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伊娜往右隨性的溜達了兩步就倒轉了回來,她有興趣圍觀警官抓賊,可要讓自己去抓賊,喬海王又不傻,自己白白嫩嫩軟乎乎的,還不夠賊打上一拳來著。

李響一聽也是這個道理,得,不就一個莫名其妙的人而已,有什麼必要去介懷呢,世上奇奇怪怪的人多了去了,一個個都去介意這輩子也不要干別的事。

兩人回到火鍋店,菜已經上好,熱熱鬧鬧吃完這頓飯,去了五樓買了票準備看電影,喬伊娜說話了。

「我去洗手間,小豬,你去買一桶爆米花一杯可樂。」

「我也去洗手間,出來再去買,反正電影還要二十多分鐘才開始,不著急。」

吃火鍋啤酒多喝了一瓶,李響微微半眯著眼「噓噓」得那是酣暢淋漓,他甚至不得不退後半步免得反射的激流淌濕了褲子。

水流緩緩減小,李響正舒服得哆嗦幾下準備抖一抖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身側有些異樣,他扭過頭,在洗手間門外,半個腦袋伸進來一眨不眨的瞅著他。

剎那間,好似一道電流從腳下升起瞬間席捲全身,一股寒意凍徹身心,李響只覺得自己的頭髮都根根直立朝天。

「誰?」

呵出這個字的時候,李響的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不由自主的戰慄著。

也許是被李響尖亢驚厲變調的嗓音嚇了一跳,那半個腦袋「唰」的一下縮了回去。 磁卡……颯沒有絲毫要讓出磁卡的意思,這可難辦了。賀玥望著北野颯往裡的背影,煩惱地皺著眉。

「玥,你應該知道,颯決定的事,沒人可以撼動。」賀瑾走到她身邊,輕聲提醒。

「我知道,可這樣下去,事情會變得更糟。」

「你相信那個小白臉,為什麼不相信他有解決的能力呢?」

「這只是我個人的企盼。硬要說起來,我根本就不了解小州,他的每句話,我都確信不了是真是假,他和颯和羽一樣,身上好像有無數我看不懂的謎團……」

邢小州好像聽到有人在議論她,轉向賀玥,彎起眼露出一抹明朗的笑容。

賀玥微愣,向她回以微笑,拍了拍賀瑾的肩說:「可能是我想多了,如你所說,這事已經不是我能管的範疇了。」

「可是青舞姐的卡……」賀瑾露出不甘心的神情。

賀玥捂嘴一笑,拿起桌上的申請表走向邢小州。

屋內一角,白業羽帶上判決室的門,一聲不響地坐到椅子上,他的唇邊帶著頗有興緻的斜長弧度,觀察著他們每一個人。

「小州,這個給你。」賀玥將申請表遞過去。

「這是什麼?」邢小州接過。

「小州學弟,是你親口說,被我賣掉也情願的呢。」

「哇,學姐好過分,真是叫我簽賣身契啊!」

「不願意了嗎?學姐可是很期待的呢。」賀瑜雙手交握在身後,笑盈盈地望著她。

「學姐說的是什麼話,這種事需要考慮嗎?香香,筆。」邢小州向身側攤手。

邢香香掏出筆放進她手裡。

邢小州接過,刷刷幾筆就把自己的班級姓名填上,雙手捧到賀玥的面前:「親愛的學姐,請過目。」

「歡迎你加入特律部,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一個社團的同伴了。」賀玥笑著接過申請表。

「歡迎。」賀瑾敷衍地說了聲。

賀玥望了眼書架后,向邢小州抱歉地笑笑:「本來打算給你的磁卡被部長沒收了,部長似乎還沒有認可你,不過你放心,以後有活動我會帶你一起。」

「我會來到這裡,只因為學姐一人,希望學姐不要嫌棄我才是。」邢小州輕輕牽起賀玥的手,彎腰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個輕吻。

賀玥一時忘了反應,獃獃地望著眼前的少年。

「喂玥!」賀瑾在後面撞了一下。

賀玥這才反應過來,抽回手微微一點頭,微紅著臉走到櫥櫃前,把入部申請表收好。

「少爺——」後面傳來幽怨的聲音。

邢小州回頭,摸著腦袋沖邢香香吐了下舌。

「車已經在校門口等了很久,我們該回去了。」

「對哦對哦!咱們快走~」

邢小州挽住邢香香的手臂,拉著她往外走。

腳下邁了好幾步,一米都沒跨出。

一隻手抓住她的衣服后領,殺人般的目光讓邢小州後頸發涼。

邢小州轉過頭去,翻著死魚眼問:「咋的,校草前輩有何指教?」

「你確實有點手段,厲害厲害,佩服佩服!」

「哼哼,承認我比你厲害了吧,前——輩——」。 孫慶是呂布一手提拔出來,個人武力因為年齡已經是限制。

但是做事讓呂布放心。

於是統帥前軍開路。

被呂布封為軍中步兵都尉,主管刀盾兵以及長戟兵和弓手等。

現在還沒有發起戰鬥,只是等著把攻城器械運送到附近,如此他就要去指揮了。

指揮的方式就是讓自己軍中的各部能夠協同作戰,然後讓高順的陷陣營在進攻的時候,能夠減少一些壓力。

他們兩個之所以靠過來,也是想要聽聽看呂布會不會給他們下達任務。

而呂布卻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的按照之前的計劃進行。

在這個時候高順過來和呂布進行了一番彙報之後。

然後呂布軍這邊就開始了擂鼓。

而孫慶則告退到了自己的前軍去指揮了。

箕關上的守軍在看到了呂布軍再次過來之後,一個個的都是緊緊的綳著臉。

尤其是在看到了那麼多的攻城器械之後,一個個都是在心中倒吸涼氣。

別看箕關高。

但是也架不住敵人死磕啊。

所以李傕軍其實也是一個個的心裏都在害怕。

此刻不單單的是這些普通的士卒,就連主將李傕也是感覺到有點無奈。

「這呂布還真的是一個執拗的人,不達目的不罷休,那於夫羅不是已經回南匈奴了嗎?當初不是拍著胸部說,匈奴人都聽他的,怎麼也沒見呂布撤退。」

「將軍,這國相大人的各種計策似乎對呂布都沒有任何的影響。如今這呂布大軍出動,看來是打算要全力攻關了,我們需要多做準備,把能夠動員的人都動員起來。」一旁的賈詡看着也是發顫。

畢竟五萬多人密密麻麻的在箕關下形成了一個非常長的方陣。

一眼望不到邊一樣,這種陣勢實在是想不到呂布也只是用了一年的時間拉出來了。

要知道一年前他可是只有三百騎啊。

看着這關下的五萬多人,賈詡也是在想着自己接下來怎麼辦。

不管如何,自己都是要有人護著才能夠活命,所以在這個時候他自然的就看向了武力值不若的張濟叔侄。

對方在看到了賈詡看他們之後,對賈詡很是客氣的點頭,這是示好,大家都明白。

「呂布軍雖然有五萬之眾,但是我李傕軍也不少。這箕關也不差,再加上我軍接近三萬人打的他軍心潰散。」

這是李傕的信心。

自己這邊的人不少。

箕關又高大,只要自己守住,呂布自然是會知難而退的。

當然這只是他表面上所說的,他也知道這呂布的目的,所以他必然是會下死命令的。

隨着幾人的對話,呂布軍中戰鼓擂響,然後李傕軍中也是開始了發出警戒的號聲,然後各個軍種的人員都是就位,就等著呂布軍接近,他們就發起進攻。

白正三兄弟此刻人人都穿着厚甲,頭上帶着兜鍪,然後看着高高在上的箕關,一個個的都是發狠的準備靠着自己的武力拿下來。

這幾日整日的和軍中的士卒磨合,所以他們也是知道在這個時候該做什麼。

三個人很快就分工。

然後他們的身後就有車弩被推了出來。

這也是這一次重新打造的,好在材料因為知道是來進攻的,所以都在準備,又有時間製造,那麼也就能夠在這個時候當做震懾敵人的武器。

車弩和床弩的不同是,床弩是固定在城牆上的,而車弩是可以直接推著移動的。

不過這個東西威力大,卻也不是很方便,只是在關鍵的時候發射來起到效果。

三個人的手裏很快都多了一面手盾,接着就是環首刀。

畢竟是攻城的,長武器實在是不方便。

其中白正是帶着人去掃平前路的,然後對撞車留下能夠通行的路。

韓寧和撞車一起,然後在城門破開之後,他會帶頭殺入,為後隊的人爭取入城的時間。

至於李樂,則是身先士卒,帶着人通過雲梯上城的。

至於第二隊的,韓威是去城門那,左路是通過登雲梯去殺傷關。

計劃是這樣,具體的還要根據實際的情況來進行。

但是基本上都會這樣的。

當無數的攻城器械都被運送到到位之後。

白正就帶着人沖了上去,他們的身後是李樂和之後才是韓寧。

主要是這撞車行動太慢了一些。

這一次撞車附近的人每個人手裏都是一人高的大盾,然後在撞車撞擊城門的時候,這些大盾就能夠相互配合的對低下的人進行保護,可以放心的全力推動撞車。

弓手在長戟兵和刀盾兵的保護下到達了射程的範圍內,然後盾牌加起來保護弓手不被攻擊到。而弓手們則是開始放箭,效果雖然有限,但是一直射箭也是給關上的敵人壓力。

而關上的人又如上次那樣的放火箭之類的。

不過這一次,呂布軍都有了準備,所以火箭帶來的傷害並不是很大。

讓后當一大群的人扛着雲梯衝過來之後,關上的各種攻擊也是過來,很多的人還沒有來得及架雲梯,然後整個人就被砸的站不起來了。

但是誰也阻止不了呂布軍的進攻。

前人倒下,後人也是繼續的這麼做。

李樂和一群人扛着雲梯衝了過來,看着前面的人一個個的倒下,他也沒有退縮,然後一群人合力把長長的雲梯在跑動的時候豎立了起來。

隨着一聲響。

一架雲梯被掛在了城牆上,然後最近的人把環首刀咬在嘴裏就開始向上爬。

他的身後是一個接着一個的人。

大家的目的只有一個,成為第一個衝上關的人。

在一架雲梯掛上去之後,吸引了守關人的注意力,於是其他的人也減少了被攻擊頻率,於是快速的把自己的雲梯掛了上去。

有時候就是這樣,萬事開頭難。

但是當一架雲梯能夠掛上城牆之後,就會有更多的雲梯。

李樂在這個時候並沒有着急爬雲梯。

當然不是他怕死。

畢竟站在雲梯下和爬雲梯也沒有什麼兩樣,敵人的滾木礌石可是胡亂的向下丟的。

所以他沒有上而是在指揮其他的人,畢竟他還有指揮的任務。

。 腦海中響起鎖鏈拉動的聲音,高橋一輝和安藤慧的聯繫加深了,似乎成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發動真理之鏈,只需要精神集中並在想着發動,異常的簡單。

安藤慧不同於之前的狡黠,讓人捉摸不透,現在看起來真誠無比。

「我無法判斷。」

她的真誠毋庸置疑,是在認真思索過後才給出的結論。

在回答完后,高橋一輝腦海中再次響起鎖鏈拉動的聲音,他們之間的聯繫減弱了,那種好朋友的感覺也隨之消失。

這個結果讓他有些失望,他更希望安藤慧知道是誰,只是不想告訴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