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兩個人對視一眼,連忙起身。

來到府門,這才看到吾日耶緹站在門口,嘴角帶着淺笑,就好像在期待什麼一般。

沈明月隨意的披着衣服,頭髮散落,與裝扮整齊西域風格的吾日耶緹形成鮮明對比。

兩個人四目相對,一瞬間周圍好像是有她們兩個人。

這種熟悉的感覺,讓沈明月心中有些違和,那張和沈清瑩相似的臉,總讓她心頭有些不安。

「不知王子妃來這裏做什麼。」蕭決率先開口。

「王爺因第一次進京,對京城各些事物十分稀奇,所以派我來跟攝政王交接兩國邦交之事。」吾日耶緹今日身上的乖巧勁退卻不少,站在人群中熠熠生輝。

遠遠讓人看去,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美。

無數雙眼睛打量著吾日耶緹,她並沒有絲毫的怯懦,甚至主動跟過往的人打招呼,並沒有半分架子。

這讓沈明月心頭的疑慮減輕了許多。

她和蕭決交換眼神,決定由他親自接待,自己則是先回去梳妝。

正當沈明月準備離去的時候,一雙溫柔的手拉住了她,熟悉的觸感讓她心頭一顫。

她僵硬的扭過頭,吾日耶緹的臉映入眼帘。

「有什麼事嗎?」沈明月明亮的眸子有些顫抖,不過很快就被她壓了下去,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般,雲淡風輕開口詢問。

吾日耶緹唇角微微上揚,「我第一次出遠門,可看到王妃時,身上會有一種親近的感覺,最近一段時間,我會經常來府上拜訪,還請王妃多擔待。」

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話?

她雖然是外邦人,但也應該清楚,女子並不參與政事。

沈明月點頭,快速的抽出手,「王子妃遠道而來,我自不會讓府中下人怠慢了你。」

說完這些話,她便以着裝不整齊為理由推下了。

沒有注意到吾日耶緹眼神中的一抹意味深長。

接下來的日子,吾日耶緹藉著兩國友好相處的借口,多次出入攝政王府。

以至於沈明月每日都覺得沈清瑩在自己的眼前晃悠,沒由來的煩躁。

連製作香水的時候,都會不專心。

沈明月長嘆一口氣,屋內的香氣,讓她的鼻尖負荷過重,只能出來透透氣。

她剛剛推門而出,一個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

「王子妃,你為何會在這裏?」沈明月眼神中閃過一絲警惕,意味深長的開口詢問,但是面色不露,不會讓人察覺出痕迹。

吾日耶緹輕聲道:「我聞到了一陣好像的味道,跟着香味而來。」

她聽聞沈明月有京中香水的渠道,所以猜想她此刻是不是在製作香水,本想偷看,卻被發現了個正著。

「原來如此。」沈明月輕聲嘟囔,隨後開口:「我剛剛是在縫製香囊,若是王子妃喜歡,我也可以送你一個。」

吾日耶緹眼神中多了幾分喜悅,拍手叫好,「若是如此,那我就謝過攝政王妃了。」

說着,就行了本朝的禮儀。

她的動作在沈明月的眼中和沈清瑩的影子重合,一時之間有些不明所以。

那種違和感再次油然而生。

「王子妃,為何會……」沈明月脫口而出,不解詢問。

「我最近看這樣的禮儀多了,就想學來看看,我哪裏做錯了嗎?」吾日耶緹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開口詢問。

沈明月擠出一抹笑容搖頭,「並沒有。」

吾日耶緹與她閑聊兩句就離開了,只留下一臉深沉的沈明月望着她的背影出神。

「你在想些什麼?」蕭決見她獃獃的站在原地已久,眼神中閃過一絲不解開口詢問。

沈明月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懷疑。

「你是擔心她是沈清瑩假扮的嗎?」蕭決眉頭緊蹙,開口詢問。

沈明月點了點頭,的確有這個可能。

「王妃,這樣的可能是不會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