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秀雲昨晚就知道楊柏憑藉龍針,就能夠讓段秀雲一夜之間成為先天武者。

「我的徒弟,就該多學點東西。」楊柏沖著段秀雲點了點頭,段秀雲這個徒弟,楊柏還是接受的,起碼段秀雲外冷內熱。

「好,我一定努力!」段秀雲用力的點了點頭,對師傅的鬱悶已經悄然而去。不過看著時間的推移,段秀雲有點擔心看著楊柏。

「師傅,時間快到了,我們多時候出發?」

「出發?我多時候說要親手抓他們了,想跟我斗,別怪我今天脾氣不好,大黃,出來!」楊柏猛的吹起口哨,而山腳之下,突然傳來千狗齊鳴。 楊寧有些奇怪地望著安天翔手中的盒子,她愣了愣,不知道裡面是些什麼。

「這裡面是?」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安天翔努了努嘴,把東西硬塞進了楊寧的懷中,楊寧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瞧著懷中包裝精美的紙盒,好奇地把它打開了。

紙盒裡,正安靜的躺著幾本厚厚的成人高考的資料書,楊寧一時間愣住了,不明白安天翔此舉是為了什麼。

「這是?」

安天翔盯著她疑惑的臉,心中終於舒坦了點,他揚了揚眉道:「你之前不是說過想去讀大學嗎,我已經幫你在B大報完名了,你只需要好好複習,過不過的了,就看你行不行了。」

他的語氣里有些挑釁,又有些拭目以待,楊寧握緊了懷中的盒子,心中沒由來的一陣感動。

關於她的這個夢想,沒有多少人重視過,就像網上的那些網友一樣,不僅不理解她,偏激的還會譏笑她的初中文憑。

她一直渴望著能進入到一所正規的大學,不斷地提升自己,唯有這樣,她才會覺得自己終於給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一個交代。

安天翔是第一個送給她這些東西的人,也是第一個認真把他的夢想聽進去的人。

「我……謝謝你。」

楊寧眼中情緒排山倒海而來,似乎下一刻淚水就要奪目而出,她想說的話全部都被收進了心中,只說出了一句謝謝。

安天翔看見她難以抑制情感的模樣,攬住了她的肩膀,突然有些感概,一個從大山中走出來的女人,無依無靠地走到現在,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欣賞她的才智,和堅強,卻未曾想到有一天,她會因為他送了幾本書就快要哭了。

安天翔安撫著眼前的人,輕輕嘆了口氣,或許,這種能得償所願的執念,才是她內心真正動搖的原因。

「別難過了,好好複習,只要能考上,過去的就過去了。」

楊寧緊緊地抱著懷中的書,點了點頭,她知道,這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安天翔給了他機會,自己沒有理由白白的浪費。

片刻后,兩人正打算離開辦公室,前去吃飯,然而安天翔的電話卻響了,楊寧站在一旁,聽見了些許的聲音。

「總裁,這邊會議室的人還在等你,大家問你還開會嗎?」

聞言,楊寧完全愣住了,什麼鬼,那些人竟然等了這麼久嗎。

她驚訝地望向安天翔,卻發現他的神色絲毫沒有變化,對這種事情好像習以為常了。

「嗯,開會,我馬上過來。」

安天翔點了點頭,目光轉向了楊寧,掛斷了手上的電話,神情中有著歉意:「對不起,我剛剛忘記了我還有會要開,你是等我,還是先去吃飯?」

楊寧收起驚訝的神情,思索了一下,隨即道:「我還是先回去吧,書太重了,我先放在這裡,你等下幫我帶回來。」

「好。」

走出辦公室,楊寧不由得感慨天華工人人員的敬業程度,她原本以為那個會議早已解散了,沒想到大家竟然一直再等安天翔睡醒,這換作她,恐怕早已炸毛了。

從天華里出來,楊寧發覺自己的肚子已經快要餓扁了,她走在路邊,正在搜尋著有沒有什麼好吃的,一輛車卻橫在了她的旁邊。

楊寧愣了一下,戒備地往後退了幾步,下意識的想要快點離開。

就在她正準備抬步的時候,車門突然被打開了,楊寧皺起眉,看見一雙黑色的皮鞋率先伸了出來。

接著,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突然躥入了她的耳朵里:「楊寧,真是好久不見啊。」

她抬眼望去,只瞧見程浩油光滿面的臉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楊寧忍住自己心中的噁心,冷淡地掃了他幾眼,漠然道:「你有什麼事情嗎,難道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在楊月的身邊?」

一聽到楊月的名字,程浩臉色便猛然一變,他瞪著楊寧咬牙切齒道:「你這個該死的女人,還敢說,要不是你給我在拉斯維加斯設局,我也不會落到如今的下場,還被楊月徹底拋棄!」

回想那一天的場景,只要是還是個有腦子的人,就不會還把程浩留在身邊,看來楊月清醒的算是早的,自己上一世可是被他騙的團團轉,即使自己發現了,也傻傻的相信著他。

「呵。」

楊寧腦海中浮現出曾經的那些場景,不由得有些發笑,一旁的程浩以為她在嘲笑自己,一下子怒火中燒的沖了過來。

「你還敢笑我,楊寧,你是不想活了嗎!」

聽見程浩的怒吼,楊寧回過神,連忙閃到了一邊,她揚起下巴,不羈道:「你幹什麼,難道還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了我嗎?」

聞言,程浩猶豫了一下,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陰冷地笑出了聲:「楊寧,你別以為你有安天翔罩著就能無法無天了,你給我設局陷害我的事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楊寧瞧著程浩猙獰扭曲的臉,有些無語,自己上輩子眼睛是真的瞎掉了嗎,明明眼前這副嘴臉才是他真實的模樣吧?

她癟癟嘴,眼中冷漠的譏諷似箭一般,插滿了程浩的背脊:「你比我想象的聰明點,不過做人要將心比心吧,你和楊月兩個人合起伙來對付我的時候,怎麼不說了?」

「況且,我那是設局嗎,稍微被挑撥了一下,便拿著錢去玩了,輸成那樣都不鬆手,可見你這個人貪得無厭,秉性極差。」

楊寧一番話,把程浩氣的個半死,他煩躁的抓了幾次頭髮,恨不得立馬把眼前這個女人打死。

他指著楊寧的臉,目光兇狠,咬牙切齒道:「你還敢狡辯,我有如今這樣子,都是你害的!」

程浩怒氣有點上頭了,把話衝出口,才意識到了楊寧說的前一句話,她說他和楊月聯合起來對付她?

他愣了一下,楊寧怎麼會知道這件事,難道說當時他在打電話的時候,楊寧就站在身後嗎?

怪不得,那次兩人吃飯,她一直興緻不高,原來是早被他發現了。 山腳傳來狗叫之聲,楊柏沖著段秀雲神秘一笑,而此時在密林當中一里之外的一處草叢當中,趴著萬宇和王慶。

萬宇可是王級狙擊手,王慶也擁有潛伏術。兩人一直都互相配合,所選擇的草叢是一條溝壑。

我有皇后光環 兩人的身上和頭上都已經偽裝好了,兩人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而兩人的目光透過草叢縫隙,冷靜的掃視四周。

不過兩人也聽到狗叫,王慶的手輕輕點在萬宇的身旁,那是一種暗語,只有他們兩個才能夠明白。

「怎麼這麼多狗?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難道這山上還有狗?」

「狗?糟糕,你帶藥水了嗎?」萬宇還是比較謹慎,這麼多狗出現在密林,難道都是那個教官弄弄出來的。

「藥水沒帶?可只有接受訓練的狗,才能夠準確找到我們。放心吧!」王慶的話剛說完,四周已經傳來一陣陣狗叫。

「來的這麼快,別動!」兩人徹底猶如雕塑一樣,隱藏在環境當中。而就在兩人不動的時候,身上好像突然出現一個黃色閃電。

「什麼鬼?」這兩人就是一愣,而愣神的功夫,好像某種液體灑落下來,一股特殊的氣味,這兩個人的臉徹底扭曲了。

「大爺的,狗尿,教官,你怎麼還來?」兩人的目光終於看到,從兩個人的身上,突然跳下一隻金毛大犬,這條狗的眼神都是戲謔的,沖著兩人居然還一笑。

「狗?秋田犬?不可能吧?」兩人還在疑惑的時候,大黃的後邊衝出三條狗,朝著兩人就撲了過去,這真的是咬。

「該死,發現我們了!」這兩人趕緊跳了起來,可是依舊無法躲避這三條狗,當場就把咬在小腿。

「啊!」萬宇和王慶的慘叫聲,響起在密林當中。而這時候,密林當中各處,也傳來慘叫聲和怒吼。

甚至傳來瘋狂的打鬥,這些狼牙完全怒了,怎麼跑出來這麼多狗,如果是一兩隻他們還能夠對付,可有的上來就十多條一陣咬。

「被發現了,就回來,打傷我的狗,是要賠的。」淡淡的聲音,從密林當中響起,那可是楊柏的傳音之法。

「什麼?教練,你哪來這麼多狗,這不科學!」 兩世人 眾人揚天狂吼,這些狗都是農村土狗,在一條特別恨人的黃金犬帶領下,早出一個個狼牙。

這些狼牙本來要反抗,結果狗的數量太多了,而且這些狗好像是故意的,專門咬小腿,一定都不留情。

「輸,我認輸!」幾名狼牙剛要認輸,段秀雲就從密林當中走出,拿出楊柏準備好的靈液,消毒和復原眾人的傷口,同時翡翠黃瓜扔給眾人的嘴中。

「這麼快就好了?」眾人就是一愣,未想到這麼快就能夠傷好。眾人剛才可是相當的憋屈,從密林當中一一走出,面對楊柏的時候,都痛苦的低下頭來。

「這是我的大黃,這些都是農場土狗,記住了,多時候你們沒有被大黃早到,那就算合格。」楊柏依舊躺在椅子上,吹著山風,吃著黃瓜。

這些失敗的狼牙,也都席地而坐,同樣啃著黃瓜。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個狼牙都走了出來,鬱悶的看著眾人。

「還有林梟龍,趙全義和連休明三人?」楊柏沖著眾人淡淡一笑,而大黃搖著尾巴好像沒有找到這三人。

「跑的挺快,我說的是五里範圍之內,他們三個居然敢藏在五里之外。大黃,領著段秀雲,卻把他們給我抓回來。」

「秀雲,正好你可以試試身手,他們不是一直暗中瞧不上你嗎?」楊柏嘿嘿一笑,別看楊柏在那休息,可是楊柏的神魂掌控一切,密林當中的任何人,都無法擺脫楊柏的神魂監視。

「五里之外?」段秀雲也沒有想到,這三個人居然跑出這麼遠。段秀雲也冷笑一聲,身形一晃,猶如閃電一樣消失不見,畢竟段秀雲如今可是先天武者。

「教官?這狗,怎麼這麼快?」這些狼牙實在忍不住了,哪有見過這麼多有靈性的狗,就那個大黃,都能夠跑出殘影了。

「吃我們農場東西吃的,怎麼樣?比如你們手中的黃瓜,能夠恢復體力。而你們的傷勢,只要有我在,沒了胳膊,我都能夠給你接上!」

楊柏一呲牙,眾人就感覺頭皮發麻,誰能夠想到訓練還能夠沒有胳膊。

「都去,都給我抓回來!」楊柏四周,都是黃毛狗,農場這陣子已經養了上千條,整個鳳縣都在求購楊柏的狗。

這些狗特別聽話,尤其如今楊柏的眉心晶體山,楊柏只是一動,這些狗更是心領神會,消失在密林當中。

半個多小時之後,眾人就看到密林深處傳來怒吼,那是趙全義的。

「冰焰石,讓我自己下來,太丟人了。」

「連休明,你倒是說話!」趙全義沖著連休明吼著,可是此時的連休明滿臉通紅,一句話都不說。

等趙全義反應過來,已經看到所有狼牙都震驚的看著三人。段秀雲一手一個,把兩人從密林當中脫了出來。

趙全義滿臉都是淤青,連休明眼圈猶如熊貓一樣。這兩人被段秀雲找到時候,還想反抗,想要憑藉後天之氣鎮壓段秀雲,結果段秀雲兩個巴掌,就把兩人抽飛出去,打的滿身都是傷勢。

「林梟龍呢?」眾人看見趙全義,趙全義不說話了,而是所有人的目光朝著遠處看去,那裡有很多的狗叫。

「卧槽!」很快眾人就看到了,林梟龍要比趙全義等人還慘,居然是被一條條狗撕扯過來,渾身都是狗尿。

「哈哈,林梟龍,你都成狗尿苔了。」萬宇實在忍不住了,眾人狂笑起來。而此時的林梟龍都要哭了,揚天狂吼。

「這是什麼狗,我不就是打了他一拳嗎,他領著所有狗欺負我,往我身上撒尿。還有那個冰焰石,上來就是一拳,嗚嗚嗚嗚!」

林梟龍那個委屈,都要不行了。而趙全義和連休明也都沒有臉,誰讓兩人壞了規矩,而且還這麼快被發現。

「還高手,潛伏,呵呵,給你們一個小時,休息,然後繼續!」楊柏淡淡一笑,而此時的連休明實在忍不住,猛的吼道。

「教官,這不公平!」連休明真的怒了,當看到一條條狗出現的時候,連休明就聯合三人朝著五里之外而去,在連休明看來,弄出這麼多狗,這簡直就是作弊。誰的世界有這麼多狗,這簡直就是故意刺激他們。

「公平?你想要什麼公平?」楊柏淡淡的看著眾人,而此時的連休明憤怒的站了起來,指著四周的狗,再次吼道。

「這麼多狗,就算是你,也無法不被發現,教官,哪有這樣訓練的?我們要的是公平,如果是公平對待,就憑你,是無法發現我們的。」

連休明的話,狼牙們也都憋著氣,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卻慢慢站了起來,冷冷看著連休明,就是一個眼神,連休明彷彿墜入地獄。

王者榮耀之擊殺紅包系統 「你要公平?你走進狼牙的時候就已經失去公平。你比他們都優越,那是為什麼,你是武者,你是後天武者,你當然覺得你高人一等。」

「可你知道你將來要面對是什麼?我現在就告訴你!」楊柏的目光突然一凝,而就在此時,密林當中突然傳來熊吼的聲音,甚至遠處的山崖之下,那黝黑的山谷當中,也傳來幾聲野豬吼叫。

「什麼?」狼牙的四周,一頭頭野獸走了出來,起初是兔子,四周的土狗都興奮起來,很快一隻只黃鼠狼也出現,而遠處傳來的轟鳴聲,龍首山的深處,人熊也朝著這裡匯聚,野豬群也朝著這裡奔跑,整個密林之外都已經開始震動起來。

「這,這是什麼?」連休明徹底傻眼了,所有人都看到密林之外,無數的野豬畏懼,他們簡直就是野獸嘴裡的食物。

「看到沒有,你們將來要面對是異能者,是這個!」楊柏一抬手,龍元劍指轟然而出,前方巨大的斷崖,突然轟鳴一聲,猶如小山一樣,當場爆碎開來。

「怎麼可能?」所有人都看著,看著楊柏爆發真正的戰力,那麼大的岩壁,離著百米之遠,居然能夠全部給轟碎了,這已經不是人了。

「異能者,強大的武者,甚至是國際上種種可怕的強敵。如果你們不經受特殊的訓練,難道你們跟以前的狼牙一樣,用你的血肉,用你的裝備去拼?」

楊柏的話,段秀雲雙眸突然冷酷起來,甚至眼圈一紅。當初的狼牙就是毀在異能者的手中,就算段秀雲能夠擁有炎黃組的設備,才能夠逃脫出來。

「教官?」連休明終於沉默了,眾人都震驚的低下頭來,楊柏說的沒錯,他們成為狼牙,將來要面對,都是最可怕的對手。

「記住了,我是你們的教官,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你們將來危險的時候,有機會活下去。」

「從現在開始,不許跟我談任何公平,除非你們覺得能夠戰勝我。還有晚上,段秀雲會教你們所有炎黃組的設備,全部都給我學會,學不會,那就別怪段秀雲親自出手,我想現在你們誰能夠比上秀雲一個手指?」

楊柏猛的打了一個響指,密林之外萬獸轟然而吼,天地徹底震動,楊柏就是萬獸之王。 回憶起當時的情況,程浩幾乎可以肯定,楊寧是很早就站在那家餐廳等他了,不然的話她絕不可能悄無聲息的站在她的身後聽完了他的電話,還不被他察覺。

看來,她對自己早有提防。

你是我戒不掉的甜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跟楊月的關係不一般?「程浩的態度一下子變得平靜了起來,他皺眉緊盯著眼前的人,突然發覺那位少爺說的是對的,這絕不是個單純的女人。

聞言,楊寧瞧了他幾眼,眼中的光零零散散,照亮不了她眼底的情緒:「你覺得呢,你和楊月那點事情,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噢,至於怎麼知道的,你還記得我替你去借錢的時候吧,我拿了你的手機,查了你的通話記錄。」

「輸上頭的你,似乎完全沒有發現,你回國找我的時候,我也是故意讓你去找楊月的,這正因為我很清楚你們的關係,可惜你什麼也沒發覺,還傻傻的以為,我是真心的再替你著想。」

楊寧毫不客氣地揭露著真相,就像是撕爛腐爛的傷口上的紗布一樣,對她來說,任何報復的時刻,都沒有此刻看見程浩不可置信地望著自己,露出一副敗者的姿態,讓她感到快意。

上一世,是他程浩贏了自己,這一世,她一定要讓他輸掉這條命。

程浩被楊寧的眼神所震懾住,然而他不明白的是,從一開始兩人見面之初,楊寧所表現出的敵意就讓他感到過驚訝。

或許,這就是天生的敵人吧。

收回思緒,程浩陰暗的眼神偏了偏,他皺起眉頭,打量了幾眼楊寧,握緊了拳頭。

「看來你對自己相當的自信啊,既然你爽快的承認了,這一次我認栽,說起來我來找你有別的事情,就要麻煩你跟我走一趟了。」

語畢,程浩的臉色赫然一變,緩慢的走近了兩步,剛剛表現的有些沉靜的神情驟然晦暗了起來。

楊寧心中一驚,感覺有些不妙,她退後了兩步,全身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她戒備吼道:「你想幹什麼?」

這是在天華的樓下,程浩卻對她一副兇相,難不成他一點都不害怕安天翔了嗎?

就在楊寧思緒繁雜之際,程浩突然伸出了手狠狠的拽住了楊寧的胳膊,她猛地一震,面露驚恐,強忍住心中的驚懼,與眼前的人對峙了起來。

「你放開我!難不成你還想綁架我!別忘了這是在誰的地盤!」

平常時間,她都盡量迴避自己和安天翔的關係,然而此刻,她卻顧不得許多,只能想到最具威脅的話震懾眼前的人。

程浩彷彿對她的話充耳不聞,他冷冷地笑了笑,死拽著她的胳膊,把楊寧往車上拖。

他陰狠道:「今天就算在閻王爺的地盤上你也得跟我一起走!」

「你放開我!」

男女力氣終究有所差異,楊寧大吼出聲,扭動著身體劇烈掙扎著,卻都沒有給程浩造成一點影響。

現在該怎麼辦?這是此刻楊寧腦袋中唯一想過的問題。

明明是大馬路邊上,那些看見的人卻都熟視無睹,根本不敢朝這邊多望幾眼,被拖拽到快沒有力氣的楊寧,心中一下子冰冷無比,心頭蔓延著絕望。

然而,她不是那麼容易服輸的人,無力的感覺只產生了一瞬間,便被她快速抹去。

她說過她要贏,便不會在這裡認輸。

狠勁上來,楊寧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猛地拖住了程浩,眼眶似乎要崩裂一般,猩紅無比。

「你放手!」

楊寧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狠甩開程浩的手臂,猛地踹了他一腳,想要連忙跑開。

程浩吃痛鬆開了楊寧的手,又被踹了一腳,雖然被他躲開,但是仍然分了神。

下一秒,他立馬反應了過來,連跨幾步,慌忙抓住了她的手。

「你這個賤人,還想跑!」

楊寧穿著高跟鞋還沒有跑出幾步便又被逮住,她心中一寒,感覺自己怕是要被程浩綁走了。

不甘於屈服,她腦中飛快的閃過各種方法,只想快速逃脫他的魔爪,因為拖的越久,情況便對她愈發不利。

突然,楊寧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她安靜了下來,任憑程浩拉拽,未被桎梏的手捂著胸口,漸漸蹲在了地上。

「痛…」楊寧神情難受,單手抓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面色一時間蒼白無比。

程浩應聲回頭了一次,瞧見楊寧的模樣沒有露出半分的緊張,彷彿是她死在這裡也無所謂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