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中又透露著希望。

「我不走!誰都可以走!反正我不走!」扎西倔脾氣上來了,他昂起頭顱,向著魔族衝去,以行動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扎西!扎西!」艾克高喊道,伸出的手凝滯在空中。

「讓他去吧,艾克。」卡西身上優雅華美的衣袍破爛了,可依舊掩蓋不了他獨特的氣質。

「好吧。」艾克嘆了一口氣,卡西話不多,可每一句都經得起推敲,恐怕他早已明白了扎西的決定。

「我也不想走了,以前逃過一次,這一次我不想再逃了。」阿拉貢扛起盾離去,前面的戰鬥火星四濺,容不得他多耽擱。

戰士就應該在戰場上尋找到歸宿! 一朵婚花出牆來 身為泰坦族的盾戰,阿拉貢不想再做逃兵了!

「老師不走!我也不走!」但丁決絕的搖搖頭,凱瑟琳還留在德萊爾老師那裡,也斬斷了他最後的牽挂。

「怕嗎?」一旁的納菲則是握緊海瑟薇的手。

「不怕!納菲,我不想走。」海瑟薇粉拳緊握,腦海中回閃的都是拉夫死前的畫面。

「你會陪著我嗎?」

「當然,你不也會陪我一輩子嗎?」納菲洒然一笑,銳利的眸子遙望著天空。

古迪拉爾克,我們之間的仇恨我可不會忘卻!

「看來弗利薩導師註定失望了。」艾克大笑起來,他本就不想離開。

什麼?不理智?

打到現在還需理智嗎?只有仇恨的火焰還在燃燒著!

「我們一起!」愛莉迎著艾克的目光甜甜一笑,風驟起,撩撥她的衣擺,在這血腥的景色下顯得如此凄美。(未完待續。) ?「真是群叛逆而又可愛的孩子。」弗利薩感嘆一聲,豪斯、莫納等人的回答與艾克他們如出一轍,沒有一個人想要執行火種法則。他們不想離開這戰場,用這種方式。

「那就隨他們吧。」凱爾忽然笑了,是啊,假如他們真的走了,或許在心中還會留下一根刺,一根讓他們永遠無法突破傳奇的刺。

時間繼續流逝著,防禦線終於來到了臨界點,隨著一名名兵士的陣亡,空地已然被打開數個口子,杜蘭特頻頻蹙眉,顯然,先知劫也來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候。

「統統毀滅吧! 後宮長梧傳 成為熔炎的世界!傾盡我國度的火焰!」古迪拉爾克肆意大笑著,這種酣暢淋漓的感覺他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經歷過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聲蘊含著無盡悲涼的大笑自遠處飄來,回蕩在天空中,盤旋徜徉。

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從廢墟般的多柯城中衝出,一頭白髮凌亂著,狀若瘋魔。

「勞倫斯?」海格力皺起眉頭,他還真是把這個傢伙忘了。

被安迪用特殊手段擊傷的他現在絲毫看不出來有任何傷痕,只是比起之前陰鬱冷漠的勞倫斯,他現在徹底瘋了。

「贖罪!我要贖罪!哦,我的坎通納···」勞倫斯大喜之後又大悲起來,伸出雙手向前抓去,就好像那裡站著一個人。

「父親!父親!」

坎通納帶有光輝的身影若隱若現,熟悉的笑容近一步吸引著勞倫斯的動作,然而他也只能被勞倫斯一人瞧見。。

呼啦!

不知不覺中勞倫斯來到了戰場之上,幾頭魔族因為狂熱的戰爭而喪失了理智,一見到人類馬上出手了。

「聖光!你們這些畜生!魔鬼!都該統統給我下地獄!」勞倫斯神色大變,大手一揮,純粹的光元素迅速凝聚,幾乎在瞬間就將魔族擊潰,留下數具溫熱的屍體。

咻!

這時,勞倫斯驀然抬起了頭,望著那火紅的熔炎國度一愣一愣,大火球就在他的眼底划落。

叮!叮!

就在火山中心的口中有一頭惡獸跳躍著,熊熊烈火燃燒,給古迪拉爾克帶來去強大的力量。

「熔炎之心?」勞倫斯喃喃道,瞳孔一縮,頓時瞪大了雙眼,想起了什麼。「贖罪!贖罪!」

「哎···」海格力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聽著勞倫斯語無倫次的話他只感到深深的悲哀,早知現在,何必當初?

一步錯,步步錯,勞倫斯已然自食其果。

「父親!」在勞倫斯的視線中,坎通納的身影忽然飄升起來,身子逐漸虛弱,漸漸被熔炎國度所吸引,最終投入了那火山口中經受烈火焚身!

「不!不!」勞倫斯握緊雙拳嘶吼著,猩紅的眸子中一條條血絲遊離著,又是這熟悉的畫面,他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父親!重新振作起來!你可是我心目中最偉大的戰士呢!」 借我愛一生 高溫扭曲的幻象中坎通納喃喃道,雙眼泛起淚光,有不解,也有仇恨,更有憤怒。

「對不起!我的孩子!」勞倫斯的雙手捂住了蒼老的面龐,咚的一下跪在了大地上,淚水不可抑止的流下,卻無法洗刷自己之前犯下的罪惡。望著身後的那座廢墟,他心如刀割,他到底幹了什麼?他親手毀滅了萊爾瑪吉斯!

「父親,你還有機會!」伴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坎通納的幻影終於消失了,恐怕也不會再出現。

從另一個方面講,坎通納只是勞倫斯心中尚未泯滅良知的體現罷了。當最終的審判降臨,「坎通納」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我還有機會!我還有機會!」勞倫斯抹去眼角的淚水,怔怔的望著天空,一種偏執在他的心底匯聚。

「我一定可以贖罪的!」勞倫斯低吼一聲,向著天空飛去。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海格力滿臉的疑惑。

「看哪裡!」

「有人!」

···

勞倫斯的舉動無疑驚醒了眾人,數息之後他接觸到了熔炎國度的壁壘!亦或稱為規則保護!

噌!

面對這天塹般的存在,勞倫斯抽出自己的大劍,狠狠劈斬過去,沒有絲毫思考。

咚!

規則遭受了挑釁,它瘋狂的反擊,將大劍從中段崩裂,一截斷劍從天而降,深深的插入大地之中,幾欲沒過四分之三的位置。

「哼!真是弱!」掌控著整個熔炎國度的古迪拉爾克嗤笑道,眼前這個人類是來搞笑的嗎?

即便他處於巔峰時期都不可能突破這層防禦,更遑論現在?從他的模樣就可以看出,這個傢伙的生命力都被耗盡了。

如果壁壘真的被打破,那他古迪拉爾克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巢穴中安度晚年吧。

「哦,我的老師,你如果堅定的選擇我們的話,也不會淪落至此了。」安迪惋惜道,他給過勞倫斯機會,可惜最後他還是選擇了另一條「歪路」。

事實上安迪不知道勞倫斯為何如此之傻,非要弔死在萊爾瑪吉斯學院上,不就是成為一所學院的院長嗎?等他們佔領了多柯城后,勞倫斯愛幹什麼就幹什麼!

可他們永遠都不知道一個人對於某種信仰的堅定,萊爾瑪吉斯就是勞倫斯心中的唯一凈土。

他可以因為它墮落,也可以因為他蘇醒。

「啊!!」

勞倫斯兩耳不聞,只是用剩下的那把斷劍一下下砸著規則壁壘,心中只有一個執念——贖罪!

只有贖罪,他才能獲取坎通納的原諒,他才能讓自己的心好受一些。

「真是個煩人的螻蟻。」古迪拉爾克不耐煩了,若是放在平時他肯定還有興趣戲耍一下勞倫斯,但是現在,因為封印,他的情緒很不好!

咻!

熔炎國度發威了,一枚枚火球噴湧出來,鋪天蓋地而來,處於風暴中心的勞倫斯顯得如此無助。

轟!轟!轟!

一連串的大爆炸在半空中綻放出紅黑色的火花,滾滾煙霧籠罩在天空中,壓抑了整個大地。

當適時,一道漆黑破爛的身影從天空墜落,狠狠砸在大地上,留下一個大面積的凹陷,土石掩埋了一切。

「不堪一擊!」古迪拉爾克傲然道,俯視著下方的土堆。

啪啦啦!

然而在一分鐘后,凹陷內的土石中伸出了一隻乾枯的大手,死死按住周圍的石塊,慢慢撐起了身子。伴隨著勞倫斯起身,大大小小的碎石瓦礫從他的身上剝落,輕輕墜地,他的臉都黑了,一頭白髮也被燃燒了大半,看起來比乞丐都要狼狽。

「贖罪!」勞倫斯握著手中的斷劍,繼續沖了上去。

「該死的人類!」若是古迪拉爾克的軀體尚在,定能瞧見他鐵青色的面孔。

勞倫斯的存活無疑在打臉,什麼時候他連一個七階的戰士都沒有辦法秒殺了?

轟隆隆!

古迪拉爾克憤怒所帶來的後果是顯而易見的,火山冒出大量的黑煙,熔漿開始噴涌,宛如世界末日的降臨,紅色成為了唯一的主基調。

對此沒有任何擔憂與懼怕的勞倫斯繼續一劍劍劈砍著,口中機械似的重複著贖罪兩個字。

那大劍每劈斬一次,都讓古迪拉爾克的臉紅上一分。

「去死吧!」古迪拉爾克暴走了,釋放出強大的熔炎之力。

熔炎規則!頂級規則!僅次於王者規則的級別!

隆隆隆!

一條完整的規則橫亘在勞倫斯的面前,熔炎生生滅滅,時而幻化為一道道凄厲慘嚎的魂魄,時而又化為一頭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一口吞來。

勞倫斯仍是不管不顧,最終被那巨獸吞噬了,來到了熔炎規則的內部。

一個個繁雜的公式相互交錯重疊,互相應和著,形成了一個個小型的魔法陣,這就是規則內部的聯繫!

呼啦啦!

極度的高溫在炙烤著勞倫斯,古迪拉爾克這一次可是真沒留手了。

卡卡!

溫度一點點上升,勞倫斯不停冒出汗水,皮膚變得乾巴巴,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乾屍一般。

啪嗒!

在第一個臨界點時,勞倫斯雙手無力,大劍掉落,融入了規則壁壘中,徹底化為一灘鐵水。

而勞倫斯仍需經受高溫轟炸!

這種推向死亡的做法無異是一種可怕的折磨,古迪拉爾克在發泄心中的憋屈。

嗚嗚——

勞倫斯的視線逐漸模糊了,他昏昏欲睡,心中的偏執減弱不少。

轟!轟!

可突然,萊爾瑪吉斯被摧毀的一幕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那衝天而起的火光以及黑煙滾滾,都讓勞倫斯心痛不已。

「我可還不能輸呢!坎通納!」勞倫斯咬緊牙關,嘴唇乾裂了,可鮮血都沒有流出來,直接被蒸發。

「讓我來完成這一步!」勞倫斯伸出大手,心中的偏執來到了極點。

那是對萊爾瑪吉斯的熱愛!

那是對坎通納的慈祥與溫柔!

那是對罪惡的救贖!

那也是勞倫斯一輩子都難以跨入的境界!

為了自己的信仰,勞倫斯幡然醒悟!

轟!轟!

風雲變化,熔炎國度也遭受到了一定的衝擊,在魔法規則的面前,強如領域都只能乖乖聽話的站在一旁。

「這是什麼?先知劫結束了嗎?」扎西詫異道,誤以為杜蘭特的先知劫退去。

「這不是先知劫!」艾克急忙環視四周。「神之枷鎖!這是神之枷鎖!」

「神之枷鎖?神之枷鎖!」扎西倒吸一口冷氣。

眾所周知,七階與八階是一個極大的分水嶺,突破如傳奇階段后你就可以在冗長的歷史當中留下自己閃耀的名字,而他更是通向神之境界的第一步!

邁入傳奇!凝結傳奇之章!凝聚神格!

「你是說有人突破到傳奇了?」扎西吞咽下口水。

是誰?是魔族嗎?還是多柯城的某一位強者!

神之枷鎖的到來再一次引爆了全場,一名傳奇的戰力加入,足以影響到戰局的變化,所有人亦或魔族都在尋找著那一個即將成為傳奇的存在。

「我懂了!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個大傻瓜啊!」

勞倫斯仰天長嘯,一道道光芒融入了他的體內,在他的頭頂,一枚印章緩緩誕生。

它在艾克的眼中如此熟悉,於記憶中的傳奇之章相比,屬性一樣,就是標誌差了些。一個屬於騎士,一個屬於戰士。

勞倫斯!正式邁入傳奇!

「怎麼可能是他!」

這個玩笑開大了,傳奇竟然是勞倫斯!誰都沒有想到!

「這人類!」古迪拉爾克恨得牙痒痒,螻蟻進化了,成為了一個瘦弱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