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歐陽龍騎慘叫一聲就倒地了。

陳峰一看不能再留手了,雖然一開始的一擊消耗了不少靈力,不過現在不是省靈力的時候,太詭異。

「火紋碎霸擊!」

陳峰大幅度的揮舞戰戟,戰戟從左往右打向了擋在身前的康文英。

「鑽石塵盾!」

在周圍漂浮一閃閃的塵埃,一瞬間組成了一面鑽石盾牌,橫在了右側的位置。

轟!

伴隨著強大的力量和爆炸,鑽石盾牌被擊碎,爆炸力量完全打中了那個叫文英的女孩的身體。

「超速再生!」

傷口肉眼可見的開始重生。

「嘖!秦虎!先退!」

秦虎也是被對方的魔法師給纏住了,只是一會兒的時間,蕭紫羅也沒想到,自己都還沒來得及上場,不一會就又倒了一個,雖然只是倒地,不過看樣子是自己這邊又一個被淘汰了。

蕭紫羅:「媽的。。。我終於知道什麼叫瞬息萬變了」 在一座崖壁陡峭的山頂上,有一個小村莊。

小村莊的土地十分的平坦寬闊,用土建造的房屋整整齊齊的排在一起,肥沃的土地上種著莊稼,池塘上有魚兒在嬉戲,還有一些桑樹竹林之類。田間小路交叉互相連接,在小村莊能能夠聽到雞鳴狗叫等動物的聲音。小村莊裡面有一些來來往往的行人,男女老少均有,還能在天地裡面看到耕種勞作的人,男男女女的衣著裝束完全不想現代人,反而有點像古時候的人,不過從老人和小孩的臉色都能看到笑容,自得其樂。

一直到一天,小村莊其中一家人剩下了一對雙胞胎姐妹。

只是,生下雙胞胎后,生母卻因為大出血而去世。 風裏狼行 這種事情雖然不多見,但是在小村莊也是有過記錄,村民也沒有多想。

後來,雙胞胎一歲生日之時,她們的生父打算到山上打獵獵物給自己的女兒做一頓好吃,卻被偶然出現的魔獸所殺,一直到當天晚上,村民才發現被啃吃的面目全非的屍體,村民只能從衣物判斷出的確是雙胞胎的生父。

再後來,雙胞胎兩歲生日的時候,好心收養雙胞胎的老村長在自己家裡死於意外。村民開始恐懼,都認為是這對雙胞胎剋死身邊的人,而且雙胞胎成長的十分迅速,兩歲的時候身體發育,身高就已經有三歲四歲的小孩子了,一開始村民都以為這只是雙胞胎長得快而已,只是現在開始懷疑了。經過村民一再商量后,決定把雙胞胎放在死去的老村長的家裡,大家輪流給食物撫養,不去接觸雙胞胎。

只可惜,又到了雙胞胎三歲生日之時,本來一直與世隔絕的小村莊卻闖進來了一群馬賊,馬賊手持馬刀,身強體健,與世隔絕的村民連武器都沒有,根本沒有反抗之力。馬賊性格兇殘,燒殺搶掠,一直到她們闖進了老村長的家中,看到了雙胞胎,打算一併抓走,用作販賣。

一年都沒有出過門口的雙胞胎看見滿地的屍體和熊熊的烈火,雙胞胎的姐姐被嚇得張大嘴叫不上聲音,妹妹被嚇得嗷嗷大哭。

就在馬賊心煩妹妹的叫聲,打算一刀斬殺雙胞胎妹妹的時候,身為姐姐的本能說了一個字。

『死』

馬賊的馬刀剛剛高舉準備砍下的時候,手突然就無力的放下,刀也從手上跌落,馬賊也從馬上跌落,但是這還沒有完,入侵小村莊的所有馬賊都在這一剎那全部無力的倒地,就連原來被抓起的小村莊的村民,也突然間全部眼鏡翻白的倒地,之後再也沒有起來。整個小村莊一瞬間,除了雙胞胎外,無一生還。

只是雙胞胎引動的力量把這可星球的最強的幾個修鍊者驚醒,雖然這只是一顆小星,但是最強修為的修鍊者還是擁有六級巔峰的修為。

小星上幾個最強大的宗門開始了爭奪,有打著替天行道旗號的,有打著拯救天地蒼生的,有打算救援雙胞胎的,也有毫不掩飾就想獲得雙胞胎力量的。

整個小星為了兩個三歲的小女孩開始了血腥而醜陋的爭奪。

可憐的雙胞胎經歷了漫長而又可怕的一年。

背叛,欺騙,血腥,貪婪。在這一年裡面僅有三歲的雙胞胎看盡了人世的醜陋,就在雙胞胎被好幾個最強的宗門包圍,再也無力去支持的時候,一個好像天仙一樣美女的女子從天而降,輕輕一揮衣袖,那些好像很強大的人就全部跪在地下,頭怎麼掙扎也抬不起來。

雙胞胎聽到了她們這輩子最動聽,最美麗的一句話

「有沒有興趣做我的女兒?」

—————————————

紅女看著場上出盡風頭的黎芝,嘆了一口氣:「這體質,真的是厲害的一塌糊塗,只要說話就可以實現。只是,越強大的力量,代價往往越重。」

老魔頭三人也感嘆的搖了搖頭。

言靈。一種被上天眷顧的體質,一種被上天詛咒的體質。

其實這很正常,比如魔法就是需要吟唱來釋放,通過咒語來溝通天地,向天地『借東西』。

不過言靈這種體質卻更加霸道,只要你說出口,天地都會答應你,都會給你,都會幫你實現。當然了這說的是體質大成的時候,而且這種體質十分親切天地,完完全全不需要修鍊,自己就會吸納天地靈力,只要你或者,體質遲早大成,而且修鍊更是事半功倍,牛的不行,也被人譽為被上天眷顧的體質。

但是凡事都有兩面,這種體質也被叫做是上天詛咒的體質,因為每一次體質主人生日之時,主人所最鍾愛的人就會死去。

為什麼?

因為蒼天易妒。

蒼天喜歡你,ta不許你喜歡其他人,所以要收取體質主人喜歡的人的性命。

總裁的緋聞妻 不過這也不是百分百的,就好像雙胞胎四歲生日的時候,不用想都知道她們當時最喜歡應該就是收養她們的哪一位從天而降的女仙,但是女仙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因為那位女仙夠強啊。

蒼天?

滾犢子吧!!

直接把蒼天的詛咒給打得粉碎。

最後雙胞胎姐妹跟隨這位女仙來到了四系星,而女仙也給雙胞胎起名:姐姐叫紅,妹妹叫芝。

而女仙恰恰正是天墜學院的創始人,天墜學院校徽上圖案的那位女仙。

墜天仙——黎夢。

傳聞當年直接把一座懸浮在天空的勢力從天上硬生生的扯了下來,而那個勢力名為也是自稱天空之城,所以黎夢也被人叫做墜天仙。

可怕可怕~~~~

而黎夢為了不讓雙胞胎無心之下發動了體質的力量傷害到無辜的人,所以教導了她們修鍊,讓她們可以更好的控制自己的體質力量,而傳聞咒術的創始人,也就是發明咒術的祖師爺傳聞就是一個言靈體質的擁有者,ta為了控制自己這個害人害己的體質,才創造出了咒術,讓自己的力量有宣洩的地方和方向。

——————————–

我們回到決鬥台,歐陽龍騎沒多久也被老怪物抬下台了,蕭紫羅這是才反應過來,就在她準備上台的時候,眼鏡一下子就跳上了決鬥台。

「讓我來,我知道一點咒術的破解方法」

蕭紫羅也無所謂,她上去其實也就是盡量的限制黎芝而已,並沒有太多有效的手段。

黎芝還沒有停手,或者說停口

「人!生命!痛苦!人間的懲罰!天堂,生死輪迴,靈魂解脫的地方,看到嗎?你的隊友在等待。」

這次輪到陳峰,只是他身體並沒有毒霧出現,不是他沒有中毒,而是他用他強大的修為直接在毒霧還沒出現的時候強制壓下去,他猜測咒術發動肯定是有條件的,他記得黎芝在發動的時候一開始說了一句『中毒之人』,這很可能就是發動條件或者說目標指定。

可惜,壓制並不代表沒中毒,陳峰的身後還是出現了天使的虛影。

眼鏡:「秦虎!把你的大日和不動明王虛影弄出來!」

秦虎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現在他自己也沒有太好的辦法,既然眼鏡敢上來,他應該是發現了什麼。

嗡~~~~

一輪大日懸挂高空,陽光普照大地。而秦虎的身後也出現了不動明王的法相,秦虎自身也金光璀璨,真的好想金身羅漢一樣。

大日一出現,秦虎就發現自己的身上居然纏繞這一根淺綠色的線。

「這。。 朕的愛妃是個聚寶盆 這是,什麼時候?」

眼鏡解釋道:「那個叫歐寧的應該一開始就在布置了,隱秘性很高。你的不動明王法相有看破世間虛幻的特性,雖然我也不肯定,不過也只能拼一把,斬掉綠線,你去把那個天使打碎!」

「知道了!迦樓羅火蓮!」

一朵不起眼的火蓮飛出,直接打在了本來應該無法觸碰的天使虛影身上。

轟!

天使面容猙獰,不用很久整個身軀被焚燒殆盡。

陳峰也回過神來了。

黎芝:「嘖,沒想他們居然有人是佛門子弟,算了,這樣也行。」

形勢。。。逆轉了 「哈~~~哈~~~」

陳峰雖然是神志恢復了,但是臉色卻有一點蒼白,呼吸也有點急促,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眼鏡:「怎麼樣,還能不能撐住」

陳峰深呼吸了一口氣:「神魂被重創,體內的毒需要消耗靈力去壓制,現在剩下的靈力不多了,不過應該還能再撐十分鐘」

「秦虎,你的大日能支持多久?」

秦虎:「如果只是召喚出來的話,只要不被打破可以一直存在,但是要一直的釋放佛光普照,以我現在的靈力最多只能撐十分鐘」

「那現在先保存靈力,需要的時候才釋放,對面對精神的影響太大,你負責保護!」

「嗯!」

秦虎其實主修的還是攻擊型的,但是他也沒有反駁,畢竟現在的形勢太不樂觀了,主力的陳峰受了傷,如果自己不防禦對面的咒術這把就不用打了。

眼鏡:「竹竿,你的大陣還需要多久」

「現在就可以!」

「好!發動大陣,我們還擊!!」

轟隆隆!

整個決鬥台都在劇烈的顫抖。

咔嚓咔嚓咔嚓。

突然一些粗壯的樹榦,樹根不斷的從決鬥台上鑽出了。竹竿的修為也比期中考的時候有了長進,覆蓋的範圍更加廣泛,直接把決鬥台接近一大半的面積完完全全的覆蓋住。鐵樺精根也更加的烏黑粗壯,不斷的盤繞組成了一個密密麻麻的叢林模樣,把天墜學院的四名學院完全的隔絕開來,而眼鏡四人也消失了身影。

而且眼鏡也用魔法把神念的探測隔絕開來。

「副隊長,他們隔絕了神念的探測」

鐺鐺!

「這些樹榦很堅硬,普通攻擊很難。。。」

進化系的康文英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顆小型的火隕石從天急速下降,對著天墜學院的四人砸了過來。

「文英!」

「不行,剛剛那個叫陳峰的那一招太強了,靈力還沒緩過來」

李秋:「我來! 我獨仙行 冰壁!」

轟,一堵冰壁橫在了隕石和她們四人之間,這次的冰壁沒有一開始的大,但是卻更加的厚實。

咚!

火隕石不斷的灼燒冰壁,不斷的產生大量的水霧,但是隕石也開始縮小。

咔嚓!

碰!

雖然被縮小了一大圈,但是火隕石還是擊破了冰壁,沖向了四人。

「散開!」

咔嚓咔嚓。

!?

本來想著跳開的李秋的腳踝被突如其來的一根烏黑的藤蔓纏繞住,封鎖住了行動力。

李秋是從頭到尾一直在場上的,對於七八歲的小女孩來說,已經是相當的疲累的,反應也變慢了。

咻。

轟!

雖然威力被減少了很多,但是眼鏡釋放的二級魔法:火隕石,威力依舊很強。火浪一波一波的向著四周涌去,火焰濺射得到處都是。

不過李秋卻沒有被打出場,因為緊急時候康文英擋在了她的身前。

「文英!你沒事吧?」

「嗯,不過沒有小魚在,再生需要一點時間」

康文英身上的鋼鐵肌膚已經被燒毀,臉上,手上都已經開始潰爛,不過卻被超速再生慢慢的修為,再生也是需要靈力的,不可能憑空就出現新的皮膚組織,特別是超速再生剛剛不久才用過,現在再用,速度慢了很多。

其實李秋可以開啟學院戰服的防禦,不過這不到最後是不會使用的,因為戰服防禦雖然是全身的防禦,而且很強,但是靈力的消耗實在太大,畢竟學院聯盟一開始發明是為了保命的,不是用來切磋的。如果李秋開啟了防禦,估計她靈力也要見底了。

呼~~~

第一顆火隕石才剛剛砸下來,第二顆就已經接踵而至了,很明顯眼鏡的目的就是用鐵樺精根大陣隔絕和防禦,之後一直使用遠程魔法進行轟炸,而秦虎就是警戒咒術和防不勝防的毒,陳峰趁機恢復靈力。

只不過,對面也不是吃素的,特別是她們的副隊長。

「歐寧,直接用毒,我來防禦,李秋,使用魔法轟炸,別讓他們以為我們的魔法師比他們的弱,文英,你一邊回復一邊警戒那些樹根。」

「明白!」

「明白!」

「明白!」

只見用毒的歐寧直接從嘴突出了大量的毒霧,毒霧深綠色,伴隨著樹根一起出現的小花小草一觸碰立刻就被腐蝕殆盡,就連堅韌無比的鐵樺精根也出現了潰爛的跡象,可想而知這毒有多猛。而李秋也沒有使用魔法是轟炸,因為以她現在剩下的魔力,能不能突破都是問題,所以她選擇了使用風系的魔法掛起大風把毒物吹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