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知道周甄雅翻白眼的原因,是他對公司的不問不顧。

牧荒集團的事務,周甄雅全權處理,就連林牧需要簽字的文件,她都代簽了,林牧授權過。

若說周甄雅真有異心想要賣掉公司,他說不定都是最後一個才知道。他是百分百信任周甄雅。

而現在,經過昨晚的風雨後,那更是信任無比。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有很多醫療界的教授或者機構,提交了很多會面申請,想要當面與你談事情。」一說起公事,周甄雅儼然一副女強人的模樣。

頓了頓,周甄雅又道:「剛開始之時,那些人群情洶湧,各種威逼利誘、權勢壓制,公司的那些軟妹子,根本應付不過來。那個時候,若不是有許天都站出來,公司都要關門休假了。」周甄雅在話題中又提到了許天都。

聰慧的林牧一聽,也知道為什麼許天都這人會當上保安部的主管了。

林牧點點頭。

「公司有許天都頂著,後來那些人又找來別墅這邊,也不知道這邊的物業怎麼回事,把我們的信息都暴露出來了。」周甄雅美眸一蹙,淡淡道。

雖然周甄雅說的淡然,但其中的惡劣情況,林牧也聽得出來,周甄雅肯定是頂著巨大的壓力。

不過,林牧沒有說話打斷周甄雅,她繼續道:「後面北堂妹妹出手,暫時就沒問題了。」

一說到『北堂妹妹』,不知道為什麼,周甄雅黛眉一豎,左手狠狠掐了林牧腰間一把,道:「你運氣真好,總是有貴人相助,特別是女貴人,特別多!」

林牧一聞言,心中一顫,又來了,又來了……

忍受著腰間的疼痛,林牧報以嘿嘿之笑,面對女人,即便得理,也不能反駁,特別是剛經歷昨晚的情況。

他所謂的運氣,可不真是運氣,都是他一點一點攢起來的實力。許天都、北堂雪等等,都是他實力積累的另外一種體現而已。

「辛苦你了。」林牧一語數意,輕聲道。

周甄雅聞言,沉默地輕搖頭。

「那些會面申請,暫時無需理會,我會製作一個詳細的計劃交給你,你再按照計劃執行吧。」林牧信任周甄雅,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周甄雅也十分信任他,只要他說的,沒有多問,直接執行。

「好!」

「另外,公司的安全雖是重點,可你的私人安全,還有筱嵐的,卻是最要緊的。公司可以沒了,但你和筱嵐卻不能沒,知道嗎?」林牧鏗鏘有力道。

雖是疑問句,可周甄雅卻知道,它是肯定句!

「恩!」

周甄雅聽到林牧別樣的情話,嬌媚一笑,點點頭。

「對了,這件護甲,你穿戴著吧。」林牧想到一件物品,心念一動,一件流轉著淡淡熒光的白色『布衣』出現在他手中。

這件奇異的白色『布衣』,赫然就是【寒蠶絲甲】!

它可是林牧花費3000萬世界戰役積分才兌換的獨一無二的靈魂物品。(657章)大家久等了。

《三國神話世界》明天,恢復更新 【寒蠶絲甲】,全甲都是用寒蠶吐的白絲編織而成,做工十分精細。寒蠶白絲排列非常整齊,對縫嚴密,表面平整,說是甲,其看起來只是一件柔軟順滑的白衣而已,也不知道它是何人製作,通體白皙的它著實令人驚嘆。這也反映出神話世界匠師的高潮技藝和神話世界物資的神異。

倏然之間,白皙的絲甲瀰漫著淡淡的氤氳之氣,神秘無比,這就是傳說中冬暖夏涼的神器。

縱然是見多識廣的林牧,前世看到不少神話物品拿到現實世界的視頻,今生又自己拿過不少靈魂物品,可再次看到如此神異之物,心中還是難免蕩漾起絲絲波瀾。

林牧沒有一絲不舍,直接把珍貴無比的【寒蠶絲甲】遞給周甄雅。

對於林牧能隨手召喚東西出來,周甄雅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寒蠶絲甲】,是目前已知的兌換列表唯一出現的靈魂類物品。即便是沒進入過遊戲的周甄雅,也知曉它的存在。

那萬城爭霸賽的兌換列表,都不知道被玩家傳了多少遍,外界新聞甚至一度滿篇研討它。而作為其中價值無法估量的【寒蠶絲甲】,那更是話題中的中心。

華夏巔峰領主玩家不知道聯繫多少次林牧,都想買它。無他,因為世界上能兌換它的領主玩家,唯有林牧。

就連季北欽在私下,都打探了很多次【寒蠶絲甲】的信息。

然而,外人不知道,這份珍貴的靈魂類物品,林牧沒有自己用,而是給了她,她非常珍惜。

驚異看著林牧道:「給我?」

周甄雅語氣中帶著一抹輕顫,美眸閃過一抹溫情。

摩挲一下精緻順滑的『布衣』,旋即搖搖頭道:「你面對的危險更多,你帶吧。」

「我已經用不上了。」林牧也搖搖頭。

若是沒有服用天地玄黃之魚,實力得到暴漲前,他還真要自己穿,因為他需要面對一場多方算計好戰鬥。而在戰鬥后,那些豺狼虎豹更會不再顧忌什麼,利益才是核心,那個時候,也是危險期!

如此,它就是一份底牌。

早前,現實中,他的實力是中級武將,對付現實劃分的所謂九階格鬥家都綽綽有餘。加上太龍造化典的頂級加成,即便對上王者,他都有四五分把握。不過,想要應付那些擁有稱號的王者,他就得慫了。

然而,如今現實實力已和神話世界實力同步的他(玄階初段),已然不是那位做事還畏畏縮縮的大學生了。那令他有些許畏懼的王者,此刻已不成氣候了。他是新的王者!

現實世界所謂的王者,按照林牧的認識,應該就是相當於神話世界的玄階武將,至於其中具體的情況,林牧暫時也沒有辦法區分。他不是研究學家,他……只是一個搏殺者。

「我現在的實力,足以應付了,甚至還能讓那些覬覦我們的虎狼大吃一驚。」林牧嘴角一翹,意有所指道。

說完,不等她反駁,直接把【寒蠶絲甲】塞到周甄雅的手中。

壞壞的林牧,還順帶抹了一把那軟嫩的小手。

「以後你可天天都要穿著它。至於筱嵐的,等些日子再幫她也搞一件。」林牧輕聲承諾道。

周甄雅發現林牧的小動作,不過卻沒有太大反應,直接白了他一眼,這傢伙,也不是那麼老實的嘛。

鬼夫請你正經點 「那好。」周甄雅聽到林牧如此說,也沒有繼續拒絕,林牧的成長,她是看在眼裡的,包括那如野獸般的實力。

見識不凡的她,已經有所猜測,林牧,已是晉陞到巔峰那一簇人裡面了。

「哼,除了筱嵐,你的小女朋友,也要吧……」

「額,嘿嘿……看情況,看情況……」林牧溫和道。

「那好。我回房間,把它穿上。」周甄雅嬌嗔道。

「不用回去……直接在這裡換咯。」林牧壞壞一笑,道。

周甄雅白了這傢伙一眼,界限雖然突破了,可她還是有些許害羞的,直接在他面前換衣……還沒到這個階段。

周甄雅站起來,轉身而去,背著林牧道:「快點準備下,等下和我一起返回牧荒集團,我已經讓秘書通知大家開會了。」

林牧點點頭。

………………

城上春雲覆苑牆,江亭晚色靜年芳。

林花著雨胭脂濕,水荇牽風翠帶長。

龍武新軍深駐輦,芙蓉別殿謾焚香。

何時詔此金錢會,暫醉佳人錦瑟旁。

初春的陽光,溫暖而熙,實力突飛猛進的他,對這個初春彷彿有些陌生。握著雙拳,閉上雙眼,感受玻璃窗外的喧囂繁華,林牧心靜如水。

閉目養神一會後,林牧坐到屬於他這個董事長的專屬座位上,開始翻閱桌面上早已準備好的資料。

翻開第一頁,赫然就是牧荒集團的簡章,林牧一目十行而過,把其中的精粹牢記腦海,形成他自己的認知和記憶,繼而,他又快速翻閱到部門劃分:

【人力資源部】

【生命起源部】

【材料發展部】

【電子信息部】

【機械設計部】

【商務拓展部】

【行政管理部】

【安全保衛部】

【海上城市攻堅部】

【外太空探索發展部】

【社會關係研究部(參謀部)】

……

一大串的部門劃分,涇渭分明,職責清晰,共同組成牧荒集團這艘將要揚帆起航的巨艦。

林牧的目光,被【海上城市攻堅部】、【外太空探索發展部】這兩個部門吸引,微微點了點頭。繼而打開具體信息,查看它們的情況。

「怎麼,你早前所提到的生命起源部是最重要的,怎麼不關注它,反而看這幾個還是空殼子的部門?」不知道何時,周甄雅已經來到林牧身邊。

「每一個部門都重要,它們是整個集團,整個計劃不可缺失的組成。」林牧微微一笑道。

「而這兩個部門,對以後的發展,有奠定牢實基礎的作用……」林牧不知道想到什麼,眼眸閃過一抹異樣。

「好了,那個簡章就看到那裡吧,這是從人力資源部提出來的簡歷,你好好看看,是不是就是你列出的名單上的人!」周甄雅把一份資料遞給林牧。

林牧馬上查看:

「白曉東,男,33歲,目前擔任牧荒集團【生命起源部】部長,督導著部內十八個成員。星海大學往屆畢業生,其資質天賦在大學期間甚至是畢業后數年內,都沒有表現出來,在他達到而立之年後,不知道是不是開竅,突然向生命養料——營養液的相關技術奮發圖強,目前只掌握市面上的技術,並沒有創新,故而其並沒有引起大財閥和大家族的注意力。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牧荒集團的第一位。」

「林詩婷,女,29歲,牧荒集團【社會關係研究部(參謀部)】部長,新時代三料博士,主攻社會學、法律、人文,擅長心理學、社會人脈分析學,對謀略、戰略等都有研究,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二位。」

「李澤世,男,25歲,京都大學往屆畢業生,泛攻宇宙學科,對宇宙的各學科有重要指導作用,其早前是879實驗室的研究員,不過在牧荒集團人力資源部的攻略下,成功加入牧荒集團。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三位。」

「趙青石,男,75歲,華夏大學(舊時代清華大學)的畢業生,擅長海洋資源學、海洋氣候學、海洋地質學,是一位擁有深厚經驗的專家,雖然其有豐厚的經驗,但其光芒並沒有多麼出眾,先前只是在青北城擔任資源安全顧問。目前擔任【海上城市攻堅部】的代理部長。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四位。」

「陳劍鋒,男,22歲,華東機械大學畢業,機械設計專業,本碩連讀,還未畢業,被牧荒集團【人力資源部】直接招募,成為【機械設計部】的部長,一步登天,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五位,其目前負責神話世界營養艙的創新工作。

「侯國德,男,23歲,畢業於江海交通大學,江海交通大學的電子信息第一研究室的中流砥柱,專攻電子信息學,剛畢業,被牧荒集團【人力資源部】直接招募,成為【電子信息部】部長,也算是平步青雲。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六位。」

「張越雲,女,22歲,本科畢業生,《全球材料發展期刊》第八十一期和第九十期首頁論文作者;本來準備攻略碩士,但是被牧荒集團重金招募,成為旗下【材料發展部】的部長,與張策一起支撐起牧荒集團的【材料發展部】。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七位。」

「張策,男,25歲,京都大學往屆畢業生,與李澤世是校友,同年畢業,目前擔任【材料發展部】的副部長,其動手創造能力極強,不過其天賦並出眾,靠堅韌與勤奮,人力資源部根據李澤世的推薦才招募到他。」

「許天都,星海市前刑警大隊隊長,因特殊原因退役,目前擔任牧荒集團【安全保衛部】的部長,在安、檢、法三界有人脈,已經為牧荒集團解決了大部分棘手的問題。其是毛遂自薦的,不是人力資源部招募的。」

……

……

一大堆信息介紹,讓林牧看得津津有味。

「小牧,你的那些名單上,最頂尖的十五個人,只找到七個。而在他們中間,剛畢業、還未畢業、畢業多年,甚至沉寂在芸芸眾生的老人都有,他們真有你說的那樣,綻放無限光芒嗎?」周甄雅對這份信息,早牢記於心。

林牧微微一笑,道:「不管是脫穎而出的天才,還差埋沒於精英的拙才,他們輝煌的時代,才剛剛到來而已。他們只是缺少一個機會而已。」

林牧眼眸浮現一抹期待。

「繼續讓人力資源部努力,把名單上的十五個核心人才招募到,他們是牧荒集團爆髮式發展的核心。我們能不能突破那些大財閥大家族的包圍圈,靠的就是他們瞬間的爆發力!」林牧沉聲道。

商女魔妃 「其他的附加人才,如張策這類人,也要抓緊招募。」

林牧又囑咐一句。 「各方面的人才都在努力招募中,目前社會關係研究部的林詩婷,也協助著人力資源部招募人才。」周甄雅如同小秘書一樣,向林牧彙報工作。

「林詩婷的加入,給予招募工作帶來極大的幫助,其中數個頂級人才,都還是她出面說服的。」

「雅姐,你是怎麼招募到她的?」林牧好奇一問。名單是他製作的,但是具體的招募事宜,卻都是這位女強人操作的,能如此快速完成部門積累,她功不可沒。

「如果,我說林詩婷是你的粉絲,你相信嗎?」周甄雅俏皮一笑,調侃道。

林牧聞言,微微搖搖頭,林詩婷,是一位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他雖然沒有見過本人,可其應該是一位極其理性的人,追星什麼的,應該不會做。

對於林牧有這個反應,周甄雅仿若早有預料,沒有繼續深究,反而神秘一笑,你這傢伙,可不知道那位所謂的女強人,其實就是一個小迷妹,特別是【神輔】這個稱號,她多痴迷。

「人才的招募,是我們牧荒集團當前工作的核心,不過,除了這個核心外,牧荒集團也開始了一些業務拓展,雖然沒能掙大錢,但也能讓這個年輕的團隊積累經營。」

「集團的發展,你這個ceo把握細節就好,具體的大脈絡,交給我。」

「哦,對了,我已經從季氏家族要來了一筆款,有100億rmb,你除了把各部門的人才聚集好,也開始購買他們研究需要的器械、原材料,錢暫時不用考慮,直接砸,用最好的,我們現在缺的是成果!」林牧沉聲道。

「100億?!!」周甄雅瞪大眼眸,一時震撼不已。

「網上傳聞你賣了幾個天階建村令給財團,是不是就是這100億的來源?」

錢就這麼容易來?神話世界的潛力就這麼逆天?!還有,天階建村令,不是傳說中的物品嗎?你怎麼一打一打拿出來賣?難道你真是女媧的兒子?!

「差不多吧。100億和和其他一些條件。」林牧沒有細說,對於神話世界的事情,暫時不想讓周甄雅操勞。

「對了,星海市南星區沿海路七十九號的季氏莊園,現在應該也轉到我名下了,具體的事宜,我已經安排好,讓虎牙小隊的人去負責。那個莊園,是一個多功能的大型莊園,可以讓集團的員工去那裡休閑,平時舉辦團建活動,會議或者是招待客戶,都可以安排過去。」林牧順帶提了一句道。

「還有莊園?!」周甄雅一時無語,我這鞍前馬後的,奔波辛苦這麼久,卻比不上你幾個建村令換來的利益!

「當然了,若是我真放開來,區區莊園、100億等條件,都只是下下之選。」林牧自通道。

北堂、季氏家族等,都有提過附加條件給林牧,不過大部分都被他拒絕了。那些傢伙,用的可是糖衣炮彈,偶爾吃吃糖衣還行,多吃就不行咯。

這個莊園,就是季氏家的糖衣之一。

「資金方面,除了這一百億,我可能不再用神話世界的資源來支撐牧荒集團了,它需要有自己的盈利點,自給自足。」沒等周甄雅說話,林牧繼續吩咐。

「那我們牧荒集團的核心業務,是什麼?難道就是你早前說的理想,和其他超級財閥那般,在大海建城,在星空建城?這些項目,可都是耗金坑。」周甄雅把心中的震驚收起來,凝聲問道。

「那雖是夢想理想,但距離實現的時間,並不會遠。」林牧胸有成竹道。

「能做到你說的,除了國家力量外,就只有那些超級財團了,但是他們這些財閥,可都是經歷過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的積累才有如此成就的。我們牧荒集團,底蘊太差了。」

「底蘊差沒事,就怕是沒有技術,沒有機會。舊時代不是傳下來一句話嘛:只要站在風頭,即便是豬,也能飛起來!我們牧荒集團,正處於關鍵時刻。」林牧漆黑的眼眸閃過一抹自信,笑道。

周甄雅聞言,掩嘴一笑,氣氛陡然活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