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言身上的淡黃色氣息還在看向龍辰,「你很強,我要全力以赴了!金剛之怒!」

龍辰笑道,「來啊,誰怕誰!光神領域!」

季子言的身上土黃色元力蔓延,同時也多了一股狂暴的氣息,身上的肌肉更加明顯了,地武四級的氣息也增加到地武六級。

季子言撕掉自己上半身的衣服,露出來了銀色的鎖子甲。

龍辰釋放光神領域,身上的力量也從地武五級提升到地武七級。

火神訣,風神訣,木神訣,雷神訣,隨時釋放,星元力跟龍辰的罡氣混合,形成更有力的防護。

季子言雙臂的肌肉裸露著,胸前的鎖子甲給他提供了覺好的防禦,同時也因為這身肌肉為他迎來一片歡呼聲,大多數來於自女性。

龍辰施展風神訣同時瞬發天狼步,一瞬間抵達季子言的面前,附著著邪龍撼岳擊的拳頭砸在季子言的鎖子甲上。

鎖子甲出現裂紋,季子言怒吼一聲,一拳砸向龍辰,龍辰釋放星守護。

星守護破碎,但是也抵消了季子言大部分的攻擊,拳頭砸在龍辰的身上,護體罡氣破碎拳頭重重的砸在龍辰的左臂。

龍辰吃痛,右手推掌而出,破星掌!

季子言被打退,龍辰的左臂出血很顯然剛剛到一拳給龍辰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異能小神農 龍辰大口喘氣,右手捂著左臂流血的地方,「該死,我的手臂使不上力氣了,這肉體力量真強!」

季子言雖然給龍辰造成了傷害,但是自己也吃了龍辰一掌,這一章硬生生的用肉體接下來,同樣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季子言使用的金剛之怒有一個缺點,釋放戰技之後無法使用元力,這也是為什麼他無法用元力抵擋的原因。

金剛之怒大幅度增強季子言的肉體力量,與此同時的,他的元力也被封住了,無法使用,只能使用單純的肉體力量攻擊。

季子言被龍辰打中的地方有些凹陷,鎖子甲已經破碎一片,皮膚的顏色很快就變成了紫紅色。

龍辰的破星掌有一個特性,無視所有的防禦直接攻擊肉體,哪怕你穿的鎖子甲防禦在高也會被無視,直接攻擊到你的本體。

龍辰施展木神訣修復自己左臂的傷勢,不修復不知道一修復才發現,自己的左臂斷了。

龍辰施展火神訣和雷神訣的力量,一個雷炎球凝聚到手中。

雷炎球拋出,打在季子言的身上,發生爆炸。

季子言的身體被雷炎球打中,他的速度降低了很多,龍辰看到攻擊奏效再次凝聚力量,雷炎束縛球!

雷炎束縛球拋出,季子言沒有躲開攻擊被雷炎束縛球打中,身體被束縛,緊跟而來的是三個雷炎球。

季子言咬緊牙關,怒吼而出撐開了雷炎束縛球的束縛,雙臂擋於身前釋放防禦技,金剛守護,抵禦雷炎球的攻擊。

三個雷炎球命中,發生爆炸,龍辰釋放星守護抵擋爆炸的熱浪。

爆發的余浪散去,季子言的身體漸漸的出現在視線當中。

季子言大口喘息,他的手臂已經充滿了鮮血與燒焦的表皮。

龍辰怒喝一聲,右拳再次被邪龍撼岳擊的能力包裹,季子言艱難的看向龍辰,雙腿失去力量跪了下去,「我投降!」

裁判立刻宣布,「蒼輝學院,季子言投降,迦迪學院,龍辰獲勝!」

龍辰散去星元力,走到季子言面前,對著他伸出右手。

龍辰臉露微笑,季子言身上的金剛之怒散去,肌肉恢復正常,鎖子甲整個破碎。

季子言握著龍辰的右手,龍辰使力將季子言拉了起來,「你很強,為什麼不用元力呢?」

季子言苦笑道,「金剛之怒施展后的弊端就是無法使用元力,只能使用單純的肉體力量進行攻擊。」

龍辰道,「期待和你再戰一次。」

說完龍辰轉身離開,季子言也離開武台

七染兒重新登上台,「剛剛我們見識到了一場精彩的戰鬥,勝利者屬於迦迪學院的龍辰,接下來讓我們看看下一場的戰鬥是那兩位!」

七染兒將手放在水晶球上,水晶球內的文字開始組合。

邦德學院,林業。

仙靈學院,葉芷。

七染兒道,「接下來比賽就是兩位的舞台了,讓我們拭目以待他們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戰鬥吧!」

邦德學院,林業登場,林業一身銀色衣服,這件衣服是邦德學院空間系學員的衣服,手中還拿著一根鑲嵌著銀色寶石的權杖。

這跟權杖與其他的權杖有所不同,頂端寶石是淚滴狀的鑲嵌著,權杖的身上有很多銀色的文字,這些文字是鳳鳴帝國的古文字。

林業的身邊還跟著一隻銀色的小鳥,天隼。

葉芷登場,這個小姑娘蹦蹦跳跳的來到比武場上。

葉芷烏髮及腰,有些清瘦,她的眼眸是綠色的,右眼的下方有一顆盈盈欲墜的淚痣,左耳上戴著一顆綠色的玉珠。

一身綠色連衣裙襯托著她的美麗,腰間還掛著一顆綠佩,玉佩通體為綠色,玉佩中間還有一點紅色血暈,它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葉靈佩。

她的右手手腕還盤踞著一隻青色的小蛇。

也許是她還小的原因吧,長得不算美麗但也充滿靈氣,就像一個充滿靈氣的小精靈一樣。

葉芷看向林業,「小哥哥你好帥啊,我不是特別厲害,一會兒不許打疼我哦。」

林業笑道,「小妹妹你長得真漂亮我都捨不得攻擊你了,你今年多大了,修為什麼階段了。」

葉芷想了想,「我十四歲了,修為好像是地武六級了。」

林業聽到這兩個數字愣了起來,「什麼鬼?十四歲就地武六級了,逗我呢?我每天刻苦訓練才地武六級了,這!這!這什麼鬼天賦啊!」

林業咽了一口唾沫,「小妹妹你真厲害,這麼小就那麼高修為了,召喚出你的玄獸夥伴吧,我要開始了。」

葉芷抬起右手,對著右手手腕道,「我的玄獸她一直都在我身邊,小青別睡了,來玩吧。」

葉芷手腕上的青色小蛇扭動身體,吐著蛇信子看著小青,葉芷對著小青露出微笑。

小青從葉芷的手腕上跳下去,落在地上原本手指粗的身軀開始變大,很快變成一條長長的青蛇,她的身軀足足有十三尺長。

葉芷蹲下來摸著小青的頭,小青也很享受的讓葉芷撫摸。

林業看著這隻數十尺唱的青蛇有些哭腔的笑了笑,「這還是小青嗎?明明變成大青了,小空你能打得過她嗎?」

林業肩膀上的天隼有氣無力的叫了兩聲,放我再說,打不過。

未完待續。 「那幾人骨頭很硬,死活不肯開口,後來微臣想盡辦法才撬開了其中一個人的嘴,可是微臣萬萬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也說他也是三皇子府中的人。」

錢玉春臉上帶著些奇怪之色,就像是依舊還有些震驚。

「當時微臣便驚覺不對,細細審問,可是任憑微臣如何用刑,那人卻始終都不肯招認到底為何追殺殿下身邊親信。」

「恰逢此時,微臣得知丁尚書遇刺,黃大人和鄭大人險些喪命,微臣便匆匆帶著人趕去丁府,可到了那邊的時候,竟然得知那刺殺丁尚書之後逃走的刺客也是被砍斷了左手,竟是和被京畿衛帶回奉天府的那個李願一模一樣……」

「不可能!」

李廣延臉色大變,頓時出聲。

李願的手明明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被砍斷的,怎麼可能會是在丁家被人弄斷的?

更何況李願是從他府中「逃走」的,又怎麼可能和丁自鳴被刺殺的事情牽扯到一起。

錢玉春被他的態度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半步說道:

「殿下這般急怒做什麼,下官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他說完之後也沒理會臉色鐵青的李廣延,就抬頭對著元成帝說道:

「陛下,微臣當時得知此事之後便覺得有些不對勁,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黃大人他們,黃大人他們也驚覺有異,不敢隱瞞,所以才帶著微臣一同入宮稟告陛下。」

「微臣所言句句屬實,斷然不敢欺瞞陛下,況且那斷手之人此時還在奉天府衙大牢里關押,陛下隨時都能提審,只是那人嘴硬的厲害,一直不肯交代他是誰的人,甚至被微臣識破了身份之後,還口口聲聲說他是璟王府的人。」

「若不是他往日經常在京中出沒,認識之人頗多,恐怕連微臣都被他瞞騙了過去。」

元成帝聞言揮了揮手,讓錢玉春退下之後,這才看向李廣延說道:「他們三人的話你都聽清楚了,你有什麼話要說?」

李廣延臉上滿是憤然之色,「砰」的一聲跪在地上,大聲道:

「父皇,兒臣冤枉。」

「兒臣與丁尚書無冤無仇,平日里更無往來,兒臣為何要派人行刺於他?」

「況且就算是兒臣真要動手,堂堂一部尚書,眾目睽睽之下被殺之後會招惹多少人注目,兒臣怎麼會那麼蠢讓自己親信之人前去,若是被人發現,豈不是自找麻煩?

元成帝還沒說話,跪在那裡的李允霄就已經冷聲道:

「就是因為是親信之人,才會肯替你賣命,否則尋常人誰敢替你去殺朝廷一品大員?」

「而且你恐怕早就已經算計好了,讓那些殺手行刺之後全部命絕於丁家,可誰知道那李願命不該亡居然逃了出去,所以你才派人追殺於他!」

「二哥,你休得污衊於我!」

李廣延氣得臉色發紅,怒聲道:「李願的確是我派人去追殺的,可卻是因為他出賣於我,不知道被誰收買在我飲食之中下毒,昨天夜裡被我察覺之後,殺人逃出府外,我一時氣憤才會讓府中侍衛前去追他,斷然和丁家之事無關……」 林業嘆了口氣,打起精神,「小空讓我們全力以赴吧!」

天隼看到林業打起了精神自己也燃燒起來了戰意,林業開始釋放元力施展戰技,「葉芷小妹妹,我要出招了!」

林業大喝一聲,「空間之神,將你的力量賜予我吧,用空間的力量瓦解眼前的敵人,次元斬!」

林業打出一個一米長的次元斬,林業肩膀上的天隼早已飛在空中,他也同樣打出一個次元斬,和林業的次元斬大小一樣。

狂妃駕到:妖孽夫君靠邊站 林業道,「這就是我和小空的合擊技,十字次元斬。」

葉芷眉頭一皺,「聆聽我的召喚,美妙的自然之神啊,降臨此地,保護您忠實的信徒吧,自然之樹。」

葉芷對著前面揮手,腰間的葉靈佩散發出淡淡的綠光,綠光中還蘊含著一絲紅暈。

前方的地面出現一顆小樹苗,接著這顆小樹苗就長成了一顆大樹,林業和天隼的合擊技打在大樹上,書皮被打開,只留下了一寸的傷口。

龍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葉爵看著看著龍辰的肩膀,「坐下來,我給你接骨。」

龍辰坐在椅子上,葉爵兩隻手摁在龍辰的左臂上,「忍著點,有點疼。」

葉爵看向軒轅博,「軒轅博,捂住他的嘴,小胖子,摁著他的手和腿。」

龍辰的嘴剛剛被捂住,接著胳膊和腿都被摁住,剛想反抗就發出了痛苦的哀嚎,只不過被軒轅博捂住嘴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音。

葉爵坐在一旁,「好了,可以鬆開了,你的骨頭已經給你接上去了。」

說完,葉爵就拿出一顆白色的丹藥遞給龍辰,「先咬碎在吃下去,這是幫助你長骨頭的,不然留下後遺症就要在打斷讓他重新長了。」

龍辰咬開丹藥,一股清流進入龍辰的喉嚨,龍辰將丹藥咽下去,體內多了一股暖流。

葉爵接上骨頭的地方已經開始發癢,龍辰運轉木神訣一起治癒傷口。

龍辰長吸一口氣看向葉爵,「師傅,你要不要動作那麼迅速,我都沒準備好你就給我接骨了。」

葉爵撇了龍辰一眼,「傻徒弟,我是為了你好,骨頭斷裂本應該迅速接骨的,你之前肯定用別的方法修復傷口了,我要是再晚一會兒你的傷口長好我就要打斷你的骨頭再給你重新接骨了。」

龍辰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啊。」

葉爵道,「快看這場比賽吧,仙靈學院的這個小丫頭很有意思,我沒看錯的話應該是自然之體,她的玄獸夥伴是一種叫凝燁的靈蛇。」

龍辰問道,「什麼是凝燁?」

閆小胖道,「凝燁我知道,上古時期的靈獸之一,雖然沒有麒麟那麼有靈氣但是,她也是十大靈獸之一了。」

龍辰點點頭,「哦,原來如此,我對這個小丫頭挺感興趣的,她叫什麼名字?」

閆小胖道,「葉芷,她是我的發小。」

小青凝燁爬到大樹上,盯著空中的天隼吐了吐蛇信子。

空中飛翔著天隼盯著凝燁,拍打翅膀一道道風刃和次元斬打了過去。

天隼是空間和飛系類型的玄獸,這隻天隼的血脈不算完整,完整的天隼在上古時代被稱為銀皇天隼。

強大的空間系戰技能夠席捲戰場,再加上風系的速度,他也因此出名,經過歲月的磨鍊,天隼的血脈逐漸消失,只剩下普通的天隼。

凝燁迅速爬到樹頂躲過了攻擊,凝燁突然跳向空中,長長的身軀漂浮於半空之中。

凝燁飛到天隼的面前,天隼往高處飛不斷的躲開凝燁的攻擊,凝燁不斷的追擊,攻擊。

林業看向葉芷,「葉芷小妹妹,小心了,我要速戰速決了!」

天隼在空中不適合打消耗戰,天隼只適合打突擊戰,一招決定勝負,這也是為什麼林業要速戰速決的原因了。

林業接連打出三道次元斬,葉芷跑到大樹後面,三道次元斬都打在樹上面,大樹被攔腰折斷。

葉芷看著被攔腰折斷的大樹握緊了拳頭,「大樹好好的,你把他給打斷了,你完蛋了!」

自然之靈,自然之怒!

接連釋放倆個招術葉芷的元力消耗大半,三個綠色光芒的光門出現,從裡面走出三個樹人。

三個樹人抵達戰場,一團綠光包裹著三個樹人,樹人的身軀變大,原本和葉芷同等大小的樹人一下子長高兩倍。

三個樹人看向葉芷,單膝下跪,葉芷指向林業,「把他幹掉!」

樹人站起身,看向林業,林業看著三個樹人笑了笑,「我的天,這是在玩我呢?」

樹人開始沖向林業,林業猛吸一口氣,「空間之牆,空間加持,空間鐮!」

一道透明的牆出現,三個樹人撞上去立刻被彈開,林業的權杖面前凝聚出一個小小的銀光,銀光變大,形成一個銀色的鐮刀。

林業左手拿權杖右手拿著鐮刀,林業將權杖插在地面,「空間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