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息的時間,這股血氣便充斥了整個巨掌,然後藉助巨掌上縈繞的血氣,迅速席捲了對持中的兩人,當然這時席捲的勢頭並沒有就此消失,而是稍微有些削減,停頓一息時間,就又蔓延開來,直到籠罩住了方圓十丈的土地,才漸漸地如野火般熄滅了。

「真是好算計啊!」流塵望著已經形成的血領域微微皺了皺眉,這傢伙隱藏了實力和血領域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嘿嘿,我就知道瞞不過你,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凌偉見到流塵識破自己的詭計,也不再隱瞞了,雙手突然向後一撤,然後再蓄力拍了過去,自身的修為在這時也是猛然提了一個檔次,到達了玄階己級中成。

顯然從一開始到現在凌偉一直在隱藏自己的修為,將外放的氣勢一直壓制在玄階己級小成,為的就是這一次一擊制敵。

「砰」流塵再一次如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當然在空中又吐了幾口血,一下子跌落到血領域的邊緣。不過他早有準備,此番受傷到不是很嚴重。

「哈哈,不好意思,在來這裡之前我得到了一株靈藥,便順便提升了一下修為。如今,剛好強過你一頭。」凌偉的聲音自那巨掌之中傳了出來,滿滿的都是得意之情。剛剛平手的局面,立馬被打破了,此時,勝利的天平又傾向了凌偉。

就在凌偉得意忘形時,一道凌厲的身影沖了過來,手起掌落,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劈中了凌偉。凌偉就那麼茫然的被劈了出去,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那突然出現在自己剛剛站的地方的木偶。

「不好意思,在來到這裡之前,我也是剛剛煉製了這尊木偶。」流塵將凌偉的話,全部還了回去。然後踉蹌地爬了起來,背過身,雙手突然發力,擋在面前由血氣和術息混合組成的屏障瞬間被撕出一個口子,流塵一掠身,閃了出去。

「該死的。竟然讓你就這樣逃脫了我的領域。」凌偉的臉上掛滿了憤怒之情,自己辛辛苦苦營造的領域,就這麼被他沖了出去。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剛剛那一擊不僅沒有重創流塵,反而讓他藉此機會逃了出去。

「你有蕭何策,我有張良計。」流塵樂呵呵的笑到,剛才幸虧自己急中生智,才沒有被他的領域束縛,不然自己可就真的身死人手為天下笑了。現在局面一片大好,自己一舉兩得,既解決了自身的危機,又重創了敵人。

「上!」流塵指揮著木偶乘勝追擊,當然自己也不含糊,掌心綠火跳動,無數的藤蔓從地上地下分兩路攻了過去。面對比自己高上一級的凌偉,單打獨鬥,流塵是一點勝算也沒有。

不僅因為凌偉實力強,而且流塵自己的根基是非常不穩,先前與夏天宇一戰,貌似流塵沾了一些優勢,其實不然,如果沒有楊林的介入,再打下去,輸的一定是流塵。速成的實力,只能抵過一時,不能抵過一世。

如今面對這比自己還要高上一級的凌偉,如果流塵不儘快解決戰鬥,那麼等到

戰鬥進入中後期時,流塵是必敗無疑。好在別人都不知道流塵的底細,不然,流塵早已身死道消。

當木偶和地上的藤蔓衝到凌偉面前時,地下的藤蔓也是悄然而至。凌偉雖然有些警覺,不過他只知道應付地上的東西,卻沒有意識到底下的才是真正的危險。

當凌偉和木偶纏在一起時,地上的藤蔓立馬爬上了凌偉的身體。正當凌偉試圖掙開藤蔓的束縛時,地下的藤蔓突然如火山爆發般衝出來,瞬間將凌偉制服,身上的毒刺毫不含糊的扎進凌偉的身體,毒液順勢流了下來。

「給我開!」凌偉爆喝一聲,試圖再次掙開束縛,可是一提起術息,就有一種無力的感覺,藤蔓的毒已經深入他體內,開始擴散至五臟六腑,影響他的術息正常運轉。

「砰!」木偶見到凌偉被困,那是毫不猶豫的掄拳砸了過去,這一記是生生地破開凌偉的血氣護體,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啊!該死的!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凌偉吃痛,咬牙切齒地道。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一個大意,沒有注意到從地底潛過來的藤蔓,竟讓自己陷入如此不堪的地步!

他現在是根本提不起半點術息,因為藤蔓毒很霸道,一時半會是解不開的,更何況凌偉已經亂了陣腳,怒急攻心,給毒素的攻堅拔寨提供了大好時機。

一失足成千古恨!

本來凌偉憑藉自身強悍的實力能絕對碾壓流塵這個藥罐子,可是凌偉那種心高氣傲,目空一切讓流塵有了可乘之機,本來與木偶術士作戰,有點常識都知道要時刻提防那神出鬼沒的藤蔓攻擊,可是凌偉勝券在握的自負決然的將這個常識拋之腦後,所以此戰流塵勝的是僥倖,凌偉輸的是不屈!

「梨花爆!」流塵當然不會放過痛打落水狗的機會,手持銀槍就那麼直接的刺了過去。在槍頭貼近凌偉時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流塵就那麼站在空中,頻頻出手,抖出幾十朵由術息凝實的梨花。

梨花成形以後飛速運轉,流塵挨個用槍頭點了點花心,然後那些梨花就對著凌偉暴射而去,而流塵則是在點了最後一朵梨花時,借力飛了回去,回去時,左手輕輕一握,重重吐出一個字,重如千金,「爆!」

流塵一聲令下,那幾十朵梨花就那麼炸裂了,猶如一現的曇花般絢麗又短暫。「轟」緊接著是一陣地動山搖的爆炸聲,「啊!」爆炸聲之後緊跟著的是凌偉痛苦的慘叫聲。

流塵在百丈遠的地方落地了,這可不是他的本意,無奈剛剛的爆炸太過猛烈,產生的氣流只記得將自己帶到了這裡,「哇……」剛站穩的流塵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趕忙從納宇戒中拿出雪蓮子,拋盡口中。

這雪蓮子乃是兔王在他臨走時送他的,擁有快速恢復術息,治療內傷的功效,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服下雪蓮子以後,流塵立馬席地而坐,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入定了。

過了一會兒,剛剛爆炸產生的煙霧漸漸消失了,而流塵也從調息中醒了過來,站起身,目光掃向剛剛爆炸的現場,似乎在尋找什麼,可是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便轉身看向了其他戰場。

其他的戰場早在那道震天動地的爆炸聲還沒有席捲這片森林時,便紛紛停了下來,都是一臉驚愕地望著這邊打鬥的兩人,確切的說是望著持槍的流塵。

因為他們那時看不見凌偉,那傢伙正被藤蔓纏繞著呢,分不清東南西北,從外面看去就是一個過節吃的粽子,只是個頭大了一點。誰會對粽子感興趣呢?又不是過節。

「牛掰啊!」楊林讚歎一聲,當然也是說出了大家的心聲。夏天宇目睹了全過程之後,偷偷地咽了口吐沫,心想自己要是對上這一擊恐怕會受很重的傷,或許就此隕落也說不定。

「好啊!大師兄最帥了!」蕭紫兒是一直關注著流塵這邊的戰鬥,當流塵兩次被轟飛時,她都緊張地差點沖了過來,這次看到流塵一擊毀滅了凌偉那是別提多高興了,激動的手舞足蹈。

「有什麼好高興的。」身旁的常宮月見到她這樣高興,心中的不滿立馬涌了上來,想都不想的扔出一句話。

「小月姐,難道紫兒不能為大師兄高興么?」蕭紫兒聽到常宮月的話,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單純的以為常宮月是在吃她的醋,所以開口訓斥自己。

她知道雖然自己也喜歡大師兄,可是大師兄似乎只對小月姐有興趣,所以情竇初開的少女便將暗戀悄悄地隱藏在內心深處。

「傻丫頭!以大師兄的實力,那當然是戰無不勝了,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目前你見到的少了,有些得意是正常的,以後和大師兄待的時間長了,就見怪不怪了!」

常宮月有些好笑的望著一臉醋意的蕭紫兒,剛剛只是自己擔心老大的安危,看到蕭紫兒為流塵叫好,便有些憤怒的訓斥了她,沒想到這丫頭想多了,這樣也好,隨便找了個理由也能搪塞了過去。

而且這個理由蕭紫兒聽著還是挺受用的,因為小月姐說自己能一直跟著大師兄,這是多麼幸福的事,只要能在愛的人身旁,就算那麼默默地守著也是一種滿足。

就在大家都以為塵埃落定時,突然一股微弱的氣勢突然從那凌亂的戰場蔓延開來,雖然弱但是隱隱有壯大的勢頭。

「嗯?」流塵是第一個感覺到那股氣勢的出現,「難道他還沒死?」一句低低的疑惑脫口而出。旋即一道神念自流塵身上跑了出去,無聲無息的跑去探秘了。

在流塵愣神時,眾人也是發現了異常,紛紛將目光投向了剛剛的戰場,都是有些吃驚,只有紫星殿的人神色沒有變化,一切都在預料之中,雖然是最壞的預料!

「靈化!」就在眾人目光齊聚時,一陣低低的怒吼突然沖了出來。帶出來的兩個字讓眾人著實吃了一驚。

靈化!!! 「靈化!」這是多麼令人震驚的兩個字,雖然那喊出這兩個字的聲音非常非常低,但是卻如一道霹靂在眾人心中響起,頓時很多人都石化了。「這混蛋!」楊林和夏天宇同時罵了一聲,而在場的流塵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心都涼了,猶如掉入千年冰窖。

所謂的「靈化」簡單的說,就是聖階高手與術靈的融合過程,不過一般只有高級聖階力士才能靈化。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只有聖階力士才能擁有術靈,另一個是低級聖階力士沒有那個能力承受術靈入體帶來的壓迫,如果強行融合,那麼後果只有一個――術息過多,爆體而亡!

要知道在四大門派中可沒有哪個參賽者,擁有高級聖階的實力,所以當有人喊出「靈化」二字時,在場的眾人都先是一愣,然後有些驚訝。

大家都不是俗人,立馬意識到這喊出「靈化」二字的人,就是大家認為已經隕落的凌偉,因為只有紫星殿的人擁有一隻術靈――黃金武獅!

而有可能靈化的也只有位於玄階己級中成的凌偉。雖然眾人不敢相信凌偉會冒這麼大的險,而且凌偉是血術士不是力士,但是目前的最大可能就是如此。或許凌偉也有些隱藏吧,眾人只能這麼想。

「該死的!這傢伙居然也是雙修者!」流塵此時已經探測到了那股氣息的來源,正是隱藏在一處亂石堆里的凌偉。此時他正盤膝而坐,周身兩股不同的氣息環繞,臉色煞白,嘴角掛著一股細細的血流。

流塵所料不錯,凌偉也是雙修者,一個身份是血術士,而另一個身份則是絕對御力士。在乾坤大陸上,絕對御術士還是非常稀有的,因為絕對御術士並沒有什麼卵用,除了擁有超高的防禦力。

所以一般很少有修士向那個方向發展自己,只能做一個被動挨打的烏龜,誰樂意?

但若是雙修者情況就是不一樣了,因為術士大多都擁有攻擊力,所以如果再選修一條擁有絕對防禦力的力士道路那就如虎添翼了。

如今凌偉就是這樣,血術士那是擁有絕強攻擊力的,可是防禦力就稍顯遜色了,畢竟血術士不是單力士,有所長必有所短。

凌偉在紫星殿的時候就掩蓋了自己雙修者的身份,只有少數的長老和殿主知道這個秘密。雖然凌偉是一個無比猖狂的人,可是同時他也是非常謹慎的一個人,做什麼事都喜歡留有後手,就算是必勝之局,也不會堵住自己所有的退路。

所以當與流塵決戰時,他不僅隱藏了自己玄階己級中成的修為事實,還隱藏了自己的雙修者身份。當流塵使出最強殺招時,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隱藏了,所以立馬將屬於血術士的術息收斂了,然後悄悄轉換成絕對御術士。

當時凌偉被藤蔓完完全全的包裹了,所以他氣勢的改變誰都沒有發現。

在流塵的梨花飛來時,他雖然不能運起術息,因為被毒素抑制了,但是要知道絕對御術士不僅僅是依靠術息,而且還依靠自身肉體的強悍,凌偉雖然看上去不壯,可是卻有八塊腹肌。

他修鍊的時候不僅修鍊術息,也修鍊肉體,所以雖然流塵很是厲害,可是還是被凌偉生生扛了下來。雖然勉強活了下來,也是受了很重的傷,五臟六腑皆是破裂,肋骨斷了不下五根。

當流塵的神識集中在凌偉身上時,凌偉突然有所感應的睜開了雙眼,一道寒光閃過,凌偉對著流塵的神識射來的方向,嘿嘿一笑,這一笑比哭都難看,三分決然,七分殘忍,看得流塵本體都是一震,身體隱隱有些發怵!

「合!」凌偉收回了殘忍的笑容,雙手先是輕輕下壓,然後猛然一舉,兩道金光頓時衝天而起,如兩條金龍般脫掌而出,一下子衝破了亂石,直指蒼穹。破雲沖月,金光萬丈,瞬間將整個葯谷照亮,猶如旭日東升!

「吼!」在兩條金龍般的光束衝天而起時,正在和楊林,夏天宇兩人糾纏的黃金武獅,仰天長嘯,就像是得到召喚一般

瘋狂地向沐浴在金光中的凌偉衝去。

「攔住他!」流塵這時才醒悟過來,立馬指揮木偶沖向黃金武獅,自己也是一馬當先持槍沖了上去。他知道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黃金武獅和凌偉匯合,要是讓他們匯合,那麼融合后的兩人將打敗葯谷無敵手!

雖然融合的可能性極低,但是也不是沒有成功的可能,現在的流塵已經是走下長坂坡了,他不敢冒險,雖然心高氣傲,可是在脆弱的生命面前一切都不算什麼,生命不能承受之輕。

所以在那黃金武獅仰天長嘯時,他就果斷地下定了決心――全力以赴阻止融合,哪怕拼的重傷。

「好!」夏天宇毫不猶豫地沖了上去,全身包裹在熊熊烈火之中,使出渾身解數,向黃金武獅發動更加猛烈地攻擊,如雷鳴電閃般迅捷,如狂風暴雨般猛烈,將所有拿手好戲都招呼上了。

「哇呀呀!老子今天要滅靈!要創造乾坤大陸的奇迹,小獅子拿命來!」楊林興奮的哇哇直叫,,那個比他高個幾丈的黃金武獅,居然被他說成小獅子,還真是醉了,真是口出狂言,什麼話自認為霸氣,就說什麼。

當然話囂張,出手也不含糊,那是噼里啪啦就招呼上去了。

「吼!」楊林嘴中的小獅子怒吼一聲,他也是動真格的了。剛剛一直被這兩個卑微的修士纏住,又不敢力拚,只知道東躲西藏,就如蒼蠅般難纏,想擺脫卻又擺脫不了,只給他徒添了幾分惱怒。

現在自己想走,這兩個卑微的修士居然使出全力阻止自己去靈化,真是讓人生氣!

雖然生氣,可是黃金武獅現在倒是不想與他們糾纏,因為靈化才是重中之重,力士的召喚,是心靈的召喚,不得抗拒。

黃金雄獅為了擺脫他們,那出手也是豪不遜色,先是雙爪頻頻出擊,可是無奈楊林、夏天宇兩人太過狡猾,所以擊擊不中,惹得黃金武獅怒吼連連。而且凌偉對它那種召喚感在它心中越來越強了,強的它不能抗拒。

「吼!」黃金武獅又是一陣大吼,突然全身金光閃閃,全身的氣勢猛然提升起來,在它那血盆大口中,一顆術息球正在凝聚,而且勢頭不減。

從黃豆般大小變成熱氣球般大小,其中蘊含的術息量令人驚嘆,氣勢波動令人髮指,縷縷遭受阻撓的黃金武獅這時候終於使出大招了,它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小心點,這個畜牲要發威了。」這時流塵也從一邊趕了過來,一槍刺在黃金武獅身上,「哐噹」一聲,緊接著火花四射,流塵有些驚訝這黃金武獅的防禦力,銀槍刺中,竟然都能擦出火花,太讓人震撼了。

就在流塵趕來時,慢了一步的木偶也是趕了過來,一拳砸在黃金武獅的大腿上,「砰」就這麼被撞飛了出去。「吼!」黃金武獅吃痛,開始抖動自己的身體。

「該死!」它身上的流塵已經無處立腳了,低低罵了一聲,一閃身掠了出去。「大師兄小心身後!」一聲呼喊從遠處傳來,正是在一旁觀戰的蕭紫兒,此時雙手握拳,緊張地直哆嗦。

流塵聞言,習慣性的回過頭,黃金武獅的長尾巴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來不及閃避,「砰!」一個橫掃千軍,就將流塵掀翻了過去。

地面的楊林,雙腳點地,御空飛了過來,攔住流塵遠去的身影,將他抱在懷中,還沒來得及詢問流塵的狀況,一聲大喝,讓他立馬提速向遠處掠去。「楊林,這畜牲的大招來了!」說話的自然是一直密切關注黃金武獅的夏天宇。

此時,黃金武獅嘴中的術息光波已經成熟了,一甩嘴,將術息光波遠遠的扔了出去。「快跑!」見到術息光波朝這邊射來,眾人嚇得面如土色,立馬呼朋引伴,飛也似的逃跑了。

當然這術息光波可不是去對付在一旁觀看的眾人,而是直追流塵三人而去。

在這同一時間,黃金武獅毫不猶豫地向凌偉衝去。

見到黃金武獅成功擺脫了流塵三人,凌偉裂開嘴笑了,真心的笑了。「好!」他只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個字,然後就陷入了沉默,當然不是他不想說,而是已經無法再說了。

他雙手猛然合一,天空中的兩道金光瞬間融合在一起。就在兩道金光送給在一起得剎那,合目的凌偉是連連吐了七八口鮮血,全身青筋暴起,術心中術息劇烈翻湧,攪動的他的五臟六腑都像被撕碎了一樣。

本來靈化是沒什麼的,當然那是對於高級聖階力士,可是凌偉僅僅是一位玄階力士,連低級聖階都沒有達到,當然要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並且這術靈還不是依靠正常方式召喚出來的,付出的代價自然是多之又多,此時那召喚術靈的幾人都已經暈死在地上,面如金紙,口中還在往外噴吐鮮血。召喚術靈的人都要付出這樣的代價,那靈化的人就更不用說了。

黃金武獅趕來后,片刻都不停留,一頭扎進了那融合后的金光中,開始和凌偉融合了。除了少數的人外,大家都是在辛心裡暗自嘆息,這時候融合已經開始,誰也沒辦法阻止了,而且流塵三人剛剛被術息光波那是一下子籠罩住,撞個滿懷,生死不明。

不過看樣子也是凶多吉少,畢竟那爆炸的地方一座山都被移平了。眾人看來只有逃命的份了。

「媽的!差點毀了老子!」就在眾人準備打退堂鼓時,一個極不著調的聲音出現了,緊接著在那被移平的山後,一個狼狽的身影竄了出來,蓬頭垢面,很是邋遢,正是最能裝逼的楊林。

「呸!」在楊林出現時,又有兩個身影也是閃現出來,他們相互攙扶著,都是碎了一口,吐出跑進嘴裡的土渣。「這樣都沒死,真是上天眷顧!」

感慨的人正是洛水宗的夏天宇,靠在他一旁的另一個人便是流塵。夏天宇也是灰頭土臉的,受傷不輕,而流塵則是面如死灰,腹中氣血翻湧,隨時都可能一口鮮血噴出來。

「老子怎麼可能死嘛。」流塵聽到夏天宇說的那句,有些不滿,自己這個天才還沒闖出一到業績,怎麼可能就夭折了呢?

夏天宇聞言,撇了撇嘴,沒有多說什麼,這時候他都沒有力氣再和流塵鬥嘴了,但是他不說不代表沒人接話,「那是,我們幾個可都是不可一世的天才,怎麼可能夭折呢?

」「對!對!我們還沒在乾坤大陸的巔峰留下自己的名字呢?就算我們想死,上天也不允許啊!」流塵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

「唉!」夏天宇對於這兩個人也是服了,楊林他是知道的,就那樣,什麼不行吹牛是響噹噹的,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流塵也是這個樣子啊。

夏天宇他不能理解是因為他雖然知道流塵猖狂,但是不知道他也很自戀,因為猖狂的人都是很自戀的,然而很明顯夏天宇忽略了這個事實,所以他能理解。

「你們別高興太早,眼下大敵當前,還是想想怎麼對敵吧!」夏天宇趕忙轉移了兩人的注意力,要是任由他們吹下去,自己早晚得被他們噁心死。

「嗯嗯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流塵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目前凌偉已經開始融靈了,要是他一旦成功,那今晚眾人是必定橫屍荒野了。

「沒有什麼辦法。只有乾等了,只幾希望他不要成功。」楊林清醒之後,狠狠地潑了一盆冷水,當然他說的也是事實。「是啊!無計可施,只能這樣了!」流塵和夏天宇很是贊同的點點頭,雖然心中有無數的不甘,可是形式逼人,三人也只能坐等了。

「希望他不要成功!」這是三人的心聲! (補上第三更)

當很多人都無比緊張地望著直衝雲霄的那道金色光柱時,身在光柱中的凌偉也是無比的緊張。這一次融靈可謂是背水一戰,九死一生。

不說凌偉融靈時有傷在身,不說這術靈並不是真正的術靈(不是由力士直接召喚的。),就單單說這召喚所需的等級,那凌偉也是差了一個筋斗雲――十萬八千里。所以此次融靈那是腦袋綁在褲腰帶上,一不留神就灰飛煙滅。

「啊!」一聲慘叫自凌偉嘴中跑了出來,此時,他整個臉的表情都扭曲了,全身的青筋暴起,有的開始爆裂,血水不斷地流了出來,可是剛剛從凌偉的身體滑落,就瞬間被蒸幹了,化為濃濃的血霧,縈繞在凌偉周身,久久揮散不去!

慘叫過後,凌偉身體所承受的傷痛並沒有減弱,反而加深了幾分。五臟六腑此時盡數破裂,術心也是不斷膨大,有爆裂的趨勢,生命危險已經悄悄來臨。

所謂的術心就是修士用來儲蓄術息的東西,玄階以下的修士是沒有的,只有等級到了玄階的時候才能在丹田中凝聚出術心,開始只有黃豆般大小,然後慢慢隨著修為的提升而不斷壯大。

術心是修士走向強者道路的關鍵,一旦被打破,那麼修士立馬身死道消,灰飛煙滅。

所以這次凌偉是冒了生命危險來融靈的,當然也是形式所逼,承受著萬般痛苦的他也想不到自己會走到這一步,如果可以他寧願不融靈。可是不融靈他又咽不下這口,所以在這糾結中凌偉迷迷糊糊的就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黃金武獅衝進那道光柱之後,凝實的身體漸漸化成點點金光,到得最後那隻剩下一個龐大頭顱的黃金武獅仰天大吼一聲,然後就那麼消失了,整個光柱里只有點點金光閃爍其中,緊接著一股強悍的氣息陡然升起,那黃金武獅所化的閃爍金光都是律動起來,然後緩緩的向下方的凌偉壓了過去。

凌偉見狀,舌頭輕輕在嘴邊一卷,一顆早已準備好的丹藥被他捲入口中,毫不猶豫地吞了下去,然後微微合目,最後雙目猛然睜開。

「起!」凌偉爆喝一聲,就那麼生生的頂住融靈帶來的壓迫氣勢,艱難地站了起來,每上升一寸,就有一團血霧在他皮膚表面炸開,到得最後他完全站直身時,身上已經盛開了幾十朵血霧。

只見凌偉有些萎靡的站直身,雙手僅憑最後的意志向上托起,「融!」在那點點金光到來之前的一剎那,猛然喊出最後一個字,然後凌偉就那麼被金光包圍,消失在光柱中和人們的視野里。

「這傢伙,傲氣不差,意志也不差,這樣大的痛苦也能承受,不簡單啊!」流塵由衷的讚歎到,「就不知道他能不能走到最後一步,最好是不能。」

流塵雖然很想見識見識靈化后的力士,可是那前提是也得有命去見識,要是凌偉真的成功了,那自己就完蛋了,現在的他雖然服用了療傷的靈藥,可也改變不了他已經是強弩之末的事實,畢竟藥罐子越到最後越力不從心。

「是啊!真心希望他不要成功!」楊林和夏天宇同時點了點頭,三人又開始了自我安慰式的祈禱。

「一定不能讓這大壞蛋融靈成功,不然大師兄就要倒霉了!」蕭紫兒握緊拳頭,眼睛死死的盯著那道光柱,小聲的嘀咕著,也不讓人聽見。

「一定,一定要成功!」常宮月小臉通紅,玉手纂的發白,極為緊張地望著不遠處的光柱,整個身子都在顫抖,心裡默默地為凌偉加油。自己為了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六年了,眼看著計劃就要成功了,她能不緊張么?六年辛苦,只在今晚一役!

當眾人都在心中盤算自己的小九九時,那道光柱突然漸漸暗淡了,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暗淡了,在眾目睽睽之下,暗淡了。

「怎麼回事?難道失敗了?」流塵第一個發現了光柱的變化,暗淡了,難道是失敗了?想到這流塵就不由自主的激動起來,小聲的說出一句,不知道在問別人,還是問自己。

「十有**!」夏天宇也是有些小激動,看來今晚的戰鬥也能告一段落了。

「我看有點像,這架勢應該是失敗了。」楊林倒是最後一個發話的,雖然他平時極不著調,可是遇到大事,他是從來不當做兒戲,這一點四大門派的其他高手也是一樣的,畢竟成為大師兄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哪個背後沒有腥風血雨?

哪個不經過摸爬滾打,漸漸成熟?正是這些磨難讓他們不得不養成這些謹慎的好習慣。

「好唉!失敗了!大師兄是贏定了,哈哈,大師兄才是最棒的!」蕭紫兒一蹦三丈高,歡呼雀躍起來,她看到光柱漸漸暗淡了,便以為凌偉融靈失敗了。

「閉嘴!」這時常宮月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冷冷地訓斥了蕭紫兒一聲,「戰鬥還沒有真正結束呢。這時候高興,是不是太早了?」

常宮月打心裡不相信老大就這樣失敗了,這可是自己的老大啊,自己的偶像,紫星殿的驕傲,怎麼可能就這樣隕落呢?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好吧!」聽到常宮月第二次訓斥自己,蕭紫兒也有些不高興了,極不情願地答應了一聲,心中暗想,小月姐今晚到底怎麼了,一直魂不守舍的,難道這時候還在擔心大師兄得安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