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走了嗎?」問著,蒂娜強打起精神,準備站起來,卻被羅格一把拉住。

「坐下。」

「沒事的,我們會救出安娜的。」羅格扶著蒂娜肩膀說道。

「但…但是我真的很擔心安娜。」在羅格的安慰下,蒂娜終於露出堅強下面的柔弱,趴在羅格懷裡。

「沒事的!」好一會兒,羅格鬆開蒂娜,然後拿出布蘭登給他的那瓶精血。

這瓶精血對羅格來說也很珍貴,但珍貴的是它的研究價值,而非它本身。

羅格打開瓶子,倒出大概十分之一的精血,倒在瓶蓋中,精血很粘稠,說明這玩意的密度很大。

「喝了它。」羅格對著蒂娜說道。

蒂娜現在的狀態非常疲憊,如果接下來再遇到危險,那蒂娜的生存幾率會變得很低。

既然有培養她的想法,那麼也沒必要捨不得這些投資。

這瓶精血是那顆精血心臟的五倍左右,十分之一的精血相當於半顆心臟,這對蒂娜來說是比較合適的量。

….. 吳賴這一輩人中,除了進入長老會的十來名結丹期修者之後,剩下的大部分已經進入先天境界了,其中有近二十名和吳賴一般,已然是先天圓滿境的修者,只差一步便能夠臻入結丹期,成為大高手了!

這些先天圓滿境的修者,便在門中擔任著各種重要的職務,比如執法堂、經堂、外堂等等,而青山真人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好歹是掌門人的嫡傳弟子,所以還擔任著外堂的副堂主,在紫霞觀中也算是小有實權的人物。

而吳賴這一輩人中,本來也就只有青山真人等二三十人還是停留在後天境界,好在青山真人上一次得吳賴幫助,已然到達了先天境,總算不是太丟人了!

吳賴往下還有幾代弟子,每一代也都有些傑出的人物,尤其是吳賴的大師兄已然是師祖級別的人物了,所以吳賴便也成了很多弟子的「師叔祖」了!

不過,由於百年前東海一戰,紫霞觀的精英人物幾乎是全軍覆滅,紫霞觀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便是青玄子的弟子們,當時已經有了十二名弟子,也折損了一般,老二、老四、老五、老七、老十、老十一全部戰死,所以青玄子手下此時只剩下了十二名弟子,後面六名,包括青山真人、吳賴都是後來補充的!

所以,這些年裡紫霞觀雖然依舊不斷地能夠招收到弟子,可是大部分都資質一般,沒有一人能夠出類拔萃的,這也讓青玄子心裡是焦急萬分,畢竟華夏仙道會馬上就要來臨了,若是就這樣下去的話,這一次的仙道會上,紫霞觀肯定會一敗塗地,到時候七大門派中定然沒有了紫霞觀的位置,紫霞觀便會更加的沒落,這是青玄子無法接受的!

青山真人自然明白師傅的心事,這才一見吳賴年紀輕輕竟然修鍊到了這般境界,這才代師收徒,將吳賴招攬進了紫霞觀,為青玄子解決了一個天大的問題。

不過吳賴在這些日子中,通過紫霞觀眾人的口中,得知紫霞觀並非只有眼前這點兒實力,據說在青玄子上一輩的弟子中,還有人活著,不過現在在哪裡閉關,已然到了什麼樣的境界,一切都無從得知,也許只有門中的那些長老們才能夠得知,不過這些長老們個個守口如瓶,吳賴自然也是不知道該問誰,不過這又讓吳賴對今後對付慕容家族和幽泉門增加了幾分信心,很明顯,這個表面衰敗的紫霞觀並不像它表面那般的殘敗,關鍵時候還是可以迸發出撼天動地的戰鬥力的!

每天整整一上午,吳賴這位平易近人、毫無架子的「師叔」、「師叔祖」和眾位弟子地里忙活完之後,中午回去,便是在自己的茅屋中打坐,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的狀態,下午至晚上的時間,便是去那「大殿」之中,由青玄子親自教導修鍊。

青玄子早已經知道吳賴修鍊了南明離火,便針對吳賴的南明離火,對吳賴的控火手法進行了專門的訓練,經過一段兒的時間,吳賴現在已經將南明離火控制得出神入化,按照青玄子的說法,便是對上結丹初期的修者,吳賴憑藉南明離火也有一戰之力。

只是這些天跟隨青玄子的修鍊,讓吳賴更是看不透青玄子的修為,總覺得自己在青玄子面前,便如同面對著一座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峰一般,平時還好,可是每每青玄子展現法訣的時候,吳賴便覺得自己成了被拋上岸缺水的魚兒,呼吸都困難起來。

吳賴也曾經試探著問過青玄子的修為,青玄子卻每次都是笑而不答,吳賴問了幾次,沒有答案,也只好作罷!

而隨著這些天的修鍊,在青玄子的諄諄教導下,吳賴也開始系統地明白了修鍊的原理,一顆心也漸漸地明悟起來,再不是以前那個懵懂的少年!

青玄子心中的驚訝卻是比吳賴更甚,他從吳賴入門的時候,便已經派自己的大弟子一鼎子下山去探查吳賴的身世,畢竟自己將仙道會的希望寄托在了吳賴的身上,所以青玄子並不想將一個心思叵測的人招進自己的門下。

天道夢境系統 等到一鼎子從山下回來,青玄子自然是徹底放了心,很明顯,從一鼎子調查回來的結果來看,吳賴就是一個得了奇遇的小子,很短的時間內便從一個小混混成了先天圓滿境的高手,不過青玄子並不打算深入探究吳賴的奇遇到底是什麼,更不會垂涎吳賴身上隱藏的秘密,只要吳賴此人心性端正,不是奸惡之徒,那就無妨了!

只是一進入正是的教導修鍊之後,青玄子就開始了驚喜連連,他發現吳賴便似是一塊巨大的海綿,不斷地吸收著來自自己的修鍊經驗和體會,而且能夠很快地運用到自己的修鍊之中,修鍊的效率用一日千里來形容的話,也是毫不為過!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怪胎啊?」這是青玄子這些天腦海當中轉的最多的一個念頭!

下午跟隨青玄子修鍊完之後,吳賴晚上則是依舊跑到附近無人的山峰上修鍊星辰淬神訣,隨著星辰之力在體內的越來越多,吳賴的識海中也漸漸地變得繁星點點,而且隨著神識的加強,吳賴操縱南明離火的水平也是突飛猛漲,那一道道的南明離火在吳賴神識的操縱下忽快忽慢,忽大忽小,一會兒化作火鳥在空中掠過,一會兒幻化為火狼,仰天咆哮,惟妙惟肖,千變萬化,看得青玄子也是讚嘆不已。

「此子法力雖然只是先天圓滿境,但是神識水平竟然不弱於我,不知道曾經有什麼奇遇,不過,這樣更好,仙道會的時候,就更有把握了,說不定一舉擊敗這些年其餘門派那些名聲極大的天才,一舉成名,讓紫霞觀的名次更為靠前一些呢!」青玄子心中暗暗盤算著!

修鍊無日月,一晃兩三個月過去了,看到山上的樹葉已然全部凋零,草叢枯黃,吳賴這才想起,恐怕是到了要放寒假的時候,再過上一些日子,只怕就要過年了!

而吳賴經過這近三個月的修鍊,身上的氣質為之一變,他頭髮很長時間沒有剪了,索性就披在肩上,每日用山間泉水盥洗,倒也順溜,有些像《古惑仔系列》電影中的陳浩南,身上的西服早就換成了一襲灰色的道袍,眉宇間少了幾分痞子氣,多了幾分出塵的氣質。

這一日,吳賴傍晚在青玄子的指導下修鍊完了之後,終於忍耐不住對三女的思念,向青玄子請示道:「師傅,我這一次進山已經有些日子了,也不知道家裡是什麼情形,想向師傅您請個假,准我回家幾天,成嗎?」

「呵呵!吳賴,終於坐不住了吧!」青玄子聞言,呵呵笑道,卻是沒有回答,而是舉起手掌,輕輕地拍了兩下,大殿門外頓時走進了一人,一副弔兒郎當的架勢,笑嘻嘻地看著吳賴,正是那青山真人。

「呃?師兄,有些日子沒見你了!」吳賴看見青山真人,自然很是親切,起身招呼道。

青山真人卻是望著吳賴笑道:「師弟,師兄我前幾日奉師父之名,下山了一趟,還特意去應州看了看幾位弟妹,你就放心吧,家裡一切都好,弟妹們托我給你捎話,讓你好好修鍊,家裡的事情不用操心!明年高考的時候回去就行了!」

吳賴聽得是一陣鬱悶:「呃?這幾個傻妞兒就沒說想我嗎?」

「這個就沒有,至於到底想不想,師兄我就不清楚了!」 冷酷總裁的灰姑娘 青山真人說著,拍了拍吳賴的肩膀,自顧自地盤腿坐了下來。

吳賴卻是哪裡坐得住,趕緊央求青玄子道:「師傅,您就讓我回去一趟吧,您不是答應讓她們幾個也入山修鍊嗎?我正好這一次接她們上山!」

青玄子卻是搖了搖頭道:「吳賴,你現在已經到了修鍊的緊要關頭,眼看就要結丹成功了,那些女孩子上山只能讓你分心,這樣吧,你若是能夠順利結丹,師傅我就放你下山,而且准你半年假,等你明年參加完高考之後,再上山修鍊,你看如何?」

「好,一言為定!」吳賴一聽要有半年假期,頓時大為意動,他這些天在山上雖然過得極為充實,還修鍊了很多實用的法訣,但是時間長了,作為一個九零后的少年,這裡沒電,沒網路,沒電視,這讓吳賴能夠足足呆上三個月,也算是個奇迹了,所以聽到青玄子如此說,自然是爽快地答應道。

而青玄子也有自己的小算盤,只要吳賴能夠進入結丹期,那在仙道會上應該就會大放異彩,畢竟往屆的華夏仙道會上,能夠進入先天大圓滿境界的弟子,便算是其中的高手了,雖然這些年,聽說其餘六大門派人才輩出,尤其是有些絕世奇才出現,使得所在的門派都是聲名大振,不過吳賴若是能夠晉陞到結丹期,那就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自己自然也就放了一大半的心了,讓吳賴出去歷練上半年,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哦」蒂娜點點頭。雖然這粘稠的猩紅色液體讓她噁心,但她也知道羅格是為她好。

蒂娜接過瓶蓋,然後就像喝葯一般,眉頭一皺,眼睛一閉,仰頭把瓶蓋中的液體倒進嘴裡。

一種無法形容的奇怪味道,絲滑的,粘稠的,還有一種特殊的香味,將她心理上的噁心感都壓下來。

瞬間,一種溫熱感從蒂娜的腹部傳來,然後向著四肢蔓延,那積累在身體深處的疲憊感如潮水般退去,比蒸桑拿還要舒服。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啊~」蒂娜忍不住呻吟出聲。

而這時候羅格悄悄接過蒂娜手裡的瓶蓋,瓶蓋中沒有一點殘留的精血。

叫出聲后,蒂娜才反應過來,隨後羞紅著臉瞥向羅格,看到羅格沒有在意,才微微鬆了口氣。

沒多久,蒂娜身體的疲憊已經恢復好了,她望著羅格說道:「可以了。」

羅格點點頭,然後拉著蒂娜站起來,走到另外幾人旁邊。

「各位,你們有什麼打算?」羅格和隆多都是不說話,於是布蘭登開口說道。

「布蘭登先生,你呢?」羅格問道。

「我啊,還要幫這個小姑娘找媽媽呢。」布蘭登語氣無奈的說道。

「你們想好問題了嗎?如果分開的話,下次見面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布蘭登又補充了一句。

「老狐狸!」 花樣女王 羅格和隆多心中暗罵道,雖然他們沒有打算離開,但仍舊不喜歡這種被人強迫的感覺。

「布蘭登先生,我們還是一起行動吧。」羅格說道。

「我也沒打算離開。」隆多道。

其實隆多這次進入暗世界的目的已經達到,而且大大超出預期——遇到了布蘭登。

他們的彈藥也所剩無幾,只憑他們半吊子的超凡能力,在暗世界並不會安全多少。

然而,他們沒有出去的辦法!這才是最最重要的!

他們兩次進入暗世界都是靠『碰運氣』,第一次離開暗世界也是運氣好,他們並沒有『想走就走』的辦法。

如果沒有布蘭登的存在,他們要出去自然只能去找可能會出現『通道』的環,但現在有布蘭登在,再選擇這種方法就太愚蠢了。

不一定成功,不知道要用多少時間,不知道中間會遇到多少危險,太多的不確定性,讓他們寧願選擇一條已知會有危險,但勝在穩定的路!

…..

「至於問題,我們先問一個吧。」羅格話鋒一轉,說道。

「我也是!」隆多望向羅格,兩人相視微微點頭。

「好!可以。」布蘭登點頭,痛快的答應道。

「我先來吧!」隆多說道。

「布蘭登先生,我想請問,有沒有什麼技巧、方法之類的東西,能為我們在『個體超凡』上指引前進的道路?」

「呵…很聰明的問題。」布蘭登先是讚歎道,然後才說道:「有,當然有!」

「…..」

「這就完了?」隆多瞪大了眼睛問道。

「難道你們問的不是『有』或者『沒有』嗎?」

「這….」隆多一時結舌,但表情不忿,就像買東西被奸商騙了一樣。

但緊跟著,布蘭登又說道:「開個玩笑。」

「像你,明顯是體魄側的超凡者,需要的也是修鍊體魄的超凡知識。只是這種知識非常珍貴,需要你們自己去獲得!」布蘭登指著隆多說道。

「而你,自然是精神側的超凡者,需要修鍊精神的超凡知識,同樣只能靠你自己去獲得。」布蘭登又指著羅格說道。

「感謝您的指點。」隆多面色嚴肅,微微躬身說道。

「感謝您的指點。」羅格同樣說道。別看羅格現在面無表情,其實他內心早已風起雲湧。

知識!是文明的產物!但現實世界卻是科技文明世界。

對於這種情況,羅格有兩種猜測。

第一種,超凡知識是由先輩的超凡者傳承下來的,或許最開始的超凡者們經過探索、研究、總結,從而得出了能讓超凡者加快成長的方法。智慧,永遠是人類最大的閃光點!

第二種就是,超凡知識根本就不是來自現實世界!

………

兩種猜測,雖然第一種的可能性更大,更現實,但第二種猜測的可能性同樣不小,畢竟他現在就處在另一個世界中!

雖然他們還沒在暗世界中發現文明跡象,但誰知道,曾經暗世界是怎樣的呢?

而且,這兩種猜測並不是相互對立的,他們有可能同時成立!

「布蘭登先生,我想請問,除了現實世界外,類似於我們現在所處這個暗世界的世界有幾個?」羅格問道。

羅格不確定暗世界是不是唯一的,但他為了防止布蘭登只回答『有』或者『沒有』,他才選擇這樣問。

「哦,你居然猜到了還有其他的影世界?」布蘭登看著羅格說道。

「三個,這是我知道的數量!」布蘭登說道。

聽到這個答案,羅格心中一凜。

「居然至少還有兩個。」

聽到這個答案,隆多瞳孔一縮,同樣十分震驚。

「這個世界是叫影世界嗎?這不是提問,您不想回答可以不回答。」羅格說道。

「這並沒有統一的稱呼,有人叫影世界,有人叫灰世界、里世界,也有的人要叫暗世界。」布蘭登說道。

羅格陷入沉思,這個世界比他想象的還要神秘。

而另一邊。

「那另外兩個世界?」隆多試探性的問道。

「這是你的第二個問題嗎?」布蘭登笑著說道。

「不是。」聽到這裡,隆多馬上改口。

「再送你們一句話吧!」布蘭登說道。

「超凡者之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我們信奉的『交換』。因為你們幫了我,所以我給你們兩個提問的機會。」

「多謝指點!」兩人一起道謝道。

「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布蘭登淡淡的說道,這是他的行事準則,當然在這條準則前還要加一句話,在沒有利益衝突的情況下!

這也是他會站在這裡跟他們說這句話的原因!

…….. (明天加速更新!紅票,收藏還有打賞,呼喚啊!)

吳賴答應了青玄子之後,修鍊自然是更加刻苦了,他特意查閱了一下黃曆,發現現在已經離春節只剩下半個月的時間了,他若是想在過年的時候和三女團聚的話,那就必須在半個月之內突破到結丹期,不然的話,回家團圓只能是一句空話。

而吳賴雖然憊懶,但是答應了青玄子,便絕不會食言,半途自己偷偷溜下山去。

一個星期過去了,吳賴的境界雖然就差臨門一腳了,可是遲遲不能突破,他如今已經明白了結丹期的含義了!

結丹期,顧名思義,便是要在丹田中形成金丹。

後天境界的修者主要是靠著各種各樣的外力來淬鍊肉身,不斷地讓肉身強大起來,從而讓肉身有著巨大的力量,等到肉身強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後,肉身的細胞便會產生一種能夠吸納靈氣的功能,從而就會步入先天期!

先天期的修者,肉身的力量因為了靈氣的加入,變得會更加強大,而且到了先天成境的時候,肉身的細胞便開始漸漸開啟了能夠自己吸納天地靈氣的功能,這讓先天期的武者會源源不斷地吸納靈氣,從而使得戰鬥力不會衰竭。

只是這靈氣最一開始進入體內是氣態的,到了先天圓滿境的時候,那靈氣才會漸漸地化為液態在經脈和丹田中流淌,而液態的靈氣比起氣態的靈氣,很明顯要渾厚濃郁的多,吳賴之所以能夠很快地衝擊到了先天圓滿境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老綠以及神農炎帝的一縷神識先後為吳賴伐骨洗髓,讓吳賴的體質能夠更好地融合靈氣,而另一方面便是碧玉葫蘆中的聖水!、

那碧玉葫蘆便是神農鼎所化,神農鼎作為當年神農炎帝用來煉丹的丹爐,千萬年來,其中不知道蘊含了多少濃郁的靈氣,而且這些靈氣不僅僅是來自於天地,更多的是那些天材地寶煉丹后殘餘的靈氣,無數年積攢下來,不知道在這神農鼎中存下了多少。

吳賴每天拿這些蘊含著無比充裕靈氣的聖水解渴,每天不知道有多少靈氣灌注進身體之中,再加上這些靈氣相當的純粹,根本不似天地靈氣那般需要過濾雜質,所以吳賴體內的靈氣很快便濃郁到形成了液態,從而達到了先天圓滿境界!

至於結丹期的修者,則是要將液態的靈氣進一步壓縮,成為固態,只是這一步相當的艱難,不知道有多少天才橫溢的修者,最終老死在先天圓滿的境界上而不得寸進,畢竟,固態靈氣的威力要比也液態靈氣的威力大的不止一點半點!

若是同樣量的靈氣,液態靈氣的威力是氣態靈氣的一百多倍的話,那麼同等量的固態靈氣的威力就是同等量液態靈氣威力的上千倍,這個道理很簡單,就相當於同樣多的鐵球和棉花,即便是一千斤的棉花,拋在地上也無法對地面造成多大的傷害,但是千斤重的鐵塊從高處拋下,足以砸倒一座樓房,都是一千斤,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而吳賴晉陞結丹期需要做的,便是要將體內的液態靈氣轉化為固態靈氣,而這固態靈氣形成的關鍵,便是在丹田處形成一處金丹,這金丹便是液態靈氣固化的標誌。

不過,對於吳賴來說,他晉陞結丹期的難度要比一般的修者要大上不知幾十倍,這一點吳賴自己不清楚,不過青玄子卻是早就看得明明白白,青玄子心裡清楚,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吳賴想要晉陞結丹期,一年的時間都恐怕不夠,更不要說是短短半個月了!

原來,這一點還要怪吳賴自己,吳賴的經脈、丹田和臟腑經過了老綠和神農炎帝的改造,已然是無比的寬闊,按照青玄子的估計,吳賴此時雖然是還沒有進入結丹期,可是經脈的強度,丹田的容納度,比起一般的結丹期修者都要強上幾倍不止,這就使得吳賴體內容納靈氣的限度大為增加,尤其是進入先天圓滿境之後,吳賴經脈中的液態靈氣便如同滾滾江水流淌不息,再加上還不斷地喝著碧玉葫蘆里的聖水解渴,使得體內容納靈氣的限度越來越大,而體內的靈氣也是越來越多。

問題是,想要突破結丹期,就必須將體內的靈氣全部聚攏在丹田之內,高壓壓縮,這才能夠形成固態靈氣,從而結丹成功,而吳賴體內的靈氣龐大無匹,想要將全部靈氣聚攏在一起壓縮成固態靈氣,這自然要比一般人困難上好幾十倍!

青玄子早就看出了這一點,所以才痛快地答應吳賴,只要結丹成功,便可以自由下山,便是看中了吳賴短時間內根本無法結丹的問題。

不過,青玄子也深深地為吳賴的潛質而震撼,很明顯,吳賴這樣充沛的靈氣,體內如此強大的經脈,一旦結丹成功,那是該有多大的威力啊,現在的吳賴,對抗結丹期的修者,哪怕是結丹初期的修者,還是有些力有未逮,但是一旦晉陞到結丹期,即便對上結丹成境的修者,甚至是結丹圓滿境的修者,吳賴只怕也不啻多讓,有著一戰之力,到時候華夏仙道會上,五十歲以下的修者,誰能匹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