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其乃是天降聖物,晚輩便將其供奉於香爐之中,卻不料這塊紅石玄妙的很,一經晚輩供奉便立時懸在了香爐之上,自此開始晚輩一家上下修為立時精進,當真可謂事半功倍。」

「只是不知怎得今日這紅石之上竟突然時不時的閃出紅光這卻是之前百餘來所從未出現過的情況。」

胡錦繡道:「想必可能是這天降奇石知道今日祭司奶奶金身法駕至此因而閃爍出玄光異彩。」

胡慧娘起身到在香爐前對著那塊石頭看了看道:「福全、錦繡,本祭司若是討要這塊紅石,你可願意相贈?」

胡勇、胡嬌二人聞聽此言俊俏的面容之上立時閃過一絲慍色,胡嬌道:「既然奶奶已經貴為上神又如何看得上我們家中的這塊小石頭?」

胡福全立時開口:「我兒不得胡言。」而後與胡錦繡對視一眼,心中雖有不舍,卻也別無他法。笑呵呵說道:「既然祭司奶奶喜歡晚輩絕無不肯之理,晚輩自當雙手奉上。」

燈筆 慕容年早就聽過葉雄的名頭,特別是獸組織崛起之後,死神的名頭在國安局已經如雷貫耳,沒有哪一個人沒聽過他的名聲。

也可以葉雄的存上,讓國安局蒙上了一層羞,堂堂一個國家的安全組織,居然連一個人都比不上。

「死神,如雷貫耳。」慕容年伸出手。

葉雄看了眼他的手,想起曾經死去的戰友,恨意依然沒有消失。

「我的手抓過泥,怕弄髒你的手。」葉雄淡淡回道。

慕容年頓時有尷尬,非常不爽地伸回手。

龍在天對葉雄的脾氣早就了解了,這傢伙連華安民都不給面子,怎麼會把慕容年這個情報科首長看在眼裡。

他還聽話,當年死神隊全軍覆沒的時候,死神還差拿槍去崩了慕容年。

「死神,你應該知道,當年死神隊的死,根本就是華博士跟龍天涯一手策劃的,跟我們情報科可是沒什麼關係。」慕容年澄清。

「首長,我想進天獄看看。」葉雄無視他的話,直接問龍在天。

「去吧!」龍在天無奈道。

葉雄這才跟鳳凰一起走進天獄。

看著葉雄離開的背影,慕容年忍不住罵道:「老龍,這子還是夠狂的,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狂的士兵。」

傲嬌與病嬌的日常 「更狂的時候,你還沒見過呢!」龍在天回道。

如果讓慕容年知道,葉雄華安民都敢罵,他就不會覺得自己有多委屈了。

直到後面兩位首長聽不見了,鳳凰這才鬆了口氣,道:「阿雄,你的脾氣要改改,怎麼他們也是首長,你就不能給面子。」

「我為什麼要給他們面子,拿他們工資了還是欠他們錢了?」

「以後,你總需要他們幫忙的時候。」

「我希望一輩子都不需要他們幫忙。」

鳳凰嘆了口氣,感覺葉雄越來越霸道了。不過他雖然霸道,但是每次發生大事,首長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他,他狂得有資本。

此時的天獄裡面,破裂得不成樣子,周圍就像被大塔克壓過一般。

數百名特種兵荷槍實彈在守位著,看押著那些被破壞掉牢房的重刑犯,防止他們逃跑。。

為首的特種兵隊長認識鳳凰,見她進來,連忙走了過來,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林奇,他是首長核准進來查看的。」鳳凰道。

林奇了頭,將兩人帶到關押華夫人的那個牢房。

當看到牢房那手臂粗的鐵柱被扳彎,容一個人出入的時候,兩人再也隱不住震驚了。

這得多大的力氣啊!

「據獄警,他們只看到一個巨大的影子,外表像是人,但是看不清楚模樣,力大無窮,無懼槍械攻擊。」林奇解釋道。

「走吧!」葉雄道。

兩人走出天獄,龍在天馬上叫住他們,把他們叫到身邊。

「死神,你怎麼看?」龍在天問。

「看來你們有麻煩了。」葉雄道。

「我們的人已經去查了,但是查不到,那巨人好像人間蒸發一樣,我猜測他肯定是在華博士身邊。」龍在天。

「我也這樣想。」

「你能不能對付它?」龍在天問。

「首長,你不是開玩笑吧?」

「你也是基因戰士,還是第一代,可以的。」龍在天眼神之中露出渴望的眼神:「死神,你想象一下,如果被這個大傢伙跑出去,在城市裡肆虐,到時候會引起多大的恐慌,死多少人,你曾經是一名軍人,難道就見死不救?」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你應該聽華瑩瑩過,我身體的基因已經穩定了,疫苗把戰士基因壓下去,我已經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恐怕華為民早就下令把我關起來了。」葉雄冷笑。

龍在天不還好,一葉雄就冒火。

他當初做了那麼多,國安局居然要以他身體不穩定為由,派將臣跟無妄去抓他。

「上面的決定有時候不是我們能左右的,現在你不是好好的嗎?」

「首長,不是我不想幫忙,我已經無法變身了。」

「我了解過,華瑩瑩那邊正研發一種試劑,能將你身體內的基因力量爆發出來,讓你再次變身。」

草!不是讓華瑩瑩別嗎,她怎麼就把自己給賣了,葉雄暗罵。

「首長,我看你還是想應對辦法吧,別把希望放在我身上了。太晚了,我先回去了。」葉雄完,準備離開。

「死神,你還是不是一個軍人,難道這付出都做不到嗎?」龍在天急道。

葉雄繼續向前走,消失在夜色之中。

回去的路上,葉雄一直都沉默。

鳳凰坐在車後面,沒有話,氣氛變得十分壓抑。

回到酒店,已經差不多天亮。

葉雄正準備回房,鳳凰突然喊住了他。

「如果你想勸我的話,我勸你還是別了。」葉雄道。

「我就是想讓你睡晚一些,不用太早起床,養足精神明天再去找將臣。」鳳凰道。

葉雄了頭,回到房間中。

躺在床上,一直都無法入睡。

龍在天的聲音,不斷地在耳邊響起來。

「你是一個軍人,難道就見死不救?」

「我們這裡的戰士,沒有一個怕死。」

「如果被那大怪物跑到城市裡,將會產生多大的災難?」

葉雄心血來潮,無法入睡。

迷迷糊糊睡了三個時辰之後,葉雄爬起來,準備新的一天工作。

刷后牙,洗完臉之後,葉雄走到隔壁敲鳳凰的房間,敲了很久沒人開門,他掏出手機打了過去,得知她很早就起床了,在餐廳里吃早餐。

葉雄下樓退房,然後去到餐廳,一眼就看到坐在窗邊的鳳凰。

鳳凰一如即往穿著皮質的黑衣黑褲,而且是彈身非常好的那種,因為這種穿著適合隨時出現的突發情況,便於動手。她腳下穿黑高靴,外面披了件披風,讓她本來就高冷的模樣,更添幾分冷傲,看起來就像末世殺手一樣。

鳳凰本來就身材高大,姿色不凡,此刻這種打扮,輕易吸引餐廳里很多的目光。

葉雄走了過去,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未完待續。) 「這麼早就醒了,不多睡一會?」葉雄叫了份早餐之後,問道。

「睡不著。」

「怎麼,又在想國家大事了?」

鳳凰吃完早餐,抽過一張餐巾紙,擦了擦嘴巴,這才問道:「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用什麼方法在找將臣,我不想被人當傻子一樣胡弄。」

「你沒見我一天都在開車找?」

葉雄知道她心裡有疙瘩,再不跟她明情況,估計要暴走了,當下伸出手。

「幹嘛?」鳳凰奇怪地問。

「把你一件貼身的東西給我,什麼都可以。」

「要來幹嘛?」鳳凰再次問。

「別問那麼多,讓你給就給,那麼羅索。」

鳳凰想了一下,從身上掏出一個軟軟的精緻的錢包。

葉雄接過來,在上面嗅了一下,嘆道:「好香。」

鳳凰嘴角抽得很有節奏,這是公眾場合,他能不能別那麼賤?

「白白,福利來了。」葉雄把錢包遞了過去。

白白正在吃肉,聽到葉雄吩咐,走了過來,在錢包上聞了聞,又回去吃肉了。

「給你半時時間躲開,如果你能躲過白白的追蹤,你的任何條件,我都答應。」葉雄道。

「這可是你的。」鳳凰走了出去。

半個時辰之後,在某條河邊,葉雄將車子停在岸邊,對河上一條船喊道:「鳳凰,別躲了在船里了,該工作了。」

鳳凰從船艙裡面出來,回到岸邊,看著那隻趴在車子里跟龐物狗沒什麼區別的白狗,已經不能用語言形容自己的震驚。

悶騷總裁霸道愛 葉雄這兩天一直帶著條狗,她已經猜到葉雄利用它來找將臣了,但是她不太相信,畢竟將臣離開那麼久了,不可能還被警犬找到。

但是她現在相信了。

作為一名尖的特工,鳳凰對警犬的反追蹤十分熟悉,剛才她就用了很多警犬反追蹤技巧,最後還躲在船上。沒想這樣也被找了出來,這明白白的嗅覺,比起普通警犬強太多了。

鳳凰不太喜歡動物,所以沒認真打量過白白,現在一看,發現白白長得像狗,卻不是狗,臉形還有像貓,是她沒見過的一種動物。

「原來你這兩天四處轉,就是讓這狗去嗅將臣。」鳳凰終於明白了。

「不然你以為我整天帶著你,是兜風談戀愛啊?」葉雄笑道。

鳳凰又無語他了,真不知道應該他什麼好,一話就歪。

接下來,兩人在城東轉了一整天,還是沒什麼發現。

兩人回賓館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又再次出動,這次是在城南,但是一直轉到夜落降臨,白白還是沒什麼發現。

眼見跟鳳凰打賭的時間只剩下最後一天了,再找不到將臣,這個吻就沒了。

葉雄一腳踢在白白身上,把趴在車上睡得正香的白白踢得整個跳了起來。

「睡睡睡,除了睡你他娘的還能幹什麼,明天還找不到人,我把你給燉了。」葉雄罵道。

嗚嗚,嘶嘶!

白白很不爽地朝葉雄吼著。

「敢凶我是不是?」葉雄跟它對瞪著。

白白頓時氣勢就弱了,不敢再吼。

「明天再找不到人,鳳凰就不親我了,你我能不急嗎?」

鳳凰臉黑了,原來這個傢伙這麼激動,是記著自己跟他的賭注呢!

晚上,兩人沒住酒吧,葉雄回了家裡。

楊心怡兩天沒見他,電話打來幾次,想他了。

在她的撩撥之下,葉雄激動之下就回家了,他這個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經不起美人計。

睡覺之前,葉雄打電話給華瑩瑩,問一下bs試劑的進展,聽她還在在研發之中,沒那麼快研究出來。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爬上床,發現楊心怡苦著臉。

「老婆,怎麼了?」葉雄奇怪地道。

「了你肯定不高興的。」

「吧,我不會不高興的。」

葉雄幾天沒跟老婆親熱,心情那個激動啊,怎麼會不高興呢。

「我來大姨媽了。」

葉雄笑容僵住了。

白天的時候,楊心怡打電話過來,各種撩撥,想盡方法把他叫回來。等葉雄心潮澎湃,洗完澡準備大戰一場的時候,她卻突然來這麼一句。

坑爹啊!

「老公,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會來,提前了好幾天。」楊心怡愧疚地道。

本來她也想好好親熱一翻,還想抱個寶寶呢,誰知道突然來這麼一下。

「沒事,你身上也不只是一個洞。」

「噁心,滾。」楊心怡一腳向他踢去。

葉雄裝成一張苦瓜臉:「老婆,男人憋得厲害,很容易出毛病的,我現在這情況,萬一得不到釋放,會出大問題。」

「少來這套,想都別想。」楊心怡斷然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