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倘若女兒有一日不在了,您可要好好地護著雲兒。」

「母親,您定要好好地活著……」

老夫人耳邊回蕩著那些熟悉的話語,她只是靜靜地坐著。

沈煜見老夫人不開口,也只是靜立在廳堂內。

柳氏瞧著如此,以為老夫人是故意考驗他。

過了許久之後,柳氏掩唇輕咳了一聲。

老夫人才回過神來,而後說道,「我只問你一句。」

「老夫人請說。」沈煜溫聲道。

「對雲兒,你可願一生守護?」老夫人沉聲道。

「願以命相護,不離不棄。」沈煜鄭重地承諾道。

「好。」老夫人低聲道。

沈煜出了老夫人的院子,抬眸看著前方,雲淡風輕,可是對於他來說,卻意味著,日後他所走的路,還有一個人相陪。

而這個人……

「煜兒,這個小丫頭,你可要記下了,日後,不論發生什麼,你都要以身相護。」

其實,在她重新出現的時候,他已經認出了她。

韶華坐在書房內,看著手中的賬本。

巧鳳垂眸上前,「大小姐,沈三公子來了。」

「嗯。」韶華合起賬本,起身便出了書房。

沈煜站在廳堂內,並未看她。

韶華愣了愣,接著便上前道,「大婚之前,你我最好不要見面。」

「可是你下帖子讓我來的。」沈煜淡淡道。

韶華一怔,「既是如此,現在既然見了,那請吧。」

沈煜卻翩然落座,自顧地拿起一旁的茶盞,慢悠悠地端著。

韶華緩緩地上前,坐在一旁道,「你有事兒?」

「沒有。」沈煜淡淡道。

「我有事。」韶華直言道。

「你隨意。」沈煜無所謂道。

韶華咬牙,「這是我家。」

「哦。」沈煜低聲道,「可是你請我來的。」

「那你隨便。」韶華起身,便離開廳堂,回了書房。

巧鳳站在廳堂,不知所措。

鄭嬤嬤已經跟著韶華入了書房,看著她道,「大小姐,您這是?」

妖男影帝玩過火:小助理哭求不約 「我還要忙。」韶華行至書案前坐下,喝了一口茶,便繼續看賬本了。 轉眼,便過了兩個時辰。

鄭嬤嬤見沈煜絲毫沒有動身離去之意,卻又不好開口攆人,便入了書房看向韶華。

韶華抬眸看向她,「怎麼了?」

「沈三公子還在外頭。」鄭嬤嬤輕聲道。

韶華愣了愣,看了一眼刻漏,低聲道,「隨他就是了。」

「大小姐,沈三公子究竟何意?」鄭嬤嬤不解道。

韶華卻也看不透,故而便搖頭道,「他願意待多久便待多久吧。」

「是。」鄭嬤嬤接著道,「只是午飯……」

「給他送去就是了。」韶華淡淡道。

「是。」鄭嬤嬤也只能應下。

韶華坐在書案前,怔愣了半晌,才拿起賬本繼續。

鄭嬤嬤出了書房,行至廳堂內,垂眸道,「沈公子,可是用午飯?」

「她呢?」沈煜這才低聲問道。

「大小姐用的晚一些。」鄭嬤嬤道。

星紀元戀愛學院 「那我與她一起吧。」沈煜平靜地說道。

「是。」鄭嬤嬤見他是打算在這一整日了,便恭敬地應道。

如此又過了一個時辰,鄭嬤嬤便又進來了。

「大小姐,該用午飯了,沈公子說要與您一同用午飯,故而如今在外頭等著。」鄭嬤嬤看著她道。

韶華深深地吸了口氣,合起賬本,起身道,「出去吧。」

「是。」鄭嬤嬤便側著身,隨著她一同出了書房。

她看向沈煜,見他端坐在廳堂內,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本書,仔細看去,倒像是她之前看過的。

這本?

她盯著沈煜,暗暗地思忖著,他怎麼會有這本書的?

他是無心之舉,還是刻意讓她露出端倪的?

待她行至他的跟前,「沈公子何時回去?」

「天黑。」沈煜直言道。

「這麼晚?」韶華接著道,「難道沈公子一整日都無事?」

「有。」沈煜起身道,「現在的正事兒,便是用飯。」

韶華嘴角一勾,接著便與他一同入了花廳。

鄭嬤嬤在一旁布菜,而韶華與沈煜對坐,安靜地用著。

沈煜對吃食並未有要求,只是按照韶華素日用的。

韶華只是自顧地用著,食不言寢不語,她自然不會多言。

二人用過午飯,韶華看了一眼時辰,準備去老夫人那處請安。

原本韶華是要陪老夫人與柳氏用午飯的,不過老夫人讓人傳話過來,說今兒個不必了。

她習慣了每日去老夫人那處,故而便準備去。

沈煜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接著道,「我待會與你一同過去。」

「你?」韶華看向他。

沈煜接著道,「這外頭不知有多少雙眼睛瞧著呢,倘若我入府,便匆匆走了,你說這外頭的人該如何猜測?」

韶華未料到他竟然想的如此周到,她原以為他不過是做表面功夫就是了。

沈煜再無多言,二人算是消食,並未坐軟兜,而是步行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午後的陽光正烈,他手執油紙傘,一身月白長袍,折射著淡淡的金光,透著點點的暖意。

她只是站在他的身側,二人並排往前。

微風吹拂,她看著前方,與他似乎從未如此漫步過。

待到了老夫人的院子,柳氏已經去小憩了。

而老夫人也準備歇息。

聽說沈煜與她前來,便讓二人進來了。

老夫人倒是很滿意沈煜的表現,倘若他適才便離開了,老夫人反而會懷疑他允諾的是否只是敷衍。

老夫人也只是與韶華閑聊了幾句,便讓二人離開了。

韶華離開老夫人的院子,便又與沈煜走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入了屋內,看著他,「你?」

「你不小憩?」沈煜溫聲道。

「我還有事。」韶華接著道,「倘若你乏了,我便讓人給你準備。」

「正好,我也沒有這習慣。」沈煜淡淡道,接著便看向韶華,「走吧。」

「嗯?」韶華輕聲道。

「我可不想一直待在這。」沈煜說完,便直接去了韶華的書房。

韶華愣了愣,只覺得他在自己這裡,似乎太過於隨意了。

沈煜倒是不在意,待入了書房,對於這書房,他最是熟悉不過,故而徑自坐在了軟榻上,抬眸看著她,「你自去忙吧。」

韶華的確有事兒,見沈煜也只是在這處待著,便轉身,直奔書案。

緩緩坐下,便繼續看賬本去了。

這些也都是尋常往來的賬本,即便放在沈煜跟前,也不會發現端倪。

不過該看的她還是要看的。

經過謝大夫人之事之後,韶華更加地明白,自己現在還不夠強大。

否則,也不可能一直被人牽著鼻子走。

不知不覺,便又過了兩個時辰。

落日餘暉,自窗欞灑落,正巧映照在他蒙著的面紗上,那面紗下的臉龐,輪廓分明,清風幾許,夾雜著綠葉淡淡的花香,而他則如一塊溫潤的璞玉般,透著化不開的溫柔。

韶華抬眸,正好瞧見眼前的這一幕。

沈煜顯得有些慵懶,斜靠在軟榻上,修長如蔥白的手指正漫不經心地翻著書卷,他狹長的雙眸目不轉睛,漆黑的瞳眸蒙上了一層霞光,她似是看到了那眸底閃爍著的流光……

她看的有些痴迷,驀地有些失去了心神。

沈煜似是感覺到了不遠處看來的目光,只是微微地抬眸,便與她四目相對。

她端坐在書案前,身著絳色綉著海棠春圖的長裙,外罩一層白色紗衣,頭戴著紅寶石點綴的金步搖,她微微一動,金釵上的流珠在餘暉中映射出別樣的風情。

那雙看似沉靜,卻又不失靈動的雙眸,微微閃爍著,促狹地收回視線。

沈煜似是讀懂了什麼,那微薄的唇勾起,將手中的書卷放在一側。

「可忙完了?」那聲音渾厚,卻又宛如清泉,清冽中夾雜著醇厚的低沉,甚是迷人。

韶華難免有些心慌,果然……食色性也。

她輕咳了幾聲,連忙壓下那略略翻騰的心緒,抬眸對上他看向自己的雙眸。

「沒有。」

「哦。」沈煜微微點頭,接著道,「我帶你去個地方如何嗯?」

「現在?」韶華看了一眼時辰。

「嗯。」沈煜點頭。

韶華接著道,「我與你現在還是不要見面的好。」

「既然你註定成為我的夫人,提前正名有何不可?」沈煜說著,便上前。

韶華還未反應過來,只覺得指尖傳來絲絲的冰涼,低頭看去,便見他已經牽起自己的手,往前走。

韶華想要掙脫,奈何掙脫不開。

「你們不用跟來了,我待會便送她回來。」沈煜說罷,便將她直接帶離開。

鄭嬤嬤見狀,轉眸看向巧鳳道,「讓風影暗中保護。」

拐個總裁當老公 「是。」巧鳳低聲應道。

韶華便被沈煜帶著上了馬車。

她坐在馬車內,看著他,「你這是?」

「去了,你便知曉了。」 穿越:王爺,你快滾! 沈煜淡淡道。

「哦。」韶華一時半會看不透沈煜的用意,只能由著他了。

沈煜喜歡品茶,似乎每每在他品茶時,才能感覺他還是活著的。

韶華終究是不懂沈煜的。

哪怕是連了解,也都是表面的。

韶華深知,此人,深不可測。

從最開始,她便不想與他過多的糾纏,可是未料到,兜兜轉轉,到最後,她竟然還是與他糾纏在了一起。

韶華暗暗地感嘆,難道這便是命中注定?

那麼,前世的她與鄭海生又是怎麼回事呢?

而這一世,她以為她再也不會遇見鄭海生,可是未料到,最終還是逃不過命運的捉弄。

鄭海生,吳珵,還真是讓她躲不開的噩夢。

現在可好,又多了一個,便是眼前這個揮之不去,怎麼甩都甩不掉的……

她暗自腹誹著,那眼神中明顯多了幾分尋常看不到的明光。

聽著車轅聲,還有外頭漸漸淅淅瀝瀝的叫賣聲,韶華知曉,這馬車是往京城外頭趕。

她有心要問,可是卻也明白,沈煜倘若真的要與你,也不會弄得這麼神神秘秘了。

她倒要瞧瞧,他要帶她去哪裡?

她掀起車簾,馬車已經出了城門,如今正走在管道上。

兩旁漆黑一片,仰頭看去,月淡星疏,極為冷清。

她放下車簾,便見沈煜已經將煮好的茶遞給她。

她端起,放入鼻尖,輕嗅著,茶香四溢,輕呷了一口,而後放下。

沈煜見她很是喜歡,便說道,「這茶葉,你之前可品過?」

哪裡沒有品過?

好像當初前去欒城,冷若寒送的呢。

「頭一次。」韶華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