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家裡出了一些事情,下周將爆發!希望看盜版的兄弟們能夠來逐浪訂閱正版!) 「我說小林子,你丫的以前真的沒泡過妞?」走在回寢室的路上,葉星辰朝滿臉通紅的林翱翔問道。

「沒……」林翱翔很天真的搖了搖頭。

葉星辰,陳小龍,歐陽俊同時望向了天空,心中同時嘆道:多好的孩子!

「我一直都醉心於武學,哪裡有時間談戀愛……」看到三人那表情,林翱翔知道是看不起自己,不由的開口解釋道。

「說的也是,不過你怎麼喜歡那小妞的?」葉星辰生怕打擊到林翱翔那脆弱的心靈,很是小心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第一次看到他她就有一種莫名的衝動……」林翱翔卻是撓了撓腦袋,臉上也是一陣羞澀,不得不說,在愛情這件事情上,他比歐陽俊還要小白。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一旁的陳小龍脫口而出!

「哎……」接著葉星辰和歐陽俊同時長嘆了一聲,葉星辰是長嘆愛情的無奈,歐陽俊卻是嘆息自己當初對林芸妃不也是一見鍾情么?只是她現在身在何方么?她的心思還是一直如前么?

「怎麼了?難道我沒希望了嗎?」見到兩人這麼嘆氣,林翱翔還以為為自己沒希望嘆氣,不由的一陣焦急。

「有希望啊,當然有希望,一般來說,女孩子肯把電話告訴你,就足以說明她對你有好感,所以你有大大的希望……」葉星辰生怕林翱翔誤解,耽誤了他的青春,趕緊解釋道。

「那你們為何嘆氣?」林翱翔一陣不解,對於女孩子的心思,他可是一點都不清楚。

「我們在嘆息你這樣的武痴竟然也會有喜歡人的時候……」葉星辰喃喃道。

「嘿嘿……」林翱翔卻是害羞的撓了撓後腦。

四人一邊朝教室走去,葉星辰一邊傳授林翱翔泡妞的經驗,可惜林翱翔卻聽得一個腦袋兩個大,迫不得已,直讓葉星辰有抓狂的衝動,最後還是在歐陽俊的拉扯之下,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剛剛坐下,正準備趴在桌上睡覺,彌補昨晚的一夜相思,就見到一雙雪白滑嫩的小腳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由的朝上望去……一雙粉嫩的小腿,接著是膝蓋,然後是光滑如玉的大腿,接著是一個超短熱褲,接著是小蠻腰…接著…最後……

「咦?穆曉筠大美女,你找我有事?」葉星辰抬頭望去,就發現身穿一件黑色短袖的穆曉筠站在自己的桌子前面。

「呵呵,有件事情想要拜託你……」穆曉筠微微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貝齒,神色之間卻有些不好意思。

「什麼事情?」葉星辰眉頭一皺,在湘北高中還有穆曉筠不能夠做到的事情?

「我想請你幫我參加一場拳賽!」穆曉筠依舊掛著淡淡的微笑。

「拳賽?」葉星辰一陣驚訝,什麼樣的拳賽需要穆曉筠親自來請自己呢?難道以她的地位,還找不到一個好的拳手么?

想到這裡,葉星辰的狐疑的望著穆曉筠,繼續追問了一句:「你所說的可是地下拳壇?」

「是的……」穆曉筠輕輕的點了點頭。

「呵呵,穆小姐,你不會是找錯人了吧?我可不是一個拳手,我只是一個學生而已!」葉星辰卻是淡淡笑道,雖說以他的實力就算是混跡地下拳壇也根本不是問題,但他和穆曉筠又不熟,可不會因為她的一句話而去參加什麼地下拳賽。

「原本趙世來要參加這場拳賽的,可現在……」說到這裡的時候,穆曉筠的眼中卻是閃過了陣陣的落寞。

葉星辰也是沉默了,腦海中更是不由自主的浮現出趙世來那看似懶散,卻極其挺拔的身影,或許,自己真的該為他做點什麼?

「好,我答應你,不過有什麼好處?」僅僅思量了片刻,葉星辰就做出了決定。

「若是你能夠贏得比賽,我幫你搞定邵冰倩?怎麼樣?」穆曉筠聽到葉星辰答應下來,臉上卻是展露出迷人的微笑。

「一言為定……」一聽到穆曉筠有辦法讓邵冰倩加入星曜會,葉星辰立馬來了精神,畢竟若是邵冰倩能夠加入,那殷小旭也能夠加進來,那不是自己正想看到的結果么?

「一言為定!」穆曉筠輕輕的點了點頭,眉宇之間卻是藏不住的歡喜。

「只是日期是多久?還有對手的資料什麼的,你總要給我一點吧?」葉星辰又開口問道,其實在做傭兵的時候,他曾經也因為錢的事情參加了幾場地下拳賽,輕輕鬆鬆的贏得幾十萬美金,現在想想那種生死的感覺,也是一陣興奮。

「日期在半個月後,關於資料我會給你的,只有一場,以你的實力想要獲勝應該輕而易舉……」穆曉筠露齒一笑,說不出的動人。

「這個暫且不說,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葉星辰擺了擺手,望向了穆曉筠。

「什麼問題?」穆曉筠也露出了認真的神色。

「你堂堂青幫的大小姐,幹嘛要找人參加拳賽?」葉星辰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其實告訴你也無妨,這是我們青幫穆家每一代人,不管男男女女都要經歷的一場考核比賽,不過拳賽只是其中的一項,只有通過了所有的考核,才能夠真正的成為青幫之人,不然的話會被逐出家門,只能做一個普通人!」穆曉筠淡淡說道。

「噢……」葉星辰點了點頭,他以前也聽黃奕菲說多一些穆家後人的事情,為了繼承青幫幫主,或者成為其他的重要成員,他們必須通過重重考核,這找人參加拳賽,或許也是一種考核吧。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葉星辰幫穆曉筠出戰,穆曉筠幫葉星辰拉攏邵冰倩,一場很合算的買賣,不過這是半個月後的事情,葉星辰也懶得理會,待穆曉筠走後,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如今,經過那一場慘敗之後,雷婷婷低調了許多,雷門的人也同樣低調了很多,再沒有往日的飛揚跋扈,不過饒是如此,並不代表葉星辰會放過她。

只不過現在星曜會剛剛建立,很多人的忠心程度都是一個問題,所以葉星辰並沒有採取行動,而其他的幫派因為限於規則的原因,半個月內也不能對星曜會做出什麼,所以偌大的湘北高中在這半個月內卻應該是風平浪靜。

一眨眼一個星期過去了,除了一些小打小鬧外,u整個湘北高中還真沒有什麼事情,葉星辰將訓練小弟的任務交給了紫楓他們,自己整天幫助林翱翔出謀劃策,經過了一星期的努力,林翱翔和陸曉怡之間也總算有了一些進展,至少以林翱翔這樣的笨瓜也能夠約陸曉怡出去吃頓飯什麼的,這可是大大的進步。

然而,今日,葉星辰卻沒有心思繼續指導林翱翔,而是穿上了自以為最瀟洒的一套白色休閑服早早的奔出了湘北高中的大門,正有一輛紅色的法拉利等在那裡。

「星辰哥哥……」葉星辰剛剛衝出大門,身穿一身黑色勁爆裝的黃奕菲就站在車門口,朝葉星辰喊道。

隨眼望去,葉星辰不由的眼前一亮,一段時間不見,黃奕菲比起以前來更成熟了許多,特別是今天的這身打扮,簡直比那些車模還要漂亮性感多少倍,而且她的胸部……厄,似乎發育的很不錯,想到自己來到這裡后似乎還從來沒找過女人,不覺間小腹一股燥熱……

「菲菲,你又變漂亮了?」大白天的,葉星辰強壓住體內的那股邪火,微笑著朝黃奕菲說道。

「嘻嘻,謝謝星辰哥哥……啵」黃奕菲卻是甜甜一笑,等葉星辰走到身前後,踮起腳尖在葉星辰的臉上輕輕一吻。

「先上車吧,要不然一會兒容蓉到了機場我們還沒到……」葉星辰嘴上說著,右手卻也習慣性的在黃奕菲的小PP上輕輕一捏,發現手感比起以前來似乎柔軟了許多。

「恩,不過怎麼就你一個人?歐陽他們不去嗎?」黃奕菲一邊鑽進車內,一邊開口問道。

「現在學校局勢不穩,他們還要留下來坐鎮呢,再說了,我們幾個人團聚他們去做什麼?」葉星辰卻是典型的重色輕友。

「嘻嘻……」黃奕菲甜甜一笑,已經開始啟動引擎,就朝台北機場的方向奔去。

「菲菲,李琳和紅蓮她們怎麼樣了?」雖然馬上就要見到慕容蓉,但葉星辰的心裡還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這個兩個為了他差點死去的女孩子。

「星辰哥哥放心,她們雖然還沒有醒來,但醫生說她們的意識已經開始逐漸恢復,如果不出意外,下個月肯定能夠醒過來,所以你不用擔心……」黃奕菲一邊說著,一邊駕駛著法拉利在公路上狂奔,不得不說,這段時間以來,她的車技進步了許多。

「這就好……」聽到兩女的情況好轉,葉星辰的心裡輕鬆了許多。

一路之上,黃奕菲根本不管什麼交通法則,將法拉利開得賊快,葉星辰心繫慕容蓉,也沒有阻止她,這讓原本需要一個半小時的路程硬是在四十分鐘就到達。

兩人來到了出口,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十點半,還有十分鐘左右慕容蓉乘坐的航班就會到達,葉星辰的一顆心,卻莫名其妙的加速跳動起來,腦海中更是浮現出慕容蓉那張絕美的臉蛋,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見到她了,她消瘦了么?

想到慕容蓉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靜海市呆了那麼久,葉星辰心中就是一陣愧疚,這個自己這一生之中最愛的女子。

「這位美麗的小姐,你是來迎接我們的么?」就在葉星辰陷入沉思的時候,卻聽到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抬頭一看,就見到四名兩米開外的外國大漢站在自己身前,正以一雙淫穢的目光看向穿著性感的黃奕菲。

在美國,性文化開放,很多美麗的女孩打扮的花枝招展直接在機場接客,他們顯然將黃奕菲當成了這樣的女孩子。

「滾……」葉星辰還沒有開口,黃奕菲已經開口罵道,她本身就是那種性格叛逆之人,加上這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呆在黃天宇身邊,自然而然的養成了真正黑道大姐的威嚴,這一句滾字硬是嚇得剛才說話的那名傢伙身體一縮,不過看到黃奕菲不過是一個一米六左右的小妞,而她旁邊的少年也不過一米八以後,那大漢又露出了自以為很瀟洒的笑容,繼續開口說道。

「小姐,我們來自偉大的美利堅聯合眾國,聽說東山很美麗,這才前來旅遊,要是你能夠帶我們遊覽這裡的風景名勝,我們絕對少不了你的好處的!」「你是美國人?」黃奕菲正要說話,卻被葉星辰往後一拉,接著就聽到葉星辰那冰冷的聲音自口中傳出。

「是的,我是美國人……」那男子包括他身後的三名同伴同樣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在他們想來,東山一直都是美國在背後支持著,很多東山人特別是東山女孩都以嫁給美國人為榮,有更多的東山人移民美國,他們是東山人的恩人,他們應該享受東山人的尊敬,享受東山人的所有服務。

「我最討厭美國人了,給你們一次機會,馬上滾……」葉星辰卻是冷冷說著,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當年死在美國士兵手上的那些戰友。

一旁的黃奕菲聽到這句話后,卻是想到了葉星辰剛剛到雲龍高中的時候,差點殺掉那名美國外教老師的事情,嘴角不由的露出了皎潔的笑容,這四個傢伙,有難了。

「哈哈……這小子不會是有病吧?他竟然叫我們滾?難道他不知道要是沒有……」那男子想要說要是沒有我們,哪兒有你們東山人的今天,葉星辰的一拳卻已經重重的砸在他的門牙之上,巨大的力道將他那兩米多高的身體砸飛出去,一邊朝後飛出,口中的牙齒一邊往外掉落,最後更是重重的落在地上,卻是滿口鮮血直流,其他的三人同時一震,還沒有回過神來,葉星辰的身影已經再一次撲出,這一次,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透亮的小刀…… 「我都被你給繞糊塗了,現在咱們談的不是利潤分配的問題,你要知道西北和湘江是完全不一樣的,湘江是一個法治社會,就算那些人要動手的話,也是在法制所允許的範圍之內,你沒有去過西北,你不知道那邊是一個什麼情況,那邊簡直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世界,只要是你進入了大山,基本上就跟外界失去了聯繫,在那裡面死幾個人簡直是太容易的事情了,而且周邊的警察不能夠給你提供任何的幫助,每次進山都需要一定的時間的,你國家安全局局長的身份不見得有用。」鄭秋苦口婆心的說道。

他知道李天想要進山看看,也知道李天想要吞下這塊肥肉,李天有這樣的野心也不足為怪,因為李天自己有實力,但李天現在是鄭秋最大的合作夥伴,鄭秋真的不希望李天進去涉險,如果李天出現了什麼事情,他們的全部身家可就危險了,鄭伯雄在大陸雖然有些關係,但關係並不是很深,如果引起了有些人的注意,很有可能就要一口咬掉他們新成立的珠寶集團了,這絕對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你放心就是了,我這個人做事情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裡面是個什麼情況我不知道,但我卻知道我的個人實力還可以,我也沒想著用國家安全局局長的身份過去,就是一個普通的商人身份過去,如果我用局長身份過去的話,沒準兒根本就出不去,上面就有人把我給攔住了。」李天自嘲的說道。

其實李天說的這個事情絕對有可能發生的,李天現在是國家安全局內部重要的人物,不管是拿出來的平安符,還是剛剛煉製的療傷丹藥,每樣東西都是國家安全局緊缺的,在西北的大山當中,那裡處處存在著危險,那裡是整個國家無法控制的地方,除非是出動大量的軍隊,不然沒有辦法讓裡面的各大勢力臣服,裡面除了一些玉石之外,並沒有其他貴重的資源,國家也不缺少這幾百頁的玉石,所以就讓裡面亂就是了,反正只要是不亂出大山,對外面的老百姓沒有任何的影響,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

如果李天敢打個報告說自己要進去,立刻就會有省局局長一類的人出面干擾,甚至大西北當地的局長也會出來干擾,不能讓李天這樣的重要人物涉嫌呀,這也是國家安全局的一貫政策,不然的話損失太大了,沒有辦法給上面交代。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天也賣出去了很多的平安符,這些平安符給國家領導人都帶來了安全,也讓一些執行任務的人都活下來了,平安符的作用是越來越大,給特勤局的兄弟們帶來了很大的幫助,至少他們不用提心弔膽的了,領導人也算是多了一條性命,如果突然間李天死在了大山裡,平安符就是用一張少一張了,可能會引起上面領導的互相爭奪,為了自己的生命,什麼樣的事情都能夠辦的出來,到時候整個國家的政局都有可能變動,華夏好容易迎來了高速發展時期,上面會允許這樣的亂世出來嗎?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也管不了你了,回頭我給你個電話號碼,如果有什麼事情你就給那邊打電話,這人在當地還算是有些勢力,是我們鄭家在當地的代言人,雖然現在我們跟鄭家沒關係了,但這個人受過我父親的恩惠,我這邊會提前給他說好的大事可能幫不了你,但小事應該是沒問題的,你放心就是了,這個人也信得過,跟我們鄭家合作了十幾年了。」鄭秋無奈的說道。

其實在李天看來,鄭秋這個人還是不錯的,如果沒有辦法阻止你的話,那就會用盡自己的全力來幫你的忙,在湘江的公子哥當中,鄭秋算是很有成就的,鄭家父子被逐出了鄭家,很多人都認為鄭秋可能會低落下去,沒想到人家搖身一變,自己在大陸成立了一家上百億的公司,而且還跟李天這樣的翡翠王成為了合作夥伴,以後能不能捲土重來,這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的湘江朋友又回來了。

當初鄭秋離開鄭家的時候,這些人都恨不得跟鄭秋劃清界限了,沒有了鄭氏家族這個光環,鄭秋這樣的人算個屁呀,可後來聽說新公司當中有李天的股份,他們絕對是看好李天這個人,還覺得湘江鄭氏家族做錯了呢,這也是為什麼鄭秋這麼緊張李天的原因,他們父子三人以後想要發展,就必須得跟李天拉近關係,這個人可千萬不能夠出事呀。

「那就先謝謝啦,我這邊還真得多需要一些關係,雖然我有朋友在那邊,但多個朋友多條路呀。」李天這可是說的真心話,在李天的眼中,西北的大型勢力都能夠在全國排上名的,胖子的那個朋友只是個小頭目,真的不見得有多大的用處。

「對了,還有一個事情,你的私人飛機已經到湘江了,那邊的人聯繫不上你,所以就聯繫了我在湘江的辦事處,準備給你開到省城來,這邊的事情我也找人去辦了,回頭你得讓你公司的人過來簽字,費用方面我已經給你交上。」鄭秋輕描淡寫的說道,李天心裡記住了,這個人情可是不小的,在祖國這邊,跟外國可是不一樣的,你想要擁有你的私人飛機,那不光是有錢的問題,還得有關係才行。

在對待私人飛機方面,大陸的老闆想弄一個比較困難,但湘江的老闆就不一樣了,人家掛著港商的名頭,做事情都有國家政策的幫忙,所以才會有那麼快的速度,畢竟人家是回內地來投資的,內地方面也是看上了人家手裡的錢,所以才會給那麼多的優惠政策的,可以說是雙方互惠互利,至於幾百萬的停機費,李天和鄭秋都不會放在心上的。 在普通人的眼中,每天將近兩萬塊的停機費就很貴了,但是對於李天和鄭秋這樣的人來說,根本就是不在話下的,原本這坐飛機是買給秦冰的,希望秦冰可以經常飛回內陸跟李天見面,現在秦冰已經在省城工作了,所以也就不需要這個東西了,正好李天要出遠門,就讓這架私人飛機當作李天的座駕吧,也讓西北的那幫土豹子看看,咱倆過去了是有身份的,手裡也是有經濟實力的。

「這位是梁局長,有很豐富的駕駛經驗,可是我在國際航空公司給你挖來的,這是他的副手小趙,這三位都是空乘人員,以後你們慢慢熟悉吧。」第二天的時候,在省城的機場,李天就看到了他的灣流g550,這也是全世界最先進的商務飛機了,能乘坐十來個人,最適合李天這樣的小型團隊出發。

看著眼前快40的機長,李天點了點頭,這個人年薪100萬,附屬的年薪是50萬,空乘人員的年薪就比較低了,只有8萬塊錢左右,但是跟航空公司比起來,李天這邊的出勤率比較低,有可能一年也就只有20來次,在航空公司那邊,恐怕一個月就得有十來次吧,能夠拿到這樣的薪水,他們也都是非常滿意的。

「梁局長,各位同事,以後咱們可就是在同一架飛機上,我的性命也會交在你們手上,平時有什麼需要的話,只管開口,我對你們的要求只有一個,安全快速的把我送到目的地。」在萬米的高空,自己的生命是不受控制的,所以李天也是有些擔心的。

「老闆請放心,我們這支團隊經過了各種各樣的考驗,在天空當中也沒有多大的危險,飛機出事的幾率是所有交通工具當中最少的,那種不幸的遭遇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梁機長是一個很有信心的人,在他的飛行生涯當中,基本上沒有出現過任何事情,就是因為起飛之前的細緻檢查,不管別人給他多少個表格,也不管自己飛了多少次的熟悉航線,每次起飛之前,梁機長都會按照要求進行檢查,排除了很多次的危險。

「那可真是太感謝梁機長了,佳麗怎麼是你啊?」李天正說話的時候,掃了後面的三個空姐一眼,剛才李天都沒有仔細看,沒想到這可是自己的熟人呀,就是去湘江的時候的那位小空姐,當時李天幫他處理了麻煩,還從和聯勝長老那裡拿到了不少的資金,後來回到內陸之後,兩個人就沒有了聯繫,沒想到在這裡又碰上了。

其他人都有些奇怪的看著白嘉莉,他們所有的人都是國際航空公司的,只有白嘉莉是南方航空公司的,所以跟白佳麗並不熟悉,沒想到竟然跟老闆是熟人,看來以後有故事了,其他兩個空姐臉上帶著失望。

對於他們這些空姐來說,之所以會放棄航空公司的工作,到這裡來給私人飛機當空姐,就是因為想著自己的終身大事,如果能夠跟老闆來一段兒漂亮的姻緣,那這輩子就算是有著落了,畢竟能擁有私人飛機的人都不是等閑之輩,就拿李天的這一架灣流g550來說,總共價格高達5800萬美金,聘請這些人外加停機費,總共的費用絕對超過6000萬美金,這是一般人能夠拿得出來的嗎?

「李先生,是您呀,以後可就是我的老闆了,一定要多多照顧哦。」白嘉莉的臉上有一絲慌張,但是很快就露出了笑容,李天也沒有多問,伸出自己的手跟白嘉莉握了握手,白佳莉這個小姑娘李天還是很了解的,一個十分不錯的小姑娘。

其他兩個空姐都惡狠狠的看著白佳麗,近水樓台先得月呀,其實他們這些空姐最害怕的就是老闆是個老頭子,那簡直噁心死了,就算是要找個有錢人的話,那也得找個年輕的帥哥呀,富二代可比這小老頭子要強的多,眼前的這個老闆雖然看著年輕,但從剛才的談吐來看,應該是很有城府的,完全符合他們心中的想象。

李天笑著點了點頭,這裡有那麼多的人,也不能只顧著跟白嘉莉交談,現在也到了中午的時間了,李天帶著這些人到飯店去吃飯。

「咱們的老闆真是好大方呀,竟然帶著咱們到希爾頓來吃飯,平時也來過這裡,但只能在底層的中餐廳吃飯,現在看老闆去電梯那邊了,肯定是要到上面的西餐廳去了。」跟在後邊的一個空姐說道,這個空姐很明顯就是奔著錢來的,一路上不斷的給李天放電,可惜李天那邊沒有任何的反應,至於鄭秋就更加不可能有反應了,鄭秋一個花花公子,怎麼可能被這樣的人吸引呢?

另外一個空姐還算是老實,一路上中歸中矩的,也就是看看自己的手機,其他時間基本上不說話。

「李先生,您的菜已經端上去了,是按照您要求的菜譜點的,如果你還需要什麼的話,隨時可以告訴我。」當李天他們走出電梯的時候,外面就已經有兩三個服務員等著了,立刻上去幫他們接過手裡的包和衣服,雖然這些空姐是服務人員,但他們受過的訓練顯然不如五星級大酒店的人,他們也享受了一次被人伺候的感覺,原來李天不是帶他們到西餐廳去吃飯,而是到頂層的包廂去吃飯。

之所以會這麼安排,這也是鄭秋告訴李天的,這些人以後可掌握了李天的生死呢,你花大價錢請人家吃頓飯怎麼了?再說了,咱們可是希爾頓酒店的VIP,可以免費使用他們的包房的,如果是普通人,在這裡使用這個房間,這頓飯沒有個三五萬下不來,咱們這邊一萬多塊錢足夠了。

雖然只有一萬多塊錢的飯菜,但是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也已經是非常高檔,梁機長吃過類似的菜,但絕對沒有在這個包房裡吃過,這個包房太貴重了。 「啊……」隨著那名大漢的重重的落在地上,口中噴出一大把帶著鮮血的碎牙,周圍一個個接機的人員一個個驚恐不已,更有膽小的直接尖叫出來。

然而,葉星辰卻根本不理會這是在人群之中,手中的小刀已經狠狠的插在了另一名美國人的肩膀之上,就這麼用力一拉,一道一尺長,一寸深的血痕出現在那人的身上,還伴隨著慘絕人寰的叫聲。

「碰……」葉星辰抬手又是一拳,那人的聲音噶然而止,下巴卻傳來咔嚓的聲音,顯然是被巨力砸得脫臼,而他的口中更是掉下了一小塊鮮紅的血肉,怎麼看上去都像是半截舌頭。

其他的兩名美國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實在難以相信有人竟然會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兇,而且手段如此毒辣,不過就算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向葉星辰發動攻擊,這一刻,他們再也顧不得囂張,更顧不得自己的同伴,轉身就朝另一邊跑去。

「既然來了,就別想跑了!」葉星辰心中對於美國人的恨意,那是讓人難以想象的深仇大恨,就彷彿埋藏了一個核彈一般,而這幾個美國人上前調戲黃奕菲,正點燃了這顆核彈。

身影一閃,已經來到了兩人的身後,猛然伸出兩手,一把抓住兩人的肩頭,一個後來,兩名兩米開外的大漢硬是被他一米八左右的小個子給提了起來。

接著雙手一松,身體一個漂亮的轉身,一記美麗的旋踢,重重的踹在兩人的身上,兩人那偌大的身體再一次倒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

「中國功夫……」人群之中傳來了驚呼聲,特別是那些來自國外的旅客,看到葉星辰的目光充滿了驚懼崇拜,如果不是親眼看見,他們實在難以想象一個一米八高一點的少年能夠眨眼之間打倒四名大漢。

這一切也不顧幾十秒鐘的時間,機場的辦事效率極高,已經有有一隊保安快速的趕了過來,甚至還有警局駐紮在機場的人員也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但看到地面倒下的四名外國人之後,所有人都將目光移到了葉星辰身上。

「警官,你們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我們是美國來這裡旅遊的,可一下飛機,就遇上這個暴徒的攻擊,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其中兩名傷勢較輕的大漢眼見警察來了,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咆哮的朝這群警察說道。

「呵呵,各位稍安勿躁,我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其中一名看上去四十多歲,頂著大肚子的警官滿臉諂笑的朝那兩名美國人說到,並且讓自己的手下趕緊上前扶起另外兩人,這才轉身望向葉星辰。

「是你打傷了他們?」那大肚子警官名叫陳偉,是負責機場治安的警官,剛才對美國人還滿臉諂笑,可一看到葉星辰整張臉就黑了下來。

「是的……」葉星辰冷眼看了這幾人一眼,點了點頭。

「臭小子,學了點功夫了不起么?你眼裡還有沒有王法?竟然敢在這裡打架鬧事,還敢打傷美國遊人,來人,給我帶走……」陳偉冷哼了一聲,也不問事情的經過,直接下達了命令。

「打傷美國人又怎麼?我沒殺他們已經是很給面子了,趕緊帶他們滾,否則連你們一塊殺了……」葉星辰卻是一聲冷笑,說話之間,手心已經出現了幾把飛刀,這裡是東山,這裡是青幫的天下,他殺幾個人又算得了什麼?對於這幾名警察手中的那種小型左輪手槍,他卻是一點都不在意,這麼近的距離,他們根本沒有拔槍的機會。

「你……」那警察要發怒,卻從人群中鑽出了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

「陳警官……」那人一出來就直接叫住了陳偉,陳偉一見來人,臉上立馬錶現出一副恭敬的嘴臉。

「郭先生,您怎麼來了?這點小事交給我們就行……」陳偉滿臉恭敬的望著來人,就算傻子也看得出來人的身份不低。

「呵呵,陳警官,這件事我看得清清楚楚,剛才是這幾人上前調戲這位小姐,這位葉先生不過是自衛而已,陳警官,你要做的就是帶走這四人,好好的教育一番就行……葉先生,我這樣處置您還滿意嗎?」郭偉華看著葉星辰,恭敬的說道。

陳偉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可猛然見到郭偉華對葉星辰如此恭敬,腦海中忽然明白了什麼?

他可是清楚的明白,郭偉華可是青幫的正式成員,雖然職位不高,但比起自己這個混了十幾年也只能夠在青幫外圍打轉的人來說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他要殺自己就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可現在,他竟然如此恭敬對這個少年說,難道……難道這個少年……

想到這裡,陳偉的背後冷汗直冒,雙腿更是忍不住一陣啰嗦,要不是他身後的兩名警察心細,上前扶住他,可能已經嚇得坐倒在地。

「你認識我?」葉星辰卻是眉頭緊鎖,記憶之中似乎沒有這個人啊?

「呵呵,葉先生最近所做的事迹可在幫內流傳啊,現在幫內又有哪一個不知道葉先生的大名呢?」郭偉華卻是微微一笑,眼神之中說不出得恭敬,他在青幫連一個香主都算不上,根本不知道葉星辰去湘北讀書的目的何在,但青幫幫主穆星澤卻是明確的下達了命令,青幫上下所有人見到葉星辰都要以禮相待,葉星辰相貌也被青幫所有正式成員知道。

「這樣啊,那就按照你所說的做吧……」葉星辰點了點頭,已經大概明白了什麼。

「陳警官,知道怎麼做了嗎?」郭偉華轉頭冷冷的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快,帶走他們,帶走他們……」陳偉一邊擦著冷汗,一邊在兩名手下的扶持下,不顧那四人的反對,讓自己的手下強行帶走他們。

「葉先生,不知道還有什麼需要我為您服務的?」郭偉華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牙,又轉頭望向葉星辰,依舊滿臉恭敬的說道,心中卻是暗暗驚嘆,怪不得幫主如此看重他,年紀輕輕就有這等實力,可怕,可怖。

「也沒什麼事情,我在這等我一個朋友,你忙你的吧……」葉星辰淡淡說道,既然是青幫的人,那還有什麼好客氣的呢?

「那我告退……」郭偉華眼見葉星辰沒有和他說話的意思,明確的選擇了離開,並讓人快速的上前清掃地上的鮮血。

經過如此一幕,同樣是那些接機的人看向葉星辰的目光已經充滿了變化,有羨慕,有畏懼,有疑惑,等等等,更有一些少女眼露金光,她們雖然不知道葉星辰到底什麼身份,但能夠在機場大廳的門口拳打美國人還一點事情都沒有的人肯定有著極高的地位,有的已經思量著要不要上前搭訕?

可當她們看到葉星辰身邊的黃奕菲的時候,上前搭訕的心思已經降了一大半,而當看到葉星辰目光所盯住從出口出來的那名少女之後,她們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條天藍色的夏奈爾擺褶短裙,露出一雙修長細美的大腿,腳下是一雙半透明的水藍色水晶高跟鞋,讓本就高挑的身體更顯高貴,而那纖細的腰肢和丰韻的胸脯更是完美的勾勒出來,最讓人窒息的卻是那一張彷彿女神一般的絕美臉龐!紅潤的薄唇,秀美的巧鼻,還有那猶如黑寶石一般的美麗雙眸,再加上披在腦後烏黑髮亮的髮絲,這一切的一切構成了一副美麗的畫卷。

這世間真的有如此美麗的人兒么?所有人,不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這一刻的她成了全場唯一的焦點,所有人甚至忘記了剛才的血腥,忘記了剛才的不快,每一個人的心理只剩下這個彷彿來自天上的女子。

「容蓉……」一聲清脆的聲音將眾人的思緒拉回了顯示,接著就見到剛才那名英俊挺拔的少年一步走了出去,就朝那名彷彿女神一般的女子奔去。

「星辰……」讓所有人吃驚的卻是如此美麗的女子在看到這個少年的時候,黑色的眼眸中竟然泛起了晶瑩剔透的淚光,眼神中更是充滿了欣喜,相思,期盼,等等各種莫名的情感,而她整個人更是彷彿一隻精靈一般撲向了少年。

兩人就這麼緊緊的抱在一起,也不顧在場還有那麼多人,更不顧不斷湧出的乘客,就這麼相擁相吻在一起,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忘記了一切……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實在難以想象兩人之間到底有多深的感情,到底有多深的思念,到底有多麼深刻的愛戀?能夠讓兩人剛剛見面就完全忘記一切的相吻著。

沒有一個人上前打擾他們,就連那些剛剛出來的乘客也很自覺的繞到了兩邊,他們不想打擾了這一對相見的戀人。

愛,無悔……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就連黃奕菲的眼中也泛起了陣陣的淚光,她知道,在葉星辰的心中,沒有任何人能夠取代慕容蓉的位置,也只有像慕容蓉這樣的女孩子,才能夠配得上他,自己,只要能夠呆在他的身邊,就已經足夠……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兩人都快要窒息的時候,這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容蓉……」黃奕菲這個時候很恰當的上前跟慕容蓉打招呼,慕容蓉這才看到黃奕菲竟然也在,不由的一陣臉紅,自己剛才竟然沒有注意到她。

「菲菲,我好想你們……」慕容蓉又和黃奕菲擁抱在了一起,發自內心的說道,她們,早已經是親人。

「我也很想你呢,走,今天我帶你們玩台北……」黃奕菲就像一個東道主一樣,拉著慕容蓉的手就朝外面走去,到是將葉星辰涼在了一邊。

感受著嘴邊還留下的余香,葉星辰的嘴角浮現出幸福的笑容,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殺戮的心也前所未有的平息下來,他的她來了,他的愛來了,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喂,菲菲,容蓉坐了那麼久飛機,她應該先休息休息,要帶她玩也要等明天吧?」慕容蓉的到來讓葉星辰心裡一陣甜蜜,不過想到慕容蓉坐了那麼久的飛機,應該休息才對……

「噢,是噢,容蓉,我先帶你回家休息,休息好了我們再去玩……」黃奕菲一邊說著卻是一邊拉著慕容蓉就朝外面走去,卻哪裡理會葉星辰。

葉星辰苦笑了一陣,趕緊跟上,他可不想一會兒走路回家。

很多人就這麼目送著三人離開,每一個人的眼中的震驚之色都久久難以平靜,他們實在沒想到會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

當然,人群之中,卻也有兩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冷冷的望著葉星辰離去的背影。

「怎麼樣?」其中一名長著鷹鉤鼻的男子低聲說道。

「你我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另一名看上去要平和一點的男子淡淡說道。

「那那兩個女的呢?」鷹鉤男繼續問道。

「一個是黃天宇那老傢伙的孫女,你敢動?至於另一個……我想我們還是放棄的好,從那小子對那女人的感情來看,這應該是他心中的逆鱗,要是一個不好,我們所面臨的將是一個瘋子的瘋狂報復,我可不想我們暗影門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那男子依舊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