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匈奴蠢蠢欲動,六國餘孽賊心不死。」

「我大秦絕不可一日無君!」

「有些事情,還請李丞相早做打算。」

趙高寒聲而道。

始皇帝嬴政的失蹤,必然會引起天下的動蕩。

這是鐵一般不爭的事實。

顯然,趙高李斯率領的龐大船隊不僅僅尋覓的是大秦皇帝的蹤影,更肩負着維繫天下興衰的命運。

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一道極為強烈刺眼的白光猛然從黑夜中襲來!

剎那間,原本平靜的船隊變得慌亂了起來。

「敵襲!」

「敵襲!」

「快保護丞相!」

「保護趙府令!」

鋥!鋥!鋥!

驚恐的尖叫聲,混雜的腳步聲,還有寒刀出鞘的冰冷聲音,此起彼伏!

無數身着黑色甲胄的大秦士兵圍攏在李斯與趙高的旁邊,數以百計的弓弩手更是以極快的速度策應在了船舷里側。

箭在弦上,手扣扳機,弩箭已經瞄準在了那一束白光的源頭。

「李丞相!」

「那是何物?」

怔怔地望着不遠處從海底上浮的巨大潛水艇,趙高的眼中,寫滿了驚懼。

是的。

由於趙高沒什麼文化,讀書讀得少,所以只能求助於李斯了。

可不湊巧的是……

李斯可能也不太清楚。

於是,這位博覽群書的李丞相下意識地之乎者也了一句:「北冥有魚,其名為鯤!」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

正驚異的功夫,白光源頭已經傳來了一陣極為嘹亮的聲音。

「前方可是秦國船隊?」

「我家少爺找你們有事!」

李斯:「???」

趙高:「???」

……

……

……。 他們原本打算給她一個驚喜,等老爺子過來了再告訴她雲曦的身份,現在好了,真告訴她了,准能鬧出更大動靜來!

而她這個弟弟,一向護短不講道理,就這麼個女兒,哪能不當成寶貝疙瘩寵著!

當着他的面,自己的女兒這麼任性驕縱,她都覺得丟臉丟到家了!

「我偏不!我討厭這個死丫頭……」

「司文萱!」這下,開口的換成了怒不可揭的蕭景林,司文萱聽到聲音不對,抬眸看向朝這邊走來的舅舅,臉色頓時一抽。

比起一向寵溺自己的父母,她對這個舅舅還是打心底的畏懼和敬畏。

「你給我閉嘴!怎麼一點教養都沒有!你學的禮儀都被狗吃了嗎?!」

打從知道自己有個女兒以後,對於『死』這個字,他是既敬畏又畏懼,更不喜歡別人當着他的面提到。

可偏偏他這個缺乏教養的外甥女,張口閉口就是「死丫頭」,分分鐘都在刺激他!

「舅舅……」司文萱看着又一個被雲曦蠱惑的親人佔到了自己的對立面,叛逆的性子一下子沖了上來,又氣又惱理智也先一步離家出走了。

「你聽好了!雲曦是我的女兒,是你表姐,不是你嘴裏什麼亂七八糟的死丫頭,再聽到你說一個死字,年後開始你就到修女學院讀書,你爸媽不會教女兒,我替他們教!」

雲曦愣愣然的扭頭看向左側護犢子威武霸氣的親爹,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向溫潤儒雅的蕭先生這麼生氣,懟起人來還真是一點也不輸給慕三歲。

「什麼……她、她是舅舅你的女兒?!」

司文萱訝異的抬眸,驚愕的看向動了怒的舅舅,再看看一旁站着的雲曦,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他剛剛說了什麼。

「這、這怎麼可能呢?她、她怎麼可能會是舅舅你的女兒?舅舅你不是沒結婚嗎?」

「她是榮夫人和我的女兒,也是你的表姐,不管你信不信接不接受,她都是我蕭景林唯一的女兒!蕭家的嫡長千金,若論出身,比之你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這怎麼可能……我不相信!」

司文萱雙眸輕顫,把他這番話消化了好半天,到最後還是接受不了一個鄉野丫頭莫名其妙的突然成了身份尊貴的蕭家大小姐,更接受不了她最討厭的死丫頭竟然成了自己的表姐!

「好了萱萱,雲曦確實是你表姐,是你舅舅唯一的女兒,我們還打算給你個驚喜,等你舅舅回來再告訴你的……」

「我不要這樣的驚喜,更不要她當我表姐!我討厭她!」

亦或者說,她嫉妒她!

深深地嫉妒這個明明跟自己同齡,家世背景出身都不如她的人,卻偏偏方方面面都比她更出色更優秀鄉野丫頭!

就連她喜歡的男孩也傾心於她,她的存在讓她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更讓她覺得自己身為總統千金的地位受到了挑釁和威脅,讓她在所有人面前很沒面子。

「你不用喜歡我,因為我也不喜歡你!」

從司文萱上前來找茬到這會兒,雲曦一直站在慕非池身旁看戲,沒打算參戰。

。 第658章神捕也愛吃燒烤

見雷豹衝過來,林宇不慌不忙,拿起一串「豬大腸套大蔥」,猛地砸向雷豹。

雷豹正張嘴怒吼著,這串「豬大腸套大蔥」準確地進入他的口中!

「嗯?什麼玩意……」雷豹倏地愣住,味蕾立即被一股奇異的肉香包圍。

他忍不住嚼了嚼豬大腸,眼睛驟然發亮,肚子里的饞蟲被勾起來。

林宇說:「這是我擅長的燒烤美食,豬大腸套大蔥!」

雷豹邊吃邊說:「大腸的裡面,居然包含一根大蔥,太有創意了!而且,大蔥吸收了大腸的香味,令人回味悠長啊!」

林宇說:「聽你的話,似乎對美食有所研究?」

雷豹的白眉一揚:「本官除了抓罪犯,最大的愛好就是吃喝玩樂,當然對美食有研究!」

林宇又拿起一串「椒鹽烤金蟬」,遞給雷豹:「你嘗嘗這個。」

雷豹把追捕逃犯之事拋到腦後,抬手接過竹籤,張嘴擼下一隻金蟬。

他的眼睛再次發亮:「嗯!好吃!外表焦脆,肉質細嫩,這是什麼?」

林宇說:「金蟬!知了的幼蟲!」

雷豹豎起大拇指:「我第一次吃金蟬,太美味了,再來一串!」

林宇故意說:「雷豹,你專程來抓我們,怎麼變成了我的顧客?」

雷豹嘿嘿而笑:「吃飽了之後,再抓不遲!」

林宇說:「豬大腸套大蔥,每串二兩銀子!椒鹽烤金蟬,每串一兩銀子!付錢吧!」

雷豹吹鬍子瞪眼:「本官給你臉,你還逞上了天!給你點顏色,你還想開染坊!居然問我要銀子!活膩了吧?」

啪!雷豹挨了一巴掌,臉上出現四根手指印。

「誰打我?」雷豹暴跳如雷。

林宇嗤笑:「你號稱天下第一神捕,京城六扇門的第一高手,挨了耳光,都不知道是誰打的!」

雷豹咽下嘴裡的金蟬:「對方肯定施展了邪術,我只看見人影一晃……」

林宇說:「這不是邪術,是輕功!你瞧清楚!」

說著,林宇的腳步猶如幻影般移動,又抽了雷豹一記耳光!

吳好緹和吳廣德等人,看傻了眼。

包龍星和包有為,也目瞪口呆。

他們沒想到,林宇不僅會輕功,還武功不凡,出手犀利!

啪!啪……林宇又抽了雷豹幾巴掌,他的鼻孔開始流血。

「哇!」包龍星驚呼,「林宇,你原來真的會武功!比雷豹更厲害!你隱藏得好深啊!」

此刻,吳好緹的眼眸充滿愛慕之意。

林宇淡淡而笑:「本人一向低調,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絕不展示武功。」

雷豹抹掉鼻血,知道林宇的武功高深莫測,自己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雷豹大聲說:「林宇,我奉命追捕包龍星,與你無關,請別多管閑事!」

林宇說:「我沒多管閑事,你想抓就抓!」

包龍星嚇得縮了縮腦袋:「我說老兄,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林宇說:「你肆意妄為,一意孤行,我為什麼要救你?」

雷豹指著包龍星說:「狗官!你設下陷阱,耍陰招抓住我,用老鼠和蛇咬我,還把我關了三個多月,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包龍星忙說:「用老鼠咬你的人,是包有為!我塞了條蛇進去,目地為了吃掉老鼠,幫你解決痛苦啊!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別把怨氣撒到我頭上!對了,林宇還塞了只刺蝟呢!」

雷豹說:「包龍星,少廢話,乖乖地束手就擒!」

吳好緹驚愕地看著包龍星:「你……你是包龍星,不是九姑娘?」

包龍星狡辯說:「我為了救戚秦氏,決心上京城告御狀,為了一路安全,才假冒九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