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君低頭,小聲的說道,那幾位玄門高人她也見過,第一次見面,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長腿上,所以,陳美君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相反,林逸雖然每次看起來弔兒郎當的,可是他的眼神卻很乾凈,清澈,並不讓人反感,再加上這次的事情實在太危險了,弄不好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她也不敢大意,所以便急匆匆衝來請林逸出山。

林逸眉頭皺了一下,隨後又舒展開來,看著陳美君壞笑道:「當然介意了。」

「啊……」

陳美君愣住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一臉的焦急之色,那樣子,十足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學生,哪裡還有之前那雷厲風行女將的風範,看的林逸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雖然介意,不過我願意為了你走一趟,只是等到改天,我需要你的時候,希望你也不要拒絕我啊?」

林逸湊近陳美君的耳邊,小聲的壞笑道,這話可是一語雙關,直接把陳美君聽的心頭小鹿亂撞,美眸嗔怒的白了林逸一眼之後,便急忙跟了上去。

朱家村,在中江市下游,是一個與世無爭的村莊,可現在,不管是村口,還是路邊,都聚集了不少喬裝打扮的人。 似乎看出了林逸的疑惑,陳美君急忙解釋道:「現在整個朱家村已經沒有活人了,這些都是我們的人。」

林逸微微點頭,「先帶我去看看那兩名倖存者。」

「好的,跟我過來!」

陳美君淡淡的說道,似乎再度恢復了往日的雷厲風行,邁開兩條杏乾的鎂腿就帶著林逸朝著朱家村走去,一座非常奢華的現代四合院門口,站著真槍實彈的警衛。

不過在見到陳美君的時候,這些警衛,卻一個個雙腿猛的併攏,恭敬行禮,顯然,陳美君在這些人裡面地位非常之高。

透過大門,能夠看到院子里現在似乎有七八人正在嘀嘀咕咕什麼。

當聽到腳步聲,這些人紛紛扭頭看向了大門口。

「哎呀,陳小姐,你怎麼現在才來呢?」

霸道總裁遇到冷女人 「可不是,現在就等著你一句話了,你發話,貧道就可以去降妖伏魔了。」

「你要知道,本大師我的時間可是非常值錢的,這些耽誤的時間,可都算在你們頭上啊!」

一名名奇裝異服的世外高人紛紛上前,看著陳美君七嘴八舌的說道。

「諸位,稍安勿躁,我也請來了一位玄門中的朋友,稍後他看了那兩名特種兵之後,便會跟你們一起出發了。」

陳美君看著眼前的這些人,一臉無奈的說道。

「玄門中人?」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

隨後一個個目光不善的看向了林逸。

雖然不曾開口,不過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小樣的,就你?還玄門中人?

「呵呵,恕我直言,我在玄門中,號稱凌波仙,不曾見過此人!」

「不錯,我們幾個可都是玄門中數一數二的高手,見過不少強者,可是卻不曾認識他。」

「陳小姐,你是不是被人騙了啊?我記得你們中江這一塊兒,好像就只有一個龍山道人還算是有兩把刷子,其他人,呵呵,騙子居多啊!」

幾名世外高人,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鄙夷,開始嘲諷了起來。

陳美君一聽,頓時杏眼怒瞪,便準備開口。

可此時,卻房間內走出來了一名年輕人,他身材勻稱,稜角分明,特別是眼睛,天生帶著一抹高傲,不過當看到陳美君的時候,那高傲的眸子卻不著痕迹的落在了陳美君的大燈上,而後快速收起。

「美君,你回來了啊!既然這樣,那現在就出發吧!這裡簡直跟農村一樣,處理完了,我們也好一起回京城。」

年輕人徑直走到了陳美君面前,一臉不悅的說道。

「稍微等一會兒,我請來的朋友,想要看看那兩名特種兵。」陳美君看著對方,似乎有些厭惡,不著痕迹的後退了一小步,跟林逸站在了一起。

「朋友?」

薛傲眉頭微微一皺看向了林逸,隨後開口冷冷的呵斥道:「你現在可以走了,這裡的事情不需要你來處理!」

「呵呵,不錯,傲少既然都說了,你還是趕緊滾蛋吧!」

「可不是,這可不是兒戲,弄不好可是會死人的,還是趕緊回家吧!」

一名名玄門大師,紛紛開口嘲諷道。

陳美君一聽,頓時面色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林逸的本事,她可是非常清楚,至於那個龍山道人,在林逸面前簡直就像是一隻老鼠一樣,這已經足以說明林逸的本事了。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把林逸請來的,可現在,這些人竟然要把林逸趕走?

「薛傲,林逸是我請來的,你沒有權力趕他走,另外,我才是這次的總指揮,你只是副指揮!」陳美君盯著不可一世的薛傲冷冷的呵斥道。

那態度,頓時讓薛傲的面色陰沉了下去,他可是薛家的大少,他看上的女人,從來都只有乖乖到榻上等著他的,那怕是陳美君的背後是陳升,他也沒有放在眼裡。

可這次他卻失算了,先後多次跟陳美君暗示,結果得到的卻是義正言辭的拒絕,現在,竟然還帶來了一個男人,這在薛傲看來,完全是陳美君對他的一種挑釁。

當即,薛傲緩緩轉過身,眸光無比陰沉的盯著林逸冷冷的鄙笑道:「現在,馬上,自己給我滾,否則,我要你死!」

「pia!」

林逸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薛傲的臉頰上,把掌聲無比的清脆,全場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他竟然打了薛傲?」

每個人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薛傲那可是薛家的大少啊!身份地位,堪比古代的親王阿哥,在京城能夠讓他低頭的幾乎不足一掌之數,可現在,林逸竟然打了他的耳巴子?

不但那些所謂的玄門高人愣住了。

便連薛傲自己都愣住了。

陳美君更是嚇的小臉蒼白一片,隨後緊緊的擋在了林逸的身前,小聲說道:「林逸,馬上走,這裡我給你擋著。」

「我曹尼瑪,敢打老子?來人,給我殺了他!」

回過神的薛傲,雙眼瞪的跟牛眼一般,扯著嗓子怒吼道。

「唰唰!」

兩道人影急速從遠處飛奔而來,宛如下山的猛虎,殺機彪悍的站在了薛傲的面前。

「就是他,那個小畜生,我要他死!」

薛傲指著林逸恨意滔天的怒吼道,他可是薛傲啊! 全職靈尊 薛家的薛傲,如今竟然被人打臉了?這在他看來,簡直就像是一個貧民一下子變成了帝王一般,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唰!」

陳美君直接從身上掏出了配槍,盯著薛傲緊張的呵斥道:「薛傲,我知道你薛家有本事,可這裡是我的地盤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任何人想要在我陳美君的面前殺人,都不行!」

「嘩嘩!」

外面響起了一陣整齊有力的腳步聲,赫然是站在門口的戰士,齊刷刷的沖了進來,全部都站在了陳美君的背後,雖然沒有說話,可是支持的意味卻非常明顯。

「咳咳,那個,美君,其實你不用這樣的,他如果真的想死,我不介意成全他。」

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淡淡的笑道,陳美君這舉動在他看來,實在有些太過緊張了。 薛傲所擁有的身份地位,在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簡直不堪一擊,至於那兩名不過大師之境初期的武者,就更不用談了,他林逸翻手之間便可殺之,自然沒有什麼需要害怕的。

可陳美君卻不清楚其中的緣由,一聽林逸竟然想要動手,頓時越發的著急起來。

「哈哈,小子,你很好,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動手,我看誰敢擋住老子!」

薛傲笑了,怒極而笑,一臉陰鷙的盯著林逸吼道。

「嗖嗖!」

兩道人影直接朝著林逸飛撲了過去,宛如下山的猛虎,威勢驚人,帶起道道勁風。

「陳小妞,去後面站著,我可沒有讓人為我擋風遮雨的習慣!」林逸淡淡一笑,隨後竟然直接掐住陳美君的柳腰,就像是在抱孩子一樣,直接把陳美君抱起來丟到了一旁。

而此時,兩名大師之境的強者已經衝到了林逸面前。

「唉,竟然敢在傲少面前裝,他也算是該死啊!」

「可不是,有眼無珠啊!這兩位那可是實打實的大師之境強者,一拳下去,開碑裂石那是輕輕鬆鬆的。」

「哈哈,我早就聽聞這薛家在京城地位尊崇,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啊!這隨便一出手,竟然就是兩名大師之境的強者,厲害,霸道啊!」

一名名所謂的玄門高人,紛紛搖頭晃腦,討好的笑道。

聽著眾人的討好聲,薛傲的火辣辣的面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份。

「小子,下輩子,記得要管好自己的嘴巴,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得罪的。」

其中一名大師之境的強者,盯著還沒有轉身的林逸一臉鄙夷的冷笑道,他的拳頭自己清楚,這一拳落下,林逸這輩子算是廢了。

「林逸,快躲啊!」

陳美君一看,頓時焦急的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呵呵,兩個垃圾,有什麼好躲的?安啦!」

林逸看著陳美君淡淡一笑,隨後眸光驟然一寒,彷彿有刀光在他的眸子中一閃而過,轉身,出拳,乾淨利落。

「砰砰!」

兩聲悶響。

上一秒,還在高談闊論的人,此時卻全部石化了。

每個人都是眼睛瞪的圓鼓鼓的,張大了嘴巴,一副在大白天見到鬼了的表情。

兩名大師之境的強者,先發制人,可竟然被慢騰騰轉過身的林逸一拳打的倒飛了出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所有人的腦海里都充滿了疑問。

「砰砰!」

又是兩聲悶響,兩名大師之境的強者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此時,所有人身體一抖,回過神兒了,看向林逸的眼神兒充滿了複雜。

薛傲也是眼睛一瞪,心頭驟然一緊,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自己的保鏢是什麼來頭,他實在太清楚了,絕對堪稱是實力彪悍之輩。

再進一步,便是宗師之境,宗師如龍,更是能夠開宗立派的存在,可現在竟然擋不住林逸的一擊。

林逸咧嘴一笑,扭頭,一臉玩味的朝著薛傲走了過去,「小白,還有什麼底牌?都拿出來,讓我見識一下啊?」

「咕嚕!」

薛傲再度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腳下也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幾步,他怕了,真的怕了,林逸的神兒不帶絲毫的感情色彩,那種冷漠無情,他只在那些經常殺人的劊子手身上見到過。

他可以肯定,林逸動了殺機,只要他再敢有任何的不滿,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一定會殺了他的。

「林逸,不要亂來。」

陳美君也回過神兒了,急忙衝上去,伸開雙臂擋在了薛傲面前,雖然她對薛傲是一點好感都沒有,可是她卻不願意林逸再錯下去。

一旦真的跟薛家不死不休,那可怕的後果,便是連她都不敢去想象,林逸肯定會死,這幾乎是沒有任何疑問的。

「沒事兒,陳小妞你讓開,有些人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葉林逸嘴角噙著冷漠的笑意,開口笑道。

「不,你不能動手,在陳家還有宗師之境的強者,甚至宗師之境以上的強者都存在,你若是動手了,定然要遭受他們的追殺的。」

陳美君倔強的說道。

「哦?超越宗師之境的強者?」林逸微微有些詫異了,宗師已經宛如天上的神龍了,可這薛家一個普通家族,竟然還有超越宗師的存在,這的確讓他有些意外了。

「不錯,林逸,這次的事情就這麼過去了,你打了我的隨從,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現在我們應該一心去解決朱家村的事情,給百姓一個交代!」

薛傲一臉認真,看著林逸沉聲說道。

「呵呵,說的有道理!」林逸贊同的點了點頭。

周圍眾人一聽,皆是一臉震驚的看向了薛傲,什麼時候,薛家的公子這麼好說話了?被人打了臉,打了隨從,竟然就這麼算了?

「呼呼,小砸種,你竟然敢跟老子動手,我一定要滅了你的九族!「薛傲白凈的大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咬著槽牙,在心裡嘀咕道。

薛家不可辱。

他薛傲更加不可辱。

「pia!」

林逸再度抬起手臂對著薛傲的臉打了一巴掌。

這下所有人的頭皮都要炸開了。

找死。

絕對是找死。

便是陳美君都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這麼囂張,在薛傲服軟的情況下,竟然還敢打對方一巴掌。

「完蛋了,完蛋了,這次真的是完蛋了啊!」陳美君的心裡充滿自責跟絕望,如果這次不是她把林逸找過來,林逸怕是不會招惹到薛家這種宛如神龍一般,高不可攀的家族。

「呼呼,這件事兒是因我而起的,我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陳美君深吸了一口氣,隨後豁然轉身看向了薛傲,準備開口道歉。

「多謝林少今天的指點,我先去處理村子里的事情了。」薛傲抱拳,淡淡的笑道,可那猙獰的意味,在場每一個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咬牙切齒的恨意,那是滔天的恨。

「呵呵,我說讓你走了嗎?」林逸盯著薛傲玩味的冷笑道。

「林逸,不要鬧了,我求求你,不要鬧了啊!」陳美君一聽,雷厲風行的她,差點都要哭出來了,薛家那是真的招惹不起啊! 「小兄弟,不要太過了啊!」

「可不是,傲少已經不跟你計較了,你還沒完沒了的,怎麼?當我們這些人都是空氣?」

「不錯,傲少那可是我們的朋友,如果閣下欺人太甚,說不得我們這些老傢伙只能跟你鬥上一鬥了!」

一名名所謂的玄門高人,紛紛上前一步,目光不善的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既然知道自己是老傢伙,那就閉上你們的臭嘴,一群垃圾,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