拍在小趙屁股上,大聲喊道:

「他娘的,老子剛剛收住眼淚,你又來了,不許哭,去喊你們樂町大隊長出來。」

「唉,唉,好,好,老大回來了,好,兄弟們,老大回來了,老大回來了啊,我們有救了!」

小趙帶隊的數百人中,也有部分人曾經見過楊嘯,認出了楊嘯。

此刻,整個小隊都知道了楊嘯回來了。

小趙隊長帶頭一吼,全隊的人都跟著興奮地叫起來。

「老大會來了!」

「老大會來了!」

「我們有救了,希望之城有救了!」

「老大,報仇啊,殺死他們,殺光他們!」

孃親快逃,父王來了 「老大,我哥哥被敵人殺死了。」

「我父親被敵人殺死了。」

「老大,替我們報仇啊!」

.

興奮的喊聲,悲傷的哭聲,激動的叫聲混雜在一起。

面對這個場面,楊嘯就算是鐵漢子,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心酸,雙眼濕潤,落淚。

這就是他的兄弟,他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