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將軍說的正是,如若今日我軍不能取得大勝,不僅會再次對軍隊士氣造成影響,萬一明日翼軍再來,我軍又該當如何?所以依本將之見,正如大將軍所言絕不能冒然出戰,」說話的是另一名步營主將。

現在兩位主將都如此說,剩下的將軍即便對趙旭的決定有所疑慮,他們此刻也不得不重新考慮一下他們的想法對錯。

「可是我軍若是拒不出戰,傳出去同樣會影響到士氣。」一段時間后,有將軍想到另一個層面。

「是啊,我軍閉關不出豈不是自認不敵翼軍?」接著,又有一名將軍表達同樣觀點。

兩位將軍的疑慮其實正是眾將軍需要認清的一個事實,如果眾將自認為夜軍比翼軍強些,那麼不出戰無疑是在向對方示弱,於己方不利。

「兩位將軍說的很有有理,但可惜此事並沒有什麼折中的方法,我軍該如何選擇還是看出戰與否對我軍的影響哪個方面更大一些。」向那兩位將軍點點頭,趙旭並不否認兩人的說法。

「大將軍的意思是不出戰還是比出戰要好?」一名將軍聽出趙旭的言外之意,當即試探性的詢問一句。

探險手記 「不知眾位覺得如何?」趙旭沒有急著回答,反而想看看其他將軍的意思。

「屬下認為我軍不出戰會更好一些,眼下敵軍正是希望我們出戰,若是我們出戰正好迎合了敵軍的策略。」

「是啊,再沒有想到對付盾牌兵的有效方法之前,我軍一定不能輕易出戰。」

「你們不願出戰我不反對,但若是因此影響到我軍士氣,到時候你們可別怪我們騎營。」

一個接著一個,一眾將軍接連表達他們的看法。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還是認同趙旭的人多,但這卻引起了主戰一方的不滿,特別是騎營的將軍。

昨日被敵軍挫了銳氣,做為騎營的主將張大膽自然不想咽下這口氣,很想今日出戰證明他們騎營的實力。當然張大膽的話雖然不能代表整個騎營的想法,但至少代表著主戰方的意見。

事實上,趙旭同許多將軍都能理解主戰方的心情,畢竟他們夜軍一直以來都是戰無不勝,不能因為昨天一戰就真的挫了他們的銳氣。不過這種想法最容易令人做出衝動的行為,從大局看,夜軍現在不能冒險,所以更多的人還是覺得謹慎一點最好。

「報,」大帳里,趙旭同諸位將軍說著、說著,一個傳令官急匆匆地跑進大張,直接向趙旭彙報新的消息,「稟大將軍,翼軍不願離去,還罵我軍是縮頭烏龜。」只見傳令官一臉羞憤,似乎覺得自己說這樣的話都是一種恥辱。

「什麼?翼軍敢罵我們?」一個將軍聽后,先是一驚,隨後又憤怒起來。

「正是,他們還說,我們要是不出戰,他們就不走,」傳令官被問話的將軍嚇到趕緊補充一句。

「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將軍,末將願意領兵出戰,」說話的是張大膽,做為騎營主將之一,張大膽脾氣暴躁人人盡知,現在受到一點刺激,張大膽立刻表現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樣子。

「張將軍不可,辱罵我軍正是敵軍的激將法,要是我們現在出軍豈不正中敵軍下懷,」趙旭還沒回應,方曲音先勸阻請戰的張大膽一句。

「方將軍說的正是,敵軍的用意正是要激怒我們,我等不可因為一時衝動做出冒險行為,」接著方曲音分析,趙旭表達了同樣的看法。

廚道仙途 「可是他們這樣罵著,我們要再不出去,豈不是真成了縮頭烏龜,」張大膽覺得兩人說的有點道理,但依舊不足以平息其內心的怒氣。與張大膽的心情類似,營帳中,許多將軍都為翼軍的公然辱罵感到憤怒不已,不少人都因此生出一種出戰的念頭。畢竟自從出戰雪國以來,他們何曾受過這種委屈。

大帳中氣氛有些緊張,趙旭看出翼軍的行為對很多將軍產生影響。想想此刻若是趙武在此,或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趙旭深深覺得自己不如趙武,但又禁不住想起趙武離開前交代自己的話。

「我走之後,統領三軍的大責全都將落在你身上,希望你不負所望,」一想到現在自己是大將軍,趙旭強烈地感覺到身上壓力很大,同時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種做為統帥的氣魄。

「張將軍不必多言,眾位將軍不必多想,我軍兵力不及對方,出戰風險太大,為未能想到全力破敵的計策之前,我軍將一直據守不出,」趙旭的聲音變得極其威嚴,一種大將軍的氣魄壓著眾位將軍。那些還有出戰想法的將軍在趙旭如此下令后,一個個只能閉口不言。

接下來,按照趙旭的指示,眾將又一同商量起如何應付翼軍來襲。在此期間,不斷地有傳令官彙報城外翼軍的情況,彙報的信息沒多大區別。翼軍輪番用各種各樣的詞語把夜軍罵的是一文不值,城上的守軍離得近,聽的清清楚楚,以至於一個個都想違抗軍令衝出去與翼軍拼個你死我活。

翼軍的行為雖然沒有實際的攻擊力,但還是能打擊到夜軍的銳氣,偏偏目前夜軍還沒有妥善的應對策略。

在翼軍辱罵夜軍不久,城外的情況傳到普通士兵那裡,一個個士兵同他們將軍一樣得知外面翼軍罵他們是縮頭烏龜后全都氣憤不已,很多人嚷著要讓翼軍好看,偏偏他們得到新指示卻是不要管翼軍如何辱罵,他們不能私下談論,更不能擾亂軍中秩序,否則一經發現全部軍法處置。

上面的命令讓很多夜軍覺得憋屈,夜軍因此對翼軍的行為更加憤怒,可他們還是只能留在營中忍著。

一天只有一個時辰正規訓練時間,剩下的時間,夜軍都是獨自訓練。因為情緒焦躁,許多夜軍並不能以正常的心態完成訓練,軍隊裡面怨聲很多,以至於對軍中那些原本情緒冷靜的夜軍都造成一些影響。再這樣下去,翼軍沒打進來,夜軍就先輸給了他們自己。 第461章

耳邊的閑言碎語令林玄仲煩躁不已,林玄仲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夜軍,彷彿每個人都已失去取勝的信心,這與之前士氣堅銳的夜軍極不相同。不用上面將軍說,林玄仲都知道昨日一戰對夜軍的打擊很大。

一邊想著夜軍此刻都該冷靜一些,一邊驚嘆敵軍統帥的計策高明,林玄仲覺得現在敵軍是只用很小的代價就大大打擊了夜軍的士氣。顯而易見,翼軍統帥和以前夜軍對上的兩個統帥都大不相同,翼軍統帥是真正有能力的人。

翼軍統帥的英明讓林玄仲感覺到那種手握萬千生死的權利有多強大,又讓林玄仲感到自身的渺小。林玄仲本不需要和翼軍統帥這樣強大的人對比,可情緒激動之下,林玄仲又控制不住自己,內心胡亂著想著,最後林玄仲還因此對翼軍產生一些畏懼。

這份畏懼里更多的是對戰爭的畏懼,時至今日,林玄仲依舊覺得自己不適合當個士兵,更不適合參加戰鬥。林玄仲的思緒越發混亂,想來想去,最後還是以無力改變局勢收場?

轉眼一天過去,第二天一早,好不容易清靜一晚之後,翼軍又過來罵戰。不知道怎麼回事,今日來的翼軍人數更少,只有八萬數,不過八萬翼軍中的盾牌兵數倒是一個沒少。

在林玄仲他們訓練的時候,翼軍又在城外大罵起來,罵夜軍徒有虛名,一群烏合之眾,總之還是把夜軍罵的一文不值,最後不僅罵的城上守軍覺得他們站在城上就是一種恥辱,還罵的他們沒了脾氣。

一天時間過去,趙旭同眾將還是沒商量出破解盾牌兵的有效方法,至少是在主攻方面。眼下按照一些將軍的想法,他們可以用弩炮衝散盾牌兵的陣型,可現有的弩炮數量太少,來不及趕製。而且弩炮的作用有限,對盾牌兵的作用不是太明顯,在主攻的情況下用起來還不方便,或者說很難使用。

如果是在防守方面,他們可以利用火攻的方法,只要敵軍攻不下城牆,那麼敵軍的盾牌兵會像普通士兵一樣都要經受火焰的烘烤。簡單點說,守城明顯會讓夜軍的優勢更大一些。

另外,守城還是昨日眾將在一起商量出的最大成果。現在翼軍的行為讓許多將軍煩躁不安,這樣忍著對他們來說同樣是一種摧殘,只要是有一點血性的將軍都很難忍受,何況這些將軍大都已經參加過幾次戰役。

上面的將軍如此,下面的士兵更是這樣,但凡有一點血性的人都不能承受翼軍的侮辱,這可能也是一直獲勝會導致的負面影響,而現在上面將軍一直通過軍令壓制士兵的情緒也不是什麼好事。

對於其他人來說,現在的情形很讓人難以接受,但對林玄仲而言這其實就是一種考驗。看過兵書的人都知道兩軍交戰未必要正面對決,通過一定手段善戰者可以不戰而勝。現在翼軍的行為雖不能算是不戰而勝,但至少是在讓戰爭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兩軍沒有決戰前,翼軍的行為以及夜軍如何應對完全是雙方高層的一場較量。在林玄仲看來,那些普通士兵完全是自尋煩惱,翼軍不來攻城那他們便繼續守著,只要安心服從上面的安排即可。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林玄仲自己是這樣想,但是處於當下的環境中,林玄仲覺得即便自己的考慮很有道理,但林玄仲自己同樣無法做到,還是不停地受其他人影響著,可能林玄仲的意志還是太脆弱了。現在林玄仲唯一能做的是讓自己盡量不受那些人的影響,不是真正保持一顆平常心。

到了晚上,林玄仲在巡邏的時候遇到一些熟人,不出意外的是每個人臉上都沒有什麼好臉色,看起來全都是心情不佳。可以說軍隊里的氛圍越來越差,林玄仲不知道上面有什麼解決辦法,總之,這樣下去不是什麼好事。

一天就這樣過去,經過一天的騷擾,到了晚上,每個人都想好好休息一夜。結果就在臨睡之前,翼軍竟然又派來一支軍隊,在城外打著火把喊戰。輪番喊,喊的軍營里每個夜兵都能聽到,如此一來,夜軍連好好休息都做不到。許多士兵被翼軍的行為激怒,翻身起來穿好盔甲拿起兵器,走出營帳準備和翼軍大戰一場。

城樓上,趙旭和都站在那裡無法根據下方的情況確定翼軍的人數,趙旭只能讓夜軍做好準備,但可惜的是,一直等了一個時辰,翼軍除了罵戰以外,其他的什麼都不做,根本沒有攻城的意思。

對於翼軍這種變本加厲的羞辱行為,一干夜將氣的要命,偏偏趙旭嚴令任何將軍不得私自帶兵出戰,違令者一律當斬。他們只能站在城上聽著翼軍辱罵,時不時地還上一句,只可惜沒什麼作用。

從過去一個時辰里翼軍的表現來看,翼軍只是來騷擾夜軍休息而已,趙旭和眾將漸漸都明白了這一點,但始終不能確定敵軍的具體打算,所以趙旭只能安排一部分人先回去休息,另一部分人繼續守著,防止敵軍突然攻城。

一個晚上都在翼軍的辱罵聲度過,第二天一早,三營軍士有一半以上士兵沒有睡好,許多士兵甚至一夜未眠,林玄仲是其中一人。明明知道翼軍是故意干擾他們休息,可林玄仲就是睡不著,不管怎麼努力都睡不著,而且住在一起的其他夜軍同樣是一個個在床鋪上翻來覆去,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一陣號角聲后,夜軍前去列隊時,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憔悴面容,沒有生氣。要是再經歷這樣一個晚上,恐怕翼軍還沒來攻城,夜軍就先崩潰了。

自從加入軍隊開始,林玄仲還是第一次意識到,「什麼叫不戰而屈人之兵。」在許多士兵都罵著敵軍卑鄙無恥的同時,林玄仲則越發感嘆敵軍統帥的計策高明,不費一兵一卒就消磨了夜軍的銳氣。

吃完早飯,上面將軍沒有要求士兵參加訓練,而是交代所有人都自行休息,但有一點強調還是不能私下議論軍事。

沒有訓練讓休息不好的士兵們輕鬆不少,但城外那翼軍準時的辱罵聲又讓夜軍不得安寧。同前兩天一樣,翼軍又在城外喊罵起來。一開始是夜軍縮頭烏龜,之後又罵大將軍趙旭,說趙旭是徒有虛名,名不副實,是因為趙武才坐上大將軍的位置,把趙旭貶的一文不值,最後又罵夜軍一幹將軍是酒囊飯袋。沒有趙武,誰都活不到今天。

那些負責罵戰的人言詞極其粗魯,很難想象那是一群男人在集體罵人,而這事傳到趙旭及一幹將領那裡則更讓人難以忍受。

「大將軍,與其和敵軍在心理戰上分個高低,還不如出去和他們痛痛快快的打一場,本將保證將翼軍打的屁滾尿流,絕不敢再在城外辱罵我等。」說話的是箭營另一名主將燕南天,此人原本大力支持趙旭不出戰的觀點,但在經受翼軍兩天的辱罵之後,此人終究改變立場。

特別是在知道今日翼軍只派五萬軍士過來,而且全是盾牌兵后,燕南天覺得翼軍此舉不僅是對夜軍的挑釁,更是一種蔑視,凡事看出這一點的夜軍將領沒有一個人能看的下去,連趙旭都覺得敵軍統帥欺人太甚。可趙旭做為三軍主將,不能因為一時衝動做出錯誤決定。

「現在殿下也在,大將軍一定要給我們一個交代,」又是一個主戰的將軍向趙旭施加壓力。做為一個三軍主將,過去幾天,趙旭不僅要頂著敵軍統帥給自己壓力,還要應付諸多部下施加的壓力,擔任大將軍真的很難。

偏偏現在主戰似乎已經是人心所向,看著眾將那急切的眼神,趙旭意識到只要自己堅決不戰,一定會招到他們反對,可是現在夜軍絕不能戰。

「殿下,夜都那邊有沒有傳來消息?」沒有先回答那些將軍的問題,趙旭轉而看向藍楓。對於趙旭而言,或許夜都那邊的指示會成為緩解局勢的關鍵。

「還沒有,我已經多次派探子去探,最遲應該就在這兩天,」藍楓搖搖頭,眼下軍中的情況藍楓自然清楚,可藍楓並沒有能幫到趙旭的地方,所以藍楓同那些將軍一樣同樣著急,當然藍楓並不是想出戰,只是想解決現在的問題。那些將軍向趙旭施壓如同是向藍楓施壓,藍楓自然不太好過。

「既然京都那邊沒有消息,據本將估計短時間內,我軍不會有援軍相助,所以還請諸位將軍謹記這一點。若是我軍戰敗,一切都將覆水難收,所有在雪國取得的勝利全都付諸東流。」做為三軍主將,趙旭依舊堅持守城。

「話雖如此,可大將軍是否想過,只要我軍打敗翼軍,一切都會迎刃而解。」主戰方還是不願退步,一名將軍繼續說著主戰方的觀點。 第462章

「現在敵軍只有五萬數,而且全都是盾牌兵,無疑是敵軍主帥欺我軍怕他們盾牌兵。若是我軍據守不出,無疑是自認不敵翼軍盾牌兵,此事傳出去后恐怕對我軍繼續留在雪國極為不利。」

「敵軍統帥或許有其用意,可不出戰同樣能讓他們的計策得以成功實施,本將覺得還是應該即刻出戰,打翼軍一個措手不及,揚我軍威。」

局勢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那些主戰的將軍紛紛站出來,一個個爭相發表自己的看法,反還那些保守派的將軍一個個沉默不語,似乎根本沒有反駁主戰方的能力。營帳中,一眾將軍的行為無疑是繼續在向趙旭施加壓力,偏偏無一人能表達不同意見,替趙旭分憂,以至於趙旭多次覺得出戰已經是眾望所歸。

一時間,趙旭竟有種難違眾志的感覺,眼下就是趙旭第一次體會到身為三軍統帥的難處,不知道以前趙武有沒有過類似感覺,總之現在趙旭是真想放下肩上的重擔,或許當一名主將會更加簡單一些。

「不知眾位將軍可否考慮過,在我們與敵軍打起來后,翼軍統帥率著大軍來攻我軍該當如何?難道眾位真覺得以我軍十五萬不到的兵力可以力敵敵軍二十八萬大軍?」做為箭營主將,方曲音一直保持頭腦清醒。儘管此刻同許多將軍一樣為翼軍的行為憤怒,但方曲音並未亂了分寸。

「方將軍說的情況正是我要說的,當初趙武元帥帶領我們一路取得勝利,並不是因為我軍實力頑強,更多是在用兵的計策上。每場戰役,趙武元帥對我們的指示始終清楚,對於雪軍的打擊總是出其不意。」

停頓一下,說話的將軍繼續說道:「而現在我等似乎一直對敵軍捉摸不透。若是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敵軍的掌控之內,到時只要出現任何意外情況,恐怕我們都難以抵抗,所以我勸眾位還是多考慮一下敵我雙方的處境,兵法有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說話的人是當初截擊雪軍時違背趙武軍令,在埋伏那支雪軍不成后,執意要與雪軍正面較量卻未擊敗雪軍,回來之後因為過錯差點被趙武革去主將一職的騎營另一位主將張一統。

自那日張一統被趙武訓斥記過之後,一直以來行事低調,很少在議事時發表自己的看法。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做為騎營的主將之一,張一統可能是騎營所有將軍中唯一不主戰的將軍,因為張一統從未表示過出戰的想法。不管以前犯下什麼過錯,張一統始終是一位主將,現在五名主將中有兩人表示不能出戰,自然很有分量。兩人的支持讓進退兩難的趙旭有了堅定內心想法的信心。

「兩位將軍說的有理不錯,可兩位將軍是否清楚營內的情況。現在士兵們因為翼軍騷擾睡不好覺,吃不好飯,對我們這些上面將軍頗有怨言,長久下去,我們如何帶領士兵作戰。恐怕翼軍還沒來,我軍就要先開城投降了。」做為主戰方的代表,張大膽始終不願接受守城的理念。

「張將軍說的對,我軍剛來時軍心一致,軍威強盛。如今在翼軍的干擾下,軍心渙散,士兵們大都無心訓練,這樣下去,軍不像軍,將不像將,我們還能拿什麼守城?」在張大膽說明軍隊的情況后,箭營另一位主將燕南天同樣是有感而發。

不管兩人的想法正確與否現在兩人說的都是現實問題,眼下夜軍營內的情況的確很差,只怕拖得時間越長情況會越來越差。

兩方的不同意見攪得藍楓一頭霧水,藍楓一會覺得避戰有理,一會覺得必須出戰,最後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決定,只能看向趙旭。

「眾位將軍稍安勿躁,且聽本將分析當下局勢后,諸將再做打算,」趙旭無從反駁張大但和燕南天的話,只能說些自己的看法。

「翼軍現在的無恥行為正是在考驗我軍的意志強弱,罵戰只是逼迫我軍出戰的一種手段。翼軍為何在這個方面如此用心,不知眾位將軍有沒有考慮過?」

停頓一下,不等其他將軍說話,趙旭又接著道:「翼軍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翼軍不敢攻城,翼軍有三十萬數,相對我軍而言兵多將廣。即便如此,翼軍卻連一次攻城都不敢嘗試,因為翼軍統帥明白他們要來攻城只有一次成功,若是一次不成,他們想要再攻破城池會更加艱難。」

「本將以為翼軍之所以不來攻城,是因為翼軍根本沒有取勝的把握。一來,堅固的城牆會給我軍帶來很大優勢;二來,還會讓翼軍特意準備用來對付我軍騎兵的盾牌兵失去優勢,只此兩點足以彌補敵我雙方在兵力上的差距。」

「歸根結底,翼軍不敢攻城還是因為他們懼怕我軍,我軍士卒身經數戰,各個勇猛無比,戰力遠遠強無他們。翼軍統帥深知我軍敢戰,所以寧願放棄人數上的優勢也要用卑鄙手段引我軍出戰。」

「還有翼軍統帥是奉青元大國的旨意征討我軍,想必青元大國一定要求他們儘早取得一定戰績,所以真正急戰的是翼軍不是我們。如果諸位將軍被現在的表面現象蒙蔽,勸本將出兵,那到時候我軍極有可能會輸給敵軍,不知諸將覺得本將所言有無道理?」

趙旭一點一點把近來想到的東西說給修鍊聽,最後雖是詢問諸將,但依舊錶明了趙旭自己的主見,趙旭所表達的意思極其簡單,守住己方的優勢拒不出戰。但趙旭問的是諸將是否願意放棄所有優勢,冒險以現在的形勢出軍與翼軍決一死戰。

兩種觀點其中的區別極其明顯,根據趙旭的分析,即便藍楓都能聽出出戰簡直是拿他們夜國的命運在冒險,藍楓覺得趙旭說的那些全都在理。只不過剛才有那麼多將軍主戰,藍楓現在不想干預。

另一邊,趙旭的一番話已經讓原本主戰的將軍冷靜下來,從張大膽開始一個個就像沒了脾氣般考慮起趙旭所言正確與否,很快就有人得出結論。

「大將軍說的正是,翼軍一定是急著與我軍開戰又不敢主動攻城,才會如此下作地來罵戰。若是翼軍真覺得他們比我們強,恐怕早就大軍壓境,哪還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說話的是箭營主將燕南天,此人之前明確表明出主戰的觀點,但在趙旭的一段分析后,此人的態度出現極大轉變直接從主戰變成主守。

「燕將軍所言正是,翼軍怯弱,不敢主攻,只能用些卑鄙手段引我等上當。若是我等輕易出兵正中了敵軍詭計,我軍可以在敵軍攻城時輸給敵軍,但絕不能上了敵軍的當,毀了大將軍和趙武元帥的英明。」說話的是一名騎營將軍,此人之前自然是站在主戰的陣營,只不過在看清形勢后明智地選擇信任趙旭。

接著又有幾名主戰的將軍表示認同趙旭的決定,至於原本那些主守的人更是表明願意聽從趙旭的指揮,趙旭的一番話讓軍中形勢發生反轉,從剛才只有少部分人支持守城,到現在只有少部分人猶豫不決,一個個失去自信般想著他們要不要堅持主戰。

只是趙旭的一段話把主戰方的代表張大膽給說的動搖起來,張大膽不開口,其他有疑慮的將軍自然不會率先說些什麼。

張大膽猶疑不定,燕南天完全改變觀點,還剩另一位原先主戰的主將一臉沉默,顯然已經沒了出戰的想法。

「怎麼你們都改變主意了?」看著一個個之前支持自己出戰的將軍改變主意,其中甚至還有自己的直系部下,張大膽覺得有些尷尬。做為騎營主將,張大膽自然不是只依靠實力晉陞。張大膽同樣覺得趙旭說的很有道理,現在真正急戰的是翼軍不應該是他們,可要像其他將軍那樣隨便改變觀點,張大膽又覺得有失自己擔當主將的威嚴。

「難道張將軍還堅持出戰?」見張大膽似乎沒被趙旭說動,方曲音一臉疑惑,想知道張大膽到底在想什麼。

「本將不是這個意思,」張大膽搖搖頭不敢把話說的太絕對,然後有些尷尬地解釋道:「本將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大家的意思。」

「不知殿下覺得如何?」見張大膽立場並不堅定,另一位主戰的將軍乾脆放棄支持張大膽,反而詢問藍楓的意思。

「趙元帥把大將軍的位置交給趙將軍,讓趙將軍負責統領三軍,想必趙元帥本人對大將軍的能力沒有絲毫質疑,本殿下一向敬仰趙武元帥,自然相信大將軍,」藍楓的話頗有奉承之意,不過做為一個皇子,藍楓此舉理所應當。

若是能與趙旭及趙武打好關係,對於藍楓的前途有著很大決定性作用,而且藍楓這麼說並非完全是奉承趙旭,藍楓也算的上是實話實說。另外,即便其他將軍都覺得藍楓在奉承趙旭,也不會有人敢一個出來。

「既然殿下如此相信大將軍,我等又怎麼能不信任大將軍,出戰與否全憑大將軍做主,」順水推舟,依著藍楓的話,燕南天當眾表示立場。 第463章

「末將願意誓死追隨大將軍,」有燕南天帶頭,其他將軍順勢接連向趙旭表明立場,張大膽同樣沒有例外。

「好,」對著眾將點點頭,趙旭大義凜然地道:「既然諸位相信本將,本將自然竭盡所能帶領諸位打敗翼軍。」

接下來,一切順利,趙旭把守戰的相關事宜交代下去。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翼軍很快會來攻打城池,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撫好軍中士卒的情緒,以及做好迎戰準備。

在趙旭把一幹事情交代下去的同時,翼軍大帳里,翼軍統帥正與一眾將領等待消息。今日是翼軍去罵戰的第三天,只要夜軍出戰,阮啟靈會即刻率領早已準備好士兵趕往城關,將夜軍包圍起來。

可到此時,阮啟靈與一眾將軍已經等了一個時辰,一直沒有消息,現在一眾將軍委實等的有些著急。

「元帥,夜軍不會一直閉關不出吧?」

「是啊,元帥,莫非夜軍統帥早已看清我們的用意?」

兩名將軍先後向阮啟靈表達了他們的疑惑,其實兩人問的同樣是其他將軍想問的問題。

「敵軍統帥要看出本帥的用意不難,難就難在敵軍統帥如何解決本帥給他出的難題。夜軍將領之中不乏性格暴躁之輩,想必那些將軍對於我們的行為一定極其憤怒。如果趙旭不能說服他們,即便夜軍不會出戰,依舊會導致軍隊軍心渙散,士氣大落。」

「元帥的意思是敵軍是否出戰,完全要看敵軍統帥與諸將之間的意見是否統一?」

「的確如此。」

「那依照元帥的說法,敵軍應該早就出戰才是,為何能夠堅忍幾天?」

「只有一個原因,趙旭做為三軍主將其能力並沒有我們所認為的那麼差。」

「元帥的意思是只要趙旭決定不出戰,夜軍就會一直堅守?」

「並不是,趙旭只不過才當上大將軍,或許在騎營之中很有威信,但在三軍之中並沒多少威嚴。若是此人不能展現向趙武那樣的領導能力,那就很難統御部下。到時候軍心不一,趙旭難違眾志出戰的幾率很大。」

「元帥,且不管夜軍內部現在情況如何,皇都那邊又傳來急件,要我們及早發動進攻,不能耽誤時間。」

「皇室急於讓我們打出成果給青元大國看看,以此討好青元大國。此事本帥與諸將都清楚,但是本帥不能不為軍中士卒考慮。要攻破無風城那樣一座堅固的堡壘,我軍即便最終獲勝,也會有很大的傷亡。」

阮啟靈說話很直白,一點不忌諱,將翼國皇室的用意明說出來。當然事實上既是如此,那些將軍也都明白。現在眾將不論出身與皇室沾不沾邊,誰都沒有說阮啟靈用詞是否合適,因為阮啟靈本身就是皇親國戚,所以他們更關注阮啟靈的打算。

經過之前一役,阮啟靈的能力已經得到不少人認可,而且阮啟靈還沒有什麼過錯。雖然有一些將軍並不贊成元帥罵戰的做法,但大體上,一眾將領還是支持他們元帥的計策,畢竟能減少己方傷亡對他們同樣大有好處。

「元帥,若是今日夜軍依舊不出戰該當如何?」當然這些將軍們還都有各自的想法。

「根據城內的情況來看,夜軍已經軍威受挫,士氣大落。今日若不出戰,明日我軍舉兵攻城。」阮啟靈要出戰不是因為眾將勸戰,是因為他們已經罵戰三天,如果夜軍還不出戰,那就證明夜軍將領已經意見統一,他們再罵下去根本沒用,還不如趁現在夜軍士氣衰減儘早攻城。

「元帥所言甚是,現在敵軍士氣逐漸衰弱,即便能挺過今天,明日我們攻城時敵軍還是士氣不振,我軍可輕易擊敗敵軍。

」「鐵將軍說的對,敵我雙方兵力差距如此之大,我軍現在士氣正剛,攻下一座城池絕不在話下。」

阮啟靈剛表明出戰的意思,下面將軍一個個意氣風發不停表明他們對打敗夜軍有多大信心。如同前日夜軍將領一樣,翼軍將軍此刻彷彿都已經覺得勝利在望。

事實上,阮啟靈對攻下城池同樣有幾分信心,因為阮啟靈一直不認為翼軍比夜軍差。當然還是以之前的計策為主,若是今日夜軍拒不出戰,那明日翼軍大舉攻城。

大帳里,阮啟靈及一幹將軍一邊等消息,一邊商討著若是今日夜軍不出戰,明日他們又該怎樣攻下無風城。與此同時,夜軍軍營裡面,當所有將軍的意見達成一致后。上面的將軍按照趙旭的指示分頭行動起來。三營主將親自出面宣講敵軍辱罵夜軍的用意,然後安撫士兵的情緒。

最後為了使軍心穩定,那些將軍沒忘向士兵們做出保證。短期內,一定會夜軍痛痛快快的和翼軍打一場,好好地出一口最近幾天壓抑著的惡氣。上面將軍的最後保證是安撫士兵情緒最重要的一點,只要想著再忍一段時間,他們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擊殺翼軍,無數夜軍原本浮躁的情緒得到很大緩和。

按照他們將軍的指示,一個個放平心態,等待戰爭到來。這樣一來,夜軍的軍中情況暫時穩定下來。

現在不管翼軍怎麼辱罵,許多夜軍都抱著好好休息養足精力隨時和翼軍一戰的想法,不再過於關注翼軍的罵詞。軍隊里氛圍漸漸發生改變,越來越讓人有一種戰前的緊張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