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有完整的混沌,只有拳頭大小,一旦炸開了,就能夠形成一整片的世界,你想想。」七彩天雞也勸道。

「這光明山上的混沌,乃是完整的混沌炸開后留下的,雖然沒有完整的混沌那般可怖,但擊殺一個神王甚至是聖王,還是輕輕鬆鬆的。」以大茶壺的膽大,也不敢輕易的跨足到其中。

並且那裡鳥不拉屎,沒有什麼寶物。

「但是那裡誕生出了禹皇定海境,我必須要得到啊。」洪錚說道,繼續向前方走去。這一次他更加的小心,時刻觀察著四周。

幾塊混沌碎片從他的身旁呼嘯而過,將虛空都撞擊的扭曲了。他觀察著,發現那是如同冰裂紋瓷器一般的混沌碎片。上面纏繞了諸多紋路,非常的玄奧與複雜。

洪錚身軀一震,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觀察那些紋路。

「這些紋路是先天就存在,還是後天交織成的?」他緩緩向前方行動,大瘋九步這種步法非常的玄奧。能夠提前規避危險,帶著他不斷的前進。

在他的觀察中,所有的混沌碎片上面,都有那些黑色的紋路。偶爾有兩塊混沌碎片撞擊在了一起,紋路都重合在一起。

「是一整片的紋路被打碎后形成的,也就是說,這些紋路原本是一體的。」洪錚心中一震,「難道正是因為這種黑色紋路,才能夠將混沌碎片粘連在一起的嗎?」

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 而且他發現這些混沌碎片其實是在漫無目的的遊走,但卻不會脫離這裡,讓他有些疑惑。難道有什麼東西禁錮了這些混沌碎片嗎?

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禁錮混沌碎片?

他看向四周,漸漸的在靠近禹皇定海境。這面古鏡在那裡沉浮著,在它的下方,有一座八尺祭台。祭台上,有一塊手臂粗細的區域上面,全部都是這種黑色紋路。雖然殘缺不全,但卻比混沌碎片上的紋路要清晰與完整太多。所有的混沌碎片,都是圍繞這八尺祭台在繞轉。

那些烙印也在旁邊上下沉浮著,不飛走,但也不靠近。

洪錚看向那些紋路,微微推演了一番,心中劇震,呼吸都是急促了起來。

這種黑色紋路,能夠煉化混沌,能夠禁錮混沌。

「難道正是有了這黑色的裂紋,才能夠將混沌粘連在一起嗎?」洪錚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他在神塔和帝器金人的身上,衍化出這種完整的黑色紋路,那麼……混沌碎片會不會融入到神塔或者帝器金人的身上?

那麼,神塔與帝器金人,會不會發生蛻變?

一塊巴掌大小的混沌碎片能擊穿星辰,如果將這些混沌碎片煉入到了神塔與帝器金人中,帝器金人與神塔會不會邁入到完美帝器的階段?

想到此地,洪錚就徹底的激動了起來。如果這一切可行,那麼對自己的戰力,將有一個極大的提升。未來就算碰上南國所有的帝器齊出,自己也不怕!

「這才是最大的造化啊,如果這種紋路,真的有效果,那麼將能夠吸附這片天地間所有的混沌碎片。能讓神塔與帝器金人不斷的進階!」洪錚眸光亮了起來,有些激動。

這真的是意外之喜,原以為禹皇定海鏡就是最大的造化了,現在看來,最大的造化,還是這些混沌碎片! 第八百二十七章夜陀帝子

洪錚靠近了八尺祭台,眼中出現了湛藍色的眸光,本體瞳孔開始裂變成了六瓣,施展出了六瓣魔花瞳。

他要從生死兩個角度去觀察這些紋路。

「洪錚,你幹嘛停下來?」大茶壺疑惑的問道,「趕緊摘走禹皇定海境與北域初代大帝的烙印,然後遁走吧。」

七彩天雞卻是發現了洪錚的不對勁:「卧槽,他不會是想煉化一塊混沌碎片吧?」

外界,天機老人,黑夜等均是看出了洪錚的想法,覺得洪錚膽大至極。

「他膽子太大了,想煉化一塊混沌碎片嗎?」天機老人冷笑,「輕則帝器粗胚損毀,重則整個人都會被混沌碎片給壓死。」

「黑夜姐姐,怎麼辦?」白玉涵問道,有些擔憂。

黑夜美眸中光彩閃爍:「應該不會有事的,他非常的沉穩,絕對有自己的把握。」

洪錚腳下發光,出現諸多紋路,不斷躲避著混沌碎片。那些混沌碎片根本就難以靠近他的身軀,被他躲避了過去。

另外一個方向,北域。

北域帝尉遲感應到了尉遲荒被殺,頓時從潛修中復甦了。他撕裂重重的小世界,崩碎身上的自我禁錮神環,顯化在了北域。

濃濃的帝威擴散,遮籠整個北域都是喘不過氣來。

他眸子中出現了洪錚的倒影,幾個畫面連續閃過,正是尉遲荒被殺的一幕幕。

「東荒,洪錚,我要你的命!」帝尉遲聲音非常的平靜,但卻如同驚雷一般,在北域的上空炸裂。

「夜陀帝子,持我帝器萬曦鼎本體,進入東荒,殺了洪錚。若東荒有人阻攔,告知他們,如果不想爆發大戰,不想未來我進入其中,就乖乖的縮著腦袋!」帝尉遲說道。

北域一處湖泊炸開了,從其中走出來一個封神如玉,英俊的不像樣子的年輕人。他是夜陀帝子,父親乃是北域一個古老的大帝,失蹤許久了。如果不是帝尉遲護著夜陀,他也活不到今天。

「是,義父。」夜陀恭敬的說道。

虛空中降落下來一尊閃爍著五彩神光的大鼎,最後化為手掌大小,上面曦光萬道,如同太陽神胎一般,爆發出了無盡神光,流光溢彩一片。

萬曦鼎,北域重器!

「再將你父親留給你的第二枚葯屍丹給你,服下之後,可在半刻鐘內擁有神王之威,提著洪錚的頭顱回來。」帝尉遲說道。

夜陀大喜,眼中出現了激動之色。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他的帝父在失蹤前,留下了九枚丹藥,讓帝尉遲代為保管。分階段給夜陀,據說葯屍丹乃是他的帝父以一尊神王生生煉製成功的,一旦服下,刻在半刻鐘內擁有神王修為。

他也能夠提前觸摸到神王壁障,對以後進入到神王境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

夜陀乃是通天大境八重天的高手,跨越北域與東荒之間的壁障毫無壓力。持萬曦鼎,跨越到了東荒中,向無盡海跨越而來。

詹璇璣,還有一眾的秩序者瞬間感應到有人跨越壁障而來。

「什麼人?」詹璇璣冷哼一聲,半路截住了夜陀。

夜陀英俊的一塌糊塗,露出了一口白牙,指尖一彈,帝尉遲的話語彈入到了詹璇璣的腦海中。

詹璇璣面色陰沉不定,思索了半晌。

「如果夜陀帝子此次擊殺洪錚成功,那麼帝尉遲會不會就將此事揭過?畢竟這件事是洪錚一手造成的,跟東荒,跟我們是沒有任何的關係。」詹璇璣腦海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

「就這樣決定了,讓他去擊殺洪錚。無論成功不成功,跟我們都沒有關係。」詹璇璣想到,而後沉聲問道,「你可有把握,要知道,洪錚已經是神王級別的高手了。」

夜陀笑的依舊非常燦爛:「自然有把握,我能在短時間內,爆發出神王力量,擊殺一個剛剛邁入到神王境界的修士,絲毫的壓力都沒有。」

「這樣,你收斂全身氣息,跨入進去,我為你掩護。外界有半步大帝存在。」詹璇璣說道,臉上出現了狠戾之色。此事絕對不能讓黑夜和贏昭等人知曉。

反正到時候洪錚已經死了,就算再糾纏什麼,也不礙事。人都已經死了,你還想怎樣?

「走。」詹璇璣說道。

夜陀眼中出現了笑意,跟著詹璇璣,向無盡海跨越而去。

夜陀一跨入進去,就立刻在無盡海上顯化而出。黑夜眉頭皺了起來,看向夜陀:「那人不像是東荒修士。」

贏昭也是有些疑惑。

黑夜隨後猛然反應了過來:「糟糕,他是帝子,身上有帝器本體,北域的弟子,他是沖著洪錚去的,我們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察覺他進入到了其中?」

贏昭道:「他修為只有通天大境八重天,洪錚已經成為神王,應該不是洪錚的對手。」

黑夜搖搖頭:「北域有一種丹藥,可以將神王煉製成藥屍丹,服下去后,可短期內爆發神王修為,並且是那種巔峰的。」

「詹璇璣!」黑夜美眸怒睜,尋找著詹璇璣的身影。

「姐姐,不要衝動。」白玉涵說道,「靜觀其變,看情況再說,實在不行,我進去吧。」

說罷,李輕依,白玉涵就準備跨入到萬竅仙巢中。卻被黑夜攔了下來:「還是不要進去了,洪錚非常的機警,你們進去反而會影響他脫身。回歸到外界,就不用忌憚誰了。」

眾人一聽,頓時覺得有理。

洪錚站在混沌之地前,不斷的躲避著混沌碎片。與帝器金人一起,開始衍化那種黑色的紋路。

這種紋路非常的玄奧,充滿了滄桑而又古老的氣息,就像是天地還未開闢前就存在。八尺祭台上雖然只有胳膊大小的區域,但上面的紋路卻如同蛛網一般,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一起,蘊含了無盡的變化。

「僅僅這麼一點區域,就有三千萬種變化,若是完整的紋路,那該多麼可怕?」洪錚心中自語。

腦海中的紋路越來越多,由那塊小區域,在不斷的延伸著。軌跡繁複,密密麻麻,但卻有特定的軌跡。

一天後,洪錚腦海中的區域,才不過一人大小,太繁複了。

就在此時,他感覺到一股神念鎖定了自己,蘊含一種仙法,那正是北域的夜陀帝子! 第八百二十八章混沌寶紋

夜陀持萬曦鼎而來,他英姿偉岸,身軀挺拔,髮絲披散在肩膀上。一身白衣將他襯托的如同降落在凡塵的仙。

他連面龐都如同玉一般,劍眉星目。他是那種頂尖帝子,沉澱了無數年,雖然只是通天大境八重天的修為,但已經避過了帝父的鋒芒,在漸漸的崛起。

夜陀不是尉遲荒那種出世沒有許久的帝子能夠比擬的。他的帝父更是最古老的那一批大帝,他自己本人也是最有希望追尋父輩腳步的人。

夜陀手持萬曦鼎,流光溢彩一片。這尊鼎,雖然只有拳頭大小,但鼎口發光,通體有萬道曦光綻放,非常的迷濛,乃是帝器本體。

大茶壺等人猛然的回頭:「停步!」

蟹神王後背的臉龐一下子變的猙獰起來,巨鉗咔咔作響,警惕的看著夜陀:「你是誰,止步!」

「北域,夜陀!」夜陀笑容燦爛,「你們讓開,我不傷害你們,你們若不讓開,我連你們一起殺了。所以……讓開,好嗎?」

蟹神王凸出在體外的眸子變的赤紅起來,就像是兩顆赤紅色的星辰一般,冷冷的盯著他。

夜陀輕笑出聲,搖搖頭,快步向前方走去。

大乘帝子的氣息擴散,形成了一股颶風,將大茶壺,七彩天雞,蟹神王一下子震開。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全身都是在咳血,眼中出現了駭然之色。夜陀帝子積澱的太久了,比普通帝子強大很多。大茶壺等人連絲毫的反抗之力都沒有,就被震開。

蟹神王咆哮一聲,從沉眠中復甦,就要衝上前去,與夜陀一戰。

洪錚轉過頭,冷冷的看向夜陀,對大茶壺等人說道:「讓開,讓他進來,無妨。」

「可是會幹擾你。」蟹神王說道。

「無妨。」洪錚搖搖頭,絲毫的不在意。

夜陀點點頭:「這才像話啊。」

說罷,夜陀緩緩向前方走去,但隨後停下了腳步,眉頭皺了起來。混沌之地有一股危險性。

「我等你出來一戰。」夜陀說道,站在了光明山上,看著已經踏入到了混沌中的洪錚,眯起了眼睛。

「好,生死不論嗎?」洪錚問道。

「生死不論,但如果你要避戰,也是可以的。」夜陀說道,「我可以不遵從帝尉遲的話,饒你一條生路,因為你是個人物。」

洪錚點點頭,開始全力衍化那些符文。

他閉上了眸子,不斷推演那八尺祭台上的黑色紋路,越發的確定,這是粘合混沌的紋路。正是有了這紋路,混沌才會粘合在一起。

但混沌大爆炸,這些紋路全部炸開了,混沌無法粘合,崩開后,就形成了一個世界。

三天後,洪錚已經衍化出了相對完整的混沌紋路,有桌面那麼大了。到了此時,他已經感覺到了一種極限感,再難衍化下去。

「這些……足夠了。」孟玄睜開眼睛,神塔放大到一人高,帝器金人與神塔並肩而立。

洪錚指端發光,流出了金色的鮮血。他要以鮮血刻畫這些混沌寶紋,交織在神塔與帝器金人的身上!

他指尖點在了神塔上,金色的鮮血發出了壓迫諸天的神威。一滴神王血,可淹沒山谷,焚山煮海,更能擊殺通天之王!

神王精血出現后,他按照推演出的混沌寶紋,將其刻畫出來。一道歪歪扭扭的金線出現了,從塔尖,就拉到了塔底。頓時,神塔搖顫,難以承受這道紋路。四周的混沌碎片都是頓了一下,緩緩的向神塔靠近。

洪錚額頭上出現了汗珠,開始刻畫第二道。這是非常消耗心神的事情。他的表情專註而又認真,一點一點的刻畫著。

又過了三天,神塔上已經出現了數十道紋路,那乃是真正的混沌寶紋。神塔不斷的搖顫與哀鳴著,表面上已經出現了諸多裂紋,根本就難以承受混沌寶紋的力量。

大日如來焰與九幽魄在其中發出了慘叫聲,混沌寶紋蘊含了奇詭的力量,差點將他們的身軀給震碎。

「堅持住,你們就能蛻變,與神塔融合在一起,成為神塔器靈,可蛻變成真正的帝器。」洪錚說道,渾身都是被汗水打濕了。

九幽魄與大日如來演聞言,發出了堅定的神念:「我們當年從五行大世界中被打落,一直都想完整的蛻變,此刻,一定要完整的蛻變!」

刻畫到最後,洪錚的嘴角已經出現了鮮血,心神損耗,面色蒼白一片。混沌寶紋,那是聖王與大帝才敢接觸的東西。甚至,大帝都未衍化成功。

因為有的大帝,攻殺力雖然非常可怕,但衍化力不足。

李清風的師尊說過,這天下間,衍化力第一的,就是洪錚,其二是一尊萬族混血,但已經不知所蹤。第三才是李清風。

洪錚指端的光輝越來越熾盛,金光璀璨一片,就如小太陽似的,非常的可怕。神塔身上已經出現了無數的裂紋,縱橫交錯,交織在一起。但同時又布滿了金色的紋路。金色的紋路有一種恐怖的粘合力,將其神塔禁錮,不讓它崩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神塔上的金光大放,沖入到了雲霄中,從萬竅仙巢,打出了無盡海,鏈接了整片的東荒。

東荒的大地上,金色的光柱橫空,神塔的投影出現,並且在不斷的放大,到最後,橫貫在蒼穹中,垂落下了一縷縷的蒼茫氣息,就如同瀑布一般。

那是它正在進一步蛻變的徵兆,蛻變成聖王寶器的預兆!

「要誕生出一尊聖王寶器了嗎?」詹璇璣眸光一閃,天機老人眸子更是一凜。一尊聖王,眾生只能夠煉製出一尊聖王寶器。聖王寶器而後再蛻變,進入到帝器的程度!

神塔的投影清晰顯化,上面布滿了諸多黑色紋路,那是要裂開的預兆。

「不可能,帝器粗胚已經要裂開了,不是無瑕的,難以成就聖王寶器。」詹璇璣看了一眼,隨後說道。

「除非他有什麼逆天的辦法,但是這金色的紋路是怎麼回事?」天機老人皺起了眉頭,一臉的疑惑。

下一息,他就明白了,瞪大了雙眸,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第八百二十九章熔煉混沌碎片

神塔高聳九重天,超越了東荒大地上的諸多山脈。

在萬竅仙巢中,洪錚已經將衍化出的紋路全部的刻在了神塔上。

有了混沌寶紋的加持,神塔變的非常的神異。

梟寵狂妻 神塔搖顫著,但周圍的混沌碎片卻沒有任何的異狀。洪錚不禁有些疑惑,難道是哪個地方出了問題嗎?或者是自己的衍化方向出現了錯誤?

他不解的看著神塔,在思索著。而後,他眼中出現了明亮之色,無論是帝器,還是聖王寶器,都必須要與自己構架聯繫。

以血為媒!

他宇宙引擎跳動,一口金色心血噴了出去,化為了一道金色的瀑布,從天而降,澆灌在了神塔上。

頓時,神塔上面的所有混沌寶紋都活了過來。接著,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所有的混沌碎片瘋狂了,向神塔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