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宋端武也是一愣,楊柏怎麼會的這麼多,要說隱身法術宋端武也會,可是像楊柏這樣,能夠讓修真者無法發現,就算神魂也察覺不到,那就是很難了。

「你們在這裡等我,霍海,等著我回來。」楊柏有很多話要問霍海。霍海趕緊用力點了點頭,師傅楊柏在這裡,霍海也放鬆下來。

楊柏的速度很快,而且神魂朝著四周擴散,很快就放下整個遺址的後方,那是遊客的禁區,後面好像正在修復某種墳冢,不過最近是工作人員休整的時間,整個墳冢上面都是工程架。

「原來在這裡!」楊柏一眼看到薛神,此時的薛神和陰元極都是對立,而前方那個屍體抓住書卷正散發一股臭味,而架子之上那個咖喱導遊正抱著雙臂,冷冷的看著兩人。

「說吧,屍道何人?」陰元極就一直盯著書卷,而此時那個屍體想要爬上去,可是薛神強悍的法力已經鎖定屍體,屍體敢動,就會化為灰燼。

「呵呵,玄道陰元極,崑崙薛神,好久不見。」導遊的聲音很詭異,這個時候卻沒有任何的咖喱味道,瞳孔的深處反射異樣的光芒。

「你是尚萬里?」薛神猛的反應過來,屍道大長老尚萬里,天生紫瞳,神魂之力出身就比其他人強大,紫瞳之法,莫測無比。

面前這個導遊是被尚萬里操控的屍偶,而真正的尚萬里一定隱藏起來。尚萬里可是老牌的金丹期高手,行蹤不定。

「你去了海外?」陰元極也點了點頭,聽出尚萬里的動靜。尚萬里沒有留在華國,而是躲藏在海外。難道整個屍道也在海外成就勢力。

「兩位,這本書還是交給老夫吧,給你們,你們也無法解出這裡的秘密。」尚萬里操控的導遊冷笑的說著。

「你也見過那個照片,你應該知道裡面擁有秘藏,交出來。」陰元極也不廢話,為了得到秘藏,成就最強元嬰期,陰元極當然爭奪這本書。

「交出來,這是崑崙的。」那個魔紋的力量沒有人見過,可是當薛神看了第一眼,就知道這種力量能夠讓薛神恢復修為,成就無量道身。

「這三個人,到底都感受什麼了?」楊柏當初看到魔紋,只是感受到魔的力量,卻並沒有任何其他感知。

楊柏是龍的傳人,現在的責任就是尋魔,滅魔。真龍守護這片天地,最後卻淪為魂魄。崑崙成就起源真龍,卻背棄真龍,滅殺真龍之體。

楊柏現在得到傳承,當然也明白身上的責任。楊柏躲在旁邊已經朝著那個屍體走去,楊柏也想要這本書,儘快找到石靈兒。

「尚萬里,你最好別讓你的東西動,別怪我不客氣。」薛神冷冷的說著,畢竟面對是屍道尚萬里,薛神也在戒備,不想被屍氣沾染。

「什麼崑崙的?無主之物,誰得到就是誰的。」陰元極也是冷笑一聲,能夠追在這裡,一定要得到《鐵雲藏龜》。

「呵呵,你們最好別動,不然的話,我就毀了這本書。」尚萬里真夠陰狠的,屍體上面的屍氣又一次爆發,灰芒衝起。

「敢?」薛神頓時擔心起來,三角對陣,陰元極也不敢亂動,那個尚萬里操控的導遊又一次陰陰的笑了起來。

「你們不動手,那就我來。」楊柏已經來到屍體的旁邊,一隻手已經朝著書卷抓去,什麼屍氣楊柏並不在乎。

楊柏絕對是故意的,龍氣猛的激發,這個屍體本來爆發的屍氣,可是卻被楊柏的力量,弄得沖著腳手架而去。

楊柏暗中已經抓向書卷,而是楊柏已經蹲了下去,彷彿書卷落在地上。而就在這時候,三人的平衡已經被打破。

「找死?」尚萬里也怒了,這兩個人居然敢偷摸出手。陰元極死死看著地上的書卷,說死也要得到這本書。

尚萬里雙手張開,無數的屍蟞衝天而起,一道道墳冢的巨石漂浮出來,朝著兩人就砸了下去。

薛神的背後浮現一條龍行,彷彿神龍擺尾一樣,無數的碎石轟然爆碎開來。一道神識也鎖定在書卷之上。

「轟隆隆!」這下可亂了,三人都是金丹期大能,擁有可怕的法術。一場亂戰,在三人之間連續的轟鳴。

楊柏就這麼蹲在地上,看著三人真的戰鬥起來了,慢慢的抓起書卷,整個書卷在隱形龍符之下,猛的消失不見。

「什麼?」正在戰鬥的薛神猛的感受到書卷的消失,想要從戰鬥當中脫離出來,可是卻被陰元極玄道手給轟中,薛神頓時怒了,猛的爆發出一道道龍紋氣刃。

「我的!」導遊嘴張的太大了,無數的屍蟞統統而出,屍焰燃燒一切,整個墳冢在轟鳴,幸虧下方沒有任何的屍體,不然全部都轉化出來。

「是本尊的!」陰元極已經朝著書卷撲去,可是剛撲去,就立刻愣住了,直接就被龍紋氣刃轟中,當場爆退。

「哈哈,是我們崑崙的。」薛神冷酷而力,身上爆發的恐怖氣息,當場轟開屍氣,屍蟞化為粉碎,薛神想要看清楚書卷。

「沒了?真的沒了?我們打個屁!」薛神沒有看到書卷,那個神魂印記已經消失不見,三個人都互相傻眼了,書卷怎麼能夠憑空消失了。

「是誰?」尚萬里也瘋了,在這漫天都是屍氣當中,除了金丹期大能能夠存在,其他境界根本無法出現在這裡。

這三人在這咆哮,楊柏早就拿著書卷,一路返回霍海等人的位置。孫燕還買來冰激凌,眾人正一口口吃著,彷彿都忘記楊柏。

「你們好胃口!」楊柏好笑的從眾人身邊出現,嚇了溫霞一跳。現在溫霞終於明白楊柏的神秘,只是多白了楊柏一眼,畢竟隱身狀態有點那個,沒有哪個女人喜歡隱身俠。

「回來了?這麼快?書卷呢?」宋端武也嚇了一跳,本來挺擔心楊柏的,可誰能夠想到楊柏這麼快。

「他們三個還打著呢,這就是書卷?」楊柏揚了揚手,這薄薄的書卷根本沒有幾頁,這簡直就是幾張紙。

「沒錯,其實這本書大部分都有,只是多出三頁紙,我問了許多人,他們都無法看清楚這上面的紋路。」

霍海趕緊說著,可就在楊柏拿起書卷的時候,楊柏的眼角餘光突然看到遠處的人群當中,有人伸出手指。

「裴文中!」楊柏看的一清二楚,裴文中獰笑的看著楊柏,而手指依舊擺出一個手槍的姿勢,然後朝著楊柏扣動了扳機。

「這到底是什麼異能?」楊柏瞳孔一縮,趕緊想要推開眾人。可是就在這時候,楊柏手中的書卷猛的被轟中,書頁頓時化為紙屑飄飛出去。 許醉凝的神情變得更加凝重幾分。

她抬手輕撫著葯苗,閉上眼睛聚精會神感受那些葯苗的氣息,很快她就發現,所有的葯苗里都帶上了微微的冰冷的氣息。

雖然這種氣息很是微弱,但許醉凝馬上就發現,這和歐陽楚身上的氣息是一致的。

那是歐陽楚身上的霜骨之毒所特有的氣息。

許醉凝眼睛里的幽暗之色更濃了幾分,她是完全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了。

……

當許醉凝再次返回到聚會的包廂里的時候,包廂里的大家早已玩的十分瘋狂了。

顧薇薇在經過之前的事情后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所以在許醉凝上廁所的時候她就已經找了個借口離開包廂了。

其他的同學們難得有機會進來枳實會所的內環一次,都不想錯過這麼豪華奢侈的體驗,一群人喝酒唱K,包廂里一團熱鬧。

許醉凝進來后完全沒有要和他們一起玩鬧的心思直接走向了坐在沙發上的周雙卿。

周雙卿今日少見的情緒低落,不像平時那麼大大咧咧的,她一個人坐在包廂沙發的一個角落裡,沒有唱歌沒有喝酒,只是不時不安的看一眼手機。

許醉凝走到周雙卿身旁坐下,「雙卿,你怎麼了,怎麼不和大家一起玩兒啊?」

周雙卿看到許醉凝,眼睛里終於有了一絲光彩,她馬上伸手拉住許醉凝的手,焦急的開口,「醉凝,我現在好擔心我男朋友以智啊,他好像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許醉凝覺得很莫名,「他今天不是留在學校做實驗嗎?會出什麼事啊?」

「本來我也以為他就在學校里做實驗的,可是剛剛開始我的信用卡就一直不停有消費簡訊發過來,所以我這才覺得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啊。」

周雙卿這話卻讓許醉凝眉頭一皺,「你的信用卡消費簡訊?那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周雙卿咳了一聲,語氣微微有些尷尬,「以智不是已經升大三了嘛,他們就需要去實習什麼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面試啊什麼的都要求穿正裝,現在西裝皮鞋都那麼貴,他的家庭條件又不是很好,所以我就把我爸爸媽媽給我的信用卡給他了。」

許醉凝已經反應過來她的擔心了。

周雙卿的家庭條件其實很不錯,但是她家的家教甚嚴,所以父母對她的花費有一定的限制。

但是周雙卿的父母又怕她一個人在外地念書可能會有什麼突發的情況需要錢,所以又特地給了她一張信用卡以備不時之需。

但是周雙卿的父母也是明確告知周雙卿,沒有什麼急需用錢的情況,不可以拿這張卡去揮霍。

但是許醉凝萬萬沒想到周雙卿居然把父母給自己應急的信用卡借給了白以智。

而且白以智這個大男人,居然還真好意思用女友的信用卡。

周雙卿此刻卻是一臉的擔心,拉著許醉凝的雙手焦急的說道。

「以智拿了這張信用卡以後,幾乎從來都沒有用過的,可是今天突然多了好多筆消費,他一定是出了什麼急事了需要用錢,我給他打了好多電話都沒有接,他可別是出了什麼大事吧?」

信用卡雖然是白以智拿著,但是綁定的手機還是周雙卿的,所以白以智刷了卡之後的消費簡訊都發到了周雙卿的手機里。

許醉凝拿過周雙卿的手機,看了眼裡面的消費簡訊,只見就今天一晚上,就已經有了十幾條消費簡訊,而且顯示每一筆消費都是幾千上萬,這張信用卡幾乎要被刷爆了。

許醉凝看著這些簡訊,眼神慢慢的冰冷了下來。

「這樣吧,既然你那麼擔心他會出事,那我們就打電話給信用卡客服問一下白以智這些花費都是在哪裡刷的卡。這樣就能找到他了啊。」

周雙卿恍然大悟,拍了一下雙手,「對呀對呀,瞧我都急糊塗了,怎麼把這個給忘了呢。」

南雅 周雙卿馬上拿起手機給信用卡銀行客服打過去了電話。

「喂,你好,我是卡號XXXXXX的用戶,我想問一下今天晚上我的信用卡的消費都是在哪裡刷的卡?」

周雙卿接通電話后就和客服人員說明了緣由,然後就聽見對面不知道與她說了些什麼,周雙卿一張臉變得煞白。

周雙卿很快就疑惑的反問了一句,「你說今天晚上的消費場所都是枳實會所的外環?你確定嗎?」

一旁的許醉凝聽見了也呆了一下。

怎麼會是枳實會所?

白以智就算出現了需要花錢的地方,又怎麼會在枳實會所的外環刷卡呢?

周雙卿掛斷電話后整個人都有些失魂落魄,她臉上毫無血色,低著頭一直在那裡嘟囔。

「到底是怎麼了,以智和我說今天會在實驗室做實驗的啊!……這怎麼又跑來了枳實會所,還一下子花了那麼多的錢……他怎麼會在這裡?」

一晚上周雙卿收到那些消費簡訊,都以為是白以智出了什麼緊急的事情,急需用錢。

可是她怎麼會想到,白以智那些錢居然都是在枳實會所里花了的。

就算單純如周雙卿,也有了些不太好的猜測。

許醉凝的臉上,卻早已是一片寒意,她馬上拉了一把周雙卿。

周雙卿被她一把給拽了起來,拉著就往外面走,周雙卿疑惑著開口,「醉凝,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許醉凝輕哼一聲。

「我們當然是去看看,那個白以智到底是為了誰在這種地方花著你的錢。」

許醉凝拉著周雙卿快步來到了枳實會所外環的服務台,找到了值班的服務員。

由於歐陽楚的原因,現在整個枳實會所里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認識了許醉凝,而且對她的態度十分恭敬,在許醉凝詢問了有關白以智的情況時,她們以最快的速度給了她答覆。

「許醉凝小姐,您想要找的那位白先生,他目前在枳實會所外環舞廳的三號卡桌上消費。」

在聽到白以智真的是在枳實會所內,周雙卿身體狠狠顫了一下。

許醉凝冷著臉開口又問了一句,「他是一個人來玩的,還是帶了其他朋友?」

那位服務員又打開監控看了一眼后,抬起頭來微笑著回答——

「與他一起的,還有一位女士。」 楊柏望著漫天的紙屑,怒目而視,手指綻放龍元劍指。而此時的宋端武也大吃一驚,回頭看向裴文中。

可惜裴文中已經隱藏在人群當中,無聲的手指,只是輕輕勾動手指,嘴裡發出Piu的聲音,就能夠釋放出神秘之子彈。

「楊柏,怎麼辦?」宋端武也是著急起來,楊柏一直看著裴文中,看著裴文中慢慢隱進人流,隨著遊客逐漸消失。

「霍海!」楊柏剛要詢問霍海,而就在這時候,楊柏等人的身後陰元極猛的出現,目光冰冷的看著楊柏。

「楊柏,交出《鐵雲藏龜》!」陰元極第一時間想到就是楊柏,而陰元極的身後薛神緊隨其後,整個商街四周都開始模糊起來,薛神已經封印這片天地。

「地下就是,你們想要,給你們。」楊柏冷哼一聲,根本無懼薛神的封印,神念轟然而起,居然撕裂封印,拉著霍海等人離開這裡。

「什麼?」薛神和陰元極都愣住了,看著地上的紙屑,薛神和陰元極都臉色陰鬱起來。

「楊柏,你給我等著。」薛神真的憤怒了,果然是楊柏拿走書卷,如今書卷卻碎裂成這個樣子。

薛神的身影逐漸模糊,昏暗的天色逐漸放晴,而遠處尚萬里那個導遊的肉身,靜靜的站在遠處,詭譎的盯著楊柏消失的方向。

「師傅!」所有人都離開了,陰元極一直盯著這些紙屑,本來憑藉陰元極的法術,應該能夠復原紙屑,可是裴文中的異能讓這些紙屑正在逐漸的消散,好像有一股炙熱的能量包裹在書卷當中。

如果陰元極第一時間來到,估計還有可能復原,如今卻只能夠暗自痛恨,不過陰元極聽到段畫的叫聲,無情說道。

「聯繫裴文中,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不能夠得到楊柏手中的白色龜甲,你就死吧。」陰元極冷漠的看了一眼段畫,段畫好像很麻木,不過還是恭敬無比的慢慢低頭。

陰影當中,段畫的臉頰越來越猙獰,雙眸已經化為墨色,嘴角慢慢的裂開,聲音卻依舊平穩,淡淡說道:「師傅放心,我一定會得到楊柏的東西,裴文中他們都安排好了。」

陰元極的身影也逐漸消失,不管如何,陰元極要在楊柏的身上找到突破口,一定要進入殷墟當中。

楊柏領著霍海出現一個水吧,孫燕點了幾瓶飲料,就坐在水吧凳子上,看著霍海跟楊柏重新訴說發生的事情。

「你能夠記住?」楊柏雙眸亮起光芒,這陣子霍海可是一直研究甲骨文,對於那三頁的甲骨文,霍海當然能夠清楚。

一個先天武者,記住三頁符號那是相當簡單。楊柏也笑了起來,趕緊讓霍海拿起筆來,簡單的畫著。

霍海只要能夠畫出甲骨文,楊柏就能夠知道意思,一定能夠找到真正的紂王陵寢入口。

宋端武喝著飲料,一直看著外面,這片商街遊客很多,這裡三千年前就是商業街,如今重新被開發,卻更加的熱鬧起來。

「楊柏,這是你徒弟,沒聽你說過?」宋端武有點話要說,未想到霍海這樣的武者,居然是楊柏的徒弟。

「怎麼了?有問題?」楊柏也望著遠處,裴文中不可能自己,而那個屍道也出現,楊柏決定等找到入口,就讓孫燕和溫霞撤離這裡。

「一個普通的偵探,居然得到了《鐵雲藏龜》?我總覺的事情不那麼簡單,你不是招惹什麼人了吧?」

宋端武是挺擔心的,自從進入這個殷墟原址,宋端武的心就沒有輕鬆過。修真界已經得到消息,如果在拖一點時間,更多的人都會匯聚在這裡,這簡直是修真者大會提前召開。

「他剛才也說了,那是一個案子。」楊柏淡淡的說著,能夠在這裡看到霍海,楊柏的確很疑惑。不過霍海能夠為了朋友,一路追查到這裡,這很符合霍海的正義感。

「我不是說霍海,我說這件事情,你一直說那是魔紋,到底什麼意思?為什麼我們都感受到無窮的能量?」

宋端武不知道魔的時候,八山六道當中,或許只有傳承悠久的宗門才可能知道。武當山的確強大,以武入道,可是畢竟才建立幾百年,是無法跟幾千年的崑崙相比。

「等進去你就知道了,老宋,記住了,一定別讓那股力量從殷墟當中出來。」楊柏打定注意,在找到石靈兒的同時,一定毀滅魔念。

「師傅,都畫出來了。」霍海已經把甲骨文都畫在水吧的圖冊之上,看著那詭異的符號,楊柏心思電轉。

「師傅,你多時候會甲骨文了?」霍海好奇的看著楊柏,甲骨文這樣的專業東西,那些老專家都不清楚,楊柏多時候有這個本事。

「武丁?」楊柏就是一愣,對於商朝的歷史,楊柏還是不明白。這個武丁應該是殷商的一個君王。

「武丁是商朝23任君王,開創了商朝中興盛世,一代明君,怎麼了?」孫燕趕緊跑了過來,好奇的看著楊柏手中的甲骨文。

「這上面寫的,帝辛的陵寢所在,實在武丁跟一個婦人的墓地之下?」楊柏憑藉腦海當中的甲骨文推衍出這樣的信息。

「帝辛是誰?武丁是君王能夠跟婦人在一起?」楊柏揉了揉眉心,這個甲骨文只是後人推衍出來的,每個信息都相當的複雜晦澀,楊柏只能夠推斷出這個。

「帝辛就是商紂,楊柏,你行不行?」宋端武哈哈一笑,孫燕等人也笑了起來,楊柏這個專家也有知識薄弱的時候。

「紂王叫做帝辛?」楊柏也笑了起來,旁邊的霍海卻指了指這上面的甲骨文,趕緊問道:「那為什麼跟婦人在一起?你的意思,真正的殷墟是在紂王的陵寢當中,李濟找到紂王的陵寢?」

「霍海,這裡的事情,你還是不用知道。李濟和石靈兒我都會尋找,等找到門戶,你跟溫霞等人離開。」

「不,我要陪著你!」未等霍海說完,溫霞直接就拒絕,雙眼通紅的看著楊柏,有點委屈。

「我也不回去,我要陪著,陪著宋師兄。」孫燕也低著頭,弱弱的說著,而且最後還對著楊柏說道:「我知道那個地點在哪了,你要不帶我去,我就不告訴你。」

「什麼?你知道武丁的陵寢?」楊柏驚訝的看著孫燕,而此時的宋端武也趕緊說道:「趕緊說,帶著你。」

「武丁的陵寢早就被發現了,可是那在田口鄉離著這裡還有幾百里地。楊組長說的那個婦人,應該的是婦好,婦好是武丁的60多妻子之一,她的墓地就在殷墟原址小屯村。」

「婦好?不是婦人,這個甲骨文意思可是差遠了。」楊柏也沒有想到,這麼簡單就找到位置的所在。

「別小瞧我們女人,婦好可是武丁時期大祭司,而且還是著名的軍事家。當初婦好墓的發掘,後母辛方鼎就是從婦好墓發掘出來的。」

「婦好就是後母辛?」楊柏也是一愣,華國的歷史太複雜了,楊柏也沒有想到婦好就是後母辛,那可是古代當中最傑出的代表。中國歷史上除了女媧和武媚娘,或許就是這個婦好成就最大,當初可是掌控商朝的祭祀,那可是權傾朝野,武丁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入口就是婦好墓之下?」宋端武也驚喜起來,而此時的霍海也雙眸綻放光芒,未想到這麼快就找到入口。

「休息一下,我們去婦好墓!」楊柏目光如神,在去婦好墓之前,一定要甩開這些人,楊柏憑藉縮地成寸,能夠領著眾人離開。

不過就在楊柏解開婦好墓地的時候,遠處的一個石樓當中,裴文中正喝著咖啡,慢慢的笑了起來。

「莜璇,段畫來了,準備吧,殺了楊柏,我們去尋找紂王陵寢。」裴文中的身後坐著一個妖嬈的女子,女子很年輕,應該是少女,正拿著一堆化妝品,聚精會神的吐沫指甲。

女子長得很白,應該是混血,只是頭髮卻是金黃色,更顯得美麗無比。這名女子的耳朵猶如精靈一樣,隱藏在金髮當中好像抖動一下。

「那個楊柏不簡單,用神魂屏蔽我的感知,不過長老,你居然知道他們要去的位置?」莜璇依舊畫著,好像指甲才是最重要的,殺死楊柏才是次要的。

「異武道要崛起,必須利用好每一次機會。原來在婦好墓之下,把這個消息,賣給玄道和崑崙,不過我要好的價錢,我要讓他們支持我們重新建立異武道。」

「修真大會,我會讓異武道重新出現在天下人面前。」裴文中不知道為何能夠知道婦好墓的事情,不過窗外清風吹過,裴文中的耳後卻有一道魔紋一樣符號,光芒消散。

「去吧,莜璇,我們好好跟楊柏玩一玩,就讓他見識一下異能跟科技的強大,今天我要滅殺金丹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