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他看不見皚琳的臉,但他的腦海里,已經浮現出皚琳被究極之冰四分五裂的樣子。

果然,黑sè蓮花還未綻開,便被無數的冰錐給衝散。那一團團的黑霧,依依不捨,藕斷絲連的向後撕扯。。

只是,當黑霧散盡,出現在波克面前的竟是一個白燦燦的圓球。圓球先是透明之sè,但究極之冰的攻勢未減,並一記冰錐打在圓球的上面,圓球的顏sè便會更加深上一分。到冰錐完全消失后,圓球已是白的駭人的rǔ白,似乎再差那麼一點,就會爆破。

波克詫異的看著圓球,只見它微微顫抖,最後化為白sè顆粒,憑空消散,彷彿融入了空氣之中。

而圓球的女人,竟和之前不一樣了。

白sè的長,白sè的衣服,以及……那白sè的眸。

感受到她那冰冷的目光,波克彷彿感覺到腳底已經凝固,並且這種冰勢正逐漸向上蔓延。

「你是……」波克詫異的問著,只是他覺得問的實在彆扭。畢竟這女人的容貌沒有生變化,只是外表的顏sè由黑到白。但他卻總感覺,站在對面的,已是另一個人。

他卻不知,眼前的皚琳,已經變成了碧爾絲菲。

碧爾絲菲沒有理會波克,而是自語道:「這個人,需要我的力量才能對付得了。」

皚琳似乎並未完全讓碧爾絲菲給控制,她的聲音還在碧爾絲菲的jīng神世界里回蕩。。「哼!我只是打累了,你別得意的太早。要是打不過他,在師傅面前丟醜的就是你咯!」

大叔,別來無恙 ,單手輕輕一揮,四周頓時明亮了許多。她眼珠微微一擴,恍如一顆明星從她眼中滋生,然後向波克呼嘯而去。

波克投擲出幾枚魔法飛鏢,將碧爾絲菲的攻擊消退。但他卻十分迷茫,嘆道:「真是奇怪的力量。」

倆人再次戰成一團,只是不再是黑與藍,而是白與藍。

「我說老傢伙,你的火溫度也太低了吧!別說這遠古巨獸,我看就是丘陵巨人,你都烤不熟了!」酷赤圖在思多晶獸的身體上上蹦下躍,大聲道。

古烈斯秋站在遠方,輝明多斯則在他面前用聖術保護著他,防止他被思多晶獸的能量所波及到。古烈斯秋吹著八字紅胡,沒好氣的看了酷赤圖一眼,道:「你別光說我,你自己又能好到哪去?我看你是那把劍是生鏽了還是自己得了老年虛弱症了?沒有力氣就不要瞎砍,你那一劍,別說丘陵巨人,就是食人魔恐怕都砍不進去,丟人!」

「哼!老子又不光靠劍吃飯,沒有了劍我一樣能戰!」酷赤圖辯解道。

「是嗎?沒有了劍,你就只能當縮頭烏龜躲在龜殼裡防禦了!」

「老傢伙,是不是皮癢了!」


「我皮癢?怎麼著,想打架?」

「打都打,誰怕誰!」

「等等!」酷赤圖伸出手做出停止的手勢,止住思多晶獸甩過來的尾巴,嚴肅道:「請等等!」

思多晶獸還真停了下來,只是從戰鬥開始,酷赤圖和古烈斯秋的鬥嘴便沒有停過,他腦子有些煩,心情也比較煩。。

見思多晶獸停下,酷赤圖道:「先等一下,讓我和這老傢伙先打一場行不行?」

思多晶獸微微一愣,竟將頭向上仰去,道:「行,那你們先打。」

這回換酷赤圖蒙了,頓了許久,他才說道:「這個……看你這麼熱情,我還是不打了。」

吼!思多晶獸突然甩尾,打在酷赤圖的手上,將他的寶劍彈飛出去,怒喝道:「你們幾個傢伙,真羅嗦!你們是我見過的人類最羅嗦的強者!」

酷赤圖的劍在空中旋轉幾圈,最後在思多晶獸的腿邊落下,插在了土裡。

古烈斯秋嘆道:「這下,你真成沒劍的聖騎士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老傢伙,你這烏鴉嘴……」酷赤圖罵歸罵,但還是小心翼翼的躲避思多晶獸的攻擊。沒有了他,他完全靠盾牌來躲避,讓思多晶獸的壓力頓時小了不少。

輝明多斯雙手舉天,一圈又一圈白光自酷赤圖頭頂落下融入他的身體里。酷赤圖本就是聖騎士,很清楚輝明多斯這些聖術的作用。

下一刻,無論是移動度,還是攻擊度,耐力,體力都上升了不少。

藉助這些,酷赤圖竟赤手空拳在思多晶獸的身體上打起來。

與此同時,古烈斯秋也改變了戰略,他並不再釋放奧義的高層,而是用低層不停的sao擾。然而眾多的sao擾攻擊之中,總有那麼幾個突然攻擊,向思多晶獸的眼睛打去。

好在思多晶獸的身軀雖然肥碩遲緩,但蛇頭卻無比靈活。要打到他的眼睛,談何容易。

思多晶獸被激怒了,剛剛在這個大6重現,便遇見幾個如此討厭的對手,換作是誰,都會無比憤怒。

他的長約三十米左右的脖子的最低處,突然鼓起一個偌大的圓苞,彷彿是腫了一樣。。然而這個圓苞,還在持續的增大。

輝明多斯微微一驚,急忙道:「快回來!」

思多晶獸蛇頭突然俯衝而下,蛇嘴大開,那脖子處的圓苞在彷彿將皮肉撐破的同時迅上涌,從蛇嘴裡噴出。

那不是水浪,竟是一股藍sè的罡風!

只是瞬間,烈rì突然被烏雲遮蓋,炎熱的大地突然竟無比寒冷。罡風狂猛的掠過地面,其中夾雜點點藍sè星光,彷彿是冰質物體的光點閃爍。那些被罡風掠過的大樹,巨石,或破碎、或切割,或四分五裂。

輝明多斯知道大事不妙,急忙施展絕對障蔽。一陣罡風吹來,儘管有障蔽的遮擋,但他也睜不開眼睛。

他的腦海里,只是一陣陣狂風亂竄的畫面。耳邊,也全部是龍捲般的呼嘯聲。

萌物打工日常 ,四周竟已是一片碧藍,和他身體一樣的藍sè。他已經明白,思多晶獸在釋放這一擊的同時,也創造了屬於他自己的領域。

他向後看了一眼,大驚道:「老古!怎麼只有你一個人,老酷呢!」

古烈斯秋呼呼喘著氣,向遠處指去,思多晶獸的後腿處,酷赤圖平睡在那裡,他的身邊,是他的寶劍,此刻正和他一同結成了藍sè的冰雕。。

「老酷……」

「天殺的!該死的怪物!」古烈斯秋怒了,雙臂展開,背後燃起了滾滾烈火。他的雙眼,此刻已是兩團火焰。

見狀,輝明多斯迅給自己加持了飛行術,升至半空中,彷彿怕被古烈斯秋給燒到似的。

「古烈斯秋的奧義!」

一聲響徹雲霄的大吼,古烈斯秋彷彿燃燒起來,此刻他的血,也被點燃了。他手臂微微晃動,背後的火浪便是一陣呼嘯。然而伴隨著他的長喝,一陣巨大的火能量以他為周圈向周圍爆。火焰彷彿有生命一般,在古烈斯秋的背後瘋狂的舞蹈。他們互相纏繞,越燒越烈,最後竟有十米之高。與此同時,那火焰的最上方,竟逐漸形成了七個巨大的火焰龍頭。

古烈斯秋身子猛的向前一傾,雙臂一震,七個龍頭頓時衝天而起,在空中拖出長長的火光,形成他們的火焰身軀。

說起來複雜,但就生在一秒之間,七條炎龍霸氣十足,洶湧澎湃,朝思多晶獸俯衝而下。。一時間,天地變sè,整個大地一片火紅。

這一刻,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動作,痴痴的感受著天地的變化。

趙炎仰起頭,看得痴了,小聲道:「這就是古烈斯的奧義第七層么……」

儘管趙炎領悟出第七層后也一定會改良,到時候所產生的效果自然和古烈斯秋不同。但從古烈斯秋手中釋放出來的奧義第七層,包含著狂暴、憤怒、霸氣,甚至是毀滅!

第七層和第六層,絕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啊!

趙炎被折服了,他憧憬著,嚮往著。兩年多了,他一直還停留在古烈斯的奧義第六層,他並不是偷懶,也沒少刻苦,但第七層的感覺就是未到。

他心裡清楚,古烈斯的奧義雖然是古烈斯秋所創,但他自己也才領悟到了第七層而已。而且用他自己的話說,那便是第八層已不屬於魔法的境界了。至於要悟出它,所靠的不完全是力量。

天雷轟鳴,大地怒吼。

七條炎龍張開巨嘴,呼嘯著朝思多晶獸俯衝而去。


這一剎那,思多晶獸竟有些膽怯了。。

他突然感覺一點微不足道的力量落在了他的身上,原來是瓦薩。按理說,以瓦薩的體重根本讓他沒有感覺,但或許是倆人心靈相通,才會如果的敏感。

瓦薩的聲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和藹,彷彿是一個慈祥的老者。「不要怕,你是遠古巨獸,你不會懼怕這世上的任何一切。」


瓦薩的話語如同一記驚雷狠狠的劈在了思多晶獸的身上,他高仰蛇頭,在半空中舞動。面對七條兇猛的炎龍,他的臉sè突然從容起來。

對!我是遠古巨獸!我是神的守護!在這些凡俗的面前,我又怎會低下我高貴的頭顱!雖然……雖然我已沉睡千年,剛剛蘇醒的我力量才只恢復了十分之一。但僅僅這十分之一,就足夠我毀滅這個大6了!

瓦薩感應到思多晶獸內心的想法,淺淺一笑。雖然這個大傢伙誇大了一點,但至少他的畏懼沒有了。

一個沒有畏懼的遠古巨獸,就是sk級別的強者,又能拿他如何?

瓦薩深知這個道理,只要遠古巨獸的力量恢復。就算是神皇,又能奈他何?

嚇!思多晶獸突然尖聲一叫,彷彿撕裂空間的尖銳叫聲在大地驟然交響。炎龍的攻勢不變,似乎沒有受到影響。然而,炎龍身軀處的天空突然裂開,硬生生將七條炎龍劈成兩截。滾滾的火雨落下,雖然沒有了起初的兇猛,但熾熱的感覺還是讓思多晶獸十分不好受。

瓦薩笑道:「不錯,你成功了。現在,該輪到你消滅他們了。」

思多晶獸耀武揚威的舞動著長長的脖子,相比之前的低調此刻要張揚了許多。他似乎找到了戰鬥的感覺,也漸漸熟悉了這個世界的規則。這對於他力量的恢復是相當重要的。等他力量完全恢復,除非主神降臨,不然這大6便沒有誰能奈他何了。這點自信,遠古巨獸還是有的。

沙!

一聲酣暢淋漓的切割聲,天空之中,突然一片漆黑。

漆黑之中,掠過一道猩紅。

當黑暗逝過之後,思多晶獸長長的脖子上,多出了一條流暢的血線。那猙獰的蛇頭,和酷赤圖執劍的身影,同時滑落……

砰砰!

巨大的蛇頭跌落在地面出轟隆隆的巨響。

酷赤圖瀟洒的耍了幾個劍姿,最後反手將劍系入背後,拍了拍手,笑道:「還是老輝經驗豐富,居然連遠古巨獸的戰鬥方式都把握的如此jīng准。」

輝明多斯此刻凌立在半空中,他捋捋鬍鬚,淡道:「我也只是略知一二而已,這思多晶獸只是剛剛蘇醒,力量根本不全。要是他擁有全部的力量,我們的這些伎倆就沒用了。」

「哈哈哈哈哈!」古烈斯秋大笑起來,急匆匆的朝思多晶獸跑去,道:「遠古巨獸的肉,老子一定要第一個嘗。」

一聲冰冷的聲音讓古烈斯秋止住了腳步,瓦薩坐在思多晶獸依然未倒的背上,道:「原來,你們鬥嘴、裝死、都是早計劃好的?」

古烈斯秋道:「廢話!人和怪物戰鬥,有腦子不用那不是浪費嗎?」

瓦薩點點頭,道:「我明白了。」

下一刻,他嘴角微微一笑。

沙沙沙沙沙……

思多晶獸的身體突然閃爍一陣藍光,在光芒下,他竟化作了眾多無數縮小后的思多晶獸,一眼望去,不知是以億計,還是以萬億計。

這些細小的爬蟲紛紛蠕動,最後又在另一邊匯合,再次匯成了思多晶獸原來的身形。藍光一閃,思多晶獸居然又活了過來。

這短暫的一刻,古烈斯秋張大了嘴巴。

瓦薩負手而立,像個滄桑的老者,淡道:「那麼這一次, 民國少女風水師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人類三大強者對戰遠古巨獸,使用的竟然是yīn謀詭計,這段歷史載入史冊后,也成了後人經常掛在嘴邊的佳話。當然,更多是時候則是當作笑話來消遣的。


面對遠古巨獸思多晶獸,三大強者也確是無奈。剛剛蘇醒的他,才只有十分之一的實力而已,但儘管如此,三大強者也使出了渾身解數。如果他的力量再恢復一點,恐怕這大6上真就沒人能降服得了他了。

他的實力,就是相比萬年火嬰,也毫不遜sè。

經過一番頭腦、身體上的碰撞,三大強者好不容易把思多晶獸殺死。但哪知,這只是一個假象而已。死去的思多晶獸突然分解,經常又組合式的活了過來。那幾十秒的組合過程,看的三大強者一陣錯愣。

酷赤圖湊近輝明多斯,問道:「老輝,這又是什麼招?你知道嗎?」

輝明多斯面露難sè,道:「我所了解的知識里,並不知道這個現象是什麼……」

古烈斯秋怒道:「他nainai的!難道遠古巨獸是殺不死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