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雅才沒有管他說的什麼沒有大礙,她的注意都放在要走了這幾個字上面。

「嗯,皇宮張貼皇榜,召集各個勢力的青年才俊前往皇城參加殿前比試!」

「這裡還有皇宮,我們才來幾……啊!痛!」

突然,雅雅感覺手臂上又傳來一陣疼痛感,讓她不自覺的大呼出聲!!

「雅雅,你怎麼了,哪裡痛?要不要緊,走,我帶你去上藥去。」

沒等雅雅回神,芷筠,紫語,婉笑三人就這樣把她架著走了!

華少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呵呵,那個雅雅她就是這樣大驚小怪的哈,你不要介意!她的這個樣子,主要是我們都習慣了!」

胡少也是認同的點頭附和。文風依舊安安靜靜的在一旁不說話。

「她們走了,你先給我們說說皇宮裡面或者是其他各大勢力的情況吧!這樣到時候出了什麼狀況,我們也好及時應對。」

還是深哥比較沉穩,為了避免他看出什麼端倪,岔開話題是個不錯的方法。

回到房間的四個……

雅雅委屈的揉著被掐疼的胳膊!可憐見的,才一會兒就被掐了兩次……

「疼嗎?」

「肯定疼了,恐怕都青了吧!」雅雅一邊兒說著,還一邊兒挽起衣袖來檢查。我去,真的兩個大大的青疙瘩,在那白嫩嫩的藕臂上,略顯猙獰。

「不疼,你不長記性!」紫語一邊給她抹著葯,一邊兒說道。

「記什麼……」雅雅在這時候都還迷迷糊糊的,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已經到了天域,就應該明白,我們就是這天域生長起來的人,沒有都市,沒有手機,沒有學校,只有修鍊,打怪,升級,儘快提升我們的實力!所以,這裡的一切我們都要第一時間弄清楚,不能再像剛才那樣,隨便的將我們的底細透露出去,明白了嗎?」

「那,華少去問那些……」

「他們這裡不懂修鍊的人多了去了,加上我們幾個也沒啥奇怪的!」

「哦,知道了,我下次肯定不會再這樣了!哎呦,!這也疼啊,我又怎麼了?」

「還有下次,不打你打誰!」紫語作勢還要往雅雅的腦袋上在敲上一個腦瓜崩。

嚇得雅雅趕緊的往芷筠身後躲。嘴裡還嚷嚷著「我記住了,在沒有下次了,好紫語,你就饒了我吧!我真的記住了!親親,不氣了哦!」雅雅簡直怕了這個「小妖精」,連忙告饒!

「噗呲…雅雅你還真是一天天的沒個正行!」

婉笑和芷筠都被雅雅這小模樣給逗笑了。

頓時,剛才那差點兒就露餡兒的緊張感都給衝散了。

「好了,本小姐這次就饒了你了,如果再有下次,哼哼……」紫語臉上帶著那「邪惡」的不懷好意的小眼神,就這樣看著雅雅,嘴裡還發出「邪惡」的笑聲。這下雅雅老實了!!

她怕啊,紫語發起火來,她就沒有零食可以吃了Emmmmm

「芷筠,你們好了沒有?我們要走了!他們已經準備好,馬上就啟程去城主府的傳送陣了!」

「好了,我們馬上就來!」

「走吧,記得不要漏餡兒了哦!」

「好啦,我知道了啦!事關我的零食,我還是非常重視的…」

「調皮,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要不要聽???」婉笑說著,嘴角還漾起一抹壞笑。

「咦,婉笑,你有什麼秘密,說…」雅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婉笑嘴角的壞笑,反倒是對她說的秘密很是感興趣,巴不得馬上就能知道。

雅雅聽婉笑說有什麼秘密的時候,突然就被勾起了好奇心,很想知道是什麼。但是……

「呃……我們快走吧!別讓他們等太久!」婉笑說完就朝著門外跑走了……

雅雅Emmmmmm

現在她的心裡就像是被貓抓住了似得,難受的緊。明明有一個秘密擺在你面前,但是你又不知道是什麼,有很想要知道。這感覺簡直沒誰了!! 現在她的心裡就像是被貓抓住了似得,難受的緊。明明有一個秘密擺在你面前,但是你又不知道是什麼,但自己又很想要知道。這感覺簡直沒誰了!!

這一路上,雅雅難得的黏婉笑的緊。連自己最喜歡吃的各種小零食都送到了婉笑手裡。

結果,都到了城主府了,還是沒能從婉笑嘴裡知道她想要的答案。雅雅頓時感覺這整個世界世界都沒有愛了,全都是滿滿的惡意……

看著雅雅蔫兒蔫兒的樣子,眾人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

「婉笑,你就別逗她了,在逗就要炸毛了!」

「就是,你看我們雅雅這麼可愛,你咋忍心讓她難過呢?」

聽了大家打趣的話,雅雅覺得剛才灰暗下去的人生又被陽光照亮了希望。

「好啦,也不逗你啦,其實也沒有什麼大秘密,就是……」婉笑剛想說,但是又怕當事人不高興,所以悄悄地湊到雅雅耳邊小聲的說著。

「咱們的酸奶幫主會做好吃的哦!」

「啊…」雅雅可是正宗的吃貨,這一聽說酸奶會做好吃的,馬上就驚喜的呼出聲來!

婉笑趕緊的捂住她的嘴,尷尬的朝大家笑笑,然後在她耳邊說了兩個字「秘密!」

「哦!」雖然只能自己知道,但是雅雅還是忍不住的,偷偷向著酸奶看過去!腦海里閃過的全部都是「酸奶會做好吃的…」「酸奶會做好吃的…」全屏滾動式循環播放中

而酸奶總覺得有人在看著他,隨著目光望過去,就看到雅雅正在盯著自己看,好像是要把自己吃掉的樣子,然後莫名的想到了雅雅她們來的第二天,她說的,她是吃貨要把他吃掉的話來。一想到這裡,酸奶的後背好像都要被冷汗浸濕了似得。

到了城主府內的傳送陣旁,就看到各大勢力的年輕一代修為在先天六階以上的,幾乎都來了。

「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哈哈哈!」

看著滿院子的少男少女,一個大腹便便的青衣藍冠男子帶著個師爺模樣的人一邊兒走,一邊兒感嘆!

「見過城主大人!」

看到來人,眾人都連忙恭敬的向著他拱手致意!

「大家本就是江湖兒女不拘小節,所以不必多禮。」

這城主場面話說的賊溜,但是他們在給他敬禮的時候,可沒見他組止。

「城主大人胸懷寬廣,必定大富大貴,仕途坦蕩,萬事順遂!」

這誰啊?馬屁拍得賊六,雅雅都忍不住在心裡給他點了32個贊!

「此次皇城大比,每個城人數有明確要求,所以在出發前,我們還要進行一項比試,用以確定最終的五十個名額!」

才五十個名額!

這目標人數有點兒少了,這裡排的上號的勢力都有八個,還有小型勢力門派,散修零零總總的,加起來人數恐怕得有三百往上吧!

這一下可就要刷下來六分之五來!這競爭不可謂不殘酷啊!

「這裡有前往妖魔塔的傳送陣令牌,你們每個人一個,拿著這個令牌,過了傳送陣,就是妖魔塔底部第一層!

我們每一層都有規定的魔獸數量,而挑戰都有時間限制!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殺光每一層的魔獸通過試煉,就會被自動傳送回來!若是你們在裡面被魔獸攻擊,命懸一線,也可以催動令牌,傳送回來!最後憑著令牌上顯示你所到達的層數來決定前往皇城的名次!」

等城主說完規則,眾人就開始催動令牌,進了傳送陣當中。 這目標人數有點兒少了,這裡排的上號的勢力都有八個,還有小型勢力門派,散修零零總總的,加起來人數恐怕得有三百往上吧!

這一下可就要刷下來六分之五來!這競爭不可謂不殘酷啊!

「這裡有前往妖魔塔的傳送陣令牌,你們每個人一個,拿著這個令牌,過了傳送陣,就是妖魔塔底部第一層!

我們每一層都有規定的魔獸數量,而挑戰都有時間限制!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殺光每一層的魔獸通過試煉,就會被自動傳送回來!若是你們在裡面被魔獸攻擊,命懸一線,也可以催動令牌,傳送回來!最後憑著令牌上顯示你所到達的層數來決定前往皇城的名次!」

等城主說完規則,眾人就開始催動令牌,進了傳送陣當中。

酸奶他們氣定神閑的站在一旁,等著他們往前面擁擠而去。

「這麼著急做什麼?你進去或者出來的再早。最後還不是要等著我們一起出來了,才能知道結果的!」邪可是邪氣凜然的嗤笑到。

聽著邪的話,雅雅往四周一看,還真是的。這裡四大勢力的人,都沒有開動的意思,看來也是在等他們前面的先走!

沒多久就輪到雅雅他們了。走到傳送陣上催動手裡的令牌。只見那傳送陣上白光一閃,那人就不見了!

雅雅到了妖魔塔后,看著空曠的試煉場上居然一個人都沒有。之前還有那麼多人傳送過來,怎麼一個也沒有見到。

心裡的疑惑還沒有解開,就看到一群的魔獸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猙獰著獠牙利爪,向著雅雅猛撲過來!

「來的剛好,我的新裝備還沒有試過威力呢!」

一個閃身,避過了魔獸的第一波攻擊。

雅雅反身以後就是一個技能打了過去!

毫無疑問的,那一大群看似凶神惡煞的魔獸,就被打掉了好幾隻。雅雅看著自己只是隨手的一個技能攻擊,就能夠有如此大的威力,頓時就來了信心!

又是兩個技能連發,這次的威力更加顯著,幾乎都被輕鬆滅掉了。還剩下小貓兩三隻,還被剛才的攻擊打中,搖搖欲墜,好像隨時都會倒地不起的樣子。

雅雅又給它補了兩刀,這群魔獸就這樣被輕鬆解決了。

這一層的魔獸全部被除掉后,雅雅直接被傳送到了二樓。

剛開始的時候,二樓還是跟一層似得,空蕩蕩,沒有人,也沒有妖魔!但是沒有一會兒,那些魔獸又憑空出現了!

有了第一層的經驗,雅雅幾個技能下來,這一層的魔獸也很快的解決了。

就這樣,雅雅一路打到了第五層。

剛開始,雅雅還以為這五層和前面四層一樣,但是在看到這裡只有兩隻,但是又體型異常雄壯的魔獸,雅雅有些懵。看起來,這一隻和他們第一次去試煉的時候,遇到的那隻魔狼更加厲害啊!

雅雅腦海里在思考著,手裡也沒有停下來。大招頻發,技能疊加!這一次,她的攻擊對這魔狼是沒有之前的那麼好的效果了…

再跟它磨了好一陣,然後沒有躲過它的一次攻擊。被它抓出一道傷痕,鮮血就這樣隨著傷口流出來!

所幸,在之後的一個技能疊加,也將這個異獸消滅掉了。

在上一層,這裡有像是第一層那樣,突然閃現出一群的魔獸來!

打著打著,雅雅發現了不對勁了。

雅雅發現,這其中居然有兩隻魔獸,渾身都會冒出一陣紅光。這個時候,雅雅的攻擊打在他身上,他也不會受到傷害!但是這個紅光,一閃而過,好像就只有一秒或者兩秒的時間 這個時候,雅雅的攻擊打在他身上,它也不會受到傷害!但是這個紅光,一閃而過,好像就只有一秒或者兩秒的時間,

有了這個發現那自己這邊就可以趁著它那紅光消失之後,在發出攻擊,這樣也就能保證自己的每一個技能傷害都打在它身上了。

果不其然,在新一輪的攻擊之下,第六層的魔獸也被雅雅輕易地就KO了。

第七層,雅雅發現,這一層的魔獸和第六層是一樣的,也是會有渾身冒紅光的魔獸混在其中。這下,雅雅也不留手,在它們紅光消失之後,就使勁兒的發出疊加技能,就這樣一路打到了十層了。

因為在第五層的時候,就只出現了兩隻魔獸,所以,在這第十層又只出現兩隻,雅雅也不會在驚訝了。

但是,這一路過來,雅雅也大概了解了些許。那就是這魔獸的實力,是一層比一層魔獸的實力高出一籌。

到了這裡,這兩隻魔獸的實力已經有了築基期的實力了。雖然它們沒有裝備,沒有寶石對戰力的加成,但是,魔獸的皮膚就好像是天然的鎧甲,防禦力應該不比自己穿戴的裝備差吧!

這下,雅雅應對的更加小心翼翼了!先是利用靈氣化成的鎖鏈,將它們一起固定在原地,好讓它不能發出攻擊來,雅雅就趁著這個時機,打出一個疊加技能。

等她的疊加技能發出之後,鎖鏈技能的冷卻時間還沒有到,但是那兩隻魔獸已經掙脫了之前雅雅對它發動的鎖鏈捆綁,開始對雅雅發出反攻。

雅雅見狀,迅速的一個二連跳,直接跳到它們的身後,躲開了魔獸的攻擊。恰好這時雅雅的鎖鏈技能冷卻時間剛好完成,所以趁著這兩隻魔獸還沒有回過身的時候,雅雅又將它們鎖在原地。已經冷卻好的技能隨手就被雅雅扔了過去!

那兩隻魔獸已經被雅雅綁過一次,這下又被她靈氣化成的鎖鏈綁住,氣得它們直吼!在高大的它們眼裡,雅雅就是渺小的一個人類而已,了居然就敢來挑戰它們的權威,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次,它們就像是有了對策一樣,在突破了雅雅對它們施加的靈氣鎖鏈之後,一隻魔獸留在原地,對雅雅發起了正面進攻,而另一隻魔獸則是頂著雅雅的技能傷害,想要繞道雅雅的身後,跟另外一隻進行前後夾擊。

雅雅這時候也看出了它們兩隻的意圖,怎麼可能將自己的後背暴露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所以在這個時候,雅雅趕緊的往自己的身後又一個連跳,拉大了和兩隻魔獸的距離。

那兩隻魔獸見自己的戰術被看穿,立馬也不在試圖前後夾擊,齊齊的向著雅雅進攻而來!

這第十層,雅雅可是費了老大勁兒才把這兩隻打死,而自己也不小心的被它們擊中了一次,看著自己傷痕纍纍的身子,雅雅捏著那枚傳送令牌,都有點兒想要打退堂鼓了的。

但是她一想到自己來這裡的目的,隨後又咬了咬牙,把令牌揣回去,繼續新一輪的廝殺。

總裁爹地,買一送一 城主府內的傳送陣旁,此時已經站滿了人影。大概的看一看,應該有兩百往上的數量了!而傳送陣內還偶爾的還會有白光閃過,然後院里又多出一個人來。

這時,所有人都在盯著傳送陣那裡看著,好像這樣就能看到塔內的情況似得。

時間一分一分的偷偷溜走,也沒有人發現他們身上到底溜走了多少個一分……

隨著時間越來越久,院里的人都坐不住了。

「哎,這位仁兄,請問你是到了第幾層了?」 時間一分一分的偷偷溜走,也沒有人發現他們身上到底溜走了多少個一分……

隨著時間越來越久,院里的人都坐不住了。

「哎,這位仁兄,請問你是到了第幾層了?」

「別提了,我才到了第五層,遇到兩隻天階八級的魔獸,這一下,看的我腿都軟了,哪裡還能提起勇氣戰鬥,登時就拿出傳送令牌出來了!」

「哎,我也是一樣的,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能對它打兩招,但是它被我打毛了,開始兇狠對我發起反擊,看著它那洶湧的攻擊,我也腿軟了,就出來了!」

「我也是…」

「都一樣…」

「同上……」

……

「哈哈,那我不是更厲害點兒,我是把它打死進了第六層的時候出來的!」這時,旁邊一個被繃帶纏住全身,連臉都看不清的一個人,聽到他們的話,忍不住的就在那裡接了一句。然後因為他不小心的一個動作,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痛的他嗤了一聲!

眾人……

如果打死它的代價是這樣,那我們寧願……

繃帶臉才不理會他們想著什麼,自顧自的沉浸在,自己居然打死了兩隻先天八級的魔獸而爆棚的自豪當中無法自拔。

這邊,人群里像是這樣的情景隨處可見,議論聲則是此起彼伏,漸漸的,驚呼聲一陣高過一陣。

「哇,紫劍,你居然過了九層?你不是才先天六級……呃,不對,你怎麼就突破到八級了?」

「之前壓了境界才看到是六級」紫劍似乎不想多說什麼,淡淡的回了他一句就盯著傳送陣看。

「哦,我知道了,你不會是那天輸給了一個小姑涼就被打擊到了,這才開始使勁的修鍊的吧!」

呃……雖然這個男子只是猜測,但是還真就猜的TM的准。

紫劍就在他旁邊,自然也聽到了他說的這話,雖然這是事實……他也不想的好吧,誰知道那個瘦瘦弱弱的小姑涼那麼狡猾……你看破也別說破嘛!哼!友盡!

「我這次已經打到了九層,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到哪裡?」說完就不理人了,就直勾勾的盯著傳送陣…

「哇,又出來一個!」

「快上問問看他們打到第幾層了?」

「哎,別擠啊,前面已經圍了好多人上去了,這裡已經擠不進去了!」

「慌什麼,到最後不是都要公布成績的嗎?何必急於一時!」

「你這心態還真好!」

「就是,佩服佩服!」

「就是不知道裡面還有幾人沒有出來的?」

「我剛才聽到城主他們說了,好像是還有二十來個人沒有出來的。」

「二十幾個嗎?我說怎麼沒有看到她,原來她還在裡面!」紫劍聽了旁邊說了還有二十幾人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就覺得那天跟他對戰的那個叫紫語的小姑涼應該還在裡面的。不要問他為什麼?就是直覺得…

「看啊,又出來一個!」

「咦,那不是他們刺心閣的心殤公子嗎?」

「他不是已經先天九級了嗎?也不知道他到了那一層了!」

他都已經出來了,那,那天的那個小姑涼怎麼回事兒,怎麼她還沒有出來?想到這裡,紫劍有些急了,連忙去找那個慈眉善目的三長老師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