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雙目圓睜,搖搖一拳揮出,一條深紅色,完全由內勁凝練而成的紅龍朝著龍主砸了過去。

「這一招我喜歡。」

龍主嘿嘿一笑,全身上下乳黃色的氣流集中到一起,在他手中化作一柄巨大的戰錘。

「磨天錘!」

一錘砸下,兩道截然不同的內勁交織在一起,紛紛潰散開來。

單憑內勁,兩人不相上下平分秋色。

「你也接我一招。」

「風雲嘯!」

龍主哈哈大笑一聲,這一招是他臨時所創,觀秦毅釋放炎龍嘯有感。

「他將全身上下的黃色內勁再次聚到一起,在空中幻化風雲,聲勢浩蕩朝著秦毅碾壓過去。

秦毅扶搖直上,朝著下方做出一個斬擊,那風雲嘯直接從中間潰散了開。

「你對內勁的使用,出乎我的意料,我當初入了冥道境,光是磨鍊內勁的使用方法,就用了數年之久,而你這般年紀,明顯沒有給你多長時間去磨鍊使用。」龍主由衷讚歎。

即便兩人是生死仇敵,龍主也不得不承認,對方是個天才。

機緣可以憑藉運氣去獲得,可戰鬥方法戰鬥經驗,只能完全憑藉自己的經驗去摸索。

秦毅這種年紀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

「可惜,你太缺少沉澱了,我必殺你!」龍主嘆息一聲,他身上的氣質開始變得詭秘莫測起來。

「你廢話太多了。」秦毅皺了皺眉,從天空墜落,就像一道火流星,狠狠朝著龍主砸去。

「嘿嘿。」龍主陰冷的笑了笑,眼睛一眯,在秦毅衝來的剎那,張開全身內勁,就像一張大網朝著秦毅籠罩過去,當兩人距離不過數米之時,大網驟然收縮,將秦毅團團包住。

「嗯?」秦毅覺察到他跟天地間元氣的溝通全然失去,如同落入了別人的領域之中。

「有一種境界,叫著半仙,十幾年前我就邁入了尊者與冥道之境,這十幾年的時間我一直在摸索仙人境界,最後終於讓我給找到了一條路,可惜這條路需要花費巨大的時間去走過,十幾年……我也僅僅是達成了半仙,還差半步才能成就真正的陸地仙人。」

龍主雖然在搖頭嘆息,可是神色間的驕傲,卻是沒有辦法抹去。

十幾年時間從冥道邁入半仙,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了不起的成就。

「哼,今天別說你是半仙,即便是真正的人仙來了,我也必斬之!」

秦毅怒哼一聲,與天地間元氣的溝通喪失,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動作。

怒龍一般的腿鞭狠狠抽了上去,龍主不急不緩的伸出雙手架住,凌空一個倒卷,腳下生風,數道憑空而來的氣刀朝著秦毅斬了過去。

秦毅趕忙回身,卻發現兩隻手被對方死死鎖住。

「你的戰鬥經驗與我相比,還是太弱了。」龍主嘿嘿一笑。

「是么?」秦毅眉頭一挑,忽然瞳孔浮現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瞬間就被紫色的光芒替代。

一陣「噼里啪啦」的電火花在秦毅身上跳動活躍起來,超過萬伏特的高壓電流瞬間將秦毅渲染成了一個紫人,如同一尊活著的雷神,而那電流也順著秦毅的雙手,瞬間籠罩了對方。 「什麼?」

龍主一驚,那恐怖的高壓電流從他全身流過,麻痹每一個細胞、神經。

這種程度的高壓電已經能夠輕易殺死一名內勁高手,不過對付龍主還遠遠不夠,也只是讓他短時間對身體的控制力變弱。

當龍主迅速集中起全身內勁去抵抗那股激射而來的電流之時,麻痹感已經減弱的十分的明顯。

不過這個時候,秦毅也已經完全掙脫了出來。

高手決戰,一眨眼勝負足以分出。

秦毅手握雷電,朝著龍主擲了過去,閃電之矛撕裂一切。

龍主見勢不妙空中一個翻身,朝著一邊掠去,但還是沒能躲過速度奇快的電矛,右肋被擦傷,穿了一個小孔,鮮血汨汨的流了出來。

紫色的雷電還在他的傷口中跳動,可以看到上面的血肉都被電流電的焦黑。

然而龍主只是眼皮抽了抽,絲毫沒有被疼痛影響動作。

能夠修鍊到這種境界的武者,都是大能耐大毅力之輩,經歷過的痛苦不知道有多少?這種小傷小痛不過是撓痒痒罷了。

「好小子,我都差點忘了你具備操縱雷電的能耐,你還真是奇才,我都想把你抓住,然後好好探索一下你身體中的奧秘了。」龍主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

秦毅的諸多行為,都是直接打破了武道界的一些常識。

「可惜,你這輩子都沒這個機會了。」

秦毅凌空一握,一把更加粗長的電矛凝聚起來,秦毅揮舞著電矛在空中斬出數道斬擊,電蛇廢物,如同雷鳴一般的聲響,讓無數人為之震驚。

地面上,風雲峽下,無數人獃滯的望著兩人戰鬥的這一幕,如痴如醉,有人想拿出照相機拍攝,可立馬被在場的某些黑衣人制止了,照相機當場砸碎。

這是武道界的大事件,絕對不容許傳播出去。

玲玲跟小雲兩個女孩子,已經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這兩人她們受到的打擊太大太大。

為了不使影響力擴大,T國軍方已經組織了軍力,疏導所有風雲峽附近無關的人。

小雲跟玲玲被迫上了公主號航船,返回華國。

鬼真人想了想,也是聽了秦毅的話,一起上了公主號航船,在軍方的命令下,公主號朝著華國方向返航。

他們必須確保在場的所有人,都知根知底,不會把這裡的事情大肆宣揚,否則鬧得人盡皆知,引起一些暴亂,情況就麻煩了。

這畢竟不是普通人能夠知道的事情。

「小雲姐,我剛剛看到的是真的嗎?他飛起來了?還能引來雷電?他是神嗎?」玲玲即便是坐在船上,也處於極度的失神之中,無法消化那巨大的信息量。

「我也希望看到的是幻象,如果是真的,那就意味著我們十幾年的認知被全然打破了,這個世界根本不是我們想象中的那個樣子。」

小雲緊緊地皺著眉頭。

如果是幻覺,那兩個人同時看到同一種幻覺的可能性真的存在?明顯這是在自欺欺人。

「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問問爸爸他們,我發現我這十幾年完全是白活了,世上居然還有這種存在是我們不知道的?」

「剛好,我覺得我也有必要了解一下,太神奇了,若是我們都能那樣該有多好?」

女孩子難免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諸如那些飛天遁地,點石成金,呼風喚雨,誰不想成為那種存在?

公主號航船漸行漸遠,歸於平靜,可秦毅跟龍主的戰鬥卻進行到了白熱化。

那根粗長的電矛被龍主握在手上,他手上有著明顯的血痕,紫色與乳黃色交織,「啪」的一聲,電矛被捏碎,漫天的電蛇飛舞,從下方看決然是一副美妙的風景圖,只是在風景圖中蘊藏著多少殺機,卻是沒人知道。

「你很好,讓我接連受傷的存在,除了十幾年前的焱龍部老白虎,你是第二個。」

龍主捏碎了電矛,面色陰沉的能夠滴出水來,無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錚~」

忽然虛空中驚起一道脆鳴之聲,秦毅雙目一凝,看到一抹銀光從自己眼前閃過。

一刻都沒有遲疑,秦毅僅憑著對危險的感知,下意識的躲了過去。

秦毅看到了自己肩膀,被劃破的衣服。

高幹掰彎這個兵 「這是我從R國得到的一把名器,妖刀村正。」

「被它斬破一絲傷口,就會遭受惡毒的詛咒,直到全身都染遍詛咒而死。」

這是一把真正的惡毒的武器,傳聞是吞噬了上萬人的鮮血,以至於拿著它的人都會變得非常不幸。

龍主敢使用這把武器,也是對自己有著足夠的信心。

實際上這把刀乃是從古代就流傳了下來,一直作為禁器被封存著。

龍主為了拿到它,特別遠赴大洋,去了一趟R國,還因此得罪了一名大人物。

不過好在那個時候他也是擁有足夠脫身的實力,否則說不得現在就被留在R國了。

「你可要小心了,破了點皮你就得死。」龍主縱身一躍,刀刃在空中連斬,甚至刀身還未看得清楚,那刀氣就肆掠了過來,密密麻麻的斬擊躲都躲不開。

秦毅並指朝著虛空劃過,血紅色蒸汽在空中同樣化作一道道犀利的攻擊,斬在那刀刃之上,發出鋼鐵碰撞般叮叮噹噹的聲響。

就在這時,龍主刀光一轉,一躍十幾米遠,在空中卷著刀芒,朝著秦毅砍來,那漆黑中透著些許銀光的刀刃,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看到就讓人頭皮發麻。

「陣法?」

真切的看到那刀刃之上的符文,秦毅一愣。

那可不就是修真界中陣法大師所使用的陣紋么?

秦毅已經接觸了陣法,所以對這些了解比較多,將陣法刻在武器之上這也是很多陣法大師喜歡乾的事情,畢竟如此一來可以為武器賦予種種能力。

這妖刀村正之所以砍中人就能讓對方遭受非人的詛咒痛苦,八九不離十也就跟這陣法有關,怕是上面應該有什麼不好的邪陣。

「死吧!」

龍主凌空一砍,面色忽然變得猙獰了起來。

對面這一擊,秦毅爆發出更加濃烈的內勁,以拳頭迎了上去。

「找死!」

龍主宛如受到了侮辱,刀意再度凝練了一分,恐怖的壓迫力當空襲來。

「砰!」

拳頭與刀刃砸在一起,憑藉著村正的鋒利,竟然絲毫沒有破開秦毅的內勁防禦。

「什麼?」龍主一愣。

「大道至簡,只要知道如何使用力量,即便是拳頭,也能發揮出神器的力量。」秦毅面色古井無波,猛地發力,龍主頓時倒飛出去,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不堪。

「龍主下風了?」

下面不少人都是心頭捏了一把汗,畢竟龍主是龍堂的負責人。

而龍堂在T國發展這麼多年,他們的利益早就息息相關了起來,龍主若是出事了,損失的可都是他們。

而遠遠的坐在指揮室中的指揮長,也是滿臉驚愕的望著屏幕。

他沒想到龍主跟這個小子的戰鬥會落於下風。

龍主什麼實力他是知道的,T國之所以小心翼翼的對待龍主,就是因為他詭秘莫測的能耐,幾乎已經到了通神的地步。

這種人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互利互惠,用的不好就等於是給自己一刀。

一絲殷紅從嘴角流了出來。

秦毅那一招看似沒用多少力,可是內勁的反震之力,已經沿著經脈衝進了他的身體之中。

「小子,你別忘了,我還是一名高階尊者,甚至我已經觸摸到了一絲神境!」

尊者之上,是為神境,那是一個與人仙相當的境界。

龍主面色陰寒,一絲絲陰風從周圍颳了起來。

「你隱藏著實力,可我也沒用盡全力啊。」

秦毅站在空中,頭髮揚起,額頭有著汗跡,臉上晶瑩的皮膚找不到一絲瑕疵,飄飄欲仙,這一瞬間他的氣質陡變,一顆巴掌大小的正方形大印被他拿了出來。

這正是曾經龍主的東西,只是現在在他秦毅手中。

「這是……我的法器居然在你手中?」龍主眉心猛然一簇。

「你的法器?」

「不,你連怎麼使用它都不知道,你不配做他的主人。」秦毅搖了搖頭,他體內真元涌動,那正方形大印猛然顫動起來,然後龍主就看到那大印竟然憑空裂開,分裂成了密密麻麻的無數細小飛劍。

細小飛劍排列組合,不到一秒時間,一把銀光熠熠的三尺長劍,躍然秦毅手上,那長劍通體銀色花紋,泛著的光芒一瞬間就將妖刀村正的氣勢給壓制了下來。 龍主瞪直了眼睛。

這大印法器乃是他從一處遺迹中得到,然而到了現在卻沒有摸索到絲毫的用法,任憑他用盡了辦法,也找不到這法器的端倪。

無奈之下只好扔給下面經常四處跑動的手下,希望能夠在世俗中有些收穫,找到破解這法器的辦法。

可那趟金衡之行,自己手下連帶著那法器卻是直接失去了蹤影。

當時他知道了以後也並沒有多麼在意,畢竟那枚法器他並沒有頭緒去解開他的秘密,留在身邊也只是一個鐵疙瘩。

可是現在不同了。

這法器在他的敵人身上綻放了光芒,露出了他並不知道的一面,心中的情緒可想而知是多麼複雜,

特別是龍主看到那銀色長劍上面散發出來的熠熠銀光,不凡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的妖刀村正都直接被壓制。

「怎麼樣,這是你龍主的寶貝,現在我用它來殺你,很有趣吧?」

秦毅咧嘴一笑,他伸出兩根手指頭在劍刃上劃過,上面銀色花紋光芒大放,在秦毅真元的刺激之下曜人雙目。

從下面看,秦毅那邊整個如同一團刺眼的小太陽,散發著無盡光輝。

「你是不是高興地太早了,真以為僅憑一件法器,就像贏過半神半仙得我?」

龍主冷哼一聲,雖然心中憋屈,可是神色中卻是殺意盡顯,並沒有讓別人看出來他的內心想法。

他實力可以說已經登峰造極。

不管是修法還是武道,都幾乎是邁入了傳說的境界。

現在的他若是回去華國,反手就能鎮壓焱龍部的老白虎,兩人的實力早已不在同一條水平線上。

當年兩人同為尊者,但是老白虎得有焱龍部的傳承,實力碾壓他。

而現在他有大機緣加身,不管是修法境界還是武道境界,都有信心能夠勝過當年碾壓他的那些人。

只是他不甘心,他想成功進入傳說境界,在回到華國,揚眉吐氣的拿回全部屬於自己的東西。

現在他已經觸摸到了那道門檻,能不能突破只是時間的問題。

而留給他的時間剛好還多,所以他的驕傲絕對不會被人踐踏。

這個小子即便是拿著厲害的法器,他也居然不會被他阻擋半分腳步。

這東南亞不是他的第一站,自然也不會是他的最後一站。

「贏不贏的過,不是你說的算。」

秦毅心中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握著這把劍的瞬間,所有的招式都自然而然的浮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

他揮了揮劍,真元忍不住的朝著劍刃之中流淌出去。

「這麼霸道?」秦毅面色微微一變。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法器竟然主動吸收他的真元? 和尚繼承者的蜜寵 豈不是說只要他握著這把劍,身體中真元就會源源不斷流逝?

不過想到腦海中浮現的那些招式,秦毅也就不在意那些了,反正他的真元儲備遠遠足夠,元氣海還在源源不斷的運轉。

如同遺世獨立的謫仙,秦毅猛地抬頭盯著龍主,忽然身影消失,人隨劍走,在空中捲起數道殘影,只見得銀光閃爍,眨眼就到了龍主面前。

「叮叮叮叮~」

劍刃相互交錯,村正發出紅芒,那是如血一般的光芒,這村正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鮮血、生命,氣勢完全釋放出來,簡直讓人如同面對阿鼻地獄。

秦毅心驚的同時,殊不知龍主也是心中震撼。

那銀色長劍每一次回擊到他的刀刃之上,都濺起火花,巨大的力量根本不像是從秦毅身上發出,而且自己身體中的元氣,竟然在戰鬥中源源不斷的朝著對方流逝過去。

「怎麼回事?」龍主面色驚疑不定的望著秦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