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一邊磨叨著,一邊給耿老師做心電。

耿老師的兒子心裏拿定主意,這群同學好心好意來看自己母親,不能攆走。但心電圖做完,自己把他們好言好語的全走。

在這裏添亂,還不夠鬧心的。

很快,心電圖機吐出來一長串的紙。

醫生看了一眼,臉色瞬間慘白慘白的,像是一張白紙。

心電圖上清晰的顯示著V1、V2、V3、V4導聯的ST段已經弓背抬高!

心梗!

還是很重的心梗!

這特么的到底怎麼回事?!患者之前還衝出醫院,表現出來的癥狀也是「老糊塗」的阿爾茨海默病。

可為什麼出現心梗了!?

住院檢查的時候都沒事,這心梗到底是怎麼回事!

醫生手裏拿着心電圖,怔了一下。

「行了,做完了。」耿老師的兒子勉強用溫和的語氣說道,「秦連成,謝謝你們來看我媽。老太太剛打完針,讓她休息一會,你們先回去吧。」

說完,他用手拍了拍秦連成的肩膀。

可是秦連成一動不動,像是雕塑一般靜靜的站着。

耿老師的兒子馬上不高興了,心電都做了,秦連成還想作什麼妖。

「秦連成,走吧,讓耿老師好好睡一會。」

「你別胡鬧,耿老師都這樣了,你還胡鬧。」

「趕緊出來,你再這樣我特么揍你了!」

同學們往出拉秦連成,秦連成沉聲問道,「醫生,心電怎麼樣?」

醫生怔了一下,勉強笑了笑,「有點問題,可能是機器故障,稍等一下我換一台機器。」

說着,醫生風風火火的去叫護士再拿一台機器過來。

見醫生有些慌,耿老師的兒子怔了一下,難道自己母親真有問題?!

。 絡腮鬍擦了擦本就不存在的眼淚,露出笑容道:「這一次倒也得到了好消息,那個狠人拿到的其實是假的。」

「我懷疑真東西還藏在陰陽寮中。」

「走,現在該我們去陰陽寮了。」絡腮鬍招呼著自己的助手。

口香糖女孩嘆了一口氣道:「老大,現在陰陽寮都是警視廳的人,我們就是去了也沒用。」

「打的就是時間差。」

臉上帶著些許雀斑的口香糖女孩並沒有反駁,自家大哥總是能想到千奇百怪的攻略方法,所以她還是決定相信自己的大哥。

……

一隊隊的警員迅速的將整個陰陽寮封鎖,十幾輛警車,下來了三十多人,全都是真槍實彈全副武裝,根本就不像是處理一般打架鬥毆的樣子。

真槍實彈的警員拉起了警戒線。

宛如押送重型犯人的押送車倒著停在了陰陽寮的大門口,大物件分批的運送到了押送車上。

「真嗣警長,國寶就拜託給你們了。」對面的就是剛才給姜夜讓路的陰陽頭,他的面容上帶著輕鬆,就像是鬆了一口氣,但是同時眼底也帶著凝重。

萬一要是警視廳都沒有防衛住的話,這些東西肯定就會落入到那些人的手中。

最後要是讓那位大人解封出來,才是真正的滅頂之災,所以他們也只能儘力的將東西保住。

「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讓國寶落入到他們的手中。」那位年輕的警長面色淡然的點頭,全副武裝,上百名警員的京都警視廳要是都防守不住,那也沒有人能守得住了。

……

……

……

「怎麼樣,還是我有先見之明吧,他們用了一個瞞天過海和禍水東移的計策,忽悠了那個狠人背鍋,但是其實東西現在才算真正的要運送出去。」絡腮鬍一臉得意的說道。

「是,老大真是神機妙算啊,咱家怎麼就出了卧龍鳳雛兩個狠人。」口香糖女孩一臉的無奈,但是不得不承認,自己大哥的水平不是蓋的,竟然真的被他瞎貓碰到了死耗子。

「我會派遣年輕的陰陽師跟隨護送,直到確認國寶的安全。」陰陽頭看向年輕的警長說道。

真名真嗣一臉自信的說道:「沒問題,不過大師不用擔心,以現在的火力,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從我們手中搶下國寶。」

「全部裝車,我們走。」

詛咒物品裝到了押運車上,押運車是防彈玻璃,四周還布滿了鐵網。

一邊坐著兩個全副武裝的警員,端著手中的槍卻惴惴不安。

「這一次到底是押送什麼啊,竟然會這麼緊張,而且陰陽寮距離咱們警視廳也不遠吧,竟然出動了接近四十名警員。」端著槍的警員看向對面的警員說道。

「不知道,聽說是什麼不容有失的國寶。」

「聽說有窮凶極惡的犯人要來搶奪,所以才出動了這麼多的警員。」

「這種情況下誰來,他們還不是被打成篩子。」

姜夜的身影微微的一頓,他接到了沈夢曦手機信息。

「boss,警局的人不知道從陰陽寮中接到了什麼東西,現在正要發動汽車走了。」

沈夢曦透過被他安放在後門的隱藏攝像頭看到了這一幕,頓時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兒,趕忙的通知姜夜。

姜夜皺起了眉頭,看來他的猜測並沒有出錯,他要的東西應該在他離開前,依然安然無恙的處在陰陽寮中,大戰消弭了,陰陽寮才要將手中的東西轉移。

「知道了,我現在回去。」姜夜回了一句信息。

還是經驗太淺的緣故,在聽到沈夢曦提議的時候姜夜就打算先離開再說,沒想到在他離開后不久,人家就開始轉移東西了。

「老大,動手嗎?」口香糖女孩看向不遠處的押運車,雖然周圍都是真槍實彈,但是絲毫沒有嚇住她。

「再等等,現在不是動手的好時機,等會兒,我直接讓小夥伴先溜上車。」絡腮鬍將僅剩下的一隻耗子拿了出來,然後放到了地面上。

小耗子奔著押運車跑了過去。

警員並沒有注意到腳底下的東西,小耗子很容的溜到了車上,並且在警員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躲到了和座位底下。蹲坐在陰影中的小耗子,紅色的小眼睛滴溜溜的轉動著。

警車開路,押運車被圍在警車的中間,前面四輛,後面六輛,兩兩的排開,向著朱雀大街的警視廳開去。

【叮,詛咒物品已經離開京極陰陽寮,詛咒即將開始復甦,12小時后詛咒將得到加強。】

所有處在當前劇情任務中的玩家全都接受到了這個消息。

在接到消息的瞬間沈夢曦就給姜夜發了消息。

「boss啊,詛咒物品就肯定就在押運車上,他們要運走了,我這邊接到提示了。」

姜夜合上了手機,居高臨下的看向從京極陰陽寮那一邊走來的車隊,本身就是晚上,車也不少,所以車隊的行進並不是很快。

黑玫瑰手持望遠鏡,看著緩緩走來的車隊:「原來在那裡啊,喂,鬼使,你的計劃到底行不行的通啊,怎麼感覺這麼不靠譜呢。」

「不急。」

鬼使露出笑容,從背包中拿出了一個引爆器,靜靜的注視著行駛過來的車隊。

「嘀嘀嘀!」

警笛聲發出,前方的車輛開始讓出道路,前頭四輛警車剛剛通過,身後的押運車正要通過的時候,鬼使按下了手中的起爆器。

「轟!」

停在道路旁的汽車頓時發生了爆炸,爆炸的餘波將前後方的車輛直接掀飛了出去,連環的爆炸一下子將整個道路都截斷,眼前已經是一片黑焦色的火海。

而四周還有車輛沒有退出來,側翻的車輛散落著汽油,似乎又要和地面上的火焰接觸。

慘叫聲,哭喊聲,都被爆炸的轟鳴聲所吞沒,被火海吞噬不僅僅只有汽車,還有人,甚至蔓延到了四周的建築上,黑漆漆的屍體在火海中化為灰燼。

「調頭,調頭,走二號路線!」

指揮著整個車隊的真名真嗣大聲的沖著對講機呼喊著。

后隊變前隊,整個押運車在流量警車的保護下向著後方返回,並且準備走二號路線。

鬼使看著下方的火海,還有二次爆炸的聲響在耳邊陣陣的回蕩著,臉上的笑容自始至終都沒有變過。

「嚯,好大的陣仗啊,竟然連炸藥都用上了,而且直接就斷了一條路。」絡腮鬍干嘆了一聲,但是也沒有過多的感嘆。

肆無忌憚,根本就不會在意副本中的人,也不會在意副本中人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眼中只有任務和獎勵,這就是玩家。

漫天的火海吞噬了大半的汽車,雖然鬼使已經不再摁動手中的起爆器,但是爆炸並沒有結束。

火光照亮了黑夜,帶來的之後毀滅。

「他們怎麼敢啊,怎麼敢這樣,怎麼會這麼喪心病狂!」警車中的警員雙眼中滿是怒火,目眥盡裂,大聲的怒吼著,但是他們連敵人是誰都沒有看到。

「拆彈組,排除周圍炸彈!」

幾個身著黑色衣袍的出現在押運車的車頂上,一臉戒備的看向四周,手中有攥著長刀的,有提著鎚子斧頭的,還有捏著符籙的。

姜夜平靜的注視著眼前的一切,他並不意外玩家們的行動,只不過竟然連這麼烈性的炸藥都能搞到,確實有一些實力,最主要是用炸彈的人心也夠狠。

那麼多的人還在周圍走動,愣是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的就摁下了炸彈。

「終於來了一些實力還行的。」姜夜在建築上奔跑著,霓虹國的建築本來就是連接式的,所以就算是奔跑起來,有些跨度大的地方也能一躍而過。

「小心,他們無所顧忌。」領頭的使用長刀的男人一臉的嚴肅,他們的咒法威力不小,但是同樣會威脅到民眾,所以他們也不敢大面積的覆蓋使用。

但是對方好似恐怖分子一樣,根本什麼都不顧及,只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

「一群陰險小人,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

「有本事他們出來一對一的比拼。」

護衛在押運車四周的黑袍人一臉的憤怒,他們也想瘋狂,但是現在連對手都沒有看到。

而真名真嗣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整個車隊的速度再一次降低。

反正他們的時間有的是,先派出拆彈組將四周的炸彈清一清,不管是國寶還是民眾都不容有失,而他們也能穩紮穩打的前進,只要拖住了,支援很快就到。

警視廳的人已經派車前來支援了,就連武裝部分也已經出動。

絡腮鬍臉上露出笑容的看向身旁的口香糖妹子:「走,讓我們去會會這些陰陽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