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辰挑眉:"怎麼?你不服?"

水天芸無語的看著他:"你可真幼稚,這有什麼不服的,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先去吃飯了!"

歐陽辰盯著桌子上的蜂蜜水看了幾眼,最終眸子閃了閃,端起來,一口氣喝完了。

水天芸出門走了幾步,就聽到歐陽辰關門追上來了。

她看了一眼歐陽辰空蕩蕩的手,徹底無語了:"蜂蜜水呢,你不會真給喝了吧!"

歐陽辰挑了挑眉:"這有什麼真的假的,你給我準備的,不就是給我喝的嗎?"

水天芸不想跟這廝說話。

水天芸快速的向著電梯走去,歐陽辰鍥而不捨的跟上:"芸芸,你不會因為一杯蜂蜜水跟我吵架吧!"

水天芸進了電梯,看了他一眼:"我有那麼無聊嗎?"

歐陽辰笑了笑:"你當然沒那麼無聊,但是,我感覺你很無語!"

水天芸忍俊不禁:"你知道就好!"

歐陽辰立馬點頭:"我知道,對了,芸芸,我跟你哥說了,他說等他朋友起來,他們一會就走,估計我們倆吃完飯回來,就差不多了,你想吃什麼,我請你!"

水天芸看了他一眼,一臉的一言難盡:"歐陽辰,你能別叫我芸芸了嘛,你突然改變了稱呼,我真的有點難以適應,還有,大清早的,隨便吃點,只要清淡就行!"

歐陽辰勾了勾唇:"就是因為你不適應,我才要多叫幾聲啊,這樣的話,你很快就能習慣了!"

水天芸癟癟嘴:"我可以不習慣這件事嗎?其實,我並不希望,你在公司這樣喊我!"

"那在公司喊你水設計師,在外面喊你芸芸!"歐陽辰絲毫沒有get到水天芸的重點。

水天芸無語的看著他:"我的意思是,你難道不可以喊我水天芸嗎?"

歐陽辰非常淡定的搖頭:"當然不可以,我這樣喊顯得多生分,畢竟,你以前還喊過我辰哥哥呢!"

水天芸艱難的咽了口唾沫,她竟無言以對,只不過,辰哥哥這個梗真的過不去了嗎?

小時候的時候,咱們就不要老是拿出來說了吧!

歐陽辰完全沒有注意到水天芸的這些小情緒。

他們兩個人在酒店附近找了一家餐廳,味道還不錯。

他們吃的並不快,因為現在回去,就是要找陶錦繡,還是等水天昊他們走了之後,比較方便。

歐陽辰吃了兩個灌湯包,開口道:"芸芸,我們跟陶錦繡一起談,還是分開談?"

水天芸吃了口東西,想了想開口道:"還是分開談吧,她是女孩子,臉皮到底薄!"

歐陽辰輕哼了一聲,顯然不覺得水天芸說的這話正確:"她能做出那樣的事情,臉皮能薄嗎?"

水天芸皺眉:"她昨晚喝多了,你是知道的!"

歐陽辰無奈的看著她:"芸芸,我知道你想為她開脫,可是,我們在監控里看的清清楚楚,你別自欺欺人,前天公司貼吧的帖子,八成就是她發的,你到現在還在維護她,萬一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你還要這麼幫著她說話嗎?"

水天芸沉默了,她悶悶的低著頭,許久才開口:"我只想知道我所想知道的,至於你那邊,你怎麼嚴肅的問都行,我不會摻和的!"

歐陽辰黑著臉:"我問她這些問題的時候,你真的不打算在場嗎?我的意思,這些事情,是證明我清白的關鍵,我想讓你在場聽聽,我問她的時候,你不要插嘴就行了,等到你們倆談的時候,我會主動離開,這樣也算是給她面子了!"

水天芸想了想,點點頭:"這樣也行!"

歐陽辰嗯了一聲,然後又說:"還有件事,公司里不能留陶錦繡這個人了,我回去打算開除她,你沒意見吧,這樣心術不正的人,留在公司,遲早是個禍害!"

水天芸神色有些複雜,只不過,她最後還是點點頭:"好,我聽你的!"

歐陽辰深吸了一口氣:"那行,咱們就這麼說定了!"

水天芸點點頭,安靜的吃飯,沒有再說什麼。

同一時間,何姍姍從房間出來。

昨天,她本來是打算跟水天芸一起住的,可是,因為下午發生的那些事情,吃完晚飯,水天芸就重新開了一間房。

她一晚上都在酒店裡,想關於她,關於水天芸和歐陽辰之間的關係。

她知道歐陽辰不喜歡自己,可是,如果水天芸跟歐陽辰在一起的話,她肯定會非常彆扭的。

但歐陽辰沒有答應自己,她也沒有任何理由限制歐陽辰的人際交往啊!

想到這些,何姍姍心情更加煩躁了。

就在這時,她看到水天昊把自己跟他的朋友拉到一個群里,然後說待會一起回去,在路上的時候,他們停下來吃點東西。

可是,群里卻沒有水天芸和歐陽辰,還有陶錦繡三個人。

何姍姍心裡有些納悶,他們呢,不跟這群人一起回去嗎?

她本來想問問水天昊的,可是,水天昊既然把她拉到這個群里了,未必會願意私下跟自己解釋。

想到這裡,她直接起身,去找歐陽辰。

只不過,當歐陽辰房間門打開的時候,出現的卻是陶錦繡。

何姍姍清楚的記得歐陽辰住在哪個房間,可是,現在這個房間里,卻出現別的女人。

何姍姍的心情,一下子不妙了:"陶錦繡,你怎麼會在這裡?"

陶錦繡抿了抿唇:"因為我住在這個房間啊!"

"那歐陽辰呢,你別告訴我,歐陽辰不在這個房間,他昨天明明就是這個房間,到底怎麼回事,你跟我說清楚!"何姍姍的情緒有些激動。

她壓根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本來,歐陽辰跟水天芸的關係,就有點不清不楚的,現在怎麼又加了一個人,這讓何姍姍很是煩躁。

陶錦繡皺了皺眉:"你先安靜點,聽我解釋!"

何姍姍冷著臉,沉沉的看著陶錦繡:"你解釋吧,我倒是想聽聽,你要怎麼跟我解釋!"

陶錦繡打開門:"你先進來吧,在外面說話不方便!"

何姍姍本來就想知道,歐陽辰到底在不在房間,此刻,陶錦繡讓她進去,她當然不會拒絕了。

當她進了房間,看到歐陽辰的一件外套,還搭在衣架上的時候,心情一下子不好了。

她坐在床邊,冷漠的看著陶錦繡:"說吧,你把我喊進來,到底要說什麼,你跟歐陽辰到底什麼關係,為什麼會住在他房間,他明明沒有女朋友,你可別糊弄我!"

陶錦繡盯著何姍姍:"我自然不會糊弄你,可是,你這麼問我,是以什麼身份,你是歐陽辰的女朋友嗎?你有這個資格嗎?"

何姍姍的臉色瞬間變了:"陶錦繡,你什麼意思,你出現在歐陽辰的房間,你還有理了!"

陶錦繡無語的看著她:"你能先安靜一下,不要那麼激動嘛?不管什麼事,我們慢慢說!"

何姍姍深吸了一口氣:"好,我不激動,你慢慢說,我聽著!"

陶錦繡眸子閃了閃,開口道:"我今天早上跟你說的話,希望你別告訴任何人,這些話,你愛信不信,全靠你自己的判斷力,至於我,我出去如果聽到這些話,也不會承認是我說的!"

何姍姍點頭,沉沉的盯著她:"你說!"

陶錦繡抿唇:"我是單親家庭,我媽供養我一個孩子,只不過,依舊很貧困,我想出人頭地,我見歐陽辰沒有女朋友,就想抓住昨晚的機會,昨晚和喝酒了,半醉半醒吧,我自己過來歐陽辰房間的……"

何姍姍還是沒等到陶錦繡說完,失控的站起來:"你不要臉!"

陶錦繡沉著臉:"何小姐,你要是不想聽,現在就可以走,我不強迫你!"

何姍姍死死的咬著牙,狠狠地瞪著她,像是要把她抽筋扒皮一樣:"你說,我不會再打斷你!"

陶錦繡輕哼了一聲,繼續道:"我來到歐陽辰房間,他去浴室洗澡了,我脫了衣服,就上床躺著了,我希望他出來,一切事情都能順其自然,可是,我沒想到,水天芸打破了我所有的奢望,歐陽辰剛從浴室出來,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水天芸就推門進來了,也是我蠢,進來的時候,都沒有關好門!"

陶錦繡頓了頓,有些自嘲,繼續道:"你都不知道,歐陽辰當時多著急,他第一反應就是跟水天芸解釋,水天芸不相信,他當時氣得反問,我在你心裡就是這樣的人嗎?你不知道,他那個表現,讓人一眼就能看出,水天芸在他心裡的重要性,水天芸當時的反應,也很奇怪,她明明說了,她不喜歡歐陽辰,可是,當時還是很生氣,最後,歐陽辰換了衣服,拉著水天芸出去跟她解釋了,我一個人像個小丑一樣留在房間里,我想,從今天起,他們都會帶著有色眼鏡看我了吧,何姍姍,我也不怕你怎麼想我,這些都是實話,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不希望你出去編排我,反正我也沒成功!" 這一日,仙界震動!

天變,皇道出,皇者現世!

是誰?

這成了各位帝尊強者心中最為想知道之事。

之前,皇道現,很多人心中都有著猜測,而且那一次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哪怕是一些強者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

畢竟之事皇道現,代表有成皇者即將出現。

而今則不然,是皇者現了!

天庭,青帝眉頭微皺,他是一位雄主,一人撐起了下界飛升者勢力,逐步走到這一步,自然對成皇極為期待。

但眼下,他確定無疑。

不是自己。

「是誰?」這個念頭一樣在他心底縈繞,一瞬間他想到了很多人,甚至神識也在下方林楠身上掃過,但最後也只是微微搖頭。

林楠身上有皇道之氣,之前他感覺到過,但距離成皇,太遠太遠了。

天變在持續,不是一瞬間,就這麼直接展露在所有人眼前。

晴空霹靂在繼續,天雷轟鳴在回蕩。

更有七彩祥雲不時冒出。

時而看似天地陰暗,時而天朗氣清,祥雲籠罩,變換不停。

「查,看仙界各地是否出現什麼異變!」

這一刻,無數帝尊高手下令,傾全力探查,甚至他們自己也不斷在推演,想要找出特殊之處來。

這是一位皇者!

哪怕現在還不是仙界真正之皇,但有著成皇的可能,比各位帝尊強者更得天道。

天變代表著一切。

頓時,無數高手動了,哪怕是之前的各方大戰,也暫時消停了下來,無數人都在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各方帝尊也在相互探查,試圖找出這位未來之皇。

天庭一處戰場上,崔慶等人渾身是血,剛剛結束了一場惡戰,看著天空中的變化,連連搖頭。

「這到底是幹什麼的,這麼大動靜!」

洪辰蔣鑫等人搖頭,也都不知道,但總覺得要出大事。

「你們說該不會真有什麼大人物要冒出來吧?」

這話,沒人回復,他們只是天仙境,誰根本還沒有接觸到皇道,對他們還遙遠。

唯獨隨即趕來的天痕仙王看著頭頂的這一切,眼中滿是複雜。

「是有未來皇者出世了!」

仙界此刻的大亂,實際上也和成皇有關。

但這突然間冒出的未來皇者,竟然不是青帝,也不是他們了解的仙界各位強大帝尊。

一個突然間冒出的皇者?

「什麼?」聽到這話,周圍之人頓時臉色齊齊一變。

「那是誰?」崔慶問道。

天痕仙王搖頭。

「暫不得知!」

崔慶哦了一聲,隨即眼中一亮,有著大膽的猜測冒了出來。

「該不會是我兄弟吧?」

聽到這話,洪辰蔣鑫等人也是忍不住齊齊一震。

別人不知道,他們自然清楚,真不是沒可能。

在地球,林楠就是皇者,雖然只是人族之皇,但賴好也是一個皇者,在這仙界未必不能成為真正的皇者。

然而下一刻天痕仙王搖頭。

「不是,他正在天庭,這應該和他無關!」

然而殊不知這一刻趙小娜關鐵凝二人眼神卻是微微一變。

林楠在天庭?

林楠分身之事,知道的真不多。

亂域的邱雲仙王和庚仙王。

風族的那位仙王境,以及血雲老祖。

雖然傳出去了一些,但知道的也極為有限,而且林楠的分身自爆而亡,是風屬性分身,對於其他的並不知道了。

而他們知道!

林楠不僅風屬性分身恢復了,空間一道分身一直就在天庭閉關。

而本尊現在在哪,還真說不好。

或許,還真就是林楠!

當然,這件事只能想想,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對於林楠而言,是大劫!

與此同時,就在仙界無數帝尊強者猜測不已,荒漠深處,林楠的大劫依舊沒有停歇下來。

得到皇道之氣的加持,林楠這一刻猶如一尊黃金戰神。

一柄准帝兵長刀在手中大開大合,對著漫天的劫雲瘋狂的轟擊。

一刀刀的下去,一條條雷龍被斬碎,一塊塊劫雲被擊散。

同樣的,林楠也一次次再度遭到重創,不過硬是都被林楠抗過來了。

蜜糖時光滿滿愛 皇道之氣對林楠的幫助,太大了!

能防護,能療傷,能恢復!

甚至,當皇道之氣融入自己的仙氣之中一起爆發的情況下,林楠的刀還能再度強上一倍!

第一下堂妻 恐怖的刀,超乎想象!

兩個小時后,大劫還在繼續呼嘯而下,但想必之前的遮天蔽地,而今被林楠硬是斬碎了小半!

不懼一切!

三個小時后,劫雲還在,但很少了!

林楠渾身重創,哪怕有無盡皇道之氣也不夠。

四個小時后,隨著最後一道毀天滅地的大劫落下后,天空亮了!

林楠被轟在地底深處,但是看著眼前的天空,他笑了。

原本破敗的身軀,這一刻不單單皇道之氣在滋養著。

天際中,一道七彩神光直接降臨,瞬間將林楠完全籠罩在內,讓林楠整個人身上爆發出一道道特殊的精光。

傷勢,瞬間好轉!

甚至這一刻,林楠感覺到了體內的特殊質變!

這一刻,其他六大屬性渡劫成功了!都成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