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玫很想翻白眼:「你給我準備的機會了嗎?」

魁佸牽著她的手微微收緊,下一刻又放鬆,他笑的溫柔:「好,我給你機會。」乾坤聽書網

隨著他話落,風玫感覺自己終於又擁有了身體的控制權。

她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脛骨,忍不住抱怨:「這坑爹的契約,什麼鬼設定!」

在解除對風玫的控制后,魁佸就緊緊抓著風玫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似乎隨時怕她跑了一般。

風玫看他這模樣,莫名的有些不爽。

讓她好好的談個戀愛不成?若是讓她知道是誰在葉篁背後搞鬼,今日的憋屈她定要千百倍的討回來!

魁佸極為敏銳地察覺到風玫的不爽,頓時心中一緊,只當是對他。

心中酸澀萬分,口中卻威脅著:「歡歡,你該明白,你拒絕不了我的。」

只要他想,他依舊可以立即控制她的身體,控制著她嫁給他。

但是,若非是真的到了無法迴轉的地步,他並不想那樣做。

他多麼想她能夠心甘情願地嫁給他啊……

「誰說我要拒絕了?」風玫嗤笑,主動回握著魁佸的手,率先抬步往高台上走,「走吧,我的魔王大人!」

也就是他能夠「威脅」到她了。

造孽啊!她怎麼就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呢!回想曾經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簡直是心酸至極!

心酸歸心酸,若是真的讓她重選,她一定……毫不猶豫的繼續選他。

原本只是想找一個人一路同行,沒想到行著行著,把自己給行進去了。

想著,風玫不由嘴角上揚,下意識地抓緊了魁佸的手。

而魁佸,此時整個人都呆了。

歡歡…歡歡她願意嫁給他了! 魔宮建築的色調是暗沉單一的黑灰兩色,可如今卻是填滿了張揚的紅。

紅縵漫天,原本肅穆暗沉的魔宮變得喜氣洋洋。

魁佸說的果然沒錯,魔界早已將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缺一個新娘子了。

而現在,新娘子也不缺了。

風玫看著眼前這一片紅色的汪洋,簡直哭笑不得。

他究竟是有多迫不及待?

只怕他是早就打定主意了,若是她不同意,綁也要把她綁來吧。

不然他怎麼就這麼篤定的將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好了!

不過相對於之前,風玫心中此時倒是平靜的。

縱然還有許多的疑問,可是之前葉篁記憶恢復那短暫的時間中,他已經指明,是希望她嫁給魁佸的。

司君那裡是怎麼回事不清楚,但是魁佸必然就是葉篁了。

所以她現在對這場被「強迫」的婚禮,倒並沒有什麼排斥。

反正她與葉篁舉行婚禮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只是這般被強迫的還是第一次……感覺還挺新奇的。

就是失去自己身體的控制權有些不爽。

她若是想強行擺脫這控制也不是不行,只是她若是這麼做了,必然會對魁佸造成極為嚴重的反噬……哎,她真善良——也就是對他了。

「歡歡,準備好了嗎?」魁佸牽著風玫的手,滿是情深意切。

風玫很想翻白眼:「你給我準備的機會了嗎?」

魁佸牽著她的手微微收緊,下一刻又放鬆,他笑的溫柔:「好,我給你機會。」小說娃小說網

隨著他話落,風玫感覺自己終於又擁有了身體的控制權。

她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脛骨,忍不住抱怨:「這坑爹的契約,什麼鬼設定!」

在解除對風玫的控制后,魁佸就緊緊抓著風玫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似乎隨時怕她跑了一般。

風玫看他這模樣,莫名的有些不爽。

讓她好好的談個戀愛不成?若是讓她知道是誰在葉篁背後搞鬼,今日的憋屈她定要千百倍的討回來!

魁佸極為敏銳地察覺到風玫的不爽,頓時心中一緊,只當是對他。

心中酸澀萬分,口中卻威脅著:「歡歡,你該明白,你拒絕不了我的。」

只要他想,他依舊可以立即控制她的身體,控制著她嫁給他。

但是,若非是真的到了無法迴轉的地步,他並不想那樣做。

他多麼想她能夠心甘情願地嫁給他啊……

「誰說我要拒絕了?」風玫嗤笑,主動回握著魁佸的手,率先抬步往高台上走,「走吧,我的魔王大人!」

也就是他能夠「威脅」到她了。

造孽啊!她怎麼就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呢!回想曾經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簡直是心酸至極!

心酸歸心酸,若是真的讓她重選,她一定……毫不猶豫的繼續選他。

原本只是想找一個人一路同行,沒想到行著行著,把自己給行進去了。

想著風玫不由嘴角上揚,下意識地抓緊了魁佸的手。

而魁佸,此時整個人都呆了。

歡歡……歡歡她願意嫁給他了! 魔宮建築的色調是暗沉單一的黑灰兩色,可如今卻是填滿了張揚的紅。

紅縵漫天,原本肅穆暗沉的魔宮變得喜氣洋洋。

魁佸說的果然沒錯,魔界早已將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缺一個新娘子了。

而現在,新娘子也不缺了。

風玫看著眼前這一片紅色的汪洋,簡直哭笑不得。

他究竟是有多迫不及待?

只怕他是早就打定主意了,若是她不同意,綁也要把她綁來吧。

不然他怎麼就這麼篤定的將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好了!

不過相對於之前,風玫心中此時倒是平靜的。

縱然還有許多的疑問,可是之前葉篁記憶恢復那短暫的時間中,他已經指明,是希望她嫁給魁佸的。

司君那裡是怎麼回事不清楚,但是魁佸必然就是葉篁了。

所以她現在對這場被「強迫」的婚禮,倒並沒有什麼排斥。

反正她與葉篁舉行婚禮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只是這般被強迫的還是第一次……感覺還挺新奇的。

就是失去自己身體的控制權有些不爽。

她若是想強行擺脫這控制也不是不行,只是她若是這麼做了,必然會對魁佸造成極為嚴重的反噬……哎,她真善良——也就是對他了。

「歡歡,準備好了嗎?」魁佸牽著風玫的手,滿是情深意切。

風玫很想翻白眼:「你給我準備的機會了嗎?」

魁佸牽著她的手微微收緊,下一刻又放鬆,他笑的溫柔:「好,我給你機會。」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隨著他話落,風玫感覺自己終於又擁有了身體的控制權。

她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脛骨,忍不住抱怨:「這坑爹的契約,什麼鬼設定!」

在解除對風玫的控制后,魁佸就緊緊抓著風玫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似乎隨時怕她跑了一般。

風玫看他這模樣,莫名的有些不爽。

讓她好好的談個戀愛不成?若是讓她知道是誰在葉篁背後搞鬼,今日的憋屈她定要千百倍的討回來!

魁佸極為敏銳地察覺到風玫的不爽,頓時心中一緊,只當是對他。

心中酸澀萬分,口中卻威脅著:「歡歡,你該明白,你拒絕不了我的。」

只要他想,他依舊可以立即控制她的身體,控制著她嫁給他。

但是,若非是真的到了無法迴轉的地步,他並不想那樣做。

他多麼想她能夠心甘情願地嫁給他啊……

「誰說我要拒絕了?」風玫嗤笑,主動回握著魁佸的手,率先抬步往高台上走,「走吧,我的魔王大人!」

也就是他能夠「威脅」到她了。

造孽啊!她怎麼就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呢!回想曾經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簡直是心酸至極!

心酸歸心酸,若是真的讓她重選,她一定……毫不猶豫的繼續選他。

原本只是想找一個人一路同行,沒想到行著行著,就把自己給行進去了。

想著,風玫不由嘴角上揚,下意識地抓緊了魁佸的手。

而魁佸,此時整個人都呆了。

歡歡……歡歡她願意嫁給他了! 魃靈兒極為開心的轉身,口中嬌滴滴地喚著:「魁佸哥……哥。」

歡快的語調到最後一個字時,卻是漸漸消失在唇齒之間,徒留尾音的驚愕。

她瞪大了眸子看著魁佸抱著風玫的模樣,由於這畫面對她的衝擊過大,一時間她竟失了反應。

風玫打量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

很是年輕貌美的小姑娘,黑裙紅唇,神色嬌憨中染一抹純真,一看就是被嬌養著保護的很好的小姑娘。

見風玫的視線落在魃靈兒身上,魁佸卻是緊張。

實際上他自問自己是問心無愧的,可是……

「艷福不淺。」風玫收回視線,丟給魁佸四個字。

魁佸更是著急:「歡歡,我……」

想要說自己和魃靈兒之間真的什麼都沒有,可是垂眸看著風玫,魁佸後面的話自動消失匿跡。

哪裡用他解釋呢?她一點都不在意。

他竟然以為她會吃醋,會生氣,還為此心神忐忑。

她心中無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又怎麼會在意他是否與別的女人有沒有關係呢。

呵……是了,她是他利用契約,強行留下來的。

若是沒有契約,她早就回到天庭了,或許永遠都不想再見他了吧。

心中自嘲一笑,抱著她的手微微收緊,著急解釋的話語卻是變成了:「我也這麼覺得。」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他也覺得自己艷福不淺,能夠遇到她,愛上她,還能夠……強留她。

風玫聽到這話,仰頭看著他臉上只怕自己都不自知的自嘲,嘴角一抽。

她用腳趾頭都能猜到這個男人此時在想什麼,簡直是悶騷至極!

心中吐槽著,卻是一抬手,環著魁佸的脖子,臉上滿是自得:「你敢不覺得,能娶我,自然是你莫大的福分!」

魁佸看著風玫,神色複雜。能娶她,自然是他莫大的福分,可是,她並非自願。

「小歡兒,為師沒教過你含蓄嗎?太自戀不好。」司君被忽視的有些不是滋味,以前有他在的地方,小歡兒的注意力什麼時候放在別人身上過了?

風玫對著司君展顏一笑:「師父啊,您最拿手的,不是教我如何不要臉嗎?」

司君:「……」這是孽徒吧?是吧?!

魁佸將視線從風玫身上移開,想那麼多幹什麼,先把媳婦娶回家,其他的,來日方長。

只是,在禮台上多出來的兩個身影當真是礙眼!

想著,他眉目又冷了幾分,開口聲音如帶了冰渣子:「左三右五,還需要本王教你們嗎?」

「不用不用!」左右護法急忙應聲,同時快速往高台上掠過來。

人家司君大人站在這上面,至少還盯著一個魔后的師父的身份,說出來還算有理有據。可是魃靈兒這小祖宗可不適合站在這上面啊!

其實從魃靈兒轉身看到魁佸與風玫到現在也不過是幾句話的功夫,此時聽到魁佸那熟悉的冰冷的聲音,她終於回過神來。

然後,在左右護法掠上高台之前,誰都沒有預料到,魃靈兒竟然會突然一掌向魁佸劈去—— 「竟然敢冒充我魁佸哥哥,找死!」

聽到魃靈兒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左右護法一個趔趄,差點從半空摔下去。

硬提著一口氣落在禮台上,就看到魃靈兒的攻擊已經到了魁佸的身前了。

魃靈兒似乎是真的氣急,這一擊幾乎用了她的權利,又猛又急,即便離得遠的左右護法都是瞬間變色——這小祖宗實力似乎又上升了,他們壓不住啊!

讓左右護法以及下方眾多魔界中人失色的一擊,卻是讓魁佸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他只是目光冷淡地看著魃靈兒,

當魃靈兒攻擊落下時,一道溫和的力量從他身上湧出,悄無聲息地就將魃靈兒的攻擊化解了。

風玫立即眯起了眼睛。

若是魁佸反抗,魃靈兒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即便他只是單純的防衛,魃靈兒也有可能會被自己的力量給反噬。

唯有這般溫和的化解掉攻擊,才不會對魃靈兒造成任何的傷害。

他倒是顧慮周全,極盡用心了。

魃靈兒一擊不成,楞了一下,轉而卻是更加憤怒:「看來還真有幾分本事,難怪有膽子冒充我魁佸哥哥了!」

口中說著,她再次發動攻擊。

魁佸眸中終於湧現一絲不耐,沉聲道:「魃靈兒,本王對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魃靈兒柳眉一挑:「呸!還本王,別以為你裝成我魁佸哥哥的模樣就真的是魔王了,今天本姑娘非把你打回原形不可!」懶人聽書

口中話剛落,她就發現自己左右兩隻手都被人抱住了……

她左扭頭,又扭頭:「左右護法你們幹什麼!這裡有人在冒充魁佸哥哥,你們還不趕緊讓人將他抓起來!」

左三右五用空餘的手膽戰心驚地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簡直不敢去看自家王的臉色。

左三死死抓住魃靈兒想要掙脫的手:「我滴小祖宗喂,這就是王啊,哪裡有人能冒充王!」

而且這裡還是魔宮啊,今天更是整個魔界的人都聚集在這裡,誰不要命敢冒充王了!

雖然吧……王在魔后的面前似乎與他們所認識的那個王已經相差甚遠,但是怎麼看也不會是冒充的啊!

有時候他真的好奇魃靈兒腦袋裡究竟是什麼構造!

修為彪悍的碾壓王以下的所有人,人可以說是極為單純可愛,可有時候就有些單蠢了……蠢的讓人覺得可怕。

「胡說八道!」某單蠢小公主怒視左三,「這人分明就是冒充魁佸哥哥的,你們都瞎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