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虎影業作為美國最大的娛樂公司之一,易陽沒有理由小瞧他們,只不過如果對方真的這樣做,還是有一些不可思議,畢竟,大多數美國商人只要賺錢,不會得罪人,而易陽給獅虎影業旗下的院線分成是六個點,屬於送錢拜碼頭了。

「先查一下,如果確定了,我們來而不往非禮也。」

美國易陽是屬於猛龍過江,而且對方不僅僅是地頭蛇,屬於事地頭龍,但是在國內,易世界有魄力說自己不只是強龍,還是龍中的王者。

十二月十日,易陽參加了奧斯卡的開幕式,也認識了不少人,主要是自己有個得力幫手,弗勒和這些人都認識,即便不熟悉,也是可以聊幾句的關係,而且大家對他也比較好奇,所以氣氛還算融洽。

開幕式易世界的兩部影片都有展播,但是入圍的只有第一部變形金剛,開幕式三天易陽就回國了,他要做一些準備,為年後宣布的退休生活。

變形金剛二票房大賣是意料之中的,這次不只是在美國上映,北美同時上線,第一天票房突破三億美元,這是一個新的記錄,也讓世界喜歡電影的人和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再一次看到了什麼是猛龍過江。

元旦,易世界的新電影也正是上線了,相比較於變形金剛,新電影更生活化一些,它的名字是:

「蜘蛛俠。」

蜘蛛俠的故事其實可以總結為兩個字:奇遇,因為得到了奇遇,所以才有了後面一系列的故事。

變形金剛其實受眾男士多一些,但是蜘蛛俠不一樣,女士同樣喜歡看,因為裡面有感情線,這是他們愛的。

「易世界新電影蜘蛛俠首日票房一億一千萬美元,單日票房排行榜第五。」

這個新聞一出,大家沒有新聞票房不如變形金剛而沮喪,反而好高興,因為什麼,一部電影的系列成功,大家都不會作數,而兩部電影都獲得了成功,那就是真正的實力,雖然只是第五,但是這個票房已經不低了,後面肯定會有漲幅。

蜘蛛俠在國內的表現更是不俗,妥妥的票房第一,不過大家還想已經麻木了,因為易世界出品的電影奪得榜首是家常便飯的事情,可以這麼說,如果國內單日票房過十億,都沒有國外一億美金票房來的震撼。

蜘蛛俠上映第三天,單日票房兩億七千萬美元,美國的兩家院線來求和了,當初他們以為最後求和的會是易世界,沒成卻是自己。

易陽也沒讓弗勒為難他們,就連分成也沒有變化,他要退休的人了,沒有心情和他們周旋。

臘月二十二,德雲封箱的前一天,也是蜘蛛俠下畫的日子,變形金剛二總票房三十二億美元,蜘蛛俠二十二億美元,差距有點兒大,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兩部電影都是成功的。

「師兄,嫂子,我來看你們了。」

墓碑前易陽放上了一束花,同來的還有德雲弟子們,今天是老郭的誕辰,雖然他的生日不是這天,但是這麼多年,大家都習慣了,而且這一天人齊。

「你們來吧,祭奠完我單獨待一會兒。」

大家都知道師叔和師父雖然總是吵鬧,但是關係特別好,師父把師叔當兒子一樣,要不是有這層關係,沒準就收了當乾兒子。

等人都走了,易陽一個人坐在墓碑前,眼淚就出來了,他和自己家老爺子感情都沒有這麼深,畢竟他是個外來的,但是和老郭不一樣,這位對他的幫助他心裡一直記著,可惜,他什麼忙也幫不上,雖然老郭總說因為他德雲的弟子才多了一條路,但是他覺得,這是應該做的。

「師兄,一晃幾年光景過去了,我也老了,要退休了,我不怕退休,甚至期待,我只是覺得自己老的太快了,我原來不怕死,現在我有點兒怕了,我也想你們,你們這些人太壞了,把我扔下了,你說,如果我還能回去,是不是還能看到年輕時候的你們,不過就算是回去了,看到了,恐怕你們也不認得我了,那個世界我就是個小歌手,空有夢想,而你們都是名人,恐怕接觸的機會也沒有吧。」

易陽拿起酒,一杯自己喝,兩杯撒在地上,算是敬了師兄和嫂子。

「師兄,我要走了,帶著媳婦兒雲遊四海,人不常說大隱隱於市嗎,我也體驗一下這個隱士的滋味兒,還有如果我真的回去了,即使你不認識我,我也很開心,因為,你還活著。」

易陽把最後的酒倒在了地上,站起來吐了口氣,頭也不回地走了,一邊走一邊笑,這個酒喝的很舒服。

大年三十兒的時候,又是三家人聚到了一起,易陽說了自己要退休的事情,雖然都很驚訝,但是大家都選擇了接受,只有易小芊有一些失魂落魄的感覺。

「爸,您也么突然就退休了?」

家人包餃子,易小芊來找爸爸,她還是有點兒接受不了,其他人來說只不過是易陽退休了,但是易小芊不一樣,如果爸爸退休了,那她就要開始完全接手公司,她懂爸爸的想法,退休了就真的什麼都不想管了。 林楠疑惑,徐江龍也滿是疑惑,不知道這個脾氣略微有些古怪的老頭要幹嘛,林楠要的其實很簡單,就是幾棵煙富8號的果樹苗而已,有著之前這麼大的恩情,這還不都是揮揮手的事情。

帶著疑惑,二人跟著這位老人在漆黑的果園內前行,此刻雖然危機解除,但徐江龍依舊沒有太大意,準備直接就將這位老爺子帶走,留在這裡說不得其他什麼人什麼時候又找上門來。

不一會,這位老爺子輕車路熟,赫然帶走他們從這裡走了出去,然後直接來到隔壁的一座看起來極其普通的果園,莫說是林楠,即便是徐江龍也不知道這老爺子搞什麼,大半夜的跑這裡?萬一再來一群人,躲都沒法躲。

很快,這位老爺子就帶著一群人來到他們的目的地,看起來再平常不過的小果園。

「你要的東西就在這裡,我研究了幾年,總算是面前能克服了一些問題,用了一年的時間才培育出這株幼苗,只要它能長成,我就可以從它上面提取一些重要基因數據,從而讓煙富8號真正問世!」王大年給林楠介紹道,並且指著其中一株看起來有些快要枯萎的果樹苗。

「什麼?」這一刻,無論是林楠亦或者是徐江龍幾人都傻眼了。

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被這個老頭給放在了這裡?

這群亡命之徒之所以找來,就是為了這東西而來,這一點徐江龍清楚,林楠也從那些人的談話中得知!

但是眼下的這株快要枯死的小樹苗才算是真正的煙富8號,誰能想到竟然在這?

林楠連忙打量著這株果苗,乍一看真沒有任何特殊的,甚至漲勢比周圍其他的果樹苗還要差上不少,即便是林楠出現在這裡,也絕對想不到,同樣那群亡命之徒估計也意想不到。

「他好像要枯萎了?」徐江龍不懂什麼果樹種植,但卻看到了它此刻的情況,貌似這種情況想要存活不容易吧。

王大年面無表情的點頭,帶著一種失落之意,這東西就好似他的孩子一般,傾注了太多的心血,但他此刻必須承認,他還是失敗了,這株果樹苗依舊無法真正適應這裡的土壤,先前雖然勉強長這麼大,但是還是沒有扛過去,要枯死了。

「是的,所以無論是誰得到它也沒用,真正的煙富8號還沒有成功,你們都太心急了。」王大年開口說道。

語氣中,對林楠有著一些不滿,雖然林楠先前幫助了他們,但一聽林楠想要煙富8號的幼苗,他就直接將林楠也劃到那群貪婪之人的範疇內。

煙富8號,作為世界上最頂級的蘋果品種,一旦真正的擴展開來,絕對的財源滾滾,這也是那批亡命之徒為何而來的原因,有人出巨資請他們出手。

看著即將枯死的果樹苗,王大年面無表情,徐江龍一陣無奈,他也很想嘗嘗這傳說中的好東西,不過眼下看來這玩意暫時是不好成功了,種苗都枯死了,還有個什麼用。

不過,這對林楠而言,卻並非是沒有什麼希望。

別人不行,但他可以。

有著催生符以及進化液這種神物,只要沒有徹底濕透,要把一棵快要枯死的果樹苗救活,再怎麼難也沒有救治那種快要死亡的人難吧?

「這東西老爺子還能救活嗎?」林楠開口詢問了一句。

王大年搖頭,表示無能為力,他要的是那種能夠自然生長的果樹,不能添加其他特別的輔料,否則即便是長成,也不是真正的煙富8號,為此哪怕是它即將枯死,他也沒辦法。

「那這棵果樹苗送我可以嗎?我也是搞種植的,或許可以試試看。」 總裁的危情女人 王大年不要,對林楠而言自然是再好不過,他可不管其他,王大年不敢用輔助之物,他就沒什麼好在意的,自己本身也是要依靠進化液的。

王大年看了一眼林楠,依舊是面無表情,反正也是失敗品,馬上就會枯死,他留著也沒用,給林楠也沒有任何問題,連他都無法成功,他就不信一個毛頭小子能夠成功。

即便是他依靠其他特殊的激素藥物之類的將這株即將枯死的果樹苗救活,那也不算是煙富8號了!

「隨便你,反正也失敗了。」王大年淡淡說道,這次的失敗顯然對他也有著不小的打擊,而且還碰到了這種亡命之徒,心中一時間很不舒坦的那種。

得到這話,林楠自然不客氣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回去也能試試看。」林楠笑著說道,當場就直接拔了起來,畢竟是小樹苗,很輕易的就直接提了起來,讓王大年看的嘴角直哆嗦,差點怒斥而出。

林楠這一動手,就不像是什麼專業種植果樹的人,對於這種東西,哪個不是小心翼翼的,哪有這種直接硬拔的,一個不小心就會把果樹苗的根莖破壞掉,不利於它的成長。

強忍著怒氣,王大年沒有發飆,不過也賴得再理會林楠,在他看來林楠和那群亡命之徒一樣的目的。

林楠也注意到王大年的臉色,不過也不在意,東西也到手了,反正他不要了,剩下的也就是林楠自己的事情了,他充滿了信心。

半個小時后,三輛車子一前一後從果園離去,王大年還是被安排到台煙市居住,這裡太不安全,還不知道那些亡命之徒會不會再來一波,只留下兩個人在果園內看守著,林楠也跟著搭了個順風車回到台煙市,和徐江龍坐在一個車上。

哪怕的現在,林楠也跟提著一個寶貝一樣的將那株枯萎的果樹苗提在手裡。

「這玩意你行嗎?」徐江龍見林楠這幅架勢,忍不住開口問道,總感覺林楠這幾千里趕來有些不可思議。

林楠輕笑,順手從包里拿出一個蘋果遞了過去。

「我之前培育的品種,你嘗嘗看。」

徐江龍疑惑的看了林楠一眼,看他如此信誓旦旦的,當即接了過來,再然後徐江龍服了……他是徐家大少爺,出身豪門,什麼頂級品種沒吃過,哪怕是煙富8號也品嘗過,但和林楠這東西相比,他服了…… 「還好意思說,要不是為了你們,我和你媽早就應該各地去散心了,現在為了你們還要每天出去奔波,照顧孩子,你看你哥他們,孩子都不怎麼管,我和你媽商量了,不想管你們了,能行你們就行,不能行就自生自滅,反正餓不死你們。」

易陽說話真的是沒留面子,說了好多,聽起來就是抱怨,不過這些想法完全是易陽心裡的想法,這麼多年了,他哄孩子,當慈父,到頭來發現,確實太柔和了也不好,現在全都說出來,心來舒服多了,至於女兒怎麼想,他管不著,他真的累了,沒準哪天就死在了某一個地方,至於兒女會不會不孝順這些,他都不考慮。

易小芊被說的滿臉通紅,以前爸爸只是教育她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聽了爸爸說這麼多,她也覺得自己以前真的挺過分,明明已經接手了公司,還是要什麼事情都問爸爸,有什麼不順心的就和爸爸抱怨,從來不去想怎麼解決,總覺得爸爸還年輕。

轉眼間就到了三月份,易陽正式發布通知,自己開始退出公司管理,也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對於易陽這個突如其來的通知,不管是公司內部還是外界都驚了。

內部一直覺得,公司有易陽這位老闆在,就不會有什麼問題,大家都習慣老闆經常冒出來的好點子,現在突然一個一直依靠的人走了,肯定是每個人都會有每個人的想法。

外部的人也是沒想到,這兩年在易陽的帶領下,華國電影剛剛進入國際市場,突然就宣布退休實在讓人不解,對於競爭對手來說,這也不是一個高興的事情,其實因為易陽把華國電影帶進了國際市場,其他公司的作品在國外起碼得到了一些所謂的公平。

不過任憑大家怎麼猜測,怎麼想,易陽最終還是離開了公司。

「小劇場就行,開什麼專場,我就是去過過癮,然後就帶著你嬸嬸走了,出去旅旅遊,各個地方轉一轉。」

易陽和大霖還有陶洋說了一下,打算弄個小專場,就他們幾個人,加強兩個弟子一起,找一找以前的感覺,這事兒他們兩個都沒有意見,就算定了,和郭揚一說,郭揚就想弄個大劇場,這才有了上面的回話。

四月三日,周五,三慶劇場的觀眾發現水牌子上熟悉的演員換了,也不能說熟悉的演員,只能說經常在這個劇場的演員換了,不過內容更加驚喜,竟然是幾個老人回歸了,買票的窗口都被擠的不行,這也是易陽提議的,不在網上買,就找原來的那個感覺。

「大霖你最近是不是胖了,我怎麼感覺你穿大褂穿的這麼……嗯,就是挺緊的。」

大霖低頭自己看了一下,確實,肚子都現形了,好像是個西瓜要藏不住了,他也好久沒上台了,所以也沒做褂子,穿的還是老的,真是不合身。

「先對付著穿吧,我也沒感覺我胖啊。」

「你可注意點兒吧,又痛風,又頭痛,再弄個三高什麼的,別到時候還讓人照顧你。」

說說笑笑就到上台的時候了,第一個節目是兩個年輕的演員,上去開個場,現在只要能上台的,沒有一個是不行的,第一個節目大家聽的掌聲就不斷。

「下面是相聲學歌曲,表演者……」

台上介紹,這邊也準備好了,話音一落,掌聲響起兩個人就登台了。

「人來的不少。」

「是,都坐滿了。」

「上台來呢還是要介紹一下自己。」

「應該的。」

「我呢是一個說相聲的小學生,我叫……」

「噫……」

這個梗老的不行,但是現在他們這個年齡用和以前效果不一樣,那時候是起鬨,現在是真老。

「郭老師,聽見觀眾的反饋了嘛? 漫威里的次元餐廳 您都多大歲數了,還是小學生呢?」

「你管我,我就小學生怎麼了?我告訴你,我,就是小學生。」

最後表情挺高傲,易陽看著竟然有點兒恍惚,好想老郭又回到台上了。

「退票……」

這個梗顯然因為阿富汗還在,所以梗也沒斷。

「我看看誰喊退票的,來上來,信不信我弄死我。」

「不信。」

觀眾就這樣好,有各種方法讓你下不來台。

「你不信我就咳咳……」

「六十的人了,一會在扔台上,能不能別學你岳哥年輕時候那個樣。」

相聲說的好不好易陽沒什麼概念,反正幾場下來,觀眾開心了,他也開心了,只不過大霖真的是年齡大了,說了三個節目,退就有點兒站不住。

「早知道今天就混著來了,明天好好歇歇,陶洋明天我們一場,你就別來了,在家歇著吧。」

這個小專場,易陽打算連開四天,第一天是他和大霖,第二天是他和陶洋,第三天是大霖和陶洋,第四天是他們三個人一起,只不過看大霖的樣子,怕後面堅持不住。

「沒事兒,就是腿疼,老毛病了,真是歲數大了,反應都不如原來了。」

台上演出的時候,有兩個地方大霖沒接住,觀眾不知道,但是他自己知道。

第二天是陶洋來,陶洋之前也說了,一直唱戲,保養的也很好,看起來就比大霖年輕。

「最近劇場那兒改成嗎?」

「還成,現在戲曲又起來了一些,還不錯。」

之前陶洋就在這個劇場演出,後來換了個大一點兒的,易陽去過兩次,看著還可以。

「我看大霖現在身體不太好,有時間去檢查一下,我把我大哥電話給你,到時候你帶著去看看。」

「行,完了這幾場我就帶著他去看看。」

今天的節目和昨天有一些不同,陶洋現在走的是藝術家路線,所以上台說的都是老段子,他不是不能說,是易陽覺得不太好,最後弄了三個節目,都是老節目,論捧逗,對對聯,大上壽,這些個節目沒有昨天的那麼鬧騰,但是觀眾還是很給面子,這也是兩個人表演的時候加入了一些搞笑的東西,說相聲,你要是一本正經,那氣氛就沒了,還是讓觀眾快樂為主。 煙富8號到手,雖然只有一株,那也夠了,只要能夠確定這東西的味道,林楠自然有辦法在這個基礎上倒騰出更多的秧苗,實在不行再來一趟就是了。

大半夜的,將王大年送到自己的別墅住所,這裡交給當地警察負責,徐江龍直接帶著林楠在大街上找到一家夜宵店,二人邊吃邊聊著,兩人說來也有幾個月沒見了。

一直到早上四五點鐘,二人才回到酒店休息,再然後林楠直接搭乘飛機直奔省城而去,哪怕是在飛機上,這株果樹苗還在手裡提著,讓飛機上的空姐都好奇不已,差點給攔了下來。

自然,這個時候的果樹苗早已不再是夜裡的那種枯萎的模樣,哪怕是只有小半夜的滋潤,也直接讓這株果樹苗重新綻放活力,進化液的效果果真不是蓋的,夜裡一回到酒店林楠就迫不及待的滴了五滴進化液到上面,同時更是找來一個水杯,直接將半瓶的進化液稀釋,將果樹苗的根莖浸泡在其中。

前後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但眼下若是王大年再見,定然會震驚的合不攏嘴來,這株果樹苗突然間變得枝葉繁茂起來,原本的枯萎之勢一點都不再,看起來充滿了生機,讓林楠非常的滿意,簡直是愛不釋手,對這玩意更是充滿了期待。

這可是王大年這位富士大王的嘔心瀝血之作,堪稱全世界最頂級的蘋果品種,哪怕是沒有吃過,但林楠也明白,肯定不同凡響,而今在自己進化液的加持下,勢必更加讓人期待了。

一路上,枯燥無味,林楠再度做起了客服的角色,昨天的效果非常明顯,飛機上那幾個小時,農家小店的好評潮一直持續到半夜才算是結束,足足讓林楠收穫了四百條好評,就連訂單也滿天飛,一些長久沒有拿貨的客戶也突然間再度下單,並且毫不吝嗇的留下了好評。

也好在林楠來之前準備充足,將通天店鋪內的倉庫都給塞滿,否則還真不夠這一日的訂單。

就這麼一整天的時間而已,算下來農家小店的營業額突破一萬五,這對林楠而言,簡直是歷史性的突破,怎能讓他不高興。

哪怕是夜裡救人花費了幾千的靈氣值,但現在依舊還有著五六萬,足夠支持農家小店的升級!

而今閑來無事,林楠一邊安排著發貨,一邊再度給這些客戶留言,請他們多多給予好評,等待自己的新產品上市,讓所有人有好評的客戶多多嘗鮮。

自然,有人願意,從飛機上下來后,再度有著兩三千靈氣值入賬,同時好評也再度增加了十條。

眼下,還剩下九十條好評,不過卻讓林楠顯得有些難辦了,總不能再一個個的騷擾吧,那樣的話一些客戶反而會反感,林楠就有著這種體驗,那些天天發消息求好評的,讓人煩不勝其煩,甚至直接拉黑都正常。

好在現在林楠也不是特別著急,新產品還沒有完全搞定,要選擇出四種新產品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好評的事情只能暫時先等待一段時間再說,到時候若是還不夠,林楠再群發一下。

既然到了省城,而且正好又趕上周末,無論如何林楠都是要去看看周穎的,雖然二人離開不過幾天的時間,但對於他們這種,小別勝新婚的,有著無法阻擋的思念。

開著車,林楠直奔周穎家而去,這幾天總覺得周穎的行為有些反常,一開口就是兩千萬的借款,對於一個普通人而言,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不過周穎不願意多說,再加上秦嵐也證實了周穎確實借錢有事,林楠也就沒有在意了。

除此之外就是林楠感覺到她這幾日好像非常的忙碌,就連每晚必備的聊天都省了,一兩天沒有好好聯繫了,甚至就連這次去台煙市路過省城的事情林楠都沒有來得及給她說。

半個小時后,林楠出現在周穎家門口,想給她一個驚喜,指紋鎖大門,林楠也算是半個主人,直接進入,不過讓林楠疑惑是並沒有看到周穎在,甚至感覺屋子裡幾日都沒有住人了,桌上都落了一絲灰塵。

「這丫頭,最近在幹嘛?」林楠疑惑自語,若非從秦嵐那裡得知周穎無礙,並且前天還和她視頻聊了幾句,林楠真懷疑她是不是出啥事了。

當即,林楠撥通了周穎的電話,響了很久才接通。

「親愛的,大周末的你在幹什麼呢?」林楠開口笑著問道。

電話那頭,明顯顯得有些嘈雜,有些類似商場,但又好似不像。

「林楠,我在外面呢,秦嵐和我一起呢,反正你又不在,我就和秦嵐出來溜達溜達一下唄。」周穎甜甜回道,還拉出了秦嵐,甚至為了證明,還將秦嵐說話的聲音也給林楠聽了一下,確實是,這才算是真正放下心來,估計這丫頭最近可能又住到了秦嵐的小別墅。

「在哪?我去找你,我現在在家呢。」林楠笑著說道。

不過這句話一出,林楠能明顯的感覺到周穎一愣,顯然沒想到林楠此刻在省城,當即墨跡了半天也沒有道出她們的位置,反倒是讓林楠直接去秦嵐的餐廳,隨即沒有再聊幾句便直接掛了電話。

這一幕,讓剛剛放心下來的林楠又有些起疑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胖子,你老婆那邊最近有沒有什麼事情,周穎上次問了借了一筆錢,這一個禮拜都感覺神神秘秘的。」林楠直接找到楊胖子,看看他這裡有沒有什麼發現,正常而言以楊胖子的妻控作風,這大周末的昨晚就該飛奔而來了。

不過一聽林楠這話,楊胖子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了悲憤之意。

「別提了,我也發現不對勁,本來說好的這周我還能過去的,結果秦嵐直接通知我別去了,說她忙,沒空招待我,連打個電話甜蜜一下都被她嫌棄了。」楊胖子一肚子幽怨的給林楠訴苦,感覺到很委屈。

從楊胖子的這一番話之中,林楠更是感覺到不對勁了,若是單單一個周穎忙碌也就算了,連秦嵐也跟著一起?而且還動用了那麼一大筆錢,二人到底在幹什麼,讓林楠越發的好奇了。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正在周穎家中尋思的時候,城東位置,距離林楠此刻位置足有十幾公里的一座二層小樓內,周穎和秦嵐二人便在這裡暗暗合計著,身邊還有著一群裝修的工人,林楠的突然到來是她們想不到的。

「算了,既然來了咱們就先回去吧,也免得他和你家胖子亂想。」周穎低聲說道,林楠的到來有些意外,不過內心中對他一樣充滿了思念。

秦嵐也點點頭,當即轉身對其中一人吩咐了下去。

「老吳,這裡你給看著點,要儘早完工,不要出現其他差錯。」

為首的一位中年男子聞言,連忙點頭。

「兩位小姐放心,這裡我會安排好的。」

秦嵐餐廳內,林楠足足等待了二十多分鐘,這才算是看到秦嵐和周穎二人出現,哪怕是坐在餐廳內,林楠依舊在思索著這兩人在幹嘛,這種作風和她們之前真不一樣,明明可以讓自己去找她們,結果硬是讓自己在這裡等待二三十分鐘。

處處都透著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