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裝備精良的矮人跟著附和道。

這些人是專業的冒險隊,看他們的裝備就知道了,全部都是最精良的矮人裝備,渾身的鎧甲加上明晃晃的雙刃斧。

焰皺起了眉頭。這樣下去不行,競爭對手太多了,而且實力可不差,敢出去的不是成群結隊的中級戰士就是高級的獨行俠。

焰估摸著隊伍的行進速度,輪到自己出城,起碼得一天以後了!

很多矮人也發現了這一點。於是有人開始往回走,但是後面源源不斷的有人趕來,反而導致隊伍更加的混亂和擁堵了。

必須得想個辦法搶佔先機才行。

焰果斷回身往城裡走去,沒有加入擠門大軍。 宋離當然可以確認自己的確是沒有惹到這位焦媒婆,可是有句話叫做禍從天降。也就是說,有些人就算是你不去招惹她,她也會找你的麻煩。

「表嫂,實在是不好意思,如果不是因為我也不會讓你跟那位焦媒婆爭吵的如此激烈。」

唐氏擺擺手,「這件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那焦媒婆原本就是個碎嘴的婆子,只是她是我們盤山溝裡面唯一的一個媒婆所以平日里我們都敬著她罷了,可是今日不同。再說了我是你表嫂,自然是應該要維護你的。」唐氏道。

唐氏的這幾句話讓宋離的整顆心都是暖洋洋的。

「表嫂,如果因為媒婆的事情您完全不用擔心,那焦媒婆必定會後悔自己今日的所作所為。」宋離道。

唐氏雖然罵走了焦媒婆,可是心裡也的確是對今後沒有媒婆幫忙做媒有些擔憂,可如今聽見了宋離的話之後,覺得有些驚奇。

「表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宋離一笑,「表嫂你想,這媒婆說親說的是什麼?」

唐氏想了想,回道:「家世跟人品。」就好像他們家找媳婦跟給閨女找婆家的要求都不高,主要就是要求將來的兒媳跟女婿能幹,長相倒是其次的。

宋離點頭,「這不就是了,咱們家只會越過越好,只要家裡過的好了。難道還怕沒有主動上門的人嗎?到時候恐怕不用媒婆,人家姑娘也好小夥子也罷,恐怕自己就上門來了。」

原本唐氏原本是覺得在等兩年也行,可是如今被宋離這麼一說,卻又覺得很有道理。 頂級經紀人圖鑑 畢竟如果自家的日子過得好了,相信就會想表妹所說的,就算是沒有焦媒婆家裡的孩子也不至於會操心找不到合適的親事。

唐氏笑道:「就算是真不成,不是還有二姑嗎?咱們可是說好了,讓二姑幫忙就行了。」

宋離點頭,「這倒的確是個不錯的決定,咱們那會兒不是已經說好了嘛。」

焦媒婆的插曲對於她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宋離這一趟過來就是專門接他們去活水村的,不過趙氏現在也作者小生意,當然不可能都跟著宋離到活水村去,因此商定好了趙德全跟谷氏兩位老人家肯定是要跟著一起去的。還有就是趙曉麗也要跟著去。

當然還有宋離的幾個舅舅都舅母也都跟著去,最後留下來的都是趙家孫子輩的人。

不過宋離跟顧寧還會在盤山溝待上兩天才會帶著大家回活水村去,宋離在盤山溝的這兩天,趙家的人陸陸續續的都回來了。

尤其是當初讓宋離指點著做生意的宋老八。

「表妹」當初就是因為宋離,所以才給了宋老八做生意的心思,而且宋離也在宋老八做生意的路上啟獲良多,因此宋老八看見宋離的時候自然是異常高興。

「八表哥。」

「阿離,你是不知道。你八表哥現在厲害了,在鎮上已經有一間自己的鋪子了。」雖然鋪面不大,可是那鋪子總歸是自己的。而且生意也還算是紅火,比起從前給別人下力氣幹活兒都不知道好到哪裡去了。

這樣的結果自然是宋離樂於見到的,其實從這次到趙家來,宋離就已經感覺到了外祖父一家的變化。

「三哥,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那鋪子怎麼就是我一個人的了,那是咱們一家人的鋪子。」趙根書道(名字我忘了)

「八表哥厲害。不過開鋪子賺的也是辛苦錢,其實這麼多的表嫂跟舅母在家裡也能做生意賺錢。」宋離知道雖然如今趙家的確是有所改變,可是趙家目前的改變還是遠遠不夠的,趙家的人口比起他們家裡更加的多,而且還很複雜。這些舅舅表哥們到現在也沒有跟外祖父他們分家,想要養活一大家子的人總不是那麼容易的,因此宋離才會提出讓婦人們也能在家裡給自己找點兒活計。

幾個婦人一聽見說自己也能在家裡做生意,頓時就來勁兒了。

「阿離,你快給我們說說看是什麼樣的生意。」

宋離笑道,「大舅母別著急,其實這也是個累人的活兒,不過能讓家裡多一筆收入也算是不錯了。」

「好阿離,你就別吊著我們的胃口了,趕緊跟我們說吧。」

宋離也不繼續賣關子了,道:「家裡可以餵養一些雞鴨,這雞鴨長大了能生蛋,這雞蛋也好鴨蛋也罷。都是日常的消耗品,八表哥不是鎮上有個鋪子嗎,到時候只用在鋪子的邊上擺上兩個筐子就行了,讓來往的過路人自己挑選。」

程氏沒想到宋離提出來的竟然會是這樣的主意,雖然覺得可能會可惜了宋離的心思。但卻依舊說道:「阿離,你說的這個其實我們也曾經想過。 蜜寵甜妻:老公,晚上見 不過這肯定是行不通的。」

宋離疑惑的看著程氏,「大舅母為何會這麼說?」

「其實就是咱們這裡去鎮上的山路不好走,這平日里咱們提一籃子的雞蛋去鎮上都會不小心碰碎好幾個,更何況是多了。到時候別沒賣著錢,反倒是將雞蛋弄了個雞飛蛋打,豈不是就得不償失了?」

宋離承認自己的確是疏忽了,盤山溝的道路沒有活水村的方便。

「既然賣不了活雞蛋也沒有關係,直接將雞蛋煮成茶葉蛋不就行了,這茶葉蛋是煮熟了的。不用擔心會不會碎。」

「茶葉蛋?」很顯然程氏她們這是第一次聽見茶葉蛋,所以顯得很是驚奇。

「跟咱們平日里在家裡燉肉菜差不多,也是放進去各種調料。不過也不是每種調料都要的,如果你們願意,我到時候就幫你們寫一份配料清單,你們照著配就行了。先把雞蛋直接冷水下鍋煮上半盞茶的功夫,然後撈起來。等涼了之後再把煮好的雞蛋給敲碎,再用配好的配料一起下鍋煮。不過這個配料下鍋之前必須要先煮開才行。」煮茶葉蛋也是簡單,而且也不用什麼技術含量。

程氏雖然聽著覺得還行,可是心裡還是有小小的擔憂。

「那樣煮出來的雞蛋能好吃嗎?」她也沒這麼吃過,心裡當然會沒底了。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八表哥,麻煩你給我張紙我給你把配料寫上,你去幫我準備,下午正好沒事,我就給你們做做這個茶葉蛋,讓你們嘗嘗這個味道。,」 每個城市都有陰暗的角落。

即使是號稱豪爽大氣的矮人也一樣。

據酒館裡面的酒鬼說,矮人城市存在著一片貧民窟,那裡幾乎就是法外之地,除了大搜查時間,平時治安隊很少去那裡。

焰走在貧民窟裡面的油膩街道上,地面很噁心,覆蓋著一層不知道多久沒清理的垃圾。

兩旁都是一些乞丐什麼的,還有很多圍著火堆,坐在那裡發獃的窮人。

這些人用詭異的目光看著焰,地表生物一般不會來到這種地方。

這裡就是漂亮城市的下水道,頂級美女的**,總之,這裡是美好的另一面。

焰就這樣一個人,在那悠閑的遊盪,這裡逛逛,那裡看看,就跟個遊客似的,在這裡探索矮人的文化。

忽然一個矮人從旁邊的陰影中站出來,「嘿,這位庫納老兄,這邊。」

那矮人鬼鬼祟祟的朝焰招手。

焰好奇的走了過去,這一段貌似是平民窟裡面比較好的地段,地勢較高,污水都往兩邊流去。

所以外面走道上睡覺的矮人很多,不過這裡兩旁的石屋非常破爛,街上的火把遠沒有城區那麼明亮。

「上好的貨色,有興趣么。」

不等焰說話,那個矮人就掏出來一個小布包,打開,裡面是十幾顆細小藍色的晶體,看起來非常漂亮。

「怎麼樣,是不是像寶石一樣迷人,外鄉人,要不要來一點。」

「哦,這個多少錢。」

矮人奸笑著晃了晃自己髒兮兮的手指頭,「也不需要很多,就是十幾個金幣一枚而已。」

焰點點頭,難怪矮人王國這麼富有,他們居然把魔晶賣得這麼貴,要知道,地底世界魔晶的產量非常的高。

這些藍色的晶體就是加工過的利瑞姆礦石,這個矮人明顯是搞走私的,雖然他會賣得更貴,但是不至於貴很多。

至於他為什麼認為焰需要這個,很明顯,來地底的地表生物,十個裡面有九個都是為了這玩意,焰來這裡的目的也是為了和這些人碰上頭。

焰問道,「你這利瑞姆是哪裡搞來的?」

矮人眼睛眯了起來,「愛買買,不買滾蛋。」

焰呵呵一笑,「讓我猜猜,你肯定是知道什麼走私的秘密通道,不用經過衛兵檢查就可以出城進入無盡通道,十有八九是廢棄的通道,說不定裡面還有暗裔什麼的。」

矮人冷冷一笑,拔出了他別在腰間的匕首,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地表的灰皮就是來找茬的。

焰的眼睛開始散發出微弱的紅光,低沉的聲音響起,「看著我的眼睛。」

矮人目光和焰對上,深情的凝視,然後矮人破口大罵,「有病就趕緊去治,別他媽在這礙事,滾開。」

焰一愣,什麼情況,精神暗示對矮人沒有用?

人家反而以為他有病。

走私販子晦氣的收起匕首,擺了擺手,叫焰趕緊滾開。

焰忽然想起來,矮人是魔法絕緣體,所以他們很難受到魔法的影響,而且他們的魔法抗性也非常高,這也是他們能夠接觸原始利瑞姆的原因之一。

最最重要的是,矮人幾乎無法被誘惑,因為他們根本不會做夢!

這個世界的智慧生物如果睡著了的話,有時候做夢會無意識的進入影界,在失去意識的時候進入那裡,不會有任何危險。

但是法師不同,法師冥想的時候,非常容易進入到影界,而且能夠保持意識清醒,裡面的一些邪惡靈體就會引誘他們,如果法師對他們加以理會,就可能會被誘惑。

邪惡靈體通過侵佔他們的肉體來到這個世界。

這也是法師為什麼非常危險的原因,他們隨時可能墮落成惡魔,每個國家都嚴格的控制著法師。

矮人來到地表以後,久了也會做夢,即使回到地底,這種狀態也不會再恢復過來。

但是眼前這個矮人明顯是地底矮人,焰的招數對他不管用。

這個傢伙還認為焰是個神經病患者,長期呆在地底的地表生物,經常發生這種意淫病症。

焰想明白了這一點,頓時環顧了一下四周,很好,沒有巡邏隊。

乾脆來硬的!

焰忽然捂住矮人的嘴巴,把他拖進了邊上的一個破房子裡面。

接下來的過程就是一頓毒打了,那矮人被打得痛哭流涕,最後說出了真相。

搞半天他只是個二道販子,這些魔晶都是他從別人那裡進來的貨物。

如果焰真的要找什麼走私通道的話,他聽說是有,但是他不知道在哪裡,據說通道掌握在這裡的一個最大的黑幫手裡。

證據就是,這個黑幫貨源穩定,不論是什麼時候都提供魔晶。

焰只好拎著這個傢伙帶自己去找貧民窟的第一黑幫。

很不巧,焰正好是第一惡魔。

這個黑幫的一個據點也是在貧民窟裡面,在最角落靠近岩石的一個小屋子裡面。

走進去,才發現裡面另有天地,那裡面似乎還有一間更大的屋子,應該是偷偷挖掘出來的,屋子的大部分空間都在岩石地層裡面。

那黑幫的傢伙在這個賣走私魔晶的商人答對暗號的情況下,開了門。

但是他看到後面的焰頓時眉頭一皺,攔住商人,「慢著,這裡的規矩你不清楚么,我們這不歡迎陌生人。」

那個黑幫守衛警惕的看了眼商人後面高大的焰。

沒錯,一直都以矮個子著稱的焰,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都是以高大上著稱。

「一回生,二回熟嘛。」

焰嘿嘿一笑,便要推門進去,焰的力氣很大,一下子就把門推開了,推得那個黑幫守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找死!」

黑幫守衛火都上來了,看到進來的焰,反手就把們一關。

假愛真歡,總裁狠狠愛 那個商人則沒有進來,看到焰進去,他趕緊溜了。

「兄弟們,快來,招呼一下這位大兄弟。」

好幾個黑幫矮人從椅子上起來,他們原來正在打牌呢,這會兒居然有人敢來這裡鬧事,地表人果然囂張啊。

「地表人,你知道這裡是誰的地盤么?」

「看來你不知道這裡的規矩啊,兄弟們,不如大家一起教教這個傻大個。」

幾個矮人掏出匕首,圍了上來。

不得不說,矮人不僅是不能感應魔法,他們對於實力的感應也非常差勁,幾個低級的打手,居然也敢對焰動手。

焰懶得廢話,直接一拳搗在牆壁上,轟!牆壁上直接出現一個一尺深的拳印。

「帶我去走私通道。」

幾個矮人頓時嚇尿了,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然後你看我,我看你,「大人,我們不是不帶你去,但是我們老大在那裡,我們怕啊。」

「怕?」

焰一拳貫在那矮人的臉上,嘭,整個頭顱瞬間像是西瓜一樣爆炸開來,飛濺的血液直接把另外幾個矮人嚇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帶我去,我會讓你們老大嘗嘗正義的鐵拳。」 宋華豐倒不是擔心自己去了之後會有人為難自己,「這地畢竟是大竹的,咱們就這麼一直捏在咱們手裡也不叫個事兒。我看怎麼的你也要跟去老江他們只應一聲,最起碼讓他們自己這心裡有數才行。」宋華豐道。

宋離知道她爹說的也是實話,而且如果自己不給江叔他們打聲招呼,只怕到時候就算是自己讓爹娘將地里的產出給江叔他們送過去了,江叔他們也不見得會接受。

「好,我去給江叔江嬸他們說清楚。」宋離道。

至於給江老漢他們找一個養子的事情,宋離只能去找顧寧商量。

「你說什麼?」顧寧一臉吃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宋離居然會有這樣離譜的想法。

「你也覺得我這麼做不對是不是?」宋離有些沮喪,她以為至少顧寧會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的,可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顧寧也根本不能體會自己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做。

顧寧見宋離的情緒低落連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冷麪ceo的新婚棄婦 「當初我答應大竹要照顧江叔江嬸他們,可是如今我跟你成親之後必然是要跟著你一起去京城的。如果我離開了,自然就再也關注不到他們了。如今他們兩口子身邊也沒有個人陪著,你說我怎麼放心的下?」

「所以你就想出了給他們倆找個養子的想法來?」顧寧問道。

宋離點頭,她的確就是這麼想的。

顧寧也明白宋離的意思了,「你若是真的想幫兩位老人家找個養子這個忙我倒是可以幫。」反正這世上無父無母的孩子多了去,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他自然是可以給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