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的時候,蕭瀟還很是感慨,秦慕白去了九重天後,秦叔竟然離開狐族回到了銅爐城過起了避世隱居的生活。

「小九,等跟沙懷侯府算過賬后,咱們也回銅爐城隱居吧!」大白見蕭瀟一臉感慨,用拍馬屁的口吻說道。

蕭瀟搖頭,無奈的笑道:「我倒是想呢,隱居前我還想去九重天看看。」

「九重天有啥好看的,到處都在打架,死好多人了呢!」月令撇了撇嘴說道。

「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九重天蕭家的人,想回家看看,順便看看能不能同我母親家族說和一下,好歹我還在啊。」說起九重天,蕭瀟其實蠻期待回去看看的,那是父親出生成長的地方,那才是她真正的家,還有她的外家安家,蕭家同安家因為自己父母的關係使得兩家關係更加惡劣,若能從中說和一下,兩家就算成不了親家,起碼也不要見面就打打殺殺那麼傷和氣啊。

月令瞪眼看著蕭瀟,立刻八卦大神附體,「你爹娘可以啊,你竟然是九重天蕭家和安家的血脈!說說,你爹是怎麼追上你娘的?」

蕭瀟一個頭兩個大,「我都不知道我爹跟我娘是怎麼看對眼的,反正自我有記憶以來,他倆感情一直都很好。」

月令聽得一臉羨慕,看那神情分明是已經開始腦補街上相遇,先針鋒相對,后暗生情愫,再為愛逃離九重天這種狗血劇情了。

看著雙眼放光的月令,蕭瀟和大白遲墨以及碧玉雲彤水瑤唰唰兩下就退出了三丈,離月令遠遠的,生怕被傳染上腦補的毛病一般。

片刻后,蕭瀟他們就來到了古戰場,偌大的古戰場里,依舊有稀稀落落來拾荒的遊仙。

蕭瀟眼中湧現回憶之色,那時候,她還是個小遊仙,每天除了去銅爐城上學外,還要種靈谷,來銅爐城拾荒,那時候,她最大的夢想是成為女媧仙界第一大富仙,有多得花不完的靈石,成天躺在靈石上睡覺,住在都是靈石搭的屋子裡,那時候窮,腦子裡能想到的當然是一堆又一堆的靈石了。

轉眼十年,再次站在古戰場邊緣的時候,竟然有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你們也是來碰運氣的嗎?」有路過的遊仙看到蕭瀟他們幾人,好心勸說道:「這裡太危險了,你們趕緊走吧,在外面挖挖就好了。」

蕭瀟道了聲謝,率先抬步跨入了古戰場,再次回到古戰場,蕭瀟發現古戰場內部的那些禁制對她已經失去作用了,她可以閉著眼睛在古戰場里橫著走了。

七人慢悠悠的跨入古戰場,朝古戰場深處走去,路上碰到的那些個遊仙,看到蕭瀟他們這模樣都露出輕蔑之色,一群乳臭未乾的小孩子來古戰場送死,真是不知死活。

那些個遊仙才在心裡這樣想著,當看到蕭瀟他們好似散步般漫步進入古戰場深處后,一個個都瞪大眼張大嘴,好似見鬼了般。

古戰場深處,蕭瀟曾經居住過的地方,倒塌的小木屋旁有一株桃樹,桃花開得正茂盛,密密麻麻的粉色桃花將整株桃樹籠罩住,有風拂過,花瓣洋洋洒洒的落下,很是美好。

蕭瀟從須彌戒里掏出一壇桃花釀和三隻碗,逐個斟上酒。

「鄭伯,小九來看你了,小九如今已經是玄仙了,蕭家也滅了,你當年拚死將小九從鬼葉叢林中救出,帶著小九輾轉來到南莽,沒有你,就沒有小九的今天,小九跪謝鄭伯的再造之恩。」蕭瀟神色凝重,跪拜,重重磕了三個響頭。

「謝鄭伯當年把小九帶到了銅爐城,才讓我有機會碰到小九,鄭伯你真是好人。」大白也跟著蕭瀟跪下,啪啪啪磕了三個響頭,一臉真誠。

遲墨想了想,也跪了下去,「就因為你對小九的再造之恩,你還是受得我三拜的。」

遲墨之後,碧玉雲彤和水瑤也跟著跪下去磕頭了。

月令站在蕭瀟他們身後不遠處,看遲墨大白他們跪下去的架勢,在心裡想著,要是中洲那些大家族大宗門的人看到這裡齊刷刷的跪了六個玄仙,也不知道會震驚成什麼樣,有點期待啊!

祭拜過鄭伯后,蕭瀟他們在古戰場深處過了一夜,第二天,天沒亮就走了。

北域,風雪將整個北域覆蓋住,銀裝素裹,帶著清冷的美。

蕭瀟七人已經出現在了北域,沙懷侯府很好找,一來沙懷侯府是官府勢力,二來,沙懷侯府直接佔了一個片區,可謂是奢侈至極啊,皇族都沒這麼大的手筆獨佔這麼大一片區域。

蕭瀟七人也才尋到沙懷侯府的勢力範圍,很巧的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雪地中等人的何開誠。

看到蕭瀟七人身上氣息浩瀚,何開誠差點就要跪了,尼瑪,七個玄仙,直接殺上門去,沙懷侯府這是妥妥的死定了啊!

「好巧啊,何真人也在這裡。」蕭瀟倒沒想到何開誠會出現在這裡,笑著打招呼道。

何開誠忙迎了上去,一臉的誠惶誠恐,「何開誠見過蕭仙子和諸位前輩。」

「你也是來找沙懷侯的?」蕭瀟看著何開誠,笑問道。

「不是,我是來找蕭仙子的。」何開誠搖頭,開門見山道:「昨日聽聞蕭仙子回了南莽銅爐城,想來蕭仙子是要處理完手頭的事才來找我了,想到事態緊急,我便先來這裡等蕭仙子了。」

何開誠明說是特意來這裡等蕭瀟的,這是擺明了知道蕭瀟要找沙懷侯府的茬,皇族要出面保沙懷侯府?!

「皇族是怎麼個意思?」蕭瀟也不含糊,直接問道。

「上頭的意思是,讓蕭仙子便宜行事,不用顧及皇族。」何開誠老老實實的答道。

喲嘿,本來還以為皇族是讓何開誠當說客,讓蕭瀟好歹顧及下皇族的臉面,不能隨隨便便就把官府勢力給幹掉,結果,何開誠帶來的話卻是讓蕭瀟便宜行事,什麼叫便宜行事,意思就是隨便你怎麼弄唄,反正皇族是不保沙懷侯府了。

「我倒是沒想到皇族竟然會讓我便宜行事,」蕭瀟呵呵的笑出了聲,「皇族這是拿我當刀使啊!」

何開誠抹了把額頭的虛汗,他知道蕭瀟並不笨,如果不把話說明白,這刀絕對能成為雙面刃,看看人家這陣勢,七名玄仙啊,說出去嚇都嚇死人了啊!

「沙懷侯心懷叵測,經皇族查實,沙懷侯暗藏實力,想獨霸北域,加之滅了蕭家滿門,蕭仙子要滅沙懷侯全門,皇族無話可說。」何開誠照搬了上頭說的話,意思就是皇族不僅不管了,還給了蕭瀟一個滅沙懷侯府名正言順的理由,冤冤相報唄,只要誰拳頭大,誰就是老大。

「不得不說,你們皇族還真能算計,沙懷侯要坐大,你們不出玄仙也就算了,還拿我當刀使,可別告訴我,蕭家滅門之事的背後,還有你們皇族的推波助瀾。」蕭瀟拿眼睛斜何開誠,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何開誠聽到蕭瀟的話,忙不迭的搖頭,「怎麼可能的事,若是皇族知道了,肯定會出面阻止的啊,沙懷侯對蕭家圖謀甚久,一出手就是雷霆之擊,我們都沒反應過來蕭家就被滅了啊!」

何開誠說得一臉誠懇,皇族其實是知道沙懷侯的所謀,只不過是睜隻眼閉隻眼罷了,但也的確沒想到沙懷侯會以雷霆般的速度就把蕭家給滅掉了,鬼知道蕭家這看似偌大的家族,這麼容易被滅啊!

蕭瀟難得的贊同了下何開誠的話,「倒也不能全怪皇族,沙懷侯的確是圖謀甚久,否則就憑蕭家那位半步真仙的老祖和另外三名高階玄仙老祖坐鎮,怎會這般輕易被滅了呢。」

何開誠跟著點頭,同時還不忘惋惜一下蕭家那位半步真仙的老祖蕭溫韋,這蕭家滅得也的確像個笑話,內訌中,半步真仙老祖被另外三名高階玄仙老祖下黑手給暗算了,真的是人生處處是陷阱啊!

「話雖這麼說,但你們拿我當刀使,還是讓我很不爽的啊,怎麼說我現在也是高階玄仙了,怎麼能這麼輕易的讓你們當刀使了呢!」話鋒一轉,蕭瀟睨眼瞧著何開誠,一臉趕緊開價的表情,讓身後一群小蘿蔔頭都很是無語,這麼明目張胆的敲詐,真是一大實力。

何開誠趕緊從袖子里掏出一枚芥子袋,「這芥子袋中有一件玄兵和兩件攻擊型法寶,另外還有一些高階丹藥,還望蕭仙子笑納,另外,我還帶來了沙懷侯府目前的詳細資料。」

蕭瀟接過芥子袋后道:「說說沙懷侯府目前的實力如何吧,回頭打起來我好歹心裡有個數。」

何開誠點頭,忙道:「沙懷侯府其實有六名玄仙,沙懷侯表面看來看似普通玉仙,其實他的真實修為是初階玄仙,另外三名玄仙都是沙懷侯府對外宣稱已經隕落了的老祖,一名高階玄仙,兩名中階玄仙,不過,這三名玄仙參與蕭家大戰後,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剩下兩名都是初階玄仙,據調查是用秘法強制提升修為而來的,根基境界都不穩。」

蕭瀟用手指點著下巴,「沒想到沙懷侯府竟然有六名玄仙,這實力放在女媧仙界可是一方大諸侯啊,難怪你們皇族會忌憚,也難怪他們要在北域坐大,說起來你們皇族也挺慫的,竟然不拿他們開刀。」

何開誠乾笑了兩聲,「這不是打不過嘛,皇族也就那麼幾個玄仙,要是全搬出來打了,回頭就要被別的勢力干翻了。」

「說說,沙懷侯府那六名玄仙是在一塊兒還是分開各自療傷。」蕭瀟也不廢話,她不僅要找沙懷侯討要藏書閣,還要幹掉幾個玄仙好為以後的雷神殿把路鋪平了,想沙懷侯府這種,說不準哪天就把主意打到雷神殿上去了,就算雷神殿已經避世隱居了,那也要把潛在的危險抹平。

「六名玄仙都在沙懷侯府的侯爺府中,因為他們搶到了蕭家功法,正在邊研究邊療傷。」何開誠飛快的答道。

「你早說他們都在一塊兒啊,直接殺過去。」蕭瀟哈了一聲,真是一網打盡的好機會,說罷帶著一群蘿蔔頭呼啦啦走人了。 北域地界很大,沙懷侯府非常好找,就蕭瀟這種方向感並不是非常好的人都能順利的找到。

因為沙懷侯獨霸了北域的一個片區,坐鎮在北域最中心的豐洛城,整個豐洛城以及周邊方圓千里都屬於沙懷侯府的地界,而在豐洛城外生活的家族村鎮都是依附於沙懷侯府,可以說,沙懷侯府在北域的勢力非常大。

蕭瀟一行人也沒掩飾,直奔向了豐洛城,此刻豐洛城城門緊閉,處於全城戒備狀態。

看著冰雪中的這座大城,蕭瀟摩挲著下巴,然後打開何開誠送來的芥子袋,從裡面取出一件法寶,二話不說就砸向了豐洛城。

法寶帶著鎏金光芒爆射出一道又一道耀眼的金芒,而後撞在了豐洛城上空的防禦法陣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整個豐洛城都劇烈的顫動了起來。

「看不出來何開誠送來的法寶威力這麼大啊。」蕭瀟看著顫動中的豐洛城,一臉驚喜道。

「法寶要你這樣用,威力不大就不叫法寶了。」遲墨語氣幽幽的說道。

「哎,暴殄天物啊!」大白和碧玉都是齊齊搖頭,法寶用成這樣真奢侈。

豐洛城不再顫動后,城門上出現一群穿著官府衣物的兵卒,仰頭看著天空中的一群人,在心裡嘀咕,什麼時候毛孩子都能成玉仙了,一個個飛在半空中不下來,也不怕摔了。

「豐洛城已經閉城,不知前輩到來,還望恕罪,不知前輩來豐洛城所為何事。」兵卒中一隊長的九級靈仙上前行禮,客客氣氣的詢問道。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來問問沙懷侯,拿了我蕭家的東西,準備什麼時候歸還。」蕭瀟背著雙手,嘴角噙著笑,淡淡的說道。

那看守城門的隊長一聽這話就知道要來事啊,雖然他只是個九級靈仙,但豐洛城的消息依舊很靈通,尤其是,沙懷侯滅了蕭家這一事,整個女媧仙界都知道了,他一個看守城門的隊長不可能不知道,一聽到蕭家,看守城門的隊長就知道眼前這小姑娘是誰了,整個女媧仙界名號跟外形對得上的也就這一號人物,滅門狂魔蕭瀟啊!

「原來是蕭仙子大駕,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還望仙子莫怪罪,小的立刻去通報沙懷侯府。」看守城門的隊長畢恭畢敬的朝蕭瀟行了個禮后,一副火燒屁股的模樣火急火燎的跑向沙懷侯府了。

見一個看守城門的小靈仙都能分分鐘猜出自己的身份,蕭瀟無奈的抓抓臉,自言自語道:「我有這麼出名?」

遲墨和大白不約而同的點頭,「看樣子非常出名啊!」

月令寬大的袖袍里露出一截晶瑩如玉的手指,不停的捻著雲彤腦袋上小綠芽,笑眯眯道:「滅門狂魔這名號可止小兒夜啼!」

蕭瀟臉黑的跟鍋底似的,滅門狂魔這是什麼破名號,要是讓她知道是誰給她起這麼個破名號,她一定要教那人如何好好做人!

去通報的靈仙隊長還沒跑回來,沙懷侯府內兩道玄光衝天而起,向著豐洛城城門直奔而來。

「竟然有蕭家的漏網之魚,不如我們將其斬殺,好讓蕭家人死個乾淨。」來的兩人中的一中年男子聲音如雷,沉聲道。

喲嘿,蕭瀟不怒反笑,沙懷侯府的人還真是囂張得不行了,都不問問自己是誰,開口第一句就是殺了,果然是囂張啊!

「成叔明鑒,一個連家族都沒了的人還來我沙懷侯府討要東西,不知死活。」跟在中年男子身後的年輕男子很是激動的出聲附和。

中年男子雖然自傲,但也沒狂妄到私自打開豐洛城的防禦法陣,而是打開豐洛城的城門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一出豐洛城城門,中年男子便指著半空中的蕭瀟道:「毛都沒長齊的蕭家餘孽,下來受死吧!」

蕭瀟被氣樂了,她是姓蕭,可她還真不是什麼蕭家餘孽,但是看底下那目中無人的傢伙,怎麼就這麼生氣呢!

「是個小玉仙,你們誰要去練練手?」殺個玉仙讓蕭瀟自己出手感覺都是在浪費力氣,蕭瀟扭頭問身旁的一群蘿蔔頭。

大白遲墨齊齊搖頭,他們對這小玉仙都懶得出手了,碧玉和水瑤也沒有要出手的意思,月令捻雲彤的小綠芽捻得正在興頭上,被月令摧殘的雲彤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沒有人願意出手,心中大呼機會,忙舉起小手,大喊著,「我來我來。」

「好,那就雲彤去了。」蕭瀟點頭,看著雲彤從月令手中脫身,屁顛屁顛的跑去打架了。

沒了讓她欺負的雲彤,月令立刻就變得無聊起來,攏著手左看右看,然後也跟著雲彤去打架了。

沙懷侯府的那中年男子見來的是個五六歲模樣的小童,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竟然讓這小童來應戰,這是赤果果的鄙視啊!

「膽敢如此羞辱我,我會讓你們後悔的。」中年男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雲彤落下身形后,歪頭上下打量著中年男子,抽了抽鼻子,道:「哇,你身上好臭啊,一股惡臭,你是不是良心壞了?」

跟著落下身形的月令立刻接腔道:「他們這種人,良心就沒好過,趕緊打死完事。」

中年男子氣得渾身發抖,這是在挑釁他,實在是太可惡了!

一道烏光從中年男子手中飛出,疾馳想雲彤。

身經百戰,學會各種猥瑣打法的雲彤哪是那麼好對付的,連術法都沒動用,直接展開身法衝上去就是一個結結實實的靠山撞。

中年男子見雲彤避過他的術法想肉搏,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拼肉身,沙家的功法一旦練成可不輸於妖獸的肉身。

就在中年男子得意的眼神中,雲彤撞上了中年男子,就像一個彈飛過來的肉球,砰的一聲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中年男子身上,撞得中年男子唰的一聲就倒飛出了十多丈遠,砸在豐洛城城門上,身形深深的嵌在城牆堅硬的巨石上,好一會兒都沒動彈一下。

場面一陣沉默,帶著迷一般的尷尬,就連跟在中年男子身後的年輕男子也是一臉的驚駭,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想起什麼,忙丟出手中的信號彈求救。

「竟然沒直接撞死掉,雲彤你還是太弱了。」大白斜眼看著雲彤,鄙視道。

雲彤伸出小胳膊揉了揉自己的肩頭,另一手抬起露出手心裡的一柄銀鉤短劍,嘿嘿的笑道:「沒撞死,但被我扎死了。」

大白和遲墨不約而同的朝雲彤伸出大拇指,果然是陰險猥瑣,明明是靠山撞,結果手裡還藏了柄銀鉤短劍來暗算補刀。

「你什麼時候從我這拿的銀鉤短劍?趕緊還回來,不然我怎麼暗算人家。」 去你的總裁 蕭瀟伸手去要雲彤手裡的銀鉤短劍,一臉理直氣壯道。

「你這用心真險惡,竟然還想著暗算人家,不如給我用,我偷偷的暗算一下!」雲彤不情不願的把銀鉤短劍還給了蕭瀟,說著的時候還不忘打擊一下蕭瀟這明目張胆說暗算的險惡用心。

蕭瀟拿眼睛睨雲彤,「你用心才險惡呢!一肚子壞水的傢伙。」

雲彤哼唧了兩聲,就沒再說話了,在月令把目光再次落在雲彤腦袋的小綠芽上時,雲彤打了個寒顫,立刻動了起來,二話不說就朝年輕男子撞了去。

又是「砰」一聲巨響,年輕男子也被雲彤撞的嵌在了城牆巨石上,不過因為沒有暗算,所以年輕男子還留了一口氣,只是,臉上的神情是懵逼的,人家好好的站在那,明明一句話都沒有說,為什麼也被撞了?!

年輕男子的信號彈發出后,沙懷侯府支援的人很快就過來了,只不過,來的人雖然多,但還都是小蝦米的角色。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膽敢傷我沙懷侯府的人,不想活了!」

這次沙懷侯府直接出動了兩名玉仙,其中一名是中階玉仙,神色倨傲,目中無人。

「哎,沙懷侯府怎麼來的都是小蝦米啊,」蕭瀟搖搖頭,一群小蝦米,連動手的想法都沒有好么。

月宮春 一臉高手寂寞神情的蕭瀟看都不看那兩名玉仙,冷聲道:「沙懷侯只會讓你們這群小蝦米來送死嗎?他要是再不出來,我不介意殺光你們沙懷侯府。」

那名中階玉仙嘿的笑出了聲,「小東西,也不看看你是什麼修為就想滅我沙懷侯府,等毛長齊了再說這種大話吧。」

穿越之棄婦逍遙 「講真的,我突然發現沙懷侯府的人都很討人厭啊。」月令突然出聲道。

碧玉和水瑤齊齊點頭,水瑤嘆口氣道:「其實我真的不太想大開殺戒呢!可是他們真的好討厭啊。」

雲彤手舞足蹈道:「統統打死打死!」

那兩名玉仙冷笑連連,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著蕭瀟他們,一群看上去不過是遊仙修為的小屁孩竟然想打死他們,真是痴人說夢。

不等沙懷侯府那兩名玉仙再次開口,擔心會再次被月令摧殘的雲彤嗷嗷叫著沖了上去。

看上去只有五六歲孩童那般大的雲彤,嗷嗷叫著沖入沙懷侯府隊伍的時候,有種狼入羊群的即視感,一路橫衝直撞,把隊伍中那些靈仙撞得飛了起來,就連天仙也沒逃過一劫,這使得那兩名玉仙也是面前驟變,兩名玉仙同時出手,想斬殺雲彤。

可是,雲彤得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對方的法術還沒砸過來,雲彤就已經把人撞的倒飛了出去,完美的展現出了什麼叫妖獸體魄的真實實力!

幾個呼吸間,豐洛城的城牆上齊刷刷的嵌滿了沙懷侯府的玉仙和天仙,靈仙連嵌城牆的資格都沒有,直接被撞得粉身碎骨了。

「快放信號彈。」

「砰!」數十發信號彈全飛出去后,放信號彈的人也跟著飛了出去。 數十發信號彈飛出去不到半刻鐘,又一波沙懷侯府的人來了。

這次來的不再是小蝦米了,領頭的是兩名初階玄仙,顯然是來大魚了。

蕭瀟背著雙手,站在豐洛城的城門處,笑眯眯的看著來的兩名初階玄仙,看對方氣息不穩,顯然是就是何開誠給的情報里說的那兩名強制提升修為的玄仙了。

漫步雲深處 一人是中年男子的模樣,風度翩翩,除去身上那修為氣息的不穩,看上去倒是氣度不凡,另一人看上去年紀更輕一些,是青年男子,著了一襲青衣,那眉眼看著倒讓蕭瀟覺得有些眼熟。

那兩名玄仙雖然修為是強制提升上去的,但眼力還是有的,看到站在豐洛城外的一群人,心裡就沒底了,來的竟然是一群玄仙,真是太嚇人了!

「你趕緊回府里去將侯爺和老祖他們都請出來。」那名中年男子面色凝重的對身旁的青年男子說道。

青年男子點頭,深深看了眼蕭瀟他們,轉身匆忙回去搬救兵了。

「不用跑那麼急,我們就在城外等著,最好把你們府里的玄仙都請出來。」蕭瀟笑眯眯的說道。

「在下沙英琅,不知道我沙家何處得罪了前輩。」沙英琅朝蕭瀟拱手,在心裡打定了主意拖到侯爺和老祖到,自然是不會主動動手了,反而是笑問出聲。

蕭瀟也知道對方心裡的想法,既然說了等著,就沒有先動手的打算,沙懷侯府也就六名玄仙,她這邊可是有七名玄仙呢,還怕了不成。

「要說起來,也沒有哪裡得罪過,就是來問問,你們沙家什麼時候把我的東西還回來。」蕭瀟背著雙手,神色平淡的說道。

沙英琅嘴角一陣抽搐,沒有得罪過卻還這般大張旗鼓的來討要東西,這話說出來鬼才會信啊!

「不知前輩指的是什麼東西?」沙英琅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蕭瀟斜了眼沙英琅,「你能做主嗎?你要是能做主,我就告訴你是什麼,要是不能做主,那就不要多費口舌了。」

沙英琅被蕭瀟說得有些尷尬,既然人家都打上門來了,自然不是什麼凡物了,他雖然是沙家的外門管事,但他的確是做不了主。

不大一會兒就有五人氣勢洶洶的過來了,領頭之人也是中年模樣,留著一字胡,目光凌厲,龍行虎步,威風凜凜,不用說此人就是沙懷侯了。

沙懷侯看到站在豐洛城外的蕭瀟就知道今天這事有些棘手了,沙懷侯府的人潛伏在蕭家內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最長的足有一甲子之久,沙懷侯府的高層對蕭瀟的身份很是謹慎,別看蕭瀟跟蕭家鬧翻了,殺了不少蕭家子弟,沙懷侯可是知道,前不久蕭瀟打上蕭家的時候,蕭家那位半步真仙的老祖被請出后,卻並沒有直接出手斬殺蕭瀟,而是有讓整個蕭家向蕭瀟賠罪的意圖,蕭瀟那滅門狂魔的威名也不是吹出來的,可是實打實殺出來的。

「不知蕭仙子大駕北域,本侯招待不周,還望海涵。」沙懷侯命人打開豐洛城的城門,親自迎了出去,滿面笑容,很是客氣。

見沙懷侯笑成這個模樣,蕭瀟也跟著笑了起來,嘴上假客氣道:「侯爺客氣,本座修鍊之際想起蕭家還有賠禮沒有送到雷神殿,想來蕭家要是想賴了這份賠禮,本座可不是允的,就特意出關來討要賠禮,哪想出關一打聽才知道蕭家已經被沙懷侯給滅滿門了,哎呀,侯爺真是善解人意啊,這不,本座就帶著家眷來北域找侯爺討要蕭家的賠禮了。」

家眷?!沙懷侯眼角狂跳的看著蕭瀟身後那一群小蘿蔔頭玄仙,你家的家眷都是玄仙啊?騙鬼啊!

「蕭家的賠禮本侯倒是不知道,不過,蕭仙子既然來了,就小住幾日,體驗下我北域的風土人情。」沙懷侯一臉我什麼都不知道的神情,很是熱情的挽留蕭瀟多住幾日,對豐洛城城牆上那些沙懷侯府子弟貼成的牆花果斷選擇了無視。

「北域的風土人情倒是不用體驗了,以前本座也來過,搶了不少驚劍門的礦產,說起來還真是令人懷念啊,也不知道沙懷侯府接收了蕭家多少座礦產,那裡面可是有一半是蕭家賠償給本座的呢!」蕭瀟看著沙懷侯,笑眯眯的說道。

沙懷侯拍掌道:「既然那裡面有一半礦產是蕭仙子的,那必須要給的啊,來人,命人將我沙懷侯府的礦產地圖拿來,本侯畫出一半礦場賠償給蕭仙子。」

看沙懷侯這豪邁的作風,蕭瀟在心中冷笑,搶了蕭家在中洲的大礦場,現在拿北域的礦場來糊弄自己,以為不承認自己滅了蕭家,蕭家就真不是他滅的嗎?!

「讓侯爺賠礦場給本座多不好啊,不如直接折換成本座需要的礦產物資好了。」陰人這種把戲,蕭瀟見多了,別看沙懷侯表面這般熱情,蕭瀟可是打從一開始就防備著了,沙懷侯怎麼可能會沒想過自己會因為蕭家而殺到北域來呢。

「這樣也好,還請蕭仙子入府一續。」沙懷侯熱情邀請蕭瀟他們入沙懷侯府詳談。

蕭瀟爽快點頭,邊走邊說道:「好啊,我正想問問侯爺接收蕭家物資的時候有沒有見過蕭家的藏書閣,那可是蕭家要賠償給我的東西。」

沙懷侯在心裡鄙夷出聲,終究是個小女孩呢,再有閱歷也當不得飯吃,稍微吹捧一下就當真了。

「蕭家的藏書閣啊,在蕭家幾位老祖戰鬥的時候給打碎了呢。」沙懷侯苦思冥想了片刻才認真答道。

「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要是讓本座知道沙懷侯府私藏了蕭家的藏書閣,本座的龍雀狂刀可沒那麼好說話喲。」蕭瀟邊笑邊亮出了龍雀狂刀。

「蕭仙子想多了」沙懷侯話音未落,身形拔地而起,瞬間從蕭瀟身旁退出了數十丈之遠,心中卻如驚濤駭浪,尼瑪,滅門狂魔不愧為滅門狂魔,說翻臉就翻臉,說動手就動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