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本座更好奇你。」

無當聖母輕笑一聲,搖頭否定。

或許她對於六耳的修為確實很好奇。

不過面對着孫悟道她不在乎六耳的神通是從何處學來的。

六耳對於她來說,一文不值。

不過如果能夠套住孫悟道,那六耳的這條命也還算是有這樣意義。

對此,孫悟道並不驚訝。

算計五方揭諦,暴打文殊菩薩。

孫悟道乾的任何一件事都足夠讓三界中的任何一個勢力開拉攏他。

樹大招風啊!

「可惜,俺老孫卻沒打算加入。」

孫悟道看着無當聖母輕輕搖頭道:

「你應當清楚,仙妖佛大戰的根本,妖族是不是正在崛起根本就不重要。」

「真正原因而是天蓬和捲簾。」

「西遊大勢不可逆,天蓬和捲簾勢必要加入西遊之行。」

「俺老孫也是同樣如此。」

「倘若俺老孫現在加入新截教,那麼北俱蘆洲將會永無寧日。」

「難道這就是無當聖母和無數妖族樂意見到的嗎?」

孫悟道的思路十分的清晰的和無當聖母解釋。

一味的窮兵黷武並不是出路。

如果走了孫悟道的加入,反而會加速天庭和佛門不得不再次攻打妖族。

此事,他已經跟天蓬說的很明白了。

為何無當聖母就是聽不進去呢?

「不吃多說!」

「本座要的就是與天庭和佛門決一死戰。」

「截教要復興,勢必報血海深仇!」

無當聖母冷冷的開口。

她是鐵了心的要和天庭和佛門鬥法。

難怪她跟本不在乎仙妖佛大戰。

無當聖母根本就是為了跟佛門和天庭魚死網破。

孫悟道也放棄勸說了。

孫悟道不想招惹天庭,佛門。

同樣的更不想招惹北俱蘆洲。

自己沒有任何立場

一直苟著,慢慢修鍊,突破聖人它不香嗎?

為什麼就要搞得天怒人怨,三界大亂呢。

「既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既然這麼說那就是真道不同不相為謀。」

「那就戰吧!」

孫悟道抬起了自己的雙手,左手乾坤寶鼎!右手二十四顆定海珠。

只一瞬間孫悟道的戰意提升到頂點。

面對準聖級別的強者,就算是孫悟道也自然不敢有絲毫怠慢。

「你這是不自量力!」

無當聖母看着孫悟道冷笑一聲,完全沒將他放在眼裏。

她也的確有這份資格。

「呼!」

孫悟道長舒一口氣。

僅僅是直面無當聖母,就覺得如同是一座大山一樣的存在。

就如同當初面對觀音一樣,准聖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再來!」

孫悟道又是大喝一聲。

隨聲落下,他腳下再起一道陣法。

周身四面,各升起一柄至寶。

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

一瞬之間,誅仙劍陣配合孫悟道的動作完美啟動。

這樣東西才是孫悟道的最後的底牌。

倘若連誅仙劍陣都擋不住無當聖母,那孫悟道也只能認命了。

然而,劍陣剛起。

周圍那股極強的壓迫感便突然散去。

無當聖母怔怔地望着誅仙劍陣,完全失神了。

「你……你怎會有誅仙劍陣!」

無當聖母震驚道。

此話一出,無數妖族皆是震驚無比。

誅仙劍陣!

那是聖人通天教主的寶貝。

乃是先天至寶之中,殺伐第一的兇器。

結合誅仙陣圖,需四位聖人方能破解。

可是這樣的的東西如今竟然在一個太乙金仙的手裏。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看來北俱蘆洲么情報工作真的是不行啊!」

孫悟道看着無當聖母嘲諷的喊到。

誅仙劍陣這東西自己早就不是第一次用了。

見過的人也是不在少數的。

可是無當聖母竟然完全不知道?

她的情緒也不像是演出來的。

可見,她應該確實是沒聽過自己的的事情。

「恩人,快些住手!」

天蓬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孫悟道順着聲音回頭望去,見天蓬與捲簾急匆匆趕來。

「撲通!」

天蓬沒去迎接孫悟道。

而是只記得的跪在了無當聖母面前。

「聖母恕罪!是屬下並未告知誅仙劍陣的存在,屬下是不想打擾恩人閉關修鍊。」

「屬下知道聖母一旦知曉誅仙劍陣在花果山中出現,定會趕過去。」

「一旦聖母離開北俱蘆洲,佛門天庭很有可能會趁機發難啊。」

「屬下思考再三,於是便隱瞞了此事。」

天蓬看了一眼孫悟道,難得的臉上顯露出愧疚。

「罷了!」

無當聖母並未動怒,那雙狹長的雙眸死死盯着孫小聖。

「誅仙劍陣乃師尊所有。」

「若師尊不願意,誰也無法奪走。」

「它既出現在你手中,說明你已得到師尊認可。」

「本座便不再逼迫你了。」

壓迫盡散,無當聖母也將六耳放了下去。

六耳已經昏迷,無當聖母就用靈力托着他緩緩下降。

原本以為會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鬥,卻在誅仙劍陣出現之後平息的如此草率。

孫悟道暗暗鬆了口氣。

心裏面有些感謝通天教主的暗中佈置了。

要不是誅仙劍陣,恐怕他還真不容易走出北俱蘆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