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了甩手,陳雨菲嫌棄地說道:「還別說,你的臉皮也夠厚的了,打得我的手都有點鎮痛了。」

「你、你、你敢打我?」

西裝瘦男不敢置信地看向陳雨菲,怒火中燒,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被女人給打耳光,以後傳出去,還怎麼在家族其他人面前立足?

被打事小,丟失臉面事大!

想罷,西裝瘦男臉色一狠,揚起手立刻朝陳雨菲打了回去。

不過,手打到一半就僵住了,被一隻憑空出現的大手給緊緊鉗住,而這隻手的主人,除了林飛還能是誰?

「打女人你好意思嗎?」林飛冷聲質問。

「她打我我難道還不能還手了?」西裝瘦男反問。

「不能!」

林飛接著再在手上加了幾分力道,痛得西裝瘦男哇哇大叫,繼而說道,「她就算把你給打死了,你也不能還手!」

「哎喲,你、你、你給我放手……」西裝瘦男痛得鬼叫連連。

「放手可以,你若敢再動手打女人,我就把你的手給廢了。」林飛警告一番后,這才把手給放開。

西裝瘦男一臉如釋重負,怨恨地看向林飛和陳雨菲,雖不說話,但火藥味十足。

不過,讓林飛不解的是,一旁的洛雲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錶示,表情冷漠得就像個陌生人似的,這跟一開始主動打招呼的態度截然不同。

唉,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難猜啊!

「你、你、你們……」西裝瘦男用手摸了幾下敢被林飛鉗住的那裡后,氣得抖起了蘭花指指著林飛兩人,抖了半天卻也抖不出一句話。

「我我我我們怎麼了?手不痛了是吧?還想來一下嗎?」陳雨菲朝西裝瘦男做了個鬼臉,說:「連句話都說不利索,還好意思出來丟人現眼?」

「李槐,夠了,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

洛雲終於又開口了,不過卻不是跟林飛說的,而是冷眼瞪著西裝瘦男李槐,語氣雖然聽起來有點嚴厲,但其中又帶著幾分情人間撒嬌的味道。

林飛聽出來了,心裡難受極了,看著洛雲這個「前」女友在自己面前跟別人撒嬌,這滋味叫誰誰都會受不了。

「別呀,小雲,你不理我我會死的。」李槐朝洛雲做了個飛吻的動作,接著厭惡地看向陳雨菲和林飛,說:「行行行,算你們兩個走運,我今兒個給我家小雲一個面子,不跟你們一般見識,哼。」

「洛雲,你怎麼可以這樣?難道分手了就不能做朋友了嗎?林飛有哪一點比不上他?」終於,陳雨菲忍不住質問起洛雲來。

洛雲的俏臉微微一顫,接著一冷,說:「陳雨菲,我什麼都沒做,你別亂說,至於你最後一個問題,我不想回答。」

「不想回答還是不敢回答啊?」陳雨菲步步緊逼,「洛雲,枉我以前把你當姐姐,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我算是看錯你了。」

「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自己清楚,用不著你來說,好了,我還有事,就這樣,再見!」

洛雲冷冷地再回了一句后,就拉著李槐大步離開。

「小子,你等著!」

在李槐經過林飛跟前時,他警告了一聲,並且朝林飛做了個抹頸的動作。

林飛不以為然,只是對洛雲剛才那冷漠的態度感到很不解,心情很是失落。

「滾!快給我滾!」

陳雨菲沖著李槐和洛雲遠去的方向,大聲叫喊著,似乎還不解恨,還想跳起來再罵的時候,卻被林飛一把拉住。

「好了,菲菲,差不多就可以了,他們都走遠了。」林飛說道。

「不行,他們這樣對你,我不動手已經是很客氣了,哼!」陳雨菲不解恨地說道。

「是啊是啊,的確太客氣了,換做是我的話,我早就衝過去將他們給打成豬頭了。」沒等林飛再說話,一道熟悉但卻又不合時宜的男聲傳了過來,立刻讓林飛眉頭緊皺。

西磊!

怎麼又是他?

世子萬福:夫人又悔婚了 西磊一臉戲謔地走了過來,他身邊跟著羅玉龍和葛凌風兩人,還真是寸步不離的三賤客啊!

「西磊?怎麼那裡都有你?你還真陰魂不散啊!」陳雨菲厭惡地看著西磊,斥責道。

「沒辦法,我也不想啊,菲菲,可能是我們太有緣分了吧,連老天爺都在幫我,把你從渣男手中拯救出來。」西磊陰笑著說道,他口中所指的渣男,自然就是林飛了。

聽見西磊把自己說成渣男時,林飛笑了,的確,被一個地道渣男說自己是渣男的感覺,還真是挺新鮮的。

「是啊,陳大小姐,我也覺得只有想西磊少爺這樣的高富帥才配得上您,可別被某些別有用心的渣男矇騙,到時候悔恨終身啊!」葛凌風也立刻附和西磊,語重心長地勸著陳雨菲。

「沒錯,陳大小姐,西磊少爺這個人我最清楚了,年輕有為而且家境又好,實在是值得託付終身的絕世好男人啊,不想某些人,只懂得招搖撞騙,就算現在一時風光,但也只是曇花一現,很快就會煙消雲散的。」

羅玉龍絞盡腦汁,總算湊夠了這麼多的字,說出這番連他驚訝的文縐縐的話來。

林飛算是看明白了,這三個人絕對是過來找茬的,而且還是一唱一和,看上去應該是早就預謀好了。

「你們三個是不是皮癢了?逼姑奶奶動粗是嗎?」 咯噔!

西磊、葛凌風和羅玉龍三人的臉色同時一滯,不可置信地相互對視了一番,沒想到這句話居然是從陳雨菲的口中說出來的。

「菲菲,你誤會我們了,我們真的什麼別的意思都沒有,就是想好心提醒你一下而已。」西磊趕緊賠笑解釋。

「提醒?我不需要你的提醒,沒事趕緊從我眼前消失,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陳雨菲用手指向外面,冷聲說道。

「菲菲,我……」

「滾~」

「好好好,我走,我走還不行嘛,您別生氣。」

西磊當即妥協,他也只是想過來給林飛添一下堵而已,至於激怒陳雨菲,倒是他不想見到的。

隨後,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便轉身想要走了。

「等等!先別走!」

就在這時,林飛忽然開口叫住了他們。

西磊三人停了下來,警惕地看著已經大步走到他們跟前的林飛,其中西磊皺眉問道:「林飛,你想幹嘛?」

「西少,我沒想幹嘛,只是想問問你,這兩天是不是都覺得有點手腳乏力,頭暈目眩啊?還有,在干那事兒的時候,往往都是十秒不到就繳械投降了?」林飛湊近西磊耳邊,用只有他才聽得到的聲音問道。

「你……你怎麼知道?」西磊臉色立刻變得很難看,一臉尷尬地看著林飛。

這麼隱私的事情,西磊從來都沒對其他人說起過,就連葛凌風也沒說,而且這癥狀也只是從前幾天在陳老爺子壽宴回來后才出現的,他起初以為只是自己太累了才會這樣,所以並不在意,沒想到這幾天卻越來越嚴重了,他正打算明天就去悄悄找名醫看一下的。

誰料,在這大街上,就被林飛給看出來了。

林飛的醫術高超,西磊當然知道,可他是自己的情敵啊!

再高超也不能給他治啊!否則自己的臉面往那兒擱?

「我怎麼知道的,你就不用管了,我就問你一句,我剛才說的沒錯吧?」林飛笑了笑,問道。

「哼,沒錯那又怎麼樣?」西磊冷哼一聲,不屑道。

「你的病只有我能治,而且治好后包你重振雄風,一夜七次也不在話下。」林飛故作神秘壓低聲音說道。

西磊明顯意動,身體猛烈顫抖了一下,頓了一會兒后,問:「真的假的?」

「信不信隨你!反正我話就說到這兒了,你若想做回個正常男人,那就找我吧!不過醜話說在前,我收費不低。」

林飛說完,就似笑非笑地拍了西磊的肩膀一下,然後轉身走回到陳雨菲的身邊。

剛才西磊剛出現的時候,林飛就注意到他有點異常,雖然表面上看過去很正常,但走路卻明顯有點頭重腳輕,腳步輕浮,精氣神都很虛,所以就忍不住用望氣術看了一眼,當即就瞭然於胸了。

原來,西磊那話兒現在軟綿綿的,一副被榨乾的模樣,精血嚴重不足,腎源已經達到了驚人的枯竭狀態。

說他快要成為太監乃至一命嗚呼,也不為過。

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 「你對他說什麼了?」陳雨菲不解地問林飛,林飛笑了笑,說了兩個字:秘密!

而另一邊,葛凌風也忍不住問西磊,「西少,剛才你和林飛說了什麼呀?」

「對呀,西少,這麼神秘?能不能說來聽聽?」羅玉龍也附和問道。

「沒事,走吧!」

西磊揮了揮手,回頭深深看了林飛一眼后,便快步離開。

這種事豈能讓葛凌風和羅玉龍知道?他們不要臉,西磊還要臉呢!

葛凌風和羅玉龍面面相覷,沒有再繼續問,唯有快步跟上,活脫脫兩個跟屁蟲。

「走吧,菲菲,你不是說請我吃大餐嗎?我餓了!」林飛看著西磊三個離開的方向,轉頭看向陳雨菲,笑道。

陳雨菲當即恢復了小女生的神態,嘟著小嘴賣萌笑道:「好啊,我請客,你買單!」

「行!你說怎麼樣都行!」林飛啞然一笑,用手去颳了陳雨菲的瓊鼻一下,寵溺說道。

「你不聽我的還聽誰的?」

「是是是,只聽你的。」

「那是~」

兩人有說有笑地走進了商場,來到了四樓的一家川菜麻辣火鍋店,點了一個最辣的麻辣火鍋套餐,吃得那叫一個熱辣酸爽。

吃完后,林飛和陳雨菲兩人的臉都紅彤彤的,渾身燥熱不已,而且林飛發現陳雨菲看向自己的眼神裡面多了許多另類情愫,他暗叫不妙,難不成陳雨菲想要在這裡對他幹什麼吧?

「吃飽了嗎?」林飛用手去擦拭了陳雨菲嘴上殘留的一絲醬汁,柔聲問道。

「飽了!」陳雨菲一臉滿足地摸了一下肚子,隨後嬌嗔白了林飛一眼,「都怪你,害得人家吃了那麼多,這下又得花時間去減肥了。」

「吃飽了才有力氣減肥嘛!」林飛笑道,「再說了,我們家菲菲身材那麼好,那還用得著去減肥啊!」

「嘴甜舌滑,人家真的胖了,昨天我稱了一下都重了兩斤,以前是98斤,現在都100斤了。」陳雨菲懊惱地說道。

「……」

林飛聽得一陣無語,女人在減肥的路上永遠都不會滿足,自己還能說啥?

林飛和陳雨菲坐的位置是在靠店內靠近右側的方向,在他們左側靠路邊的位置上,坐著一家三口,小男孩長得虎頭虎腦,萌態十足,可愛極了。

他們正吃得不亦樂乎,夫妻二人更是聊得很開心,不時傳來歡聲笑語,小男孩則不停地夾菜吃,一邊吃還一邊哈著氣,估計是被辣的,模樣煞是可愛。

突然,一個男***員從廚房裡面走了出來,他手上端著一個鍋,鍋裡面裝滿了滾燙的開水,他一邊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著一邊大喊:「讓一讓!麻煩讓一讓……」

對於這種情況,店內的人可能早已習以為常,因為每次只要一來新客人,都必須得從廚房端一鍋熱水出來開鍋呢,沒啥稀奇的。

「嗯?不好?我怎麼有一股強烈的不安預感呢?難道要出什麼事了?」

正準備起身買單的林飛,忽然感到一陣強烈的不安,令他眉頭當即皺了起來。

「讓一讓,麻煩讓一讓……啊!」男服務員的叫喊仍在繼續,不過這次卻猛地被驚叫打斷。

原來,他踩到地下的一灘水漬,腳一滑摔了個四角朝天。

手上滿滿的一鍋熱開水,悉數全灑向坐在他旁邊的那個小男孩的身上。

「啊~」

冷不防地,一記男孩凄厲的慘叫聲響徹整個火鍋店。 「啊?」

「兒子,你怎麼了?」

「哇哇哇……媽媽爸爸,好燙,好疼,我好疼……」

正好抬頭的小男孩,被一鍋滾燙的熱水當面潑了過來,高溫的燙傷,讓他臉部和頭部的皮膚瞬間被燙熟,模樣頓時變得很是駭人,如果再不及時進行救治,不但會毀容,而且更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罪魁禍首的男服務員早已被嚇得一臉懵逼,他若是知道會出事,打死都不會端著一鍋水走出來。

小男孩的父母見狀后,立刻撲了上前,不停地安慰,其中父親更是情急之下拔了好幾張紙巾,伸過去就想給兒子擦拭。

「等等,你不能用紙巾去擦!」

一隻大手憑空伸了過來,按住小男孩父親的手,隨之正色道,這個大手的主人,正是林飛。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林飛又豈能袖手旁觀呢?

「你是誰?快點走開,沒看到我兒子受傷了嗎?」小男孩父親心急如焚,拚命地想要掙扎開林飛的手,並且對他一陣狂吼。

這個時候,火鍋店的老闆也匆匆趕了過來,關切地問有沒有事。

「快打120啊!」小男孩媽媽對火鍋店的老闆就是一陣吼叫,不過對方一點都沒生氣,反而是快速掏出手機,準備打120叫救護車過來。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不用打120!」

又是林飛,他上前一把按住火鍋店店主的手,說道。

火鍋店老闆愣了一下,旋即怒了,罵道:「這位先生,請你馬上鬆手,如果不打120,到時候出了人命,你能負責嗎?」

「出了人命!我負責!」

林飛點了點頭,一臉認真地說道。

此話一出,四周立刻陷入一陣死寂,不過很快又被小男孩的慘叫和凄厲的哭聲給打斷,恢復如常。

律政總裁:老婆請撤訴! 「你以為你是誰啊?負責負責?你負責得起嗎?快鬆開老闆的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那個罪魁禍首男服務員,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比誰都擔心小男孩會出事,畢竟如果只是燙傷啥的,最多也就被炒魷魚和賠點醫藥費就行了。

但若是因為耽誤救治而出了人命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便不是故意殺人,過失殺人罪也是要蹲大牢的,一想到這個可能性,男服務員都快要嚇尿了。

所以,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無論如何,這個小男孩都不能死!