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沒有這個興趣!」

羅無生聽此,嘴角輕蔑,隨之直接殺意一聲。

可是就在這時,事情再次發生了變化。

四周虛空天地靈氣瘋狂的向著空白的畫去,同時一道道金色紋路,自虛空浮現而出。

除此之外,整個島嶼顫動,出現一道道猙獰的裂縫,隨之瞬間布滿整個島嶼。

見到這一幕,羅無生等人臉色一變,知道這個島嶼道崩碎了。

隨之身形一動,想要向著身後的金色大門而去。

但還沒有等他們有所行動,虛空出現一個巨大的金色圓形靈陣。

剛一出現,就是一股恐怖的空間之力,從中爆發而出。

嗤啦!

接著一聲如撕布帛的巨響,從上方的虛空響徹而出。

聽到這巨響,羅無生等人兩獸視線紛紛向著那聲音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發現虛空被撕裂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但是這樣還不止,一道道口子,伴隨著撕裂聲,不斷自虛空撕裂開來。

「不好,快走,虛空也要崩塌了!」

羅無生見此,直接臉色驚慌的叫了一聲。

然後還沒有等他聲音落下,那在半空中的鎮魂碑,一個破空,直接向著那撕裂的口子而去。

見到這一幕,羅無生臉色再次一變。

這鎮魂碑,對於他現在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寶貝,自然不能讓它給進入空間裂縫之中。

豪門歡:狂少掠愛 隨之冰焰滾滾,向著鎮魂碑而去,想要以此將鎮魂碑冰封收取。

可是下一秒,還沒有等他的冰焰觸碰到那鎮魂碑,再次發生變化。

那原本撕裂的虛空,直接被鎮魂碑轟碎了開來。

然後一個閃動,向著外面而去。

「出口!」

對此,羅無生神色一震,接著連忙說了一聲。

他原本以為這裡的虛空崩塌,沒想到是打開了出口。

隨之在說話的一瞬間,身形向著那出口而去。

但是去的時候,控制後期傀儡向著鬼眼三人滅殺而去。

這一滅殺,就是六道驚人心悸的攻擊。

鬼眼毒老三人,原本聽到出口兩個字,心中一喜,想要向著出口而去。

但是還沒有行動,就見到羅無生控制後期傀儡,對他們攻擊,頓時面色一恐,沒想到羅無生鐵了心要將他們斬殺不可。

恐懼的同時,連忙真元洶湧,施展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攻擊。

可是就在玉面男子施展出攻擊的時候,整個身體突然一顫,然後一股強大的毀滅力量,從中爆發而出。

剛一爆發,一個巨大的毀滅之球,向著那六道攻擊而去。

咚!

這一攻擊,那六道攻擊一個爆裂,在虛空化為強大的毀滅風暴。

對於這毀滅之球,羅無生神色一變。

因為這攻擊,根本不是玉面男子一個化元境中期,可以施展而出的。

隨之再去看去的時候,發現玉面男子已經一個破空,出現在不斷崩碎的出口。

身上的氣息,有一股悚然,跟之前玉面男子的氣息,有很大的差別。

接著當他看到不斷崩碎島嶼上的那具破損傀儡時,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

沒想到那魔頭這樣都沒有死,反而讓他奪舍那玉面男子,向著出口逃離而去。

想要就此逃走,哪有這麼容易。

連忙控制著五個後期傀儡,向著玉面男子而去。

至於鬼眼毒老這邊,一個後期傀儡,一個模糊,一道劍光直接從他們兩個的身體,掠斬而過。 狄念聞言腳下一頓,她倒是沒想到臨遠伯會問這個。

「我方才不是跟你說過了,劫掠女子,販賣人奴。」

「狄大人何必糊弄我。」

黑粉上位:傲嬌男神不許動 臨遠伯咬咬牙:

「如果只是劫掠女子,販賣人奴,這事情不至於驚動了皇後娘娘。」

「況且我們前腳才剛與盛錦煊在大理寺對峙,後腳皇後娘娘就讓你來我府中拿人,這其中怎可能沒有關係?」

「狄大人已經拿了人,又何懼將真相告知於我,就算是死,也總要讓我死個明白,皇後娘娘是否是因為盛錦煊的事情,才讓你來拿人?」

狄念聞言定定看了臨遠伯一會兒,突然道:「耿興河,你這是在暗指皇後娘娘以公謀私,幫著盛家公子來陷害你兒子?」

耿興河是臨遠伯的名字。

聽到狄念這話,臨遠伯臉色一變:「我沒這麼說,我只是想要知道真正的緣由。」

他看著狄念臉上神色,言語緩和了一些,低聲道:

「狄大人,毓兒是我唯一的兒子,也是我臨遠伯府的獨苗。」

「如若他真做錯了什麼事情,我絕不徇私袒護,我只是想要知道他到底做錯了什麼,竟然能驚動了都察院,讓你親自出馬。」

狄念看著臨遠伯。

臨遠伯說話時帶上了幾分哀求:

「狄大人,看在同朝為官的份上,算我求你。」

狄念看著臨遠伯的模樣,見他至始至終都被蒙在鼓裡,而且她剛才說出了那些罪名之時,連耿宏毓都猜到了她來這裡抓他的真正緣由,豁出去了想要拿周秀要挾她。

可是臨遠伯卻像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一臉震驚、不敢置信的模樣。

狄念想了想,轉身走到了臨遠伯身前,對著他低聲問道:

「你可還記得陸秋?」

臨遠伯一愣,只覺得這名字有些耳熟,半晌才從記憶深處里找出這人來:

「你是說,陸閣老府中的那個跳了湖的陸姑娘?」

當年陸秋和耿宏毓訂過親,可是這事情並非是臨遠伯操辦的。

臨遠伯夫人早逝,府中又沒有嫡母。

臨遠伯對於兒女親事,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怕操持不好,就將事情交給了伯娘那邊,讓他們出面幫忙去陸家提的親。

從陸秋和耿宏毓定親,到陸秋跳湖自盡。

臨遠伯實則是根本沒見過這個姑娘的,只是聽他伯娘說是個溫柔守禮的人,而且陸秋只是陸家的庶女,並非是嫡出。

臨遠伯太清楚自己兒子風流的性子,就算是成親也不可能只守著一個女子過一輩子,所以他寧肯要個出身低一些乖巧聽話的,也不要嫡出之女入府之後鬧的不得安寧。

他伯娘也曾說過,那陸秋性子極好,嫁入府中必定能夠替耿宏毓好好操持后宅之事,就算往後耿宏毓納妾,以陸秋庶出的身份也不會多說什麼。

臨遠伯當初就是看重這個,才答應了親事。

只可惜還沒成親,陸秋就被人玷污,憤而跳了湖。

臨遠伯看著狄念道:「她不是死了嗎?」 第三百五十二章奪寶逃離

感受到生命力量的流失,鬼眼毒老兩人一臉的不甘。

接著下一秒,羅無生手一招,將鬼眼毒老兩人的戒指和那具破損的傀儡,給第一時間抓在手中,收了起來。

收好的同時,身形已經快要出現在那出口。

至於獅虎妖兩個,還有紫袍等人,在聽到羅無生說出口兩字的時候,臉色驚喜激動,身形一動,連忙在第一時間,向著那出口而去。

而羅無生最後一個掠閃,出現在了外面的虛空。

至於周身,此時六個後期傀儡護在其中。

剛才原本去追殺玉面男子的五個傀儡,被轟退了開來。

這讓羅無生整個臉陰沉到極點,如果玉面男子被奪舍,那麼他擁有半帝器的事情,也會被那魔頭知道。

另外他還不知道那魔頭的具體實力,但絕對不一般。

否則不可能剛才一奪舍,就直接突破到了化元境後期。

並且按照那魔頭的手段,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凝聚神魂,重新突破到真魂境。

反正不管怎麼說,那魔頭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而且其落敗,最終的原因,跟他有很大的關係。

只要其恢復實力,肯定會來找他的。

一想到這,臉色再次陰沉。

接著頭在一瞬間,向著向著半空之中的鎮魂碑而去。

此時的鎮魂碑,安靜的懸浮在那裡,綻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而四周,正是他們一開始進入的四絕裂峽。

只是此刻,不知道在四絕裂峽的哪個方向。

對於這些,羅無生沒有去考慮,還是在第一時間,身形一動,向著那鎮魂碑而去。

紫袍大漢等人,對於那鎮魂碑,心中也有些窺視,畢竟帝器雛形,可不是一般的寶物,恐怕整個荒域都沒有一件。

如果要說有的話,那麼只能是那天荒神宮。

隨即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快速的向著遠處而去。

因為羅無生一旦得到鎮魂碑,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畢竟這種寶物,絕對不能讓任何知道。

吼!

獅虎妖兩人在離開秘境后,臉色狂喜,對著虛空就是一聲激動的震天咆哮。

它們不知道這樣,會將其他的武者給吸引過來。

羅無生對於紫袍大漢等人向著遠處逃離開來,已經有些察覺,隨之準備控制兩個後期傀儡,向著那紫袍大漢三人而去。

可是就在他準備控制的時候,四周的峽谷,全部崩裂開來,然後一道道身影,從中掠閃而出。

感受到這些身影,羅無生臉色一變。

因為這些身影身上的氣息,都達到了化元境後期。

其中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就之前被他算計的玄袍老者。

沒想到出口一旦出現,就整個宮殿牽引崩裂。

除了玄袍老者這些後期武者之外,後面還有一些中期武者出現。

見到這麼多的武者,羅無生自然不可能再控制後期傀儡去滅殺紫袍大漢等人。

隨之在一瞬間,體內真元洶湧,快速的向著那懸浮在虛空的鎮魂碑而去。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星空 玄袍大漢等人在出現的時候,神色有些一喜,這樣一來,可以不用困在秘境,而且他們也得到了不少的寶物。

接著頭一抬,看到不遠處的獅虎妖兩個,臉色瞬間驚恐,沒想到真的有五階妖獸。

驚恐的時候,又發現那虛空之中的鎮魂碑,絲絲靈力波動,令他們震驚,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寶物。

可是現在的他們,根本不敢上前去,因為深怕自己有所行動,就被那獅虎妖兩個給滅殺了。

而在這時,羅無生手一招,五指將鎮魂碑緊握在手中。

接著看了一眼,就直接收進了儲物戒之中。

然後身形一轉,向著遠處而去。

「小輩,將寶物留下!」

可是還沒有等他前進半丈,不遠處的虛空,傳來一聲渾厚壓迫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羅無生臉色一變,然後頭一轉,對著獅虎妖兩個說道:「你們應該還沒有化形吧,如果幫我逃離,我可以幫你們!」

獅虎妖兩個準備離開,但是聽到羅無生這話,相互之間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