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知道了!」簡繁抿緊嘴唇,已經想到了解決辦法。 在姚菲家吃了晚飯,拎了一袋子西紅柿,簡繁和蔣帥才得以從姚菲家離開。

蔣帥將西紅柿放入後備箱中,「姚菲勸你不要接什麼任務?看她的樣子很著急。」

「明天去集團下面的客服中心幫忙招聘客服人員,小菲說這是一個得罪人的差事,不建議我去。」簡繁開門坐進車裡。

「哦,」蔣帥從後備箱中拿出兩瓶礦泉水,上車后遞給簡繁一瓶,「志風媽媽做的米粉太好吃了,就是有些辣。多喝些水。」

「吃的時候你不說,志風媽媽問你要不要放辣椒,你還說多放一點兒。」簡繁拿過蔣帥手中的礦泉水,擰開蓋子遞給蔣帥。

蔣帥猛喝了兩口,「哄志風媽媽高興嘛!你沒發現嗎?我一說愛吃辣的,她老人家就特別高興。」

簡繁抿唇一笑,「乖孩子!」

「哈哈。」蔣帥發動車輛,駛出小區,「明天需要我陪你去嗎?」

「歐陽陪我去。你擔心啦?」

「哈哈,不就是得罪人嗎?有什麼可擔心的。本來你也沒想討好誰!」

簡繁眨了眨眼睛,「蔣帥,你說得好有道理呀!就是嘛!我又不知道他們是誰。」

然而,沒有不透風的牆。由雲T的員工出面負責招聘的消息已經傳了出去。資格老一些的集團領導直接將電話打到了林劍軒的手機上。

「劍軒,無足輕重的崗位也不知道集團何苦如此興師動眾!還要麻煩你手下的員工負責。因為工作相對輕鬆一些,適合女孩子干,我才推薦我家侄女進來。80人,不至於沒有我侄女的位置吧!我也是想讓我侄女在這個崗位上學習學習,將來集團有其它空缺,我再想法辦把她弄走。我對集團是很有感情的,不如這次就行個方便。劍軒,我好像從來沒有麻煩過你吧!」

「您說的事我怎麼不知道呢?實在抱歉。要不然,我讓我的助理聯繫您?他也許清楚。或者您直接給我的助理打電話。」林劍軒已經接到了歐陽的電話,但是並不想參與。集團將任務交給簡繁負責,就讓簡繁負責好了。無論什麼結果,都無所謂。

對面傳來一聲嘆息,「唉,劍軒呀!不是我說你,公司的事你還是多上心為好。」

「謝謝提醒,我知道了!」

林劍軒接了無數個類似電話,全部推到穆森那裡去了。

穆森則拿出了屢試不爽的絕技,一會兒說英語,一會兒說漢語,好不容易明白對方說什麼了又不斷的問對方為什麼?反正就是無法理解對方的真正意圖。

「哦,為什麼讓我過問呢?哦,我可以過問,可是我不知道我過問什麼?」

「錄用80人!哦,我明白了。可是我沒有80人的名單。你告訴我名字,讓我直接寫進去。哦,我好像明白一點兒了。但是我得先拿到80人的名單,然後才能寫進去。是的,我可以拿到,但是我把誰的名字劃掉呢?」

「哦,在名單拿到前處理這件事。讓雲T的員工來處理這件事。可是她也沒有80人的名單。哦,她可以自己寫。那麼,您能告訴我怎麼寫嗎?然後我告訴她。是的,是招聘,可是您讓我過問,沒說讓我招聘。實在不好意思,您究竟讓我過問什麼呢?」

任誰也受不了穆森的溝通障礙,紛紛掛斷電話。再說下去,心臟病都要發作了。

一旁的歐陽紫嵐捂著嘴,肚子都笑疼了,「阿森,不知道這些人在背後如何議論你和劍軒呢!劍軒是一問三不知,你是說十句話能聽懂一句就不錯了,還要刨根究底問為什麼。」

穆森翻了翻眼睛,「你還笑,累死我了,揣著明白裝糊塗也是很累的!歐陽,怎麼沒人給你打電話?」

「他們不敢。」

「為什麼?」

「因為他們害怕我爸。我爸最見不得有人在背後唧唧歪歪的,若被我爸知道,一定讓他們不自在!」

穆森點了點頭,「嗯,我也害怕。每次見你家老爺子,我都緊張!」

歐陽紫嵐揉了揉穆森的額頭,「不用怕!我爸每次見你都是裝的很嚴肅。他早就通過劍軒了解過你了!還是很滿意的!」

「通過劍軒?」

「是的。我爸就得意劍軒!哈哈,你別吃醋!我爸對劍軒的信任有時令我都難以接受。我們家的企業都是由劍軒在幕後幫忙打理的。」

穆森若有所思,「難怪!」

「難怪什麼?」

「最近投出去的幾筆錢並不是出自於雲T,我還奇怪是哪裡來的。」

「哦,你說投資呀!他們內部有一個財團,包含十幾家公司吧!你說的那幾筆錢估計是財團投資。」

穆森聳了聳肩。

歐陽紫嵐微微一笑,「我爸很讚賞他的投資理念。首次投資不一定要求佔大股,但是要求股東會的決策必須經過他們投資人的表決權才能通過,董事會的全部決策事項也需要他們派出的董事通過才能通過。」

穆森勾唇一笑,「這豈不就是一票否決權。」

「哈哈,是的。不過有些決策事項劍軒認為可以放手就會放手。但是對於公司章程、註冊資本、後續融資、資產處置、公司合併分立等關鍵決策,他是一定堅持擁有一票否決權的。」

「符合劍軒的特點了,長於控制!」

歐陽紫嵐輕笑,「哼,我看他是好為人師,每次都將自己視為創業導師,然後即寬鬆又切實可行的引導項目發展。若項目發展的好,他就會考慮二次投資,或引入更大的資金。我父親認為他這種分步投資的方式即安全有效,又可以廣泛關注,避免錯失有價值的投資項目。」

「被投資的企業也都認可嗎?」

「當然,否則劍軒也不會投。劍軒認為股權結構的合理性和企業家的格局是決定企業未來發展的關鍵因素。所以,投資前這兩點是他極為關注的。」

穆森信服的點頭,「遇到劍軒,也許是南運物流發展的契機!」

歐陽紫嵐搖頭,「南運物流未必珍惜。雲仁介入進來而且勢在必得,我們可不能小看了安茹。安茹最擅長的就是威逼利誘,逐一擊破,無所不用其極。她已經與南運物流的股東分別接洽了,一定還有後續的動作。」

「嗯,就看南運物流的股東們是否明智了!」穆森深吸了一口氣,「不提南運物流了。簡繁明天去集團客服中心,劍軒有什麼交代嗎?」

「沒有,他說不需要我陪簡繁過去,派個司機就可以了!」

穆森揉了揉額角,「真是頭疼!劍軒是什麼意思?他不怕簡繁應付不來嗎?感覺他除了胡鬧,也不是很在乎簡繁。相比起來,還是蔣帥懂得珍惜。」

「企業和人還不是一樣的,機會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劍軒若不珍惜簡繁,我們也沒有辦法!」

林劍軒猛打了幾個噴嚏。回到公寓后,蔣帥已經睡了。

簡繁聽見開門聲從卧室中走出來,「喝酒了嗎?廚房裡有帶回來的西紅柿,自己榨汁喝吧。」

「好!」

「你讓我寫的PPT已經寫完了,拷在U盤裡放你桌子上了。我也去睡了,明天要去一個客服中心幫人招聘。」

林劍軒點了點頭,看著簡繁的背影露出溫柔的笑容。雖然不知道簡繁要如何完成這次棘手的任務,也不知道結果會不會被搞得一團糟。但是,不經任何人點撥,按照自己的想法解決問題,本身就是一個難得的鍛煉機會。大不了由雲T收拾後面的爛攤子。 周一的上午,簡繁將項目拜託給尹浩和蔣帥后便奔向了集團的客服中心。

臨行前詢問歐陽紫嵐應該注意什麼,歐陽紫嵐只說招聘上來的客服人員將來要使用雲T提供的客服系統,所以要仔細篩選,確保招聘到合適的人員。至於姚菲提到的那些負面消息歐陽紫嵐隻字未提。但是從歐陽紫嵐的目光中,簡繁還是察覺到了她的擔心。

上車后,簡繁始終愁眉不展,害得司機喬洋偷瞄了她好幾眼,「那個,簡工,你是不是第一次坐我的車感到不習慣呀?」

「不是!」簡繁笑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路標,「剛才應該左轉吧!客服中心不是在東邊嗎?」

「我不認識字,所以一般都是先開到長安街,然後從長安街再開往目的地。」

「不認識字怎麼能認路呢?就算開到長安街也不認識左轉、右轉的路呀!」

「不是完全不認識,個別字還是認識的。不過,請放心,地圖全都印在我的腦子裡了!」

簡繁恍然大悟,原來司機師傅先開到長安街是為了原點定位,之後就可以按照他腦海中的地圖行駛了。

喬洋性格開朗,就怕坐他車的人表情凝重,見簡繁展顏,立即來了興緻,「我小時候不喜歡上學,總逃課,家裡也沒人管。後來就去參軍了,當了汽車兵。你別說,也許因為小時候總摸農用拖拉機,所以學開車特別靈,總遭到我們班長表揚。最害怕文化課考試,多虧了我們班長,一考試他就幫我打小抄。」

喬洋一路滔滔不絕。車輛果然經長安街一路向東,又向北繞了半圈才到達了客服中心。

「我進去了!你去哪裡休息?」簡繁從車上下來。

「我先抽顆煙,你不用管我。」

「好的。」簡繁提著筆記本包向大樓里走去。

喬洋突然將手中的煙掐滅,從後面追上來,「你第一次來吧,我幫你招呼人去!」

「謝謝!」簡繁發現喬洋年紀雖然輕,但是有軍人的直爽和熱情。

喬洋直接走到前台,「總部來人了,你們領導呢?」

「請先登記。」前台將簽入本放到檯子上

喬洋嘿嘿兩聲,「我還用簽字?」

簡繁走上前,「我簽吧!」

前台看了看簽了字的單子,打了一個電話,「直接去二樓大會議室吧。」

簡繁點了點頭。

喬洋隨簡繁一同走到會議室,會議室中空空如也,一個人也沒有。簡繁將包放下,環顧了一圈,「等一會兒吧。」

喬洋走到飲水機前倒了兩杯水,遞給簡繁一杯,「我們班長最討厭遲到」

正說著,中心主任走了進來,「簡繁吧,我是趙迎,讓李博配合你。」

「好的。」簡繁看了一眼趙迎身後的女孩,女孩的推車裡堆滿了簡歷。

「好了,小博你配合簡繁吧。我還有事。」說罷,趙迎踩著高跟鞋出去了。

女孩將簡歷一摞摞抱到會議桌上,「簡繁,你想從哪一摞簡歷開始看!」

總裁上錯牀 簡繁發現眼前一共擺了高高矮矮四摞簡歷,「是分好類了嗎?」

「是的。」

「按什麼分類的?」

喬洋拿一份簡歷翻了翻又放下了,「我是看不懂!李博,快說你是按什麼分類的?領導問話呢!」

半生荒唐幸遇你 李博瞥了喬洋一眼,看似並不陌生。隨後李博逐一拍著四摞簡歷,「第一摞都是集團領導推薦上來的,第二摞是集團在京公司領導推薦的,第三摞是外地公司領導推薦的。最後這一摞是在社會上招聘的簡歷。

喬洋挑了挑眉毛,「那就從第一摞開始挑吧!我聽說就要80人,從這一摞里篩掉一些就夠了!」

李博又瞥了一眼喬洋,「你知道的還真多!」

「那當然,在集團開車能是白開的嗎?」

「好吧,就從這一摞開始看!」簡繁將椅子向前移了移,隨手從包中取出一隻簽字筆懸空晃了晃,「有列印好的名單嗎?電子版最好。我把基本信息記在後面,便於綜合評分。」

「沒有,簡歷收上來后就一直這樣堆著。」李博搖了搖頭。

「哦!」簡繁發現實際情況比預想中的還要糟糕,客服中心竟然連一點準備工作都沒做。

李博看出簡繁的不滿情緒,急忙解釋,「應該用不上評分表吧!其實這些簡歷我也都看了,都差不多。」

簡繁分別從四摞簡歷中抽出幾份比較了一下,確如李博所說,從年齡到學歷都差不多,沒有過於突出的,也沒有明顯不符合要求的。

簡繁將簡歷放回去,「你說得沒錯,通過簡歷確實無法判斷誰比誰合適!」

「就是嘛!簡繁,我們領導說周五就要將結果報到集團,越早確定下來越好。既然都差不多,不如就把這第一摞簡歷都報上去。集團領導明白得很,不在乎多十幾個人。」

「這樣不好吧!」簡繁無法苟同。

「沒什麼不好的。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李博恨不得簡繁立即同意,那第一摞簡歷可是她跟客服中心主任斟酌來斟酌去確定下來的。關於這次招聘,提前打招呼的人太多了,無法全部照顧到,索性照顧那些有直接利害關係的。集團領導的面子當然最大,其他不能得罪的,他們推薦的簡歷也一併插到第一摞簡歷裡面了。

李博看簡繁面露難色,當即補充,「當然,也可以按照你的意思給這些簡曆象征性的打個分,有評分看起來就公平了!分數直接寫在簡歷上就好。若有人質疑,也沒辦法將所有簡歷都看一遍。」

簡繁忽然抬眸,「看來你也認為打分很有必要。」

「當然。」李博為簡繁接受她的建議而高興。

「那就通知這些應聘人員來面試吧!」

李博被驚得險些從椅子上跳起來,「面試?」

「是的。」

「哦,我明白了!只通知第一摞簡歷的人來,經過一輪面試就更有說服力了!」李博替簡繁給出了一個解釋。

「我說的是全部!」簡繁抬手示意,囊括了全部四摞簡歷。

「全部?沒有必要吧!就是打電話通知也通知不過來呀!」李博似乎明白了,簡繁並未被她說服。

「可以拜託現有的客服人員幫忙打電話吧!把這些簡歷分下去,一個人負責一部分。」

不等李博回答,喬洋已經叫好,「好辦法,你們客服中心主要工作不就是接電話,打電話嗎?」

「打電話可以,可是通知他們什麼時間過來呢?中心無法一下容納這麼多人!簡繁,你能再考慮一下嗎?說實話,就像喬洋說的,客服中心不過是接電話打電話的工作,誰都會做,選誰不選誰對於工作來說都是一樣的,何苦我們挨著累又不討好呢!」

簡繁微微一笑,依然堅持,「通知他們來吧!從今天下午1點開始到周四上午12點,工作時間都可以。我就在會議室等他們,來一個面試一個。」

李博無奈,「我把這些簡歷分給客服人員,可不敢保證分類不被打亂!」

「考核的標準是統一的,不需要分類。」

「還要考核?」李博更為吃驚了。

「是的。中心有多少空閑的計算機,我需要他們上機實操一下。」

「20多台吧,我去協調。」

喬洋幫李博將簡歷抱回小推車上,又打開會議室的門將李博送了出去。轉身回來立即沖簡繁豎了豎大拇指,「你知道李博是誰嗎?」

「不知道!」

「客服中心主任趙迎的外甥女,早晚要調去集團總部工作的。現在你知道她們為什麼極力討好集團上面的人了吧。為別人鋪平道路就是為自己鋪平道路!」喬洋拿起簡繁的水杯,「再給你換點兒熱水。」

「謝謝!」簡繁往椅背上一靠,「按你這麼說,我是把別人的路拆了!」

「差不多!不過也沒關係,就像我,去哪裡不能開車。你一看就是有能力的人,路不需要別人鋪。」

簡繁一笑,「你應該多認些字,路會更寬的!」

「也是哈!」喬洋將水杯放到簡繁面前,「集團上上下下盤根錯節,不瞞你說,我也是有關係的!」

「真的?」

「當然,否則我不認識字怎麼能留在集團開車呢?我一個戰友的大伯是姚董事長的朋友,很厲害的,叫陶世安。你聽說過嗎?」

「沒有!」簡繁搖了搖頭。

「我想你也沒有聽說過。他的買賣不比智翠集團差!」

「哦。」簡繁並不關心。可是有一天,當陶世安出現在簡繁面前時,簡繁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 客服中心主任辦公室內。

「小博,簡繁一個初來乍到的丫頭,你怎麼能聽她的呢?」客服中心主任趙迎坐在辦公桌前,不耐煩地掃了一眼窗外,「再怎麼說你也應該先跟我說一聲吧,簡繁讓你安排客服人員打電話,你就把簡歷都發下去了?」

「是的,她是總部派來的。」

「唉,小博。你還是年輕呀!什麼總部派來的,她就是雲T一個編程的技術人員。什麼都不是!再說了,就算她是總部的人又能怎麼樣?這個工作就是吃力不討好的活,總部會派什麼樣的人來?當然是最不受待見的人。你怕她做什麼?我們不是商量好了嗎?就讓她聽你的,做做樣子而已。現在弄這麼複雜,你讓我怎麼跟拜託咱們的人交代?」

「那現在該怎麼辦呀?」李博一臉委屈。

趙迎嘆了口氣,「既然已經打電話讓應聘的人員過來了,就面試吧!」

「然後呢?」

「把新裝修的那個呼叫中心的門鎖上,就說消防設備未按裝好,不能使用。只要不上機考核,面試能問出什麼呀!都差不多。打分的時候,你盯著點,將咱們選的人分數都打高一點兒。咱們選的人都是誰你那還有記錄吧?」

「有!」

「OK,你去辦吧。」趙迎晃了晃腳尖,「有簡繁在前面頂著,你也不用怕。若有人問責都問她去!」

「嗯。」李博勉強笑了笑。

在中心食堂吃了午飯,簡繁早早回到會議室中等待面試工作開始。李博拿了一盒簽字筆和一包列印紙進來,「簡繁,我剛才問辦公室了。空閑的計算機暫時用不了,消防設備沒裝好不讓給電。」

「哦。」簡繁表面很平靜,內心卻極為焦急。若不能上機實操考核,要如何甄別誰更適合客服工作呢?

李博暗自笑了一下,「簡繁,我去打一份表格,一會兒由你問問題,我幫你記分。」

「好。」簡繁隨口答道。要問什麼問題呢?既然通過簡歷看不出差異,那麼單純的問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自然也得不到想要的結果。簡繁看了看牆上的時間,越發著急。

喬洋抽了一張白紙,又拿起一根簽字筆在紙上練習寫自己的名字,「簡工,一會兒我能幫你幹些什麼?要我說呀,招聘就應該像我們軍區演習那樣。平時訓練內容都是一樣的,誰比誰也不差多少,只有演習才能看出來誰是英雄,誰是孬種。記得第一次參加演習,炮彈就在我的頭頂飛來飛去,當時就把我的腿嚇軟了,你別說,真有那不怕死的。唉,關鍵時刻才能看出誰能打硬仗!」

簡繁盯著喬洋畫出來的一個個名字。

「簡工,你看我,我不認識字吧,但是仍然可以開車。地圖再複雜我都能背下來。我們班長說我這也算本事,打仗時誰能保證有路牌?所以,我最煩招聘的人問我這問我那的,問啥他也測不出我剛才說的那些東西。那些最關鍵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