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軒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沒有談過戀愛,有什麼好可恥的。

相反的,如果在一些沒有結果的事情上浪費時間,那才是讓他覺得心煩的。

看看楚恆,看看喬夜宸就知道了,因為失戀被女人折磨成什麼樣子了,哪裡還有當初的樣子?

「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你的想法跟我的想法不是一樣的,我不是找不到女朋友,而是沒有遇到讓我覺得特別心動的,我承認棉棉是讓我心動的,所以守護了她這麼多年,但是也沒有到深愛的程度,否則我就不會把她拱手讓人了,準確的說起來,我的心裡,也不算有別人,所以你大可以不必擔心這些。」

夏夏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的話,但是他知道祁軒是個好人,是個難得的好男人。

「也許你也不會愛上我,可是我想要的是一個真正愛我的男人,我不想一輩子的婚姻就這麼將就著,你對我只是有點興趣而已,也可能就只是因為我和你身邊的那些女孩子都不一樣,所以才會讓你覺得有那麼一點點的興趣,但是興趣歸興趣,感情歸感情,不是有興趣就一定會變成感情的,或許你真正了解我之後,才會發現我跟你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

「這個我當然知道,但是從來就沒有嘗試過,你怎麼知道行不行呢?是不是深愛沒有接觸過就靠一見鍾情嗎?你沒聽說過很多一見鍾情都是離婚率最高的嗎?因為他們只看中了對方的外表,而沒有真正了解對方,在我看來感情邁進婚姻的這個過程,最起碼需要兩年的時間。

兩年的時間可以讓人看清楚一個人的真面目,知道他的優點和缺點,就算不是百分之百了解,也大概能看到一個相對全面的完整的性格。

但是你都不給我機會相處,你要怎麼了解我呢?」

夏夏都快被凌軒給洗腦了,突然就覺得有點認同他的說法了。

紫筆文學 月華空明凄寂人,半點繁星映良辰。折柳一別乘舟去,孤影庭前彈古箏。

飛雪漫天,峰揚和易子寒兩人站在一顆枯死的樹下。

二人都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看着對方。

「好了。」易子寒開口,打破了沉默,「大丈夫不為兒女之事悲傷,短暫離別而已。」

「嗯。」峰揚點了點頭,強行露出微笑。

要說峰揚心中好受那是不可能的,他拜入師門已經一年多了,也和師父易子寒在外歷練了一年多了,現在突然分別,心中當然有很多不舍。

「宗門的事情,我必須要回去處理,離開也是沒有辦法。」易子寒搖了搖頭,微風吹過,那縷紅絲隨風飄起。

大雪落在他的身上,烏黑的長發,幾乎被雪片染成白色。

「我離開之後,你要好好修鍊,不可懈怠。」易子寒正色道。

峰揚微微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行走江湖,多個心眼,不要讓別人暗算了。」易子寒道,「其實在外修行,有好處也有不好的,等你去了白虎學院,就知道修鍊設備的好處了。」

「當然,在外歷練,帶來的也不一祥。」

說着,易子寒手一揮,一張黑色卡片出現在他手中。

峰揚細看這黑色卡片,正面中央畫着一顆白紋虎頭,左上角龍飛鳳舞地寫着白虎學院四個字。

翻過背面去,寫着峰揚的信息,最底下一行,寫着易子寒的名字。

「之前那個王爺給你的已經過期了。」易子寒道,「這是我最近新給你做的。」

「白虎學院弟子卡,由每個有推薦資格的人製作,這最後寫着我的名字,他們就會知道你是我推薦的。」易子寒道,「你可以看看之前那張,推薦人是賈斯汀。」

峰揚按照易子寒說的將之前那張取出,果然寫着賈斯汀的名字。

「師父,這樣做不會有假的嗎?」

「這卡片上的每一個字,包括虎頭,都是製作者通過能量畫出來的。」易子寒道,「你去報到的時候,那邊的人會感知其中的能量來驗證。所以推薦者都會在那裏留下一絲能量,用於感知。所以造假的很少。」

「原來是這樣。」峰揚點了點頭,「那必須有有推薦才能進入嗎?」

「不是,白虎學院主要是發掘大陸各個地方的人才,所以有推薦,主要還是每年的選拔。」易子寒摸了摸鼻子,「每年九月,都會進行一次報名選拔,符合要求的就可以進入學院。」

「好了,快收起來吧。」易子寒道「等你完成了這次比賽,就可以回家了,不過記得九月去報到。」

峰揚點了點頭,心中泛起絲絲波瀾。

離開家一年了,也不知道大家都好嗎……

「我再送你三樣東西,以後的路上,你可能會用到。」

易子寒手一揮,一個玉瓶出現在了易子寒手中。

「這瓶中裝的是三花虎火。」易子寒道,「用巫火,真火,凡火凝聚而成,三種顏色,所以叫三花虎火。」

「這東西威力極強,當你遇到無法抗衡的對手時,可以使用它。」易子寒兩玉瓶遞給峰揚,「白帝級別的人,也無法在它爆炸後生還,所以對你來說,可以做最後的底牌。」

「但是你要注意,這是群體性攻擊,毀滅性極大,範圍極廣,不分敵我。雖然這之中有白虎防護盾來保護使用者,但,只能保護一個人,也就是你自己,如果你有同伴,你的同伴也會被炸死。」易子寒接着道,「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使用。」

「峰揚記住了。」說着,峰揚小心翼翼地將玉瓶放入儲物手環中。

「這是任意空間捲軸。」易子寒又是一揮手,「這是我使用空間之力製作,在必要的時候你可以將之撕開,然後它會創造一個空間門,將你傳送到你想去的地方。但是只能傳送一個人,也只能使用一次。」

峰揚接過捲軸,捲軸紫色為低兩邊為金色虎頭。峰揚一握住捲軸,便是感受到了這捲軸中涌動的玄異力量。

「好了,最後一件。」易子寒笑了笑,手中出現一套白色衣服。

「這是白虎學院的院服。」易子寒道,「不過這只是外門弟子的衣服。以後的內門弟子院服到時候你去了會給你發。」

「報到的時候,記得穿上這衣服。」易子寒笑道,「因為從你進入報到處的那一刻,你就是白虎學院的一員了。」

「嗯。」

「好了,該給你的我都給你了,至於技能什麼的,你還是先將之前學的技能好好修鍊,去了學院,高級技能多之又多,到時候去了再修鍊新的。」

「我要走了,還是記住,為了你的安全,不要輕易讓人知道你是我的弟子,那麼我們之後白虎門見!」

「師父保重。」峰揚單膝跪地,道。

「起來吧。」易子寒將峰揚扶起,手一揮,空間之力迅速凝聚,一扇空間門出現在二人眼前。

「走了!」易子寒長吁一口氣,踏進了空間門內。

隨着易子寒的身體全部沒入空間門內,空間門慢慢消失,峰揚看着易子寒的身影,不由得流出眼淚。

「大丈夫不為兒女之事悲傷……」易子寒的話在峰揚腦海中迴響着。

峰揚忍着淚水,背了過去。

大雪紛飛,早已經將地面全部掩蓋,厚厚的積雪已經淹沒了峰揚的腳腕。

雪花飛舞,有獨自一人走在雪中,大風四起,原本慢慢飄落的雪花向利刃一般打在臉上。

衣襟飄飄,隨風而動,雪中離別,萬丈悲情。

回到旅店,峰揚便是化悲傷為動力,繼續修鍊起來,為明天大戰雪青陽做準備。

先不提峰揚如何,單說易子寒,在空間隧道里,便是聽到了隧道另一端的對罵。

「南宮阿狸,你還是乖乖投降的比較好。」一個聲音發細的人笑着說道,「那易子寒看來是回不來了,乖乖投降,然後做我的女人,我朱紅艷保你一生榮華富貴。」

「呸!」南宮阿狸銀牙一咬,「好你個二閨女,誰早嫁給你個死娘炮!」

「你說誰是死娘炮!」朱紅艷急了,大叫道,但他越是着急,就越是嗓門高,也越是尖細,就好像一個太監。

「我就說你是死娘炮!你別不承認!」南宮阿狸笑道,「你最好趕緊退兵,我已經捏碎了他給我的魂玉,他馬上就回來,回來就把你撕成碎片!」

看南宮阿狸面前的人,穿着一襲紅袍,紅袍上綉著一隻神獸朱雀。他身材高挑纖細,皮膚很白,也沒有鬍子,若是穿上女裝,必定也是個女裝大佬。

「好你個南宮阿狸,要不是我和南宮叔之前關係不錯,我也不會給你這麼多機會,既然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着,朱紅艷氣勢全發,一隻朱雀飛向南宮阿狸。

「這是勢!」南宮阿狸嚴肅地道,然後也是氣息運轉,一直九尾妖狐向朱雀撲去。

「姐,這二閨女就交給我吧!」

就在這時,南宮昊擋在南宮阿狸身前,一柄重鎚飛向朱紅艷。

朱雀是神獸之一,而九尾狐是妖,妖當然無法打敗神獸,二者在碰撞時,九尾狐便是落了下風。

但南宮昊的重鎚砸在朱雀身上,那朱雀便是消散而去。

「來將何人?」朱紅艷皺了皺眉頭,他沒有想到還會有人出手。

「你給我聽好了!」南宮昊將手一招,重鎚回到手上,迎風而立,八面威風,「吾乃白虎門九星神將梟雄星南宮昊!」

「原來是那討厭的星星。」朱紅艷陰陽怪氣的笑了一聲,「既然你送上門了,那我就先殺了你,破了九星!」

「你想太多,看錘!」南宮昊掄捶便上,可謂莽夫。

「哈哈哈哈!」朱紅艷大笑,「傳聞南宮昊一代梟雄,武功蓋世,可萬人中取敵將首級,今天看來,也就是個愣頭青。」

朱紅艷火焰氣息爆發,一條火龍撲射而出。

「認為南宮昊是愣頭青的,都死的很慘。」南宮阿狸笑了笑,道。

只見南宮昊雙手握錘,青色能量直接爆發,反應強烈,一錘砸下,火龍便是消散而去。

「啊?」朱紅艷驚了一跳,「風屬性居然有這麼強大的攻擊?」

「那我可要認真了。」朱紅艷咬了咬牙,神獸朱雀再次現身,讓后化為一團火焰,將朱紅艷包裹起來。

「朱雀真身!」

「他竟然修鍊出了神獸真身!」南宮阿狸捂住了嘴,睜大了眼睛,道。

「看來這裏除了魅叔和孔明,沒有人能和他對抗了,就連我都不行,別說小昊了……」

「子寒你快回來啊,不然白虎門可就真沒了!」

果然如南宮阿狸所說,南宮昊在朱紅艷使用朱雀真身以後,便是節節敗退。

「哈哈哈哈,梟雄南宮昊,也不過如此。」朱紅艷大笑,然後一掌將南宮昊打了回去。

這一掌的威力,直接將南宮昊打飛百米遠。

南宮阿狸趕緊身形一動,接住了南宮昊。

「南宮阿狸,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我的話吧。」朱紅艷笑了笑,道。

「呸!恬不知恥的東西!」南宮阿狸破口大罵,「我才不會投降,也不會嫁給你!」

「那我就只能動粗了。」朱紅艷微微一笑,一團火焰出現在手中,然後撲向南宮阿狸,「來吧,我的小美人兒!」

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所有在場的白虎門弟子的氣息突然暴漲,就連南宮阿狸和南宮昊的氣息,也是提高了一截。

一隻大手突然擊在朱紅艷胸口,朱紅艷直接一口鮮血噴出,倒退了千米多遠,撞在一座山的山峰上,直接將山峰撞碎。

「是宗主!」

「參見宗主!」

這來的人就是易子寒,他負手而立,擋在南宮阿狸身前。

「二閨女,好久不見啊。」易子寒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