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帶風不一般喲!」大蝦也調侃道。

「過分了過分了,我覺得是莉元姬。」江白又開始死咬莉元姬。

「現在不管是誰堵的,反正咱總得把馬桶塞子買一下,畢竟得給他通咯。」啊嗎瑞總結大局。

江白心虛,馬上找到一家專賣店把馬桶塞子給買來了,反正無論如何這個馬桶都得通。

回去的路上,摺疊勾著江白的肩膀,一把搶過江白的馬桶塞子,懟到江白臉上。

江白甩開,有點懵逼。

「現在就我們倆個人,我來採訪一下你。」

噢,原來是要採訪!

「我覺得我可以排除一下我的嫌疑。」江白認真的對着摺疊的鏡頭講道。

「他們都在懷疑你,你有沒有懷疑的對象!」摺疊也馬上入戲,開始問道。

「莉元姬!他上完之後可能就堵了。」江白強調。

「我是被害的!他們都能不相信我,唯有你!你不能不信我!」江白認真的看着摺疊的眼睛講道。

「誣陷!」摺疊此刻發揮出奧斯卡小金人的演技,跟江白對視說道。

「萬萬沒想到,我們這幾天七個人的感情,就因為一坨大包破裂了。」江白雙手抱頭,表示悲愴。

「我會幫你洗脫罪名的!還有懷疑的對象嗎?」摺疊問道。

此刻江白覺得這一段如果是自己的視頻素材,可以加一段懸疑的BGM。

「在下摺疊。」江白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啊?別搞我,我在幫你!」摺疊一聽,馬上撇開嫌疑。

「有一種可能是,你去檢查廁所的時候順便放了個大包。」江白此刻很認真的在排除自己的嫌疑。

「反正無論如何,這個鍋已經到我身上了。」江白握住手裏的馬桶塞子,舉高。

「那你現在如何?」摺疊疑惑,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不要幫我,讓我自己承擔。」江白目視前方,道。

此刻摺疊突然齣戲,笑道:「不會幫你,你自己解決。」

江白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回到院子,江白對着其他幾位兄弟說道

「這個馬桶我通,這個我認了!但我還有個要求!」

「要求?」其他幾位兄弟疑惑。

「待會我進去通馬桶的時候,給我放個悲壯的BGM。」江白提出一個微小的要求。

最好是《亂世巨星》的那種。

「叱吒風雲我……」江白哼著亂世巨星的bgm,衝進了廁所。

廁所外的院子裏,六位UP主舉著相機,在那裏商量用什麼BGM。

「用海綿寶寶的?這個不錯,我就用這個BGM了。」摺疊笑着道。

「我覺得可以用憨豆先生的,哈哈哈哈哈哈。」大蝦也笑道。

「他說要悲壯,我們還真就不給他悲壯。」阿瑪瑞道。

廁所里。

江白看着馬桶里那一坨馬賽克,心裏直犯噁心。

他按照網上搜索的通馬桶教程,操作了起來。

此時門外….在密謀着什麼。

在江白好不容易通完那一坨馬賽克,身心疲憊的走出來。

面對着六個鏡頭,江白無奈的笑了笑。

結果滑下來的一幕讓江白徹底破防。

大蝦勾著江白的肩膀,拉着他走到一個隱秘的角落。

「一起爬山嗎….不對,我跟你講一件重要的事情。」大蝦認真的盯着江白的眼睛。

「重要的事情?」江白有點疑惑,但看到大蝦認真的眼神,決定聽下去。

「那坨大包,是我拉的。」大蝦笑着道。

「真假!」江白此刻心情宛如晴天霹靂。

「真。」大蝦肯定道。

「為什麼!」江白有點崩潰了。

「就…想看看你們的效果。」大蝦摸摸頭。

「我一早就放了大包,馬桶堵塞了,但我沒想到他們都推卸責任,說是你。」大蝦說道。

「真的假的!」江白再次確認。

「真的啊,不信我?」大蝦道。

「別錄效果!」江白看了看大蝦舉著的攝像機,說道。

「沒錄效果。」大蝦此刻進入狀態,也嚴肅起來。

江白苦笑了許久,蹲在地上。

「哥們,你怎麼這麼能憋啊!我在裏面搞了那麼久….」江白抱怨道。

「不然大家都沒素材了呀。」大蝦找到個正當的理由。

「不行,我得補錄一段。」江白馬上走到一旁,想補錄一段素材。

「咳咳,各位兄弟們,出大問題!」江白開始補錄素材。

「早上不是有一坨大包把廁所堵了嗎,不是一般的大包上堵不了這個廁所的,我就說我的大包很普通…..」江白強調。

結果此刻背面的大蝦一握拳,舉起手喊道:

「整蠱成功!」

我他媽?這是整蠱?我素材都錄了一半了。

「整蠱?」江白對着大蝦疑惑道。

「我就是想看看你的反應,不然我沒素材呀。」大蝦此刻又搬出素材這件萬能的工具。

「我剛開始開開心心的通完馬桶,出來結果你說大包不是我拉的,然後我剛剛洗脫嫌疑,又說是我?」江白又開始自閉了。

「這坨大包,他真的是你生的呀!」大蝦拍著江白的胸脯,苦口婆心的說道。

糙,感情破裂。

江白回到房間準備收拾東西,馬桶通完了,是時候跟這間呆了五天的房子進行一個告別。

一進到房間就聽到小譚在嚷嚷:「我內褲呢?誰拿了我內褲?」

「帶風?沒必要。」小譚問道。

「確實,我沒拿。」江白回答道。

「啊嗎瑞,他也沒必要。」

「講道理可能是我拿了。」啊嗎瑞回答了。

「為什麼啊?」小譚疑惑道。

「我可能有這種癖好,收藏一下。」啊嗎瑞認真的對着小譚說道。

神tm有這種癖好,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騙人的。

大內褲收藏夾啊嗎瑞。

「對了,待會有個鏡頭諸位配合一下。」莉元姬說道。

莉元姬想到一個結束的鏡頭,對着夕陽每個人都把房間的門關閉一次。

「行。」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跟着莉元姬導演的腳步進行拍攝!

咔擦,門關了。

代表着UP主變形記的結束。這是多麼的不堪,這是多麼的讓人失望,原來我活着自己的幻想中。幻想的溫柔,幻想的世界,現實狠狠的蹂躪了我,我還能堅持什麼,我到底在堅持什麼,

《一千個哈姆雷特》第二章,碎碎念 肖思語更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可以在提供正經內容產品的同時,提供一些低俗點的內容,因為普通民眾都喜歡這個……」

話音落下,連脖子都紅了,完全不敢抬頭,彷彿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

不過楊磊懂了。

就是寫帶顏色的小作文髮帶顏色的圖片等等。

當然不能是很直觀的那種,能打擦邊球。

但不得不承認,這個辦法很不錯,而且幾乎所有巨頭都在這麼干,相關的內容和功能多不勝數,一直到好多年後還有這樣的情況,例如某陌,早期那就是純粹的約帕軟件,軟件官方光明正大的拉皮條,被整治了若干次以後該做直播和短視頻了,結果那舞蹈區、顏值區里的女主播一個比一個能露,那渾身上下的三點遮住了但又沒有全遮住,那叫一個勾人心弦。

可人家某陌就活得好好的,還賺不少錢呢。

再例如某企鵝旗下的兩款軟件的漂流瓶功能,那不就是為約帕提供服務的嗎?雖然在最後都關掉了。

至於某度、某易、某浪等互聯網巨頭,都這麼干過,效果斐然,也是到後期在官方的打壓下才逐漸收斂起來搖身一變變成了清白人。

實際上扒一扒各自的歷史,全特么是那種與賭毒不共戴天的貨色。

也就是肖思語是從體制內出來的,人格還是比較光正的,不然根本不至於臉紅。

這麼點事兒就臉紅?

互聯網裏更讓人臉紅的事兒和內容還多著呢。

這才哪兒到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