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以我獨孤大哥的武功,天下能傷你的高手我都沒有找到,更不用說一群小東西,能有他們的出場其實已經很給他們面子了!下次要是還有玉蜂出來,我一定先消滅這些玉蜂,獨孤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秦飛說的很真誠,可是卻絲毫沒有讓獨孤青玉感受到一點的真誠。

「好啊!一會我去弄幾個馬蜂窩了,我們今天就回去用馬蜂修鍊你看怎麼樣?」

完了!徹底完了!獨孤青玉已經將秦飛記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一點都沒有想要忘記的意思,更可惡的是,這混蛋居然還要用馬蜂這樣卑鄙的方式來對付自己,要是不被馬蜂蟄幾個包,獨孤青玉絕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秦飛感覺自己的後背拔涼拔涼的,就連自己平時經常被獨孤青玉劍氣所傷的小臉上,也是有些隱隱作疼。

我怎麼就這麼犯賤啊!為什麼要去皮一下!和誰皮不好,偏要和獨孤青玉這個小氣的男人皮一下,這下子被記住了,感覺整個人生都沒有了光輝。

秦飛十分的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去皮一下,要是上天能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不會來皮這麼一下子,感覺已經沒有生的希望了,只希望這周圍沒有什麼馬蜂窩就好,不然死定了。 「嘩嘩!」

就在秦飛還在想著用什麼樣的辦法才能少受點傷害的時候,古墓的大門打開了。

「給我記住!一會再來收拾你。」

現在也只能有挑戰能讓獨孤青玉暫時的忘記秦飛的所作所為,可秦飛心裡卻還不是滋味。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躲過這一劫才好,要不先一會就先直接進行最後一步算了,反正現在也只差最後一個人挑戰了,挑戰完那個人直接就回去,將獨孤青玉丟給那孩子就好了。

撒旦掠情與狼共枕 恩!沒錯就這樣!我真是太機智了!

「什麼人?居然敢闖我古墓,你們是王重陽那個負心漢派來的嗎?」

從古墓當中走出一個大美女,完美的臉蛋,完美的生存,就是這聲音有點太豪氣了,不過絕對算的上是一個十分不錯的優質美女,可就是這樣一個大美女居然讓王重陽直接放棄了他,選擇當了和尚。

這林朝英的遭遇實在讓秦飛很不舒服的,天下好男人那麼多,為什麼你就喜歡上一個渣男了,喜歡也就算了,還和王重陽擺擂台,一點都沒有女人該有的溫柔,活該被王重陽給拋棄了,王重陽也是一個白痴,那麼好的資源不要,去當道士!這丫就是一個神經病,不過兩人看起來倒是絕配,渣男配作女,天生的絕配,分都分不開。

「女人?」

不過當獨孤青玉看到林朝英的時候,他整個眼神都變了,臉上的興奮之色都沒有,而是有些生氣的看著秦飛。

「這是個女人?」

「這長相,難道還不明顯?」

秦飛無語了,不是女人難道還是人妖啊!她又不叫東方不敗好不好!別鬧了大哥,咱們能不能先打完再說。

「你沒有說這是個女人啊?」

「大哥!我什麼時候說過她是一個男人啊?」

秦飛無語了,獨孤青玉這樣的狀態感覺不對啊!

「可是她的名字實在不像女人啊!你是不是故意的?」

「大哥!我故意什麼啊?我又不是神經病,我告訴你,別看她是一個女人,她的實力也是很強的好不好,是你要挑戰高手的,關我什麼事情啊大哥!」

秦飛賊委屈了,這是個女人怎麼了?人家是女人又沒有得罪你好不好,再說了,是你要挑戰高手的,這個世界有多少高手,秦飛是不知道了,但是能算的上高手的女人,這林朝英絕對是其一,能和王重陽比肩的女人能差到什麼地方去嗎?顯然是不可能差了,甚至絕大多數的男人都不是他的對手,歐陽鋒要不是因為逆行九陰真經,估計也是要栽在這裡的好不好,可見這個女人的強大,就問這樣的女人怎麼了?難道不值得你挑戰嗎?

「你一定是故意的,你小子難道不知道我這一輩子挑戰了那麼多的人,就是很少挑戰女人的嗎?」

獨孤青玉的臉色十分的不好看,女人除了是禍水還是一切麻煩的製造者,獨孤青玉就是在女人身上吃過虧,所以他很早就發誓,絕對不和女人打,今天秦飛先是蜜蜂的事情沒有告訴自己,現在又是女人,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大哥!我怎麼知道啊?你又沒有跟我說,江湖上也沒有你的傳說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你不和你女人打啊!你一個劍道高手,也太大男子主義了!不過你們練劍的都是些神經病!」

秦飛很冤枉,他真的不知道獨孤青玉有這方面的避諱,不然打死也不會帶著他來這裡,先是皮一下被獨孤青玉給記住了,看現在這個樣子,獨孤青玉不止記住他了,不把自己弄成半殘,估計心裡那股怨氣是不會消了,秦飛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臉,估計這張臉是保不住了。

「喂!你們兩個當我是死人嗎?說!你們今天來是幹什麼的?和王重陽什麼關係,要是你們不說,那今天就不要離開了。」

林朝英不愧是女中豪傑,說話那聲音,那叫一個有勁。

可現在不管是秦飛還是獨孤青玉,卻一點都聽不進去,秦飛現在想的是如何才能讓獨孤青玉相信,他絕對不是故意給他找一個女人做對手的,而獨孤青玉則想的是,如何趕快擺脫這個女人,於是兩人的眼光同時觸碰在了一起。

「回去再說!」

「回去再說!」

兩人幾乎同時說出了口,然後一起點頭準備轉身就跑!不管如何先走為上,想要在這裡把事情說出清楚,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想跑?你們把我古墓當做什麼地方了?給我留下來說清楚!」

六合逍遙錄 秦飛他們想走,林朝英反而不幹了,明明自己在古墓呆的好好的,這些混蛋來打擾自己就算了,還提什麼王重陽去妓院,一看就知道是故意來找茬的,他林朝英受了王重陽的氣也就算了,自己找的男人,就算是跪著也要繼續喜歡,但是在自己的家門口來嚷嚷,那就是找事情了,怎麼可能讓他們走了?

林朝英幾個箭步,便是出現在了獨孤青玉和秦飛的面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看吧!這些女人就是惹不起的主,所以才不想和他們打,都是你的錯!」

「人家追我們根本不是因為我的錯好不好!是王重陽那混蛋的錯!王重陽我記住你了。」

反正秦飛自己是絕對不背鍋的,要不是王重陽和林朝英玩什麼愛情遊戲,林朝英也不會一氣之下跑到古墓來住,要不是王重陽太不是男人招惹了林朝英,他們也不會爆出王重陽的名字就引出了林朝英,沒有引出林朝英,獨孤青玉自然不會知道她是女人,自然不會怪到自己的頭上,反正今天一切的錯都是王重陽的錯。

王重陽是做夢也沒有想到,他今天背了那麼大的鍋,要是今天他在這裡,一定會大喊一聲』這和我有什麼關係,還不是你們自己來招惹林朝英的,不知道這個女人連我自己都招惹不起的嗎?『可惜王重陽不在,不背鍋都不行了。 「那個!這位小姐姐!我們只是路過打醬油的,剛才叫錯了門,你可以放過我們嗎?」

秦飛和獨孤青玉不是怕了林朝英,單純的不想和林朝英糾纏,尤其是獨孤青玉,看見女人就慫了,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獨孤青玉不敢打,秦飛這小胳膊小腿的,他自認為不是林朝英的對手,加上現在他還在想怎麼跟獨孤青玉解釋,哪有時間浪費在這裡,先跑為妙。

「誰是你姐姐!混蛋!看我不殺你了!」

「我草!這麼直接?」

秦飛無語了!這林朝英這暴脾氣也是醉人,上來就是干,一點都不慫。

「林朝英你過分了!我們真的不是故意來找茬的!我去!別打臉啊!」

也不知道秦飛這張臉是多麼的招人恨,誰都愛打,就連神鵰那貨也喜歡往他的臉上蹭,這就很過分了,他是靠臉吃飯的好不好!

秦飛一邊躲,一邊想要和林朝英說清楚,可惜林朝英比他強太多,一直壓著秦飛打,這讓秦飛無語了,獨孤青玉也不說來幫幫自己。

「我去!林朝英是你逼我的!」

秦飛極力的想要解釋,但是她根本不聽,現在他就認定了,兩人是故意來找茬的。

「呵呵!林朝英你知道王重陽為什麼不喜歡你嗎?就是你這潑婦的性格!哈哈!這樣的女人你說誰會喜歡?怪不得王重陽那混蛋出了家都還要去妓院,活該你單身,說你是單身狗都侮辱了狗,像你這樣大的年紀連狗都給熬死了你居然還單身,哈哈!」

秦飛現在是破罐子破摔了,現在的一切目標都是先跑了再說,其他的他才不管了,反正王重陽是不可能和林朝英在一起的。

「啊!我要殺了你!」

王重陽是林朝英心中的坎,現在被秦飛這樣指著鼻子罵,心中的怒氣徹底爆開了!不要命的沖著秦飛就來。

麻痹!完了!玩脫了!林朝英發瘋似的衝過來,這下子秦飛尷尬了,身為女人他居然連女人最基本的罵街素質都沒有,怪不得沒人喜歡啊!咱作為女人最基本的素質都沒有,你註定會成為一個漢子的啊!

秦飛還以為林朝英這個時候會和他對罵來著,然後秦飛趁著這個機會跑掉,但是現在看來,事情遠遠沒有跟著秦飛的預想要走。

「不行!不能再這樣了,獨孤青玉那個混蛋不幫忙,現在只能靠自己了,不然一定會被打死了的吧!異世界的女人太嚇人了!」

秦飛深知,現在的林朝英已經不受控制了,只能先跑了走了再說,絕對不能打,不然沒活路了。

「呀!左砍樹!」

秦飛使出了自己的大絕招,不像劍道的劍道——左砍樹,一下子就逼退了林朝英這個嚇人的女人。

「跑!」

一招將林朝英給震退,秦飛毫不猶豫的就跑了,以極快的速度衝上了全真教,現在也只有那裡能救得了自己了。

「啊!不要跑!」

發了瘋的林朝英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就讓秦飛給跑了,已經喪失了理智的她,現在只想殺了秦飛。

秦飛從來沒有想過跑路是一件那裡累的事情,眼看這全真教就在眼前了,秦飛毫不猶豫的就沖了進去,然後直鑽王重陽的房間。

「那個秦兄弟……」

路遇周伯通,他還想和秦飛打招呼,可是秦飛根本沒有時間,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但很快秦飛就反應過來。

「周大哥!外面有美女找你!」

先爭取一點時間再說,現在這樣的狀態,死道友,不死貧道,這周伯通和王重陽穿一套褲子的,讓他去幫自己堵槍口爭取一點時間吧!

「啊?還有美女來找我?逗我玩了?」

「真的!不信你去看看吧!」

「你這樣說我倒真想看看。」周伯通還挺感興趣。

感興趣就好!秦飛神秘一笑,立刻跑路。

「對了!是個什麼樣的美女啊!?咦!人了?算了!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伯通天真的以為真的有美女來找他了,當他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全身的冷汗都開始往下流。

人渣啊!怎麼可能是她啊!秦兄弟,你到底幹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讓這位親自上山來找人啊!

……

「秦兄弟!你幹什麼啊?這樣慌慌張張的,剛才獨孤大哥也是這樣慌慌張張的進來,你們幹嘛去了?」

一進王重陽的屋子,王重陽就奇怪的看著秦飛。

「獨孤大哥回來了?他人在哪兒?」

「那兒了!屏風後面!不知道在躲什麼人,不會是秦兄弟你吧!我這一輩子還從來沒有人見過將獨孤大哥逼成這個樣子的,你還真有本事。」

王重陽一臉羨慕的看著秦飛,他不知道秦飛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居然讓恃才傲物的獨孤青玉對他如此的另眼相待,他們可是努力了很久卻一直都沒有做到。

丫的!都是你個混蛋的錯,還好意思在這裡說風涼話,不行!一定不能放過你丫的。

秦飛眼睛一轉,壞心思就湧上了心頭。

「王大哥!剛才我回來的時候,看見周大哥在調戲一個妹子,人家那個妹子可是上山來求籤的,他這樣做實在不好,你快去看看吧!」

「真的?」

王重陽一愣,按說這周伯通是不會幹出這樣的事情來,但是自從上山當道士之後,自己這位小兄弟就顯得十分的不正常,要是以前他打死都不相信秦飛這樣的話,可是現在他自己心裡都在打鼓。

「要是我騙你,讓獨孤大哥一輩子孤獨終老!」

「呵呵!秦兄弟和獨孤大哥的感情真好,居然拿這樣的事情開玩笑!不過你現在的話可是被他聽到了,一會估計秦兄弟你要倒霉了!」

王重陽帶著傻笑離開了自己的屋子,他深知獨孤青玉那小氣的性格,要是沒有被他聽到也就算了,現在這人可就在不遠處藏著了,估計秦兄弟要倒霉了。

笑!努力的笑!用力的笑,我們今天就看看誰要倒霉,自己惹了情債,我看你怎麼換,玩不死你,一會有你哭的時候。 「秦兄弟!你挺會玩啊!都敢拿我的名號來做保證了!幹嘛不發個誓就更好了!」

躲起來的獨孤青玉這個時候才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獨孤大哥你這話就不對了,什麼叫我會玩啊!我覺得你才是最會玩的那個,說!幹嘛一個人就跑了,萬一我被殺了怎麼辦?」

獨孤青玉一點義氣都沒有,看見女人比見到母老虎都還要害怕,不!應該說他連母老虎都不怕,卻被一個女人給嚇住了。

「哈哈!秦兄弟,不要在意這些,再說了,你又不是跑不掉,不要計較了嘛!」

獨孤青玉有些尷尬,剛才只顧自己跑了,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秦飛。

「要是萬一跑不掉了?你不知道她有多兇殘嗎?都追殺到這裡了,要不是我躲的快,死定了!」秦飛心中那叫一個氣啊!

說好了去挑戰,現在還被隊友給賣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豬隊友嗎?

「咳!秦兄弟!你也不要忘了,是你先帶我去古墓惹出的事情,所以關於那個女子的事情,我們兩就算扯平了,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對了!我剛才回來的時候發現後山有一個螞蜂窩,一會我們晚上加蜂蜜。」說完獨孤青玉就跑了。

藥丸!那獨孤青玉的小本本上還記著自己剛才坑他玉蜂的事情。

「瑪德!這混蛋怎麼這麼記仇,算到這混蛋想要給我來一手,我都以退為進了,沒有想到最後這傢伙根本沒有忘記,怎麼辦?要不先跑?」

……

「朝英姐,你怎麼來了?」看著林朝英,周伯通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混蛋啊!什麼美女找自己啊!這就是惡鬼,徹徹底底的惡鬼,秦兄弟你這是坑人不要命啊!

要是知道找上門來的是林朝英,他是打死也不會出來,不要說他不出來,就算是他師兄估計也會轉身就跑吧!

「說,是不是你師兄故意乾的,他若是不想娶我也用不著這樣的辦法,只要他做到我們之間的賭約,什麼事情都好說,現在居然相出這種下流之事,他以為這樣我就妥協了嗎?絕不!」

林朝英心中的怨念足以將周伯通給燒死了。

而周伯通此時也是心累無比。

秦兄弟!你到底對這個女羅剎做了什麼啊?不知道連師兄都怕她嗎?為什麼還要去招惹她呀!

「朝英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要不等師兄來了我們再說?」

秦飛事肯定不能出賣的,畢竟以林朝英的性格,要是敢將秦飛的名字說出來,秦飛死定了!

莫說秦飛和獨孤青玉的關係,就算是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也不能害了這人的性命啊!

「他?呵呵!他敢出來嗎?」

林朝英不屑一笑,要是王重陽能夠出來,今天這事倒是好說了。

「朝英姐,我保證他會出來的,相信我,我立刻去叫他。」

出來給屁啊!先跑路再說,既然師兄是全真教的長教,這些事情還是交給他吧!我們這些小胳膊小腿的鬥不過你們。

周伯通轉身就準備跑。

「哼!當我是傻子嗎?你們兩師兄弟都不是好東西,今天不給我說清楚,你休想走!

」林朝英豈會不知道周伯通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一個跳躍便出現在了周伯通的面前,這下子周伯通是跑不了了。

「朝英姐,你要相信我,真的!比真金還真。」

「當我是三歲小孩嗎?你不知道你這是第幾次跟我說這樣的話了嗎?既然你不想說也行,那今天你就跟我回古墓慢慢的說清楚,我有的是時間!」

說著林朝英就要抓住周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